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殺手行不行4.虎假狐威 (4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禮拜三早上九點,星巴克。
  今天的排班是難得的Jill,Ann和Neo,前些日子Neo為了替補周芷晴請假而瘋狂上班。Neo是周芷晴的好友李政司。同時今天也是李政司在星巴克最後一天的日子,他對於往後不能每天喝兩杯免費的焦糖瑪其朵而感到非常惋惜。
   
  在幾位固定的熟客走了後,店裡便沒有其他客人,Ann打開吧檯下的冰櫃整理一罐罐的林鳳營鮮奶,李政司則頂著厚重的黑眼圈,為今日進貨的商品打上標籤。而周芷晴還沒來,她上班的時間是九點半。
  
  在各自忙完手邊工作後,李政司終於按奈不住,站在櫃檯旁詢問:「Ann姐跟我說啦,Jill的新男友是誰?妳們上禮拜不是還四個人一起去吃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捲髮男理所當然地把休旅車停下。棋手死了,計畫失敗了,繼續前進的理由沒有了。很可惜,捲髮男是真的相信棋手準備的有進無出九死不生機關祕室。驚嘆與可惜的感覺過去,塞滿思緒的是洶湧而來的恐懼。
  
  來自天外的神罰,上帝的狙擊手。
  鋼鐵人拍拍捲髮男緊崩的肩膀,打開右邊車門走出去。
  
  
  ──又是一道足以把人撕成兩截肉塊的兇猛狙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山路蹎跛,駛過的路面旁是片片破碎捲曲的落葉。葉子旁有半條乾扁的毛蟲,成群的螞蟻頂著毛蟲屍體緩緩移動。當螞蟻群將食物拖入巢穴時,遠方天空吹來一陣螺旋狀的氣流,在地上拂起一小圈氣旋,幾隻螞蟻緊繃肢腳,牢附在地面上。等氣流消散了,螞蟻們又加快步伐,在泥土與樹林中努力地尋找食物。
  
  車上除了棋手外,還有兩名動手綁架周芷晴的男人。由棋手的角度來看,駕車男人一頭微捲的頭髮,穿著有橫紋線條的毛線衣,副駕駛座的另一人戴著白色耳機,看不出來睡著了沒。自從駛入山區,便飄起微弱的細雨,細微的程度讓人即使帶傘,也會猶豫要不要打開。
  
  當棋手沉默在後座,享受著戲弄狐狸狗和愚蠢女人的餘韻時,捲髮男喝了口放在後照鏡正下方的保力達蠻牛,清清喉嚨後與棋手交談。
  
  「殺手先生?」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早晨七點,執勤的警察拉起黃布條封鎖現場。幾名看似從警校畢業不久的年輕員警忙著將拍攝的新聞媒體阻擋在外。死亡的三具屍體太過嚇人,尤其案發現場的休旅車上,僵著具肥胖的男人屍體──
  
  一隻眼窩被車鑰匙刺穿,乳白色的體液在眼瞼下方糊成一團,手指被凹斷三根,死因是大量出血的致命割喉,滿車的血跡完全透露出殺手無法壓抑的憤怒。濃稠的血液彷彿連脂肪一起由臭酸的皮囊傾洩,從老舊的車底門縫溢出,不慎踩在鞋底還會有黏瘩瘩的噁心觸感。 
  
  根據一位半夜起床上廁所的居民向蒐證的刑警表示,當時聽到不尋常的聲音,以為是喝醉的游民在喝酒鬧事,但時間不長,也就不以為意。年約四十,小腹微凸的男人想了一會兒,又繼續說‥…
  
  「對對對,後來我回去睡覺,他們把車子音響開到吵死人,一個外國女人的歌,POPOPOPO不知道在PO什麼FACE,沒想到真的死人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他住在十五樓,搭電梯時心跳得好厲害。
  緊緊挽著他的手,不敢看鏡子。
  
  電影情節般,當房門打開,我們擁吻在一塊,不小心把客廳桌上的杯子撞到地上,稍微嚇了一跳,而他只是更摟緊我的腰,告訴我沒關係。
  
  接著他抱我進了房間,把我丟在柔軟乾淨的床上。他手掌壓著,稍稍陷入耳朵兩旁的白色床單裡。他和我一樣在喘氣,在心跳,還流了一點汗。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原本以為要去的餐廳好不了品田牧場,陶板屋之類。沒想到阿員兄帶我們來一間沒有對外開放,必須一個月前預約才訂得到位置的高級西餐廳,一位廚師只為一桌客人服務。位居中港路上一間商業大樓的頂樓。若不是熟悉的客人,不會知道這麼一個樓層會有這麼一間地方,可以讓人用上這麼貴的一餐。
  
  Ann和阿員兄,以及其它客人都衣著得乾淨體面。畢竟會來這用餐的人大多是節日約會,結婚紀念日等等的情侶或夫妻。我卻穿著老舊襯衫,襯衫上有些地方還被顏料畫得五顏六色……還好高先生的衣服也是一樣,袖口沾到了一些橘紅,一些青藍,還有一些讓人悸動的好感。
  
  打著西裝的俊俏服務生帶我們到一張鋪有白色桌巾的長方形餐桌,桌上透明精緻的瓶子裡裝著半滿的清水,插著四朵玫瑰花,兩白兩黃。兩個兩個面對面坐下,耳邊是現場演奏,高雅悠揚的古典弦樂,對面是Ann,右邊是高先生,左邊是十幾層樓高的玻璃牆,中港路上來往的車流成了一點一點細小的星光。
  
  說好各付各,但菜單上的價格仍然讓人捏一把冷汗,點最便宜的餐點也要兩千元,應該是強作鎮定的高先生說和我一樣就好。Ann和她老公分別點三千六和三千八的松露牛排和去骨羊小排。記得Ann說過今天是她和老公認識兩週年的紀念日,所以才大手筆來超高級的餐廳吧,早知道就別硬說要一起來了……荷包大失血囉。沒關係,再從別的地方省回來吧,偶爾犒賞一下自己也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人氣()


  不不不,我在胡思亂想什麼,高先生肯定不行,又帥又有才華的男人都是窮光蛋。就算我覺得他不錯,他也不一定覺得我不錯。我不是小女生了,不能感情用事,沒錢的男人就是不行,別再想了。
  
  「抱歉。」高先生。
  真是,我幹麻搖頭啊……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很喜歡,真的。」
  「是嗎?我以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高先生點點頭,他從不回一聲「早」,甚至連笑都很少。他插在傘架的傘是黑色,衣服是黑色,頭髮也是黑色。他幾乎每天都穿一樣的衣服,和星巴克的制服顏色一樣。黑色的襯衫,不然就白色、黑色、白色,來來回回反反覆覆。Ann常常開玩笑,高先生只要戴個帽子、套個綠圍裙就能馬上上班。
  
  「願賭服輸喔。」Ann在旁邊小聲提醒,好煩喔她。
  「今天也是冰美式嗎?」和過去一兩個月的日子一樣,他點點頭,然後掏錢結帳,很神奇的一句話也不用說。我有聽過他說話,但記不起他的聲音。反倒之前阿司找他聊天聊了好一陣子,雖然不知道他們聊了什麼。
  
  「高先生,你的冰美式咖啡好了。」我弄好咖啡,拿給高先生。他接過時我順口問:「高先生是Neo的朋友嗎?上次你們聊了好久。」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那女人才步出店門口,Ann立刻關起大門,提早打烊。今天的業績已經很不怎麼樣,再提早打烊的話,可是非常的為難她。而Ann的回答是一個溫暖的擁抱,說:「妳哭成這樣,怎麼能再上班呢?好好休息吧。」
  
  擦擦眼淚,彎腰撿起桌上地上凌亂的鈔票。Ann把我推到一旁:「妳別撿啦!再看妳撿我都想哭了。」她一邊說,一邊迅速地幫我把現場整理乾淨。數了數,那女人正好砸了五萬元在我臉上,差不多是我兩個月的薪水。
  
  「妳不介意我拿走一部分充當今天的業績吧?」Ann俏皮地問,害我笑了。我搖搖頭說:「妳全部拿走吧。」
  
  「這怎麼可以?妳一定要把錢還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最近,阿司跟我說他想辭職了。那時我還忙著加熱手上的牛奶,以為他只是開玩笑 ,我也常常對他抱怨說老娘不想做了。不過,這次他倒是很認真。不管是星巴克還是其他地方,只要是服務業的工讀生,流動率都不會太低,況且阿司也差不多做了一年,對於他想離職的意願我並不意外。
  
  好吧,是有一點捨不得,畢竟他已經是位成熟夥伴,到時候還要重新教一位新進人員,想到就很頭痛。我沒有仔細過問原因,阿司只說最近生活太忙碌了,沒時間打工。暑假結束後,許多時段的早晚班都無法配合,與其偶爾才能上一次班,不如離職來得乾脆,也省得我們值班人員排班的麻煩,我非常同意。
  
  暑假,好遙遠的名詞吶。高中畢業後我並沒有繼續升學,直接從星巴克的工讀生轉為正職。想想我也在星巴克待了不少年,薪水說不多說少還夠用,累不累也是一般般。雖然不是很滿意,但也提不起轉換跑道的勇氣和動力。
  
  我有想過回學校唸書,不過家裡的經濟情況並不許可,我爸幫人作保被倒,在外頭欠了一屁股債,我一個月出一萬也得到三十歲才能還完。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李政司,七號要政府承認三丁的存在高於國家法律,也是犯下319案的原因之一。他並不想推翻政府,而是想藉由三丁潛移默化社會體制,讓以往掌握司法資源,勾結幫派政治的狗官權貴能把原來屬於社會的福祉福利給吐出來。
  
  
  狐狸狗的話語不斷在我腦海中圍繞。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8)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人屠子,人口走私與器官販賣的非法集團,另外牽涉毒品交易和高利貸。魏家德和李水琛的老大就是人屠子之一。換句話說,人屠子是各地角頭聯合起來的組織,不分幫門派系,相互掩護幫忙,從中謀取不法暴利。
   
  從王海勝教授拿來的目標資料,我是越看越不舒服。人屠子運作的方式與幾十年前的「天龍幫」如出一轍──
  
  由毒品交易開始,再用毒品控制未成年輟學少年暴力討債、少女陪酒賣淫,稍有姿色的女人,會被當成有價商品賣去國外。毒品控制期間,免不了有人暴斃死亡,人屠子會把能賣的器官割掉,再用被掏空的屍體藏毒,以運送大體為由作大批的毒品交易。華人習俗是死者為大,警方也未曾猜到人屠子的手法。屍體的另一個來源,就是高利貸下走投無路的債奴,賺不到也還不起的那些人,只能割售器官來扺債,賣光了還不夠,就把屍體剝開來藏毒走私。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測驗的小插曲結束,眼睛被草泥妹噴得刺痛紅腫外,小君稍稍平復原來的心情。我的行為出乎她的意料,作勢拔槍自盡的舉動嚇壞了小君。也許在場的小蔓和草泥妹也被嚇到了,但槍是握在小君手中。
  
  小君曾經對我開過槍,只是她當時知道我一定會閃過,這回我卻是意圖以自盡來換取她們逃脫的機會,可能親手將我結束的感覺又是完全不同。雖然只是嚇阻零的伎倆,但我並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味。在我與零之間,其他人沒有插手的餘地。為此,小君感到無能為力而難過得不能自己。
  
  我原本以為,冷靜後的小君會對我說:「如果你再一次拿自己的生命當談判的籌碼,我會親手殺了你。」不過沒有,小君沒有這麼說,對於我剛才的舉動她什麼都沒表示。如狐狸狗所言,那是當下最好的判斷。假使真的遇到了零,我會再次以自己為條件來威脅他也說不定,甚至真的一槍把自己掛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下次再和王海勝教授見面時,已經是兩個禮拜後的課堂。我們花了幾天的時間,把家中地下室整理得乾乾淨淨。原本小君總是坐在客廳看書,看到小黃、紙巾、小蔓、草泥妹和我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忙得滿頭大汗,她也不好意思一個人偷懶,跟著我們幫忙打掃。打掃得亮晶晶後,依照原先計畫讓給小君、小蔓和草泥妹三個女孩子當宿舍。
    
  還好小黃不僅騙人很行,被騙更行,我和紙巾小君串通好後,聯手晃點小黃,沒幾句就相信我老爸以前是蝙蝠俠的超級粉絲,cosplay不夠過癮,買房子也要找有大格局的隱密地下室,好讓他自以為是黑暗騎士。從某方面來看,老爸的確和蝙蝠俠有幾分相似,最大的不同是蝙蝠俠有錢到爆,而我老爸沒錢到不行。奇怪咧,小君和狐狸狗看起來都不怎麼缺錢,為什麼老爸你這麼窮呢?
  
  前幾天小蔓把自己的房間整理完後,看起來舒適又滿意,吃晚餐時很誠懇地問我:「阿司,那我一個月要給你多少房租呢?」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關於上回徵求的殺手名號,目前確定有:荒野大鎗客,傷心魚,志明與春嬌,阿墅,沼蟹(等蟹大回應,我非常喜歡這名號XD)等六位,尚缺三名。預計第四集不會全部寫到,只會提到一部分。感謝各位朋友提供意見囉!



  無論眼前一老一小是如何嘲笑我,總是把那裝滿資料的袋子拿到手了。一想到很快就會和小君一樣變成好野人殺手,開新車像在扒免洗筷,我就超開心呀。
  
  「除了三丁的叛逃殺手外,還有另外一件。一樣的,也不是簡單的任務,或許還會惹上許多麻煩,不過我想你們會很有興趣才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我和草泥妹調換座位,小蔓不變,場景換到禿頭海辦公室。桌子旁的書櫃擺了一套七集的哈利波特,而且還是原文小說,不知道教授是不是書迷。
  
  王海勝手肘靠在桌上,雙掌合十,兩個大拇指撐著下巴。「你們的事我已經聽內人提起過。」他眼神飄到小蔓身上:「有點意外,妳會成為我們之一。」小蔓聽聞後尷尬地笑笑。
  
  「但我就是不知道李大師你哪來的腦殘堂妹。」王海勝猛盯著我瞧:「你總不會腦殘到連我認識七號都忘了吧?」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1) 人氣()

開始追文前,務必閱讀過此篇網誌有幾件事要請各位朋友遵守。很開心你們喜歡這部作品,也希望能給我一些基本尊重,感恩。



  早上七點,在用膠帶黏好的破鏡子前(之前被我一頭撞破),把鬍子刮一刮,拿OK繃貼在有些滲血的嘴唇上,上下各一片,看起來還不是普通的可笑。唉喲,笑一笑嘴唇傷口又破了,痛。
  
  小君今天不想去學校,說要留在家裡研究老爸留下來的龐大藏書,也許可以從字裡行間找到與零有關的線索。我考慮了一會兒,最後悄悄地把掃把和抹布擺在一樓和地下室連接的樓梯口,我知道要小君要動手掃地比我不開時間暫留幹掉狐狸狗的或然率還低。反正放著,我回來再抹地板也方便。
  
  剩下的人,就準備去學校啦。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我用力抓著湯子玲的肩膀,告訴她:「可是那晚死的不只有兩個壞人,還有其他九個無辜的好人啊!難道妳會對他們的死負責嗎?」
  
  湯子玲理所當然的回答:「不會,因為該負責的是那兩個壞人,如果他們不欺負小蔓姐姐,我也就不會殺了他們;如果我不殺他們,自然就不用縱火來掩蓋證據;我不縱火,其它人也就不會死了,很簡單易懂的道理。」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搖晃著頭,我可以理解湯子玲的說法,卻完全不能接受。若以暴制暴無限上綱,只會讓無路可退的歹徒更加兇殘。可我又要怎麼對湯子玲解釋?連我自己也似懂非懂,無端受害的其他人是何其無辜?
  
  「你想想,假若哪天來了個龍捲風,捲死了七八個人。」湯子玲在我面前眉飛色舞的比手畫腳:「你告訴我,那死掉的七八個人該找誰理論?」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滿身是汗的我趴在地上壓兩百個伏地挺身,花了點時間用消耗體力來調適好情緒,比較沒有剛才那麼鬱悶了。小君說的話真的差點把我嚇死,就算當不成郭台銘的兒子,也不想當喪心病狂的兒子好嗎?累了累了,先上樓再說。
  
  回到一樓的隔間,稍微研究半島鐵盒要怎麼開關出入口。幾番嘗試下,發現可以把空間往後推移拉長,讓進出通道完全打開。打通開關狀態下,能直接下地下室,不用像開始那般爬進去。關閉狀態下,則回到先前小不拉幾的儲倉室。
  
  半夜一點,客廳的燈還亮著。
  小君,小蔓,紙巾,子玲四個人圍坐在客廳打僑牌。小君和小蔓面對面一組,紙巾則和子玲面對面一組,四個人打牌打的很開心。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忙著把照片貼回原來的地方時,我問了個在書櫃前就很想知道的問題;既然老爸已經把這當成是私人工作室,為什麼……沒有任何和槍枝有關的書籍?偌大的地下室找不到半把槍或子彈,擺設也不像有特地整理過,感覺老爸規律而自在的渡過每一天,看看書,貼貼照片,趁我醒來之前再回到樓上正常的生活。
  
  三丁大辭典小君的解答:「七號和會長一樣從不用槍,只靠飛刀和戰技。七號的飛刀雖沒會長那般出神入化,也有六成火侯,而戰技僅略遜於疤前輩。疤前輩跟隨會長最久,以『暗殺』方面來說,疤前輩不算出色的殺手,甚至三流都沾不上。不過若明著打,疤前輩全台最強。而他最大的優點也是最大的缺點,疤前輩很少表露自己的感情和想法,冬姐老說他是古代的日本武士,貫徹武士道的忠義,唉,可惜現在疤前輩快被鐵竹幫挖走囉……」
  
  「講好聽是武士,難聽點就是狗啦。」
  「就算是狗,也是隨隨便便都能把你打爆的狗。疤前輩以前外號巧克力,因為殺手間經年累月的械鬥衝突,又從不避戰,身上的槍疤刀痕越來越多,久而久之就成了疤。只是我也沒親眼見過疤前輩就是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