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殺手行不行3.K歌之王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

  

  一個灰暗下午。

  一台灰色牢車停在一棟破舊髒污的看守所前。

  天空飛來幾隻黑色烏鴉,悽涼的嘶鳴讓人從心底發寒。

  

  車門打開,獄警手裡拿著押解人犯的電擊棒走下。指揮著被他視為人渣的社會敗類走入看守所。手腳都被鎖上鐐銬的犯人拖著沉重步伐緩緩移動,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其中有個少年身材特別瘦小。瘦小到讓獄卒猜不到他到底犯了什麼事情要來這裡。會來的,都不是一般的犯人,這裡不是一般的監獄。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首先呢,要先對一臉錯厄的讀者們說聲對不起了,囧rz.....
高潮後立刻結束,連張衛生紙都不給擦,簡直和射後不理的禽獸沒兩樣。

原本的想法中,若要讓讀者完整了解承先啟後的劇情,殺手行不行三的內容應該是「好人壞人不是人」加上「0.7」。只是這方案並不符合殺手行不行投稿時以蠢蛋司白爛搞笑為主體的基調,而後才改成現在連載的「殺手行不行3」加上「0.7」。

連載第三集中出現的狐狸狗,薛鳳天,鯊魚,紙巾的真實身分等等,都是好人壞人不是人寫過的內容。看過的人固然會覺得很熟悉,但只喜歡看阿司篇的讀者一知半解的程度最慘頂多和本文中的阿司差不多,不至於看不懂。所以我能接受好人壞人不是人那段挺重要的前傳內容被留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夜晚,一零一觀景台。
  少女與女人眺望台北,小君與冬。
  
  「沒想到妳會約我來這裡看風景,心情很差喔。」
  「是呀,差勁透了。」
  
  「這回妳輸了,小蔓才是工於心計的女人。她知道七號兒子的弱點,不惜傷害自己也要不擇手段的把他留在身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你回來了。」
  半夜三點,紙巾坐在客廳,一盞昏黃小燈。
  「你沒送她回去嗎?」我在門口看到了小蔓的鞋子。
  
  「事情比我想的嚴重。」
  「她怎麼了?」
  「毒癮發作,狀況很不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沒有任何道別的話,小蔓離開了。
  包廂內,只有我和九個學弟。
  我一個也不認識,也懶的形容他們長啥樣。
  反正只是跑龍套的。
  
  「學長,你可以開始打啦,我已經在拍囉。」
  「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相信你們不會不知道。」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一切有如撥雲見日,雨過天晴。終於明白狐狸狗說的什麼敵人朋友的狗屁定義,以及為什麼零大老遠跑來找我聊天還這麼開心。一想到可以去找噴水男玩只有他一個人的俄羅斯輪盤,我就爽到不笑都不行。正所謂最好的敵人就是最好的朋友。第一名是瘋子零,第二名是汁男,可憐小黃紙巾只能排第三第四。
  
  「唉喲?你心情終於好啦?」回到喧鬧的包廂,身旁小黃一邊咬豆干一邊問我。我扒了雙筷子,搶過小黃手上那盤滷味,邊吃邊回答。
  
  「不只好了,還很餓。」
  「你回來得正好,紙巾要上場唱歌了。」
  「唱就唱啊,又不是沒聽過。」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其實這才是你的目的吧?什麼面具炸彈客,陳警官,什麼迎新恐怖攻擊,全是幌子。威脅我要殺一大堆人,全都是假的,全都是騙人的。你真正想要的是綁走子玲,再藉由我和小君折磨小蔓。因為你知道我們都是好人,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痛苦,只有你他媽的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爽到高潮。
  
  「哇,學長,你怎麼捏的?這是鐵罐耶。」包廂外樓梯間,一位我不認識但見過的學弟拿著飲料跑來跟我打招呼,順勢坐到我旁邊。
  
  「呃?這不是鋁罐嗎?」
  「哪有,硬的要死,是鐵罐。」
  「噢,它原本就有凹洞,比較好捏。」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來了來了,小黃學長和怕秋請學長來了。」
  
  昏昏沉沉,還離的大老遠,便聽到學弟們在錢櫃門口呼喊。被小黃殺昏的我已經醒了,赫然發現自己坐在小黃的機車後座,我趕緊抓住機車屁股的把手,想起一年前我和小君各載從夜店喝醉的小黃和小蔓回家,當時是最慢的安全速度。但我家離錢櫃有段距離,時速六十至少也要半個小時,但是現在,我看看時間……才二十分鐘就到了!我狠狠敲小黃的安全帽──
  
  「靠北!很危險耶!你不怕我掉下去嗎?」
  
  「還好啦,才兩次。」小黃聳聳肩,給了我可怕的答案和結論:「反正你也只是小擦傷,沒事啦。男人可以受傷,但不能遲到,是不是有夠屌呀?」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沒有看到我和小君?
  沒有,小蔓與我四目相交足足三秒。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走過來對我解釋或聽我解釋?
  沒有,她跟著潮男走進房間,我也知道不可能只有看電視純聊天。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一團混亂後,至少我明白了幾件事。狐狸狗與零是朋友,但他們決裂了,原因很明顯的是老爸的死。狐狸狗對零視而不見,因為他們已經沒什麼好說。如果把這層關係磨淺一點,也許我能理解。我也有過幾個還不錯的朋友,但是當我發現自己不是很喜歡他們的某些作風,便慢慢和他們漸行漸遠。快畢業時,還是互相噓寒問暖,但已和陌生人沒有多大差別。
  
  另外,以零瘋狂的行事作風而言,老爸收到殺了零的委託是可以想見。問題就出這裡,老爸下不了手。零對他來說,如同小黃對我般的重要。同時零卻又非死不可。所以老爸才會留下德國手槍和打不開的半島鐵盒,一步步引導我成為殺手。無論如何,零是我的敵人。最大的問題是,我有沒有資格成為他的敵人。
  
  兩天前,當我拿著零給我的隨身碟,猶豫要怎麼處理它,我不想把它插在家裡或是三丁的電腦上,難保不會有奇怪又要命的病毒。根據上次與零接觸的經驗,我決定先跟小君討論,看看隨身碟內的影片再說。我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是網咖。但小君不要,她不喜歡煙味。之後我半開玩笑地說,那開房間好了。
  
  小君說好,差點嚇掉我的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早上七點,星巴克。
  一樣的天氣,一樣的風景,一樣的走走停停。
  
  昨天晚上被狐狸狗亂到半夜一點半,兩點半把手指從水塔拔出來。三點半看著漏水的牛皮膠帶放棄自己修補水塔的念頭。四點半一個人把凌亂的客廳和海尼根垃圾整理乾淨,還騎車到離家裡有一小段距離的永和豆漿買蛋餅油條來裹腹。
  
  等我收好被砸壞的檯燈,掃好地,真正躺在沒有窗戶的房間休息時,床前明月早已被清晨陽光趕走了。躺不到半個小時,我悄悄走到小黃房間,打開門縫偷偷看他。小黃蓋著被子,香甜沉穩的睡著,嘴角還涎著口水。小黃是個神奇的傢伙,只要和他在一塊,似乎什麼煩惱都減輕一半,雖然他平時嘴上得理不饒人,可能還比我少條筋,但心地單純又善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我能理解狐狸狗的做法,世上少個白痴也許會美好一點。」
  「哎呀,別這麼說啦。」
  「現在訊號斷了,你猜狐狸狗前輩是把手機關了還是砸了?」
  「關機,然後收到右邊的褲子口袋。接著他回到狹小的陽台窗口,握著狙擊槍的瞄準鏡,發現找不到我,疑惑地東張西望。」
  
  「你還不錯嘛。」我簡直可以看見小君驚訝滿意的笑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趁著等待的時間,我小心翼翼地循著陰影,偷偷爬到床鋪旁,把枕頭迅速拉下來。回到破裂窗戶邊的牆壁後,我慢慢把枕頭露在一洩如注月光底下,咻嘟!枕頭的裡的棉絮像是被打爆的監獄兔一般四散飛落,太可怕了。
  
  從與小君冬姐的談論及眼前情況,不難猜出狐狸狗是個以狙擊見長的殺手。撇開三丁本身是不正常刺客集團而言,狐狸狗簡直是殺手中專領獎學金的乖乖模範生。本身冷酷少言,思緒清晰,必要時會偽裝身分接近目標以探取情報和機會,進身搏擊稍懂但不是專長,不過一旦讓他取得安全距離後就是最致命的刺客。
  
  很矛盾,狐狸狗決意殺人滅口,又早已調查過我,甚至連我家位置都摸得一清二處,否則他不可能在短時間搶到可以狙擊我的地方。既然如此,為何狐狸狗又要大費周章的跑來學校偽裝成代課教授?為什麼不等到今天晚上我熟睡時再把我一槍爆頭就行了?就算時間暫留,也得意識清楚下才能作用。
  
  所以,他的目的不完全是殺我,而是接觸我,觀察我,用殺手對殺手的方式。狐狸狗他也在找尋真相,我身上也有他想知道的過去,關於老爸還有零。這樣不公平喔,大葛格,現在輪到我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沒錯,我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
  避開缺點,發揮優勢,發揮優勢,避開缺點。
  
  身為殺手,狐狸狗比我正常多了,小君想表達的意思是,殺手方面我根本不可能是狐狸狗的對手,我一年前才半路出家,而狐狸狗早在幾年前就殺人殺到功德圓滿退休出國了,更何況他是老爸一手教出來的徒弟。和狐狸狗比起來,殺手就是我的缺點,不要想著從拿刀拿槍這方面打敗他,況且我根本不想殺他。
  
  好,避開缺點了,那我的優勢是什麼?我的優勢是,我不是一個人。所以應該要打電話給小君?冬姐?還是會長?不,那不是優勢,狐狸狗連我有時間暫留的事都調查清楚,他一定也知道小君是我的小叮噹,狐狸狗身在無法確定的位置,用狙擊槍瞄準我家,如果小君此時趕來豈不正中他的下懷?我得另外想辦法。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幾個小時以前,眼前男人還在學校講桌上高談闊論,博得台下同學的熱烈掌聲,沒想到現在他正與我在房間裡纏鬥。他奪去的是幾天前會長扔給我的小刀,而我手上是老爸留給我的遺物。
  
  荒唐的突發狀況,還好我早習慣了。當拿起小刀時,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我不會殺狐狸狗,誰都不殺,越當我這樣想時,思緒便越冷靜。
  
  一言道,心如止水。
  他來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喜歡是喜歡,但現在怎麼辦呢?
  我坐在房間書桌前的椅子上,酒醉昏睡的小黃已經拉他回房間躺,而動手動腳的紙巾看到倒下的狐狸狗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叫救護車?」當時我是這麼問。想說順便報警,把狐狸狗抓去關一關,不過似乎沒什麼建設性。「我認為不太妥當。」紙巾看看我,想說什麼卻又把話吞回去。他問:「你不認識他吧?」
  
  我遲疑了幾秒,勉強點點頭。就算小時候曾經和狐狸狗相處過一段時間,我依然不認為我認識他,儘管我知道狐狸狗真正的身份。而紙巾這麼問,也透露出一些訊息給我──紙巾可能知道狐狸狗是殺手,但他並不確定我知不知道。我猜他的選擇是我不知道,畢竟在紙巾和小黃眼中,我只是個平凡的大學生。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轉頭看看狐狸狗的手,一滴瞬間從我額頭爆出來的汗水滑過臉頰。剛剛的快樂心情全都煙消雲散。我深吸一口氣,才忍住把他手撥掉的衝動。狐狸狗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便跟著紙巾走進我家門。
  
  他們進去後我毫不猶豫的把上衣脫掉,揉成球狀用力往外一丟。我緊張的喘氣,猶豫要不要進們。但敵人都殺到家裡頭來了,現在跳走豈不是超沒品?記得不久前小黃曾經跟我說過「寧願吃屎也不當沒品的跳狗」。但魔獸三國可以RE,人生可以RE嗎?算啦,紙巾和小黃都在裡頭,我可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阿司,你跑那麼遠幹麻,回來阿,大家都在等你耶。」紙巾站在門口對我大聲呼喊,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快消失在轉角路口,我不是故意要吃屎,不是不是,我絕對不是故意要跳走的。在紙巾懷疑的視線和良心驅使下,我拖著沈重害怕的步伐走回去,這是我家耶,老宅都不老宅了。
  
  「你變態啊,怎麼把衣服脫了?」紙巾往我穿著衛生衣的背上拍了一掌,我乾笑兩聲,一邊走進家門:「熱啊。」「哩丟猴喔,冷的要死還說熱。」「別管我啦,我先去換件衣服。」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我肚子痛,想拉肚子啦。」我漲紅著臉,拿了褲子躲到對面的男廁裡頭。該死,昨天晚上才拉過,怎麼現在還是洩的一塌糊塗,我果然很帶賽。也還好找到一個搪塞小君的理由,但以小君的聰明怎麼可能看不透我的心思,唉。幾分鐘後,我看著糞青在伸手一拉下被水花希哩嘩啦的沖走。還好我的肛門有受過專業訓練,剛剛才沒在小君的奮力一踢下失手大關,不然我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這件先頂著穿吧。」聽到我的沖水聲後,小君把她的外套從門上方丟了進來。我直覺性的接住。小君若沒什麼事,平時都穿偏中性打扮的運動服,她喜歡穿寬鬆一點的衣服,保暖又舒適。打開門,我看見小君的嘴角欲笑又止。我知道米白色的運動棉外套對我來說不只是小了一點,還娘了很多點。但總比什麼都沒穿來的好。
  
  「別笑了啦。」我撅著嘴說。
  「有什麼關係?不然外套還我。」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等,紙巾認識狐狸狗?他怎麼會認識狐狸狗?狐狸狗不是出國兩年了嗎?也就是說,紙巾已經和狐狸狗認識很久,才會說出好久不見的話。所以……紙巾也是殺手?不,不可能,如果他是殺手小君一定會知道。而且之前迎新與炸彈客槓上時,紙巾完全沒有異樣。也許他和狐狸狗只是湊巧認識。
  
  我知道紙巾肯定不明白其中緣由,課堂上有五十多人,加上是紙巾舊識,諒他也不敢立刻對我下手,先冷靜下來,看看這隻狐狸老狗想耍什麼把戲。
  
  「喔?紙巾你認識新來的啊?」小黃抓抓下巴,一臉自在地問道,殊不知他換帖兄弟的我緊張到快要挫賽。紙巾點點頭:「認識,也不知道熟還是不熟。算是以前朋友的朋友吧,有好一陣子沒聯絡了。」
  
  「就說你老了,連交的朋友都老。」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凌晨兩點,我回到住了十幾年的家。
  我知道小君在安慰我,但改變不了事實。這是一場老爸與零的豪賭,我是其中的賭注,輸贏的代價與真相是一團撲朔迷離的大霧,隨著老爸的過去灰暗不明。一路上想著往後可能發生的事,說不定明天上課時左邊窗戶會突然破個小洞,子彈從我左耳朵灌進去,腦漿從右耳爆出來,噴得我右邊小黃滿臉模糊,小黃搞不清楚狀況又受到極度驚嚇時一定會罵說:「motherfucker!這真的是太殺了。」
  
  我嘆一口氣,把背包和鑰匙隨手丟在沙發上,然後跑到廁所裡發呆兼拉屎。現在情況說難聽點,老爸拉了一坨沖不乾淨的屎給我善後,不爽又拿他沒辦法。兩點多,要是沒別的事紙巾早睡了。小黃房間還亮著,我悄悄從門後探頭進去,小黃把房間整理得很乾淨,書桌就是書桌,床就是床,棉被像豆腐一樣的整齊切在床頭前,床頭上手機插著充電器。小黃坐在電腦前悠閒的宅魔獸,那永遠刷不玩的鬼打牆副本。
  
  「嘿,你回來了。」小黃看看我,口中喝著從7-11買來的citycafe說:「這麼晚?去哪鬼混啦。」我隨口扯了個謊:「和幾個同事去吃宵夜,累死我了。阿你不是說帳號被布丁妹砍了,怎麼現在又復活啦?」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