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殺手行不行6.英雄不再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

  我們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待停留三天。
  流亡聽來太過沉重,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
  幾個月前,人屠子皆死於駭人爆炸的晚上,我與小蔓坦承了對彼此的感情。
  
  是的,我在乎她,我當然在乎她。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小君與我對看一眼,想起身前去介入眼前狀況,我也猜想小君幾分鐘前對我說那些話的用意;她早知道這航班有問題,怎麼說也是劫機客,要是處理不慎讓意外發生,飛機被炸成兩截也不是不可能。
  
  沒錯,十之八九是如此了;在決定前往日本前,小君告知過我,在日本東京、北海道一帶的幫會組織「道吉會」將提供我們庇護。
  
  我只知道狐狸哥在日本待過幾年,曾經有恩於道吉會,儘管如此,在此時包庇我與小君,若是被零知曉,無異於與那可怕的傢伙作對,要是他決定滲入了日本的幫會和政府體制之中,事態發展將會複雜得難以想像。為此,道吉會開出了一個條件,作為提供庇護的利益交換,只是小君沒告訴我條件為何,只說等我們離開台灣就會知道。
  
  若是我們做不到,也就到不了日本了。
  我一手壓住小君的肩膀,不讓她起身,接著自己站了起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國道公路上,眼前清晨的雨,耳邊藏在層層鐵板中的引擎聲。
  我停好車,搖醒副駕駛座上睡眼迷濛的小君,打開車廂,揹起兩人的行李。然後慢慢走向寬廣空蕩的停車場後的建築,桃園中正國際機場。
  
  從來沒出踏出台灣過的我,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假造身分及護照;對於櫃台整理旅客機票的服務小姐來說,我和小君並不是出境的台灣人,而是從日本來台唸書,並要返鄉歸國的日本留學生。
  
  護照上,我成了「秋本明」,小君則是「夏原香」。
  
  坐上飛機前還沒什麼感覺,等一在飛機上繫好安全帶後,才明白語言的重要性;為了掩人耳目,小君所選的航班大多是歸國的日本旅客。四周紛紛傳來讓戴著口罩、假裝感冒的我一句也聽不懂的日文對話。而小君就不同了,她原本就是外文系的學生,加上她喜歡日本文化,無論是英文還是日文,聽說讀寫對她來說都不是難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我們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待停留三天。
  流亡聽來太過沉重,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
  
  幾個月前,人屠子皆死於駭人爆炸的晚上,我與小蔓坦承了對彼此的感情。
  是的,我在乎她,我當然在乎她。
  
  只是在那晚過後,與零的對峙在短短幾天內完全崩盤。在我因時間暫留的後遺症而昏迷時,我的身分成了零的計謀最大的助力。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已開學將近一個月。
  新的學校,新的朋友,新的環境,新的生活。
   
  很不習慣的,大學裡並沒有國高中時常出現的不良少年。就算有,大多也是已經長大成熟,想要好好念書,頂多偶爾從談吐間聽出他們從前囂張荒唐的事蹟。說到囂張,又有誰可以比阿幹更囂張呢?
  
  來到大學,不知道是因為我變成熟了,還是同學太幼稚。大學校園的輕鬆氣氛讓我很不習慣,女生聚在一起談論逢甲哪裡的午餐超好吃,還有誰長得好帥之類,對了,就是我們班上有一個長的高高帥帥,叫什麼名字來著……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迄今為止,那是我生命中最精采的一段故事。
  
  那天,高屏大橋上聚集了將近五千人,來自南北各地,有恩有怨有仇有友,很幸運的,死傷只有薛人臻。送醫後,被研判下體有嚴重撞擊撕裂傷,為了挽回男人最重要的命根子,他很快的飛去韓國。聽說韓國不只整形強,整屌技術也比國內先進不少。而且在何先生的保證下,我想他不會再回來了。
  
  人群聚得快,散得也快,就像天空一片片浮雲。
  風一來,誰也不知道往左往右。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王子津不是幫派份子,也從沒認真想過義氣與背叛的問題。他只知道薛鳳天把自己當朋友,如果只是眼睜睜看著薛鳳天被羞辱凌虐,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對於王子津的舉動,周圍人群漸漸躁動。他們都知道王子津是誰。一個在學校被欺負的雜碎,因為某次意外和薛鳳天熟識,他們也認為薛鳳天不是真的想和他交朋友,不過覺得有趣而玩玩。
  
  而他們自己,卻連一個玩玩的雜碎都不如。
  情緒正在發酵。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為什麼何先生要這麼做?」
  「何先生只是要他明白,他未來面對的將是怎樣一個世界。何先生是薛鳳天心中極為重要的朋友和長輩,他完全信任何先生的話。」聽到狐狸狗的說詞,王子津更生氣:「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薛鳳天全心全意崇敬何先生,才不明白何先生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那麼,你有被最信任的朋友背叛過嗎?連作夢也想不到的好朋友,在自己背後狠狠桶一刀的那種感覺。」
  
  當狐狸狗這麼說時,王子津明白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時間分秒逝去。王子津,洪半仙,狐狸狗,三人沉默。
  無數個問號在王子津腦海中交錯纏繞──
  
  
  七號和我一樣,都是王命之人。在半仙叔的先知下,他選擇了自己的未來。儘管我不甚明白七號是誰。至少在強如狐狸狗的殺手眼中,七號是前所未見的人物……但是,連何先生這般呼風喚雨的大毒梟,他的影響力不過在台灣中部。七號又憑什麼,何以在台建立第三政權?
  
  我不懂得政治,但我也明白那是長久以來文化和歷史慢慢演變,由千千萬萬自由的意志凝結而成。事情絕對沒有我想得這麼簡單。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男人被門撞得哇哇大叫,趁著他摀面哀嚎的空檔,王子津準備穿過男人往外頭逃走,但又看到樓下幾人匆匆忙忙地跑上來。
  
  他們不只一個人。
  王子津只得跑回房間,關門上鎖──
  
  
  門鎖是鎖了,又能擋多久?他們既然不只一個人來,代表多有準備……我是什麼傢伙,為什麼要抓我?我家是有錢,但從沒跟別人提起過,難道歹徒認識我爸媽?既然如此,早不抓晚不抓偏偏挑現在?為什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當王子津回到南部的外宿宿舍,已經是三天後的事。他打開公寓的門,結果比想像中要糟糕許多。廚房被燒毀,客廳也被油污黑煙燻得髒兮兮。但就出遠門忘記關瓦斯而言,他對結果勉強接受,至少沒釀成可怕的火災。
  
  回到房間,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倒在床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媽媽。他父母工作忙碌,鮮少花時間在王子津身上。只有固定每個月會在他的戶頭存一筆零用錢,供王子津生活上的開銷。
  
  王子津的家庭關係疏離,尤其是他的父親,上次與父親見面已是兩年前的事。就算某天父母離異了,他也不會太意外。只是王子津覺得把公寓廚房燒毀這件事,應該要和母親知會一下,怎麼說也是和親戚租借的房子。
  
  「喂,媽喔,我是子津。」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一路上他們沒有說話,連點頭都沒有。王子津坐在薇薇老師車上,後照鏡掛著一串從路邊買來的蘭花香。他聽著自己胸膛起伏,看著窗外街景游移。昏昏沉沉,卻又感到十分清楚。累了一天,又捨不得閉上雙眼。
  
  「很晚了,在我家過夜吧。」
  薇薇老師說,王子津看著她的眼睛,點頭嗯了一聲。
  
  車子開往一個臨海社區,王子津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這裡是不是台中。薇薇老師轉動方向盤,車子轉入一個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後,他跟著薇薇老師走進電梯,電梯的鏡子映出他們兩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一連四聲槍響。
  
  陳康生倒地,痛苦地悲鳴著,雙手雙腳無力地攤在地上,鮮血從手腳的傷口泊泊冒出,流了一地。王子津作噁地把槍從口中吐出,抬頭看著狐狸狗。
  
  殺手的身影又沉重,又模糊。
  
  陳董趕緊上前制止,一邊掏出手機要通知救護車。狐狸狗又對他開槍。被子彈貫穿的手機翻了幾圈,滾落在王子津眼前,他依稀聽見手機傳來模糊的回應聲,挾著雜訊,沙沙幾秒便斷電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你今天帶了好多朋友來喔。」她輕輕走到吳老身邊,修長的手指輕觸過他的白西裝。一聽到聲音,王子津非常確定她就是薇薇老師。不同於他的驚訝,薛鳳天是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薇薇老師年輕漂亮,有氣質有才華。如此得天獨厚的女人日子通常都過的不錯。王子津知道她穿著是有牌子的衣服,拿的是昂貴的包包,甚至開的車都比一般人還要亮眼。薇薇老師過得是富裕的生活,但他沒思考過她的富裕是從何而來。也許她的家境很不錯,零用錢比上班族還多。也許她男朋友是小開,花錢比賺錢更讓人苦惱。而事實,她是最頂級酒店裡頭最頂級的小姐。
  
  「妳過生日,自然要多找一些人。」吳老伸手摸上,薇薇老師技巧性地把手收回去,此舉並不會讓男人感到不舒服,反而會給人更想與之親近,征服的欲望。她比男人更了解男人,得不到手的東西總是最好。
  
  房間裡有九個人,陳董父子,張董,吳老,何先生,狐狸狗,薛鳳天,還有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王子津,加上身分特殊的薇薇老師,總共八男一女。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凌晨一點,殺手狐狸狗在處理完屍體後又開車回來接送何先生等人,警察趕到現場時他們已經上車離開。
  
  即使何先生解釋了黑道糾紛和殺手內幕,王子津仍然無法平息心中的慌亂。直到現在有人在面前被槍殺,超脫現實的震撼仍未平復。薛鳳天坐在後座,眼睛直直看著在開車的狐狸狗,氣氛冰冷沉重──才把屍體處理完的殺手正在開車。
  
  狐狸狗說:「別緊張,要我殺人可不便宜。」
  「沒錯。」何先生同意:「貴得嚇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為什麼會認你當老大?」
  「當然,你一定有你的原因,而不只是覺得好玩。」
   
  「我有一個長輩,他是我爺爺最親的手下,他非常會算命,總是幫我爺爺避過許多血光之災。他預言的事不曾失誤過。像是九二一大地震,那時我爺爺住在南部,他堅持要我爺爺那天連夜趕車到台北。果然那晚過去,我爺爺住的那棟大樓整座坍塌,死了三十幾人。還有兩年前的總統大選,他也知道……」
  
  「九二一的確很玄,不過總統只有兩人可選,很好猜吧?」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薛鳳天用力一拋,機車騎士地上滾了幾圈。接著迅速跨上機車,招手要王子津和飛天貓趕快上來,兩個男生把飛天貓夾在中間三貼。
  
  坐穩後,薛鳳天油門催到底,身邊行車轉眼遠遠拋在腦後,速度快得讓王子津希望自己只是在作夢,最好今天都不要起床。
  
  過了好一陣子,警察終於不見蹤影。他們正騎在一條很寬廣的大路上,幾分鐘前才經過高速公路的交流道。道路兩旁的建築物明顯少了很多,車流也稀稀疏疏。天色漸晚,薛鳳天在郊區把機車停了下來。
  
  三人同時伸伸緊繃痠痛的身體,王子津大嘆:「終於沒事了……」而薛鳳天把機車的置物箱打開,咚隆隆地找出一些證件,把那人的行照收起來後說:「回去以後,我再想辦法跟他聯絡好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今天都約出來玩了,就別提甚麼網路、學校的事啦。」薛鳳天像是聽到王子津心中的求救般湊過來說話。兩手搭在王子津和飛天貓的肩膀上:「我們先找地方吃飯,再想想等會兒要去哪,怎麼樣?」
  
  陽光從薛鳳天頭頂照下,王子津聽到提議後趕緊點頭附和。飛天貓也沒再多問。二男一女走在路上,看起來像是一齣很平常的網路聚會,骨子裡卻是由一個又一個謊言堆疊起來的鬧劇。  
  
  王子津自認是個很不起眼的傢伙,要不是薛鳳天的關係,前一陣子依然是個到處被人欺負的小可憐蟲;而薛鳳天是個完全相反的男人,他高中唸到一半便休學去當兵,退伍後又出社會了一陣子,現在才又重回學校。二十多歲的薛鳳天不只年紀較長,只要他說一句話,隨時可以找來十幾二十個小弟。
  
  他們決定先去車站附近麥當勞。一路上都甚少聊天,薛鳳天則是露出一副嚴肅的表情,讓飛天貓也不太敢多說甚麼。找到位置後,趁著薛鳳天去上廁所時,飛天貓偷偷問王子津:「喂……你會不會覺得他很兇阿?」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一台台車輛從王子津的身邊駛過,他眼神呆滯地看著神采奕奕的薛鳳天。雖然表面上薛鳳天認王子津做大哥,不過實際上王子津覺得他們比較像是剛熟識的普通朋友。王子津也因此得意,要當薛鳳天的普通朋友已經很不簡單了。
  
  王子津想不通的是,為什麼薛鳳天會出現在這裡?他們都是就讀南部的學校,今天同時出現在台中車站讓王子津覺得很意外。
  
  「真巧,我來這裡找朋友。」王子津假笑,和薛鳳天說道,打算問清楚薛鳳天出現的目的。「那你呢?也是來找朋友嗎?該不會是網友吧?」 
   
  「和網友見面才不會約在車站。」薛鳳天邊回答邊從手中抽出一根菸:「我跟一個人約了十一點半在這裡等,但現在都十二點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王子津的第一個想法是薛鳳天會不會等他站起來又把他踢倒,嘲笑說怎麼可能,凌辱一番後大笑離去。不過薛鳳天並沒有這麼做。
  
  此後三天沒有,再過兩個禮拜也沒有。
  王子津簡直不敢相信,到學校上課時,椅子上不會有痰和口水,抽屜也沒有垃圾和發霉的麵包。諸如此類的事完全從王子津的生活中消失。更別說有人會找王子津麻煩。而薛鳳天也沒有因為認王子津做老大而絲毫減損他的地位,學校的人依然對他畢恭畢敬唯唯諾諾,畢竟薛鳳天的爺爺還是滄海盟的盟主。
  
  雖然王子津和薛鳳天仍然沒甚麼交集,但薛鳳天見到王子津時,也會點點頭,開玩笑似地說聲老大好。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