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殺行者5.殺戮本能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1

 

  偵訊室,時間已近清晨。

  李政司拉了張椅子,坐在強納森的對面。

  強納森眉頭微動,發出微弱呻吟。

  李政司看了看手錶,盤算著藥效漸退,也差不多該醒了。

  幾秒後,強納森猛然睜開雙眼,用力掙扎。

  面紅耳赤,青筋暴露的強納森始終無法從鐵座上的束縛掙脫。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
  
  大約兩個小時後,我和疤將昏迷不醒的強納森帶回市民廣場大樓的秘密樓層,這裡是狸小路三町目(漫畫店,已給草泥妹管理)、地下酒吧(姜一方負責)之外的第三個據點,這棟樓層一共有八個隔間,其中有三層是存放武器的地方(大部分為狐狸狗的收藏,也提供給我和小君使用),剩下幾間則裝置成訓練體能的場所,其中一間則裝有雙面鏡,是以警局問供犯人的表準偵訊室規格。
  
  沒錯,這不是我第一次使用私人偵訊室。
  
  大半年前,我和小君為了追查Freeze的下落而找到德菲諾特藥廠的張宗源,當時的Freeze還是個未完成品,由於服用後有著極高的死亡率,無法普及於毒品市場中。我們從張宗源的口中得知了烏鴉的消息,此後太歲與崔伊欣母女遭到烏鴉的算計,作為最後一稻草的我,提供了完成Freeze的最後配方,從此Freeze問世,社會犯罪問題陷入了無法解決的混亂之中。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19
  
  一如我所預料,強納森被疤前輩的拳頭給擊倒了。
  第一拳崩防,第二拳秒殺。
  強納森在轉瞬之間反擊不能,動彈不得。
  難道身為Zeta的第六軍團長,強納森的實力竟是如此不堪?
  不,並非如此。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8
  
  「Well...一開口就這麼兇啊。」
  
  廣場,燈光。
  操著一口流利中文的強納森。
  
  「既然結果不會改變,又何必說太多廢話?」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7
  
  七個小時前。
  虎頭山,被Zeta棄置的臨時軍火庫。
  
  李政司,馬定南。
  兩道怒恨交加的複雜情緒。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
  
  在現場播報新聞的記者遇害後,現場陷入一陣混亂。一道劇烈聲響,拍攝的攝影人員立刻將攝影機棄置地上,不知是因為死了還是逃了。
  
  沾滿記者血跡,上下顛倒的鏡頭裡,是國軍遭到恐怖份子由暗處奇襲屠殺的畫面。逃跑、哀號聲不絕與耳,如同陳姓記者所描述,在一閃即過的畫面中,對方皆戴著骷髏圖樣的黑色面罩或是頭盔;政府派出的百人軍警聯合部隊,在十分鐘之內就遭到對方殲滅,對方派出人數明顯不到十人,絕對性的武力壓制。
  
  電視畫面一黑,沙沙幾聲,陳漢強再次出現在電視螢幕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
  
  翌日,平靜的國中校園,下課鐘響後,戴著老花眼鏡的張老師拿著保溫鋼杯,拖著蹣跚的步伐慢慢走去教師休息室,上了兩個小時的課,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了。張老師交了三十多年的數學,是校園裡受人敬重的長者,但年事已高的張老師,隱隱被某些求好心切家長投訴不適任教,畢竟輕微中風的張老師,有時候連話都說不太清楚,更遑論管教正值青春好動的國中生們。
  
  退休這個問題,每一天都在張老師的心頭裡打轉個三四五次,吃飯時也想,睡覺時也想,搭公車回家時,也會愣愣地看著車窗再想一想,越想越是傷心;現在的學生對除了「老師好」,「謝謝老師」這七個字外,沒有第三句話。張老師的教學熱誠,也早在十年前被學生家長提告後給消磨殆盡。
  
  是啊,他何嘗不想退休呢?但張老師西下的一對兒子一個蠢笨、一個不成材,四十幾歲大兒子給朋友作保,被倒了三百萬的債務,三十多歲的小兒子自妻子遭逢橫禍後,便成日待在家裡藉酒消愁,已有三年沒有工作,活像個廢人一般。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4
  
  三年前,當妳和李政司流亡日本時,我便明白大勢已去,三丁走向敗亡已經不可改變的結局,李七浩在烏鴉和徐芯純的幫助之下一步步地實現了他的革命計畫。妳問我知不知道徐芯純是李七浩的內應?
  
  當然,我知道。因為徐芯純最擅長的正是雙面間諜。利用內應的身分反間,在她向李七浩透露三丁的行動時,我同時也能窺得李七浩的意圖……只是我沒能猜到的是,她選後仍然選擇了李七浩,死在他的槍下。
  
  我和她原來說好了要一起離開台灣,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生活,可惜最後離開台灣的,只有我一個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3
  
  地下酒吧,吧檯前。
  
  「黑啤酒,謝謝。」王海勝挪了挪位置,在小君身旁坐下。
  此時小君的左手邊是烏鴉,右手邊是王海勝,姜一方則皺著眉頭,決定在事件告一段落後,要把過去三丁的每個大人物好好地熟記一番。眼前的王海勝在姜一方的印象中是他認識的新朋友之一,沒想到竟會是烏鴉的幫手。
  
  更甚者,烏鴉才是王海勝的幫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原來被擺了一道啊。」疤前輩收起手電筒,低沉地說著:「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說的發生,那可不是普通的糟糕。我原來以為,Zeta只是衝著你手上的反Freeze藥物配方而來,沒想到是別有目的。更慘的是,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
  
  「疤前輩,你的車還在嗎?」
  「嗯,還在。」
  
  「我的車在槍戰中被打成蜂窩了,要麻煩你載我下山,我想盡速回到地下酒吧,與小君討論此事。」我鬆了鬆指節通紅的拳頭,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疤前輩也一起來吧?如果能有你的幫助,那就再好不過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
  
  虎頭山,在與疤前輩解決了門口守衛之後,我們順利進入了作為被Zeta軍團作為軍火庫的廢棄文物館。只不過,眼前大廳是烏黑一片,空無一人,僅有稀疏的月光從窗外映來。由於在前往此處的沿途上,可說是守備森嚴,雖然說不是沒有想過這很可能是Zeta佈下的陷阱,但親眼證實之後,依然讓我感到有些沮喪。
  
  「沒辦法與黃儀君連絡上嗎?」疤前輩問道。
  「訊號被阻斷了,若要下山,至少一個小時。」
  
  「此地周圍至少有三十人以上的警衛佈署,裏頭卻是一個人也沒有。」疤前輩拿出高亮度的手電筒,掃視了大廳一番。「情報有誤?」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
  
  「你的蘋果西打。」姜一方送上調了紅酒與冰塊的蘋果西打,看了看烏鴉與小君兩人的表情,「雖然不是很清楚你們在聊什麼,但肯定不是好事。」
  
  「姜一方。」小君著眼神仍然呆滯著。
  「嗯?」姜一方。
  「我收回剛才的話,現在動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9
  
  「他是誰?」姜一方站了起來,疑惑地向小君問道。那個男人一走進地下酒吧之後,眼神就沒從小君身上移開過;臉色有些蒼白的他穿著三件式的合身西裝與深紅色的領帶,打扮很正式,很顯然地是為了小君。
  
  「………」小君沉默。
  
  「想必你就地下酒吧的Peter了,姜一方先生。」紅領帶男人面帶笑容地走到姜一方面前三步之遙,略帶夸浮地說道:「前些時候聽聞過你的名字,那半個月的新聞可說是鬧得沸沸揚揚啊,也多虧了姜先生勇於出面,懲治那些結黨營私的不法之徒,可說是替天行道,大快人心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8
  
  夜晚的地下酒吧。小君穿著淡黃色的背心,輕薄的黑色棉外套與短褲,一如往昔坐在習慣位置上,白皙的美腿交叉在吧檯左側數來的第二張二人座圓桌下;一面在平滑的桌上有節奏地敲打手指,一面哼著耳機裡傳來的輕快曲調,一面等候著姜一方送上的特調琴酒,一面思考著要在印有鸚鵡圖樣的筆記本上寫下什麼字句。
  
  自從國中開始,小君就有寫日記的習慣,雖然有的時候事情一忙,或是心情實在太煩躁了,會中斷幾周,或是中斷幾個月,但只要她想起來了,又開始提起筆寫日記的時候,便會把先前缺失的部分補上,儘管那會花費不少時間,儘管不是每一天的每一件事都能鉅細靡遺地書寫在日記本上,但小君總是進她所能地,記錄下覺得值得記錄下來的事情與心情。
  
  桌上的日記正好小君的第十本日記,第十本日記,第十個年頭。
  半瞇著眼的小君自顧自地點點頭,筆桿揮動,寫下今天晚上的心情,以及李政司為何今晚沒有待在身邊的原因——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07
  
  「疤前輩,你的傷?」
  「不礙事,子彈沒有傷到骨頭。」
  「可是……」
  
  「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疤前輩諷刺地說道。「不知道是誰在我胸口上捅了一刀,害我躺了三個月都爬不起來,連撒尿都要醫院的小護士幫忙打理。不過托他的福,也讓我度過了一段香豔美好的時光。這麼說來,我是該好好感謝他才是。」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6
  
  凌晨十二點十三分到二十七分,在這十四分鐘內,我殺了四個男人。四個Zeta成員,其中有一人是Freeze成癮者。我並沒有試圖在他們身上獲取情報,在Zeta勢力範圍內的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是件危險的事,我必須要不停地移動,隱身在山林夜色之中,悄悄地接近目的地——藏在桃園虎頭山的軍火庫。
  
  當然,目的地是在遠離虎頭山觀光區的一條山路幽徑深處,一條遭到政府棄置的開道工程,路上的柏油剝落了大半,大多是鬆落的黃土碎石,邊緣也沒有設置安全護欄,一般民眾就算誤闖了,也會立刻察覺異樣,轉頭折返。
  
  此時我正躲藏在山林斜坡中的一棵大樹之後,觀察前方約三百公尺處的一棟灰色老舊建築,約有百坪上下,占地不小,這棟建築明顯原來是要用來作為一個觀光景點的文物館,但不知道是何原因,工程作業到一半便遭政府棄置,至今估計至少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也許是工程建商的老闆捲款潛逃,也許是政黨輪替,前後計畫兜不攏,所以建到一半就停了,誰知道呢?總之,眼前就是留了這麼一棟建築下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
  
  月朗星稀之時,桃園虎頭山,北風微寒。
  
  在與紙巾協商好,要他對Zeta組織採取守備的勢態,統合鐵竹幫與滄海盟的內部管理,極力將Fereeze在台灣的交易量降到最低,雖然很難,但已經沒有退路了。
  
  同一時間,Angel連日調查,在比對過近一年入境台灣的外籍旅客資料,Zeta成員斷斷續續地以假身分入境,至今估計大約有兩百餘人,分布在台灣南北重鎮,其中又以台北居多,根據進一步的情報顯示,他們大多藏匿於人口眾多的市中心,等待Zeta幹部的指示集合行動。對於殺害的王鐵衣的Zeta成員,目前知道其幹部名以「山羊鬍」作為代號,以及Zeta將大量軍火藏匿在桃園的深山郊區處,作為應變總部。在得知此消息後,我決定立刻動身,一探Zeta的底細。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04
  
  「好懷念那段時間啊。」薛鳳天也走了過去,打開了另外一扇窗戶,然後自己也抖了抖菸盒,叼起了一根菸。
  
  「你當然懷念了。」王子津伸手,送上打火機的火。「當年被叫做『精子王』,拖到廁所去打的人可是我,又不是你。」
  
  「那哪算霸凌了,不過是同學們關心一下,不過誰也想不到,幾年後的你竟然站在這裡發號施令,要是他們現在出現在你面前,估計被你瞪一下就跪地求饒了,想想就覺得有趣啊。」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3
  
  「獨眼山雞?」王子津往薛鳳天一瞧。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不是曾經和烏鴉做過販賣人口的事?」
  「是的,是他。」薛鳳天回答,「獨眼山雞辦事不怎麼靈光,喝酒裝熟的本事倒是很厲害,朋友圈相當廣泛。」
  
  「那他呢?」王子津。
  「死了。」薛鳳天。「因為高雄港那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2
  
  「薛大哥。」王子津伸出左手,與薛鳳天四目相交,握手致意。隨後薛鳳天則拍了拍王子津的肩膀,點了點頭,深知王子津的喪父之痛,沒有再多說什麼。
  
  在薛鳳天回到自己的座位後,王子津也在對等的座位坐了下來,同時察覺到氣氛不太對盤,於是在稍微鬆了鬆領帶後,瞧了依然站在一旁的范成豪一眼後,向范成豪與薛鳳天兩人問道:「剛剛我在門外聽到了些聲音,你們在談些什麼?」
  
  「沒什麼,就是我和薛主席有點意見紛歧,但已經沒事了。」范成豪輕咳兩聲,意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