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殺手行不行2.卡通手槍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殺手行不行vol.2卡通手槍」書本沒有收錄後記,我有些意外。想說第一集有收,第二集交稿時也寫了一份。既然寫好了,還是放上來讓各位朋友看看吧!


  
  殺手行不行2約是前年五月寫完,由於一開始只打算四集便把整個系列結束,所以第二集就寫出殺手行不行整個故事中最大的反派,面具炸彈客。炸彈客一開始設定和至今我對這角色的想法有很大的改變,殺手行不行2在網路上連載的版本受到電影黑暗騎士的影響,炸彈客有很深的小丑影子,扭曲而瘋狂。
  
  然而隨著繼續往後故事,又把一層層想法給炸彈客穿上。當寫完殺手行不行0.7(七號年輕時的故事,收錄在第三集中),以及等待殺手行不行出版空窗期寫的天下無道後(怪力亂神的奇幻故事,原是和殺手行不行有所相關的系列,但目前無此打算),才決定了炸彈客本身的人格特質。
  
  如果說是低級妄想和白爛搞笑賦予了李政司生命,那麼對社會不公的黑暗面和反思,造就了面具炸彈客。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朦朧中,我飄呀飄呀,飄了好久好久。
  也許幾個小時,也許幾天,也許幾個月。
  也許,我死掉了吧?
  
  記憶回到我老爸出殯那天。
  我一直認為老爸是孤僻內向的人,他出殯時沒有半個朋友來看他。
  而我朋友倒是不少,小黃,小君,還有那時挺要好的幾位同學。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夜晚,冷風,無可挽救的局面。
  當阿司被他淋上煤油時,我知道遊戲已經結束。
  現在等待著的是他要如何宰割我們。

  幾個月前的大坑事件,我知道他沒死。
  他從爆炸火焰中站起來,漸漸消失在黑暗的夜色裡。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力氣一點點一點點的流失,死命掙扎卻徒勞無功,。
  炸彈客抓著我的頭髮拖到鐵皮屋外,全身都沾滿血跡和泥沙。
  最後,我像個垃圾般被丟在一顆大樹下,側躺在地上無法動彈。
  我會死嗎?會死在這裡嗎?
  
  他從大衣裡頭拿出一灌汽油,直接淋在我身上。
  刺鼻的工業酒精和我感到噁心和頭暈目眩。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果然沒死。」我雙眼緊緊盯著炸彈客,試著把眼前的情況理清楚。
  如果他出現在這裡,代表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在辦活動。
  他是埋伏在大肚山?還是偽裝成我不認識的學弟?
  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運氣不好,還差一點。」炸彈客點點頭,向我招招手。
  「難得我來找你。來,看看我爲你準備了什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紙巾看到我們都變成白色麵粉人,表情傻得有夠經典。好在大家都玩得很盡興。在稍微整理身上的麵粉後,我們集合集合開始用餐休息。晚餐是自己生火煮麵條來吃,也許是下午玩的太開心了,肚子餓的很,一不小心就吃了三碗。
  
  夕陽漸落,天空披上薄薄一襲夜紗。
  晚風清涼,我懷念起以前和夥伴一起瘋童軍的日子。
  
  記得有一次,我和幾個夥伴到中正露營區露營。一時興起想搭簡單的瞭望台,可是手邊又沒有多準備的竹子,剛好旁邊有塊竹林,我們四五個大男生拿起鉅子和開山刀開始宰竹子……哪知道竟然被管理員發現。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鬧歸被鬧,遊戲還是要玩,雖然他們不太聽我說話就是了。小蔓先對學弟妹們解說「誰最厲害」遊戲規則,而我則是很認份的拿著籤桶在一旁做人肉招牌。首先是小黃帶的第一小隊哈薩雅琪,還有一個和我不是很熟的女生同學帶的第五小隊。他們每一隊各是八個人,已在兩邊站好,等著遊戲開始。
  
  今天的太陽刺眼異常,讓我有點看不清楚籤上寫些什麼。
  喔,是身高,很平常啊。
  
  「那我要公佈了喔,第一個項目是身高。現在請兩隊各派出一個人站到前面。」學弟妹們很快的派出兩個代表,分別都是兩隊最高的男生。看起來都一八五左右,乍看中很難分出上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稍微清醒後,發現人群已被帶開到別的地方活動。我忍受胸口劇痛坐在一顆大樹下。看著同學和學弟妹在山坡下分成好幾組,似乎是在分組討論隊名和口號。接著三五成群手忙腳亂的在營地上搭起帳棚。
  
  「哈,你終於醒了。」小黃在我身後出聲,差點把我嚇死:「算算從國中畢業後我就沒有把人捏暈過。比起以前我現在溫和很多啦。」
  
  「你們真的很機掰耶。」我嘆一口氣,接過小黃拿給我的冰可口可樂:「事先開會都不講好,剛剛在車上我還真的唱怕秋請,幹,超丟臉的。」
  
  「怪我咧?你整天恍神恍神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問你問題都說沒意見……不過效果很好啊!大四學長說這是他們看過最精采的營歌帶動唱了,哈哈哈。」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長途跋涉,終於到了目的地。大肚山是東海大學方向往後一段路程的山上露營區。這裡一大片都是綠意盎然的草原山坡,後方連接著森林。
  
  我們的營區範圍是在裡頭一個廣大的草原上,草原上濕黃泥土裡的石頭較少,很適合搭帳棚。山坡上面有塊小空地,有簡單的網繩攀爬和溜滑梯組成的遊樂器材區。空地旁是個兩層樓的木製涼亭,我們工作人員的營本部就設在那裡。
  
  紙巾打電話聯絡前一天上山場勘準備的工作人員。之後在草地廣場前集合這次宿營全體,要向各位學弟妹進行活動和營本部自我介紹。
  
  遊覽車上唱的營隊歌是「濁水溪公社的卡通手槍」,小黃也就算了,反正他最愛這種調調。我比較好奇小蔓那邊是怎麼處理……我想她應該是給系草來帶唱吧。趁著大家集合的空檔,我箭步到小蔓身邊,問她車上的情況如何。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爲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呢?
  我坐在遊覽車上,因為小君小蔓而鬱悶到一個極點。
  窗外的天氣很藍好晴朗,心裡卻好似佈滿烏雲。
  
  今天是十月份的第二的禮拜,也是我們二年級生所主辦的迎新宿營。我們一共有三台遊覽車往目的地大肚山露營區前進,我和紙巾在A車,小黃在B車,小蔓在C車。如果我沒猜錯,小君正開著黑色轎車偷偷跟在後頭。
  
  「嗯,拿去,你答應要在車上教營隊歌的。」坐在我旁邊的紙巾拿給我一張小紙,上面寫著這次營歌的歌詞。咦?我有答應過紙巾要教唱歌嗎?算了,他大概是在我恍神的時候問我,糊裡糊塗就答應了吧。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廖添丁於清光緒九年(西元一八八三年)四月十五日,出生於台中廳大肚上堡秀水莊,百九拾壹番地。秀水土名臭水,並非彰化秀水人。
  
  廖添丁二歲時,父親廖江水因與人起糾紛而被人打死,母親曾為此和人打官司。母親王足當時十八歲,因家貧無力撫養他而改嫁到楊厝寮莊,土名海風,二百五十七番地的蔡容為妻,廖添丁也隨母到蔡家。蔡容前妻有一子叫蔡聲,常和廖添丁吵架,廖母無奈,只好拖由廖添丁的姑姑廖阿寶帶回秀水撫養。
  
  廖添丁童年時期生活困苦,只好替人做長工,但由於生性頑皮、好玩、粗心大意,因而被主人辭退。廖在年紀稍長與同莊人到台北謀生,到店家幫傭,但因常順手牽羊的習慣,店家於是請他走路。後來因交友不慎,終淪為盜賊,也開啟了廖一生中的流浪歲月,一生犯案無數且又輕鬆逃離現場,讓日警不堪困擾。
  
  終在明治四十二年(西元一九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十時,廖因受困八里鄉荖阡坑數日沒睡,不幸遭朋友親戚楊林出賣,以鐵鍬打死,死時才二十六歲。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王海勝教授解釋後,我總算對SMC有了初步概念。
  我現在程度是第一階段的「時間暫留」,除了在使用後會有疲倦感和容易昏睡外,基本上並沒有太需要讓人擔心的地方。只是教授說,歷史上曾經進入過第二階段「空間暫裂」的兩名外國刺客奧斯瓦和布思,在暗殺行動後皆陷入神經麻痺狀態,像個植物人般無法動彈,才會讓當居政府輕易逮捕。
  
  至於SMC的最終階段,那比扯鈴還扯的荊軻我就不想再提了。
  最好是頭被砍了還能射飛刀啦!根本是三流小說家想的三流設定嘛。
  
  我向教授提問,怎麼樣的情況下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空間暫裂」?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授坐在研究室休息,右手拿著咖啡,左手本能的搓揉胸口,這是每個被乳殺受害者一定會做的動作。時間長短不定,要看當時的情況。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好一點揉個十分鐘就OK,慘一點隔兩天還在酸痛。
  
  「妳還不錯。入行多久了?別客氣,請坐。」
  「謝謝。」小君點點頭,禮貌的坐在教授對面:「三年七個月。」
  
  承手,刺客大聯盟的術語,意指被帶入組織的新人。
  像小君是冬姐的承手,而我就是小君的承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難得,暑假還會來找老師?應該不會是來找我暑修吧?」十樓庭園裡,王海勝教授沒有停止舞動太極,一邊緩慢畫圓,一邊向我們發問。他背對著我和小君,怎麼會知道我們是來找他呢?搞不好只是路過啊,真扯。
  
  「教授,我是你系上學生。」我是不覺得禿頭教授有什好怕,真不知道小君在擔心什麼。我又說:「想請教你一些……有關於『殺手』的問題。」
  
  「你在開我玩笑嗎?李政司?」教授沒有回頭,太極手勢也沒有停下。
  「不是,我是認真的。不過也許是我找錯人了,哈哈。」我對小君擺個眼神,小聲說:「妳確定是王海勝教授?搞錯了很尷尬耶……」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中午,房間裡,桌上放著一盒急救箱。
  小君手上拿著塗有碘酒的棉花棒幫我擦拭臉上的傷口。
  
  「痛痛痛痛……溫柔一點嘛。」
  
  「你真的很弱耶,打架打輸就算了,還這麼怕痛。」小君放輕一點力道,眼神專注在手上的動作。我不再說話,每次靠進小君時,總能聞到她身上特別的香味,那是一種自然清淡芬芳,而不是香水下的濃烈。小君的香味對我來說特別迷人。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學長,你誤會了,我和小蔓……沒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是清白的啦。」」我原本想說只是朋友,不過話梗在喉嚨間說不出來,因為我不想只是朋友。不過這樣說卻只有越描越黑的感覺。
  
  呃,我看看四週的眼神。
  這種情形下沒有半個人會相信我。
  更別提怒火中燒的偉倫學長和冷眼旁觀的小君。
  
  「男未婚,女未嫁,小蔓現在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管屁阿?」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君挑眉看了我一會兒,或許是現在人數頗多,她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反倒一旁的可人一臉很好奇的莫宰羊,不太清楚我和小君之間的關係。我和她是殺手上的搭檔?還是情侶?又或者只是朋友?其實連我自己說不出個所以然。
  
  想想小君剛剛說的,偉倫學長要來?他來幹嘛?監督我們排練嗎?是有可能,但他應該會先通知紙巾才是。只是並沒有這消息。很明顯的,偉倫學長來找小蔓。
  
  「小蔓是哪一個?」東張西望的可人拉了拉小君。
  「我看看喔。啊,在那邊,短頭髮,黃衣服和短褲的那女生。」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啊,原來是你。抱歉,有沒有怎麼樣?」何先生一發現原來被秒殺撂捯的人是我後,趕緊客氣的將我拉起來。事出危急,我和何先生都以為對方是敵人。不過,爲什麼我遇上何先生,就會怕被他給……難道我真的有被肛妄想症?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處男當太久才會有這種自干墮落的想法。不行不行,哪天要找小君建立一下我的男性自尊,呃……小君?還是算了,找小蔓好了,可是這樣似乎會被小君追殺,唉喲,我到底該怎麼辦啦!
  
  「喂,你又在亂想什麼?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了。」
  
  可人一臉狐疑的戳戳我的肩膀,對啦!還不都是因為妳這死丫頭,沒事幹麻給人綁架?害我還要裝死丟蜈蚣……我趕緊扯開尷尬話題,好在何先生似乎沒注意到我剛才說了些什麼,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那位天然呆少年是蠢蠢笨笨很好騙……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在炸彈客眼中是不是也同樣愚蠢呢?要不是小君出手幫忙,事情早就被我搞得一塌糊塗。雖然陳警官對炸彈客保持樂觀結案的態度,但我心中還是有片很大的陰影。
  
  我走到可人身旁,把她嘴上的膠帶小心地撕下。
  可人的眼角泛紅,微笑著說:「原來是你這個大騙子。」
  我眨了下右眼:「馬馬虎虎啦。」
  
  我想解開綁住可人手腳的麻繩,不過都被打上亂七八糟的死結。一時手忙腳亂,索性便掏出小刀把繩子割掉。動手的時候發現可人手腕上有不少淤痕和破皮,我想大概是掙扎時不小心弄出來的小傷口。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渾身髒兮兮的被丟到大樓旁的草叢中,一下子就被高聳的雜草給淹沒。那人看了我一眼,搖搖頭便走回去。雜草又刺又癢,草根部是有點濕潤的泥土,希望不要有什麼奇怪的蜘蛛蜈蚣鑽進褲子裡就好了。而現在……我慘了。我擔心的不是接下來該怎麼行動,而是回去之後小君會怎麼修理我,這真的不太妙阿。
  
  很自然的,墨鏡傳來小君的訊號:「阿司……我看到你被丟到草叢裡,不過怎麼回事?一直聽到奇怪的聲音,你很無聊……一直呼嚕嚕的我聽不懂啦,很噁心耶!」我也不想呼嚕嚕的讓妳聽到噁心的聲音啊。吞了那鬼東西,我肚子現在超怪的。
  
  「你該不會把它吞下去了吧?」小君真是冰雪聰明,一猜就中,不愧是跳級生,天才女殺手。「……笨蛋蠢蛋大白痴!我會被你氣死……」無論小君怎麼罵,相信回應她的就只有呼嚕嚕的蕩氣迴腸。哈哈,如假包換的蕩氣迴腸。
  
  「唉……算了。反正你給我聽著。那些傢伙已經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綁錯人,剛剛你也看到了,何先生的朋友隨時可以將他們擺平,只怕他們會玉石俱焚傷害可人。我最多再拖延十五分鐘,時間過去若你還沒救出她,我怕這些笨賊會看穿我和何先生……若他們真以為我是可人,那可人的處境就更危險了。」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