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才步出店門口,Ann立刻關起大門,提早打烊。今天的業績已經很不怎麼樣,再提早打烊的話,可是非常的為難她。而Ann的回答是一個溫暖的擁抱,說:「妳哭成這樣,怎麼能再上班呢?好好休息吧。」
  
  擦擦眼淚,彎腰撿起桌上地上凌亂的鈔票。Ann把我推到一旁:「妳別撿啦!再看妳撿我都想哭了。」她一邊說,一邊迅速地幫我把現場整理乾淨。數了數,那女人正好砸了五萬元在我臉上,差不多是我兩個月的薪水。
  
  「妳不介意我拿走一部分充當今天的業績吧?」Ann俏皮地問,害我笑了。我搖搖頭說:「妳全部拿走吧。」
  
  「這怎麼可以?妳一定要把錢還她。」
  「誰要還她啊,五萬耶!」
  
  有時候,生活就是得苦中作樂。「補完今天的業績後,看看還剩多少,我們去把錢花光!上次妳不是說很想買一隻手錶給妳老公嗎?」
  
  「不是很想──」Ann拉長尾音,我當然知道她想說什麼,Ann是星巴克教導我的前輩,也是最了解我的朋友。一提到逛街購物,我們最有默契。
  
  「──是超想!」
  兩個人一起說,一起笑了出來。
  
  還好店裡沒有其他人,要是被別人看到我們又哭又笑的糗態,肯定尷尬死了。不過,正當這麼想時,我才發現Ann的表情呆掉了。我呆呆地順著Ann呆呆的視線看過去,才發現店裡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還有坐在最角落的高先生。
  
  他依然翹著二郎腿,悠哉地靠坐在沙發座上看書,桌上的美式咖啡還剩下三分之一,手上看的書是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是日本頹廢文學的代表作品。那本書我有,我每個月都有買幾本書的習慣,更習慣的是買來就塞在書櫃裡,一次也沒翻過。不過對人間失格封面上的節錄很有印象……「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可能是聽到笑聲停止了,發現我們注意到他,也可能是想走了。高先生把書闔上,看了我們一眼。接著默默走到被Ann鎖上的大門,彎腰把地上的門栓扳開,默默地走了出去。在星巴克工作多年的本能反應讓我脫口而出:「謝謝……」
  
  喀喀!高先生出去後,大門關上。
  
  「……光臨。」
  最後兩字,聲音小得連自己都聽不見。
  
  傍晚,回到獨居的套房,故意沒帶出門的手機上有幾十通未接來電,還有幾封就算不打開也知道內容是什麼的訊息。寶貝早安,寶貝晚安,寶貝對不起,寶貝我好想妳。持續兩個禮拜的疲勞轟炸,連刪除都嫌麻煩。
  
  我不再是你的寶貝,更不再是傻子。
  換手機吧,我苦笑。沒想到會為了躲前男友而換號碼。
  
  不過,用了三年的手機也是該換了。而且李政司那傢伙最近不知道走了什麼運,竟然炫燿說他抽獎抽到一支iphone,真是夠了喔。
  
  洗完澡,上完msn和facebook,發現羅傑已經醒了,正慵懶地躺在床上看著我。我笑了笑,也躺在床上,羅傑撲到幾乎一絲不掛的我身上,鬍子搔得好癢。緊緊抱著羅傑。想掙扎?哪那麼容易?溫暖的體溫怎麼捨得放開呢……
  
  我們倆在被窩裡嘻笑胡鬧了好一陣子,直到羅傑受不了,鑽出被窩跳到書櫃上。牠像團毛球似地縮成一團,看起來有趣極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用腳趾把床邊的逗貓棒勾到手上。左晃右晃,羅傑全神灌注地盯著棒子,屁股和尾巴還會跟著扭動。天啊,愛死羅傑了!牠超可愛!
  
  「這裡!這裡!」晃晃晃,迅速把逗貓棒往被子一藏,羅傑跟著鑽了進去,弄得大腿又癢又溫暖。不過在羅傑跳下書櫃的同時,一本書隨著掉在地上。
  
  太宰治,人間失格,從不看書的我,翻開了第一頁。
  失戀後沒在凌晨兩點前睡著的我,一夜好眠。
  
  這星期連續四天都是和Ann同上早班,隔日一大早Ann就給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和笑容。昨天提早打烊的假報表成功瞞混過關。部分原因也是最近寒流來襲,天氣濕冷,整天下著陰陰細雨,想出門喝咖啡的客人也少了。
  
  陰天吶,以前最喜歡下雨的陰天,涼涼的很舒服。雨越大,客人就越少,工作也就越輕鬆。不過自從轉為正職人員,值班的壓力就讓人沒辦法喜歡了。好討厭店長咄咄逼人的嘴臉和口氣,還好最近碰不到她。
  
  昨晚的書只看了幾頁就睡著了,果然不是喜歡唸書的乖寶寶啊。會忽然想看書,也是因為高先生的關係……說不定他以後都不會來了。
  
  「妳猜高先生會不會再來?」穿上綠圍裙後,我問Ann。
  「我怎麼知道?」
  「猜嘛。」
  「小孩子才猜,不如來賭。」
  
  「妳喔。」我笑了笑。「妳想賭什麼?」
  「賭輸的人去和高先生搭訕,怎麼樣?」
  「妳才剛結婚耶。」
  「有老公的我都敢了,剛失戀的妳不敢?」
  「不是這樣說吧!」
  「妳不覺得高先生很帥嗎?比我老公帥多了。」
  
  「帥又不能當飯吃,妳老公是超搶手的公務員耶。」說是這麼說,但我很同意Ann的說法,高先生是真的很帥,帥到讓人覺得很有距離。
  
  「還是不要啦,感覺好花痴喔。」
  「真的,還是不要好了……」
  
  Ann點點頭,我們倆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感嘆青春不再。接著我們走到各自的工作站,我站主機,Ann負責吧台飲料。
  
  「敗犬。」幾秒後,Ann面無表情地刺激我。
  「什麼敗犬!我正值青春二十歲耶!」我皺著眉頭抗議。
  
  「正值青春二十歲的敗犬。」Ann沒有轉頭,繼續說:「五十年後,妳會孤拎拎地抱著一隻老貓咪看電視打毛線,記得提醒我帶孫子去拜訪妳喔……」
  
  「哼,說不定我會撿到神燈,讓我許三個願望,然後我就會變有錢!變年輕!我最愛的羅傑還會搖身一變,變成全世界最帥的好男人!」
  
  「妳上個月不是才把羅傑……」Ann露出笑容,比了個剪刀的手勢,咖嚓。Ann果然是已經結婚的女人,講得我都臉紅了。
  
  「好啦,那妳要怎麼賭?」
  「我賭高先生會來。」
  「那我只能賭他不會來囉。」我是真的希望他再也不來。
  
  不過才剛約定完,我就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如果高先生來了,就代表我輸了,要去找他搭訕。如果高先生不來,Ann也找不到高先生搭訕啊。
  
  討厭!我上當了!
  
  「這不公平!如果高……」禮拜二早上,大門緩緩打開,幾滴雨水從外緩緩飄了進來。星巴克工作多年的本能反應讓我脫口而出:「高先生,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下無聊 的頭像
天下無聊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