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蹎跛,駛過的路面旁是片片破碎捲曲的落葉。葉子旁有半條乾扁的毛蟲,成群的螞蟻頂著毛蟲屍體緩緩移動。當螞蟻群將食物拖入巢穴時,遠方天空吹來一陣螺旋狀的氣流,在地上拂起一小圈氣旋,幾隻螞蟻緊繃肢腳,牢附在地面上。等氣流消散了,螞蟻們又加快步伐,在泥土與樹林中努力地尋找食物。
  
  車上除了棋手外,還有兩名動手綁架周芷晴的男人。由棋手的角度來看,駕車男人一頭微捲的頭髮,穿著有橫紋線條的毛線衣,副駕駛座的另一人戴著白色耳機,看不出來睡著了沒。自從駛入山區,便飄起微弱的細雨,細微的程度讓人即使帶傘,也會猶豫要不要打開。
  
  當棋手沉默在後座,享受著戲弄狐狸狗和愚蠢女人的餘韻時,捲髮男喝了口放在後照鏡正下方的保力達蠻牛,清清喉嚨後與棋手交談。
  
  「殺手先生?」
  「嗯?」棋手留著半邊的長髮,蓋著半邊的臉頰。
  「車程還很長,所以想和你聊聊,介意嗎?」
  「你對計畫有意見?」
  
  「沒有,沒意見。既然來幫你幹這票,我們也沒有特別的想法。先前有稍微聽殺手先生提過,今晚的目的是把那女人當作誘餌,吸引狐狸狗到預先準備好的屋子裡,等他進去了,他們兩個人都會死。」
  
  「大致上如此,精確一點來說,那房子經過特別的設計,只要一踏進去就出不來了。最難的步驟是如何將他引入陷阱中。」
  
  「所以,你在屋子裡準備了什麼,毒氣嗎?還是炸彈?」
  「如果你那麼好奇,等會可以和狐狸狗一起進去。」
  
  「不不不,不用了,生命比較重要。只不過我有個疑問,為什麼殺手先生你不直接找到他,開槍把他殺了呢?」
  
  「我是棋手,不是屠夫。你說下一句話前,最好思考清楚。」棋手語帶威脅,捲髮男只得唯唯諾諾地點頭,專心開車不再多問。
  
  事實上,棋手很清楚他和狐狸狗的差距。
  狐狸狗不是朝他開槍就能解決的人物。必須先要一層層剝掉他的武裝,暴露出最脆弱,最真實的一面……之後,就算把周芷晴丟在萬丈深淵,狐狸狗也會不顧一切地縱身躍下。如果他不這麼做,就不是狐狸狗了。
  
  過沒多久,捲髮男又無聊起來。
  
  「殺手先生,你在做殺手前,是從事什麼行業?」
  「詢問別人前,你應該先自我介紹,這是基本禮貌。」
  
  「對不起對不起,我又說錯話了。」捲髮男笑了笑,開過一片竹林雜生的山路,路邊還有架被殘破的機車骨架。「好幾年前,我是南一中的學生,後來考上了台大法律,不過我沒去唸。順帶一提,我的爸媽也都是律師。」
  
  「而父母因故破產,所以你選擇加入幫派以尋求生活和慰藉。」棋手毫無興趣說出結論。這種例子不只在幫派,殺手中也不少見。
  
  「一半一半。」捲髮男不以為意,帶著笑容回答:「我爸媽沒有破產,對我更是如寶貝般的愛護,深怕我受到一點傷害。我生長在優渥富裕的家庭裡,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挨餓的感覺,我高中畢業那年就有了三棟房子和一台跑車。雖然我考上台大法律,但我爸媽仍然覺得那不夠好,堅持要把我送到英國劍橋大學,他們對我的期望是真的非常高。」
  
  棋手愣了愣,當開始思考捲髮男的話時,其自述內容已經遠遠超乎預期水準。棋手不知道該如何搭上話,只能聽捲髮男一個人慢慢述說──
  
  「說來慚愧,我並沒有和女孩子談過戀愛。有和幾個女人做過,但那只讓我覺得噁心。世上絕大部分的女人都是愚蠢的,包括我的母親。滿腦子只想著錢錢錢錢錢,她上輩子大概是台被遺棄的老舊印鈔機。
  
  偷偷跟你說個秘密,我知道三丁裡有個叫做左輪少女的殺手。雖然只見過她一次,但我對她一見鍾情,立刻知道她是我的Miss Right。如果錯過她,我將會後悔一輩子。在這次行動結束前,希望你能告訴我一點有關於她的消息,如果你有而且肯告訴我的話,我會很感激你。
  
  另一件我最感激的事,是在九歲時從爸爸手上收到的生日禮物。是一本叫做『善與惡的超越』的書,作者是兩個世紀前的哲學創始人,尼采。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他是一個智力超群的偉人,他的哲學思想改變了我的人生。尼采認為──超人會在某個時代誕生,並且世上的一切進化都是為了超人的誕生。
  
  『善與惡的超越』批判了世上所有的道德準則,而這些道德準則是為當今世人所理解,所準備的,像是善良的人上天堂,犯罪的人下地獄等等。尼采宣揚了一個觀點──所謂的超人是超越善惡的人,揚善懲惡的法律並不適用於超人。
  
  尼采曾經說過:『統治階級的道德觀在今天看來,是不適合當今大眾的,因為這些道德觀的基本原則就是一個人只對他同級別的人負有義務。與此相反的是:只要願意,任何人都可以對比他低等級的所有人採取行動。』
  
  簡單解釋,現在講求民主公正的我們,對於幾百年前存在仍奴役制度的人來說就是一種超人。在古人的看法裡,奴隸天生就是該服從貴族,被踐踏,被欺負。那是再正常不過的社會價值觀。但那只是比較性的超人,表面上我們沒有階級制度,人人生而平等,但事實上這是資本主義吹的天大笑話。怎麼會沒有階級制度?金錢就是最大的階級制度。何來百萬富翁,千萬富翁,億萬富翁,每差一個零,就是一層難以跨越的金錢階級。
  
  真正的超人,是不存在於汲汲營利的庸俗凡人之中,而是存在於無所忌憚的自由意志。真正的超人有權超越法律,他們認為正確的事情,不是因為這些事情得到高於法律的許可,而是因為那是他們做的;真正的超人即是法律,他們所做的一切來自於體內的自由意志和超越無限的權力。」
  
  「不久的將來,歷史會為他見證,他將開創一個偉大的時代。」棋手難以壓抑心中激動,他當然知道捲髮男所說的那位那超越一切善惡的存在。
  
  「而他告訴我,今晚我將見證到超人的力量。」捲髮男得意的說著,棋手對他的態度完全轉變,由輕蔑轉為迎合。從捲髮男的言談可以猜測得知,他已經接觸過那位超人──那位在傳說中歸來的殺手,並得到他的認可。
  
  棋手毫無疑問地認定,捲髮男所說的另一位超人意指自己。就在他殺掉狐狸狗的同時,他也將成為那位殺手眼中的超人。
  
  「很好奇,你是怎麼讓他認同你?」棋手問。
  「簡單,我提著爸爸媽媽的頭去找他。」捲髮男一點猶豫傷感的情緒都沒有,自然不過地說著:「反正他們也不是把我當兒子在養。」
  
  「瞧你年紀輕輕,看不出來。」
  「還好啦。話說回來,你一點都不擔心狐狸狗?」
  
  「這裡荒山野嶺,四周都是竹林樹木,又是山路行駛。等狐狸狗在機關室裡找到蠢女人的屍體時,我們都已經離開了,可惜沒人幫他們收屍。」
  
  「你設計的機關真有那麼厲害?」
  「有進無出,九死不生,你不相信?」
  「沒沒沒,只是有些疑惑罷了。」
  「什麼疑惑?」
  「狐狸狗在我們丟下女人前找上門,有可能嗎?」
  
  「當然有可能,如果他會飛的話。」棋手忍不住縱聲大笑。這場佈局早已經過棋手精密計畫,同是以車代步的狐狸狗,無論如何都無法縮短三十分鐘的時間差距。在他們綁走周芷晴的同時,早已宣告死局──
  
  
  
  
  
  
  
  
  
  
  
  
  
  
  
  
  
  
  長達五公分的狙擊彈頭從棋手頭頂直貫而下。
  
  
  
  
  
  
  
  
  
  
  
  
  
  
  
  
  
  銳利的子彈旋開頭皮、頭蓋骨、大腦中樞神經,再從喉嚨食道繼續往下穿刺擠壓,連接肺部心臟的冠狀動脈撕裂性大量出血,小腸被可怕劇烈的槍擊力道狠狠塞進大腸。狙擊彈最後嵌在脊椎尾骨上,整根尾骨從肛門上五公分處暴凸而出。
  
  棋手死前的笑聲還未結束,仍然在震動的聲帶被尖銳詭異地拉長,聽起來像是灌破風的塑膠氣球,再也合不上的齒縫流出紅色血沫。
  
  捲髮男完全傻眼地從後照鏡見證這驚人一幕。
  
  讓鏡頭慢慢轉往捲髮男身旁的男人──儘管鏡頭正拍他前方,還是看不出來他睡著了沒,只有臉上一張鋼鐵人的紅黃面具。
  
  車廂飄散著濃郁刺鼻的血腥味。鋼鐵人打開窗戶,拿下白色的耳機,隱隱約約聽見周杰倫近期主打的歌曲,超人不會飛。
  
  


寫完此篇回過神來,發現還真的把狐狸狗寫成高飛狗了……是潛意識作祟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