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君挑眉看了我一會兒,或許是現在人數頗多,她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反倒一旁的可人一臉很好奇的莫宰羊,不太清楚我和小君之間的關係。我和她是殺手上的搭檔?還是情侶?又或者只是朋友?其實連我自己說不出個所以然。
  
  想想小君剛剛說的,偉倫學長要來?他來幹嘛?監督我們排練嗎?是有可能,但他應該會先通知紙巾才是。只是並沒有這消息。很明顯的,偉倫學長來找小蔓。
  
  「小蔓是哪一個?」東張西望的可人拉了拉小君。
  「我看看喔。啊,在那邊,短頭髮,黃衣服和短褲的那女生。」
  
  或許是小蔓直覺很敏感,她也轉向我們這個方向,對小君微笑招手。
  說來,小蔓和小君之間也發生不少事──上學期小君照顧發燒的小蔓一個晚上,之後我跳樓重傷她們又輪流照顧我。最近的事更不用說了,如果小君沒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況且,小蔓也是從小君那得知我們是殺手的秘密。
  
  「走,我們去找小蔓。」小君。
  「呃?不好吧?」我拒絕,因為還沒準備好。
  
  「哼!誰問你?我在跟可人說話。」小君跟我扮一個鬼臉,然後把用塑膠袋裝著的飲料拿給小黃:「嗯,買給你的。」
  
  「謝啦,正好口渴。啊這有兩杯,另一杯是阿司的?」小黃問。
  「隨便你,給狗喝也好,就是別給他。」小君。
  
  「你聽到了,沒辦法。」小黃無奈的看著我,但嘴角裡藏著一抹竊笑。
  「你還真聽你妹的話啊。」小君和可人往小蔓那走去後,我悻悻然的說著。
  
  「切!想喝就拿去。」小黃爽快地把飲料拿給我,還好心的幫我插上吸管:「是不是有夠溫馨呀?」溫馨溫馨,眼淚都快溫馨下來了。喝了兩口,是我喜歡的梅子綠茶,啊哈!在炎熱的天氣裡喝到冰涼的飲料是非常暢快的一件事呀。
  
  「你知道爲什麼我會違背女王君的命令嗎?」
  
  小黃和我坐下來休息,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女王君是我和小黃私底下稱呼小君的外號,因為我和小黃都是屬於那種不會對女生say no的類型,很自然的變成君上臣下的生活模式。當然,小君不是真的那麼任性啦,只是我和小黃覺得這外號很有趣。
  
  「因為你在女王君面前只是一條狗,連當小司子喊喳的資格都沒啦。」
  「幹,你很靠北耶。」我忍不住笑出來,用手肘頂了頂小黃。
  
  距離太遠,聽不清楚小君可人和小蔓在聊些什麼。
  沒多久,偉倫學長就出現了,他看起來跟以前一樣斯文和善,打扮帥氣。
  醒目的是他手上拿著一大把漂亮的玫瑰花,那肯定很貴。
  
  現場在小君可人來了後已經很安靜。
  等大家發現拿著玫瑰花的偉倫學長出現後又更安靜了。
  
  炎炎夏日,眼前情形竟然讓我想到──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平沙,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背是會背,不過是誰寫的我倒忘了。
  
  誰才是斷腸人?
  偉倫?小蔓?還是小雯?
  
  感情這種東西很微妙,差一點感覺就什麼都不是了。現在想想我們這幾個的關係還真複雜。我和小君和小蔓是一個三角。小蔓和我和偉倫是另一個三角。而小蔓和偉倫和小雯又是另外一個三角,套用三角函數的公式可以解題嗎?
  
  我對小黃使個眼色,然後兩人躡手躡腳的走去一旁觀看。
  不知道什麼時候紙巾也出現在我們旁邊,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女主角是小蔓,一定很精采。
  
  看到偉倫學長拿著鮮花,我先是看看小蔓,又看看小雯。
  他到底會拿給誰呢?不用想了,一定是小蔓。
  
  果然,他走到小蔓面前。
  小雯的表情從緊張期待轉為失望落空。
  
  「小蔓,別離開我。」
  
  偉倫學長的眼神超深情超有誠意,簡直可以去演偶像劇的男主角了。
  只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是個劈腿男呢?
  
  「不要這樣,我們已經分手了。」


  小蔓的手感覺很無力,她也無心接過偉倫學長手上的玫瑰花。
  一不小心整束花掉到地上,幾抹玫瑰花瓣散落一地。


  「偉倫,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不可能的……」
  「至少給我一個分手的理由,我不能接受妳就這麼走了。」
  
  偉倫溫柔的牽起小蔓的手。
  小蔓想把手收回,但學長不肯放手。
  
  「一定要我把話說開你才肯死心嗎?」小蔓的聲音不大,但感覺的出來她很激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剛剛似乎往我這看了一眼。接著偉倫學長陰冷的目光掃過來,我趕緊彎腰躲到小黃背後,還好他夠大隻。
  
  「躲三小啦,喪家犬,大不了跟學長幹一架嘛。」小黃笑笑的說著,看戲的果然都沒良心,而且我是老虎不是小犬啦。
  
  我想了想現在的情況,偉倫學長當著大家面挽回小蔓,不管小蔓有沒有答應,小雯一定很難過。我想到小雯對紙巾還滿有好感,所以便轉頭對紙巾說:「紙巾,我跟你說,等一下你去找小雯聊天,聊什麼都好,安慰安慰她。」
  
  「我不要啦!為什麼?」紙巾一口回絕。
  「先別管,詳細情形改天跟你說就是了」去就對了,問這麼多?
  
  咳咳,回到正戲。
  
  「說啊。」偉倫學的聲音不大,但是很冷,帶有威脅。
  小蔓沒有回答,只是眼泛淚光,抿著嘴唇看著偉倫學長身後。
  學長轉頭,他嚇到了,他沒想到小雯就在他身後。
  
  小雯站人群中,雙眼空洞無神,臉色慘白。
  她沒說什麼,也沒立場說什麼,因為偉倫學長從來沒有對她放過真感情。
  就像他說的,她只是第三者,只是發洩用的砲友。
  
  「紙巾,準備喔。」我小小聲的說。
  「不要啦。」媽的,你好固執。
  
  就在眾人不知所措,不知發生啥事時──
  可人說話了。
  
  「小君,小蔓的男朋友是不是劈腿後面那個臉色很不好的女生?」
  「我想應該是吧。」小君點點頭,表達認同。
  
  眾同學不約而同的恍然大誤,「唔」了好大的一聲。
  好幾十對眼睛同時轉向看起來快要死掉的小雯。
  沒人知道她私底下和學長有來往。
  
  「唔……」紙巾唔超大聲的。
  「快快快,該你了,紙巾慰安號出動!」我大力推了紙巾一下,差點讓他跌倒,這下他不去也不行啦!哈哈!誰叫你之前愛拿小蔓威脅我!哼!
  
  意外的事總是意外的發生。
  啪的好大一聲!夠響亮。
  
    
  可人狠狠的甩了偉倫學長一個大巴掌。




  力道之大讓學長的身子往旁傾半邊,哇嗚,太爽了。
  我差點忘了可人是黑道世家,而且還學過一點功夫。何先生的鬼影擒拿手仍然讓我印象深刻。偉倫學長根本搞不清楚怎麼回事,驚訝的看著一臉冷漠的可人。
  
  「看什麼?你又不認識我。」


  可人冷冷的說,反手又是一掌。
  學長往另一邊傾倒。  
    
  「賤男人就是該打。」
  
  哇靠!她真的是我認識的可人嗎?太殺了吧?
  只是爲什麼……我的臉頰也有點痛呢?
  
  「好啊!哈哈哈!打的好打的好!今日妳最正啦!」從來就沒有進入過狀況的小黃突然興奮起來大喊著,還用力的拍手。人是犯賤的動物,看到別人做什麼自己就想做什麼,不一會兒眾同學們都在鼓掌叫好,場面是很熱絡,但學長可是超難堪。
  
  呃,感覺不太妙。
  
  「要說是吧?那就不要只說我!妳不也喜歡他?經常那男的出去?不要以為我都不知道!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偉倫學長崩潰了。
  歇斯底里面紅耳赤的吼著。
  讓人尷尬的是他直接用手指指著小黃。
  
  「疑?學長你在說我嗎?可是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布丁妹耶。」
  
  小黃搔搔頭,一臉無辜的說。
  的確,我和小蔓出去時小黃大多也在。
  
  「不是你。」學長把手指往左翩了一點:「是你!」
  這下指到我了。喔?原來是我啊……
  幹!誰會承認,快閃。
  
  往左躲,他就往左比。
  往右躲,他就往右比。
  
  我蹲下他就往下……
  靠!要我飛上天就是了?
  
  
  「就是你!」
  
  
  偉倫學長憤怒的食指鐵睜睜的指著我。
  大家不約而同的恍然大誤,「唔」了好大一聲。
  
  「哈哈,學長你在說我嗎?可是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小君耶。」
  
  我學小黃搔搔頭,一臉無辜的說。
  哈哈,我死定了。



  此時,小君在心中冷冷的OS:「都是賤男人。」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羽海
  • 是...小橋流水人家吧...((汗
  • 我以前學到的是平沙,兩種版本都是喔!

    天下無聊 於 2011/04/28 16:10 回覆

  • 天羽海
  • 啊...這種古文也有改版的啊...((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