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君的回答讓我頓時覺得自己很蠢蛋,明白沉默是金的道裡。尤其對某件事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不說話是最好的選擇。想起去年抽樣調查期末報告,別組的蚊子同學準備不周而急忙上台,說話聲又軟又細就算了,更說了上台報告的扣分大忌:「關於這個交叉分析,我想應該可能是……」
  
  我想,應該,可能。這三個詞是教授最討厭聽到的不確定詞彙。蚊子老兄一股腦全說出來。於是蚊子同學報告還沒一半便被教授趕下台,下禮拜再接再厲。
  
  而我們情況完全不同,我們這組有五人,小黃紙巾我是固定班底,加上小蔓和小雯兩人。我們分工合作的很仔細,紙巾功課最好又負責,題目和分析作業都交給他就對了,而最適合小蔓和小雯的工作,不外乎是在學校側門做問卷調查。我呢,就借書阿,買買飲料買買便當,跑跑腿之類的雜事。小黃不用說了,打從一開始紙巾就沒讓他做任何工作,直到期末要報告時才讓小黃上台報告。
  
  我非常的肯定,小黃上台前仍然在狀況外,還傻呼呼地問我:「吐司,題目是分析大學情侶同居的情況,還是分析是同居情侶的大學生啊?」我往他的笨腦袋重重K了一下:「哇靠,都要上台了你還在問這個,兩個都有啦!」
  
  讓人最幹的是,我完全不在分析的群組裡頭。小黃有布丁妹,紙巾有姊姊女友,小蔓那時還在和偉倫學長交往,而小雯又被學長偷吃。老天,他們幾個三不五十就同居交流一下,經驗非常豐富,這樣叫我怎麼受的了啊。
  
  儘管小黃一知半解,在台上仍然說得頭頭是道,把教授和同學唬得一愣一愣。也許是紙巾的報告做得太詳盡,讓人找不到毛病可挑,小黃報告完下台後,教授給了簡單而大方的講評:「很顯然的,黃儀東同學在某些小細節並不是說明很清楚,但大致上的方向抓得很不錯,群組分析和交叉分析也都合乎預期標準,體態得儀,口齒清晰,條理分明,以後你們出社會在公司作匯報時,就是要像黃儀東同學一樣。大家給他鼓勵鼓勵。」
  
  在班上人緣爆表的小黃自然的舉起手回應全班同學的鼓掌。整個學期作報告做得要死要活的紙巾一邊拍手,一邊小聲問我:「你有沒有覺得我好像個傻B,做這麼辛苦結果爽到小黃。」我認真回答著紙巾:「不覺得,因為你本來就是。」
  開玩笑,紙巾才不會跟我們在意這些。
  
  正視現在的情況,我想還是乖乖閉嘴會比較好。冷靜想一下,怎麼可能有人睡覺睡得跟死掉一樣,八成是會長在胡說八道,說不定那老芋仔只是在裝死,想騙騙小君的嘴對嘴人工呼吸?涼的咧,都一大把年紀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找你們來,就是要跟和你們談談七號。」會長抬起頭,搔搔他的鬍渣。雖然老,動作卻不像個老人,給人種無形而有力的感覺。會長又說:「我答應過七號,等時機到了,要親口跟你們兩個說,七號的兒子,還有七號兒子的引手。」
  
  「我想先知道零的事,他到底是什麼人?」
  會長搖搖頭說:「我知道你和他交過手,還有詳細的情況,但那不過是他打招呼的方式。就連七號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你。」
  
  「現在的我贏不了他,不代表我輸了。」我不服,會長不明白我的潛力。我救了小君,救了小蔓,救了班上四十幾位同學。即使他把死亡放在我面前玩弄,我也沒有向他屈服,難道這些都不代表什麼嗎?
  
  當著我的面,會長哈哈大笑。那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覺得我說的話很可笑。好像他從來沒有聽過如此好笑的笑話一樣。「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搞清楚狀況。這也是我今天找你談的目的之一。拿左輪的小姑娘,你跟這打老虎的解釋吧。」會長語畢,小君看看一臉迷惑的我,把眼神低下來:「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長想說甚麼。」
  
  「對,妳是不知道,不知道怎麼開口。」會長轉向我:「打老虎的,我直接講明,你活著,是因為他看上你了,他壓根的就不想殺你。他只是想要你變成他的。他會觀察你,滲透你,摸清你的過去,必要時,他會殺光你身邊所有人。」
  
  會長頓了會,喝了口茶,他的話讓我渾身不自在,冷汗直冒:「以你現在的實力和態度要面對零,你只有一個選擇;把屁股夾緊一點,等他上門來搞你。我很少稱讚其它人,但他是天生的殺手,你永遠不會知道他會怎麼做。」
  
  「所以殺了老爸的人,就是零嗎?」
  「我不知道,七號可能是自殺,也可能是被零殺的,也可能……是另一個人。當時有參與319行動的人,都不在組織裡了。」
  
  「誰?還有誰?和老爸有甚麼關係?」我緊張的站了起來,雙拳捶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水鏗啷幾聲,灑了出來。小君搭上我的肩膀,要我好好坐著,輕聲說:「別著急,會長正要說這件事。」她強調一次:「那個人。」
  
  「七號的承手,名號狐狸狗。」會長又說:「五年前,319案後,狐狸狗便在一名黑道角頭手下當保鑣。殺手為幫派弟兄做事很常見。我以前的兒子,還有疤也是。狐狸狗在兩年前脫離組織,出了國,要不是有你的消息,他也不會回台灣。」
  
  「狐狸狗既然還活著,而且有下落,怎麼不問他爸是怎麼死的?」
  「他不肯說,狐狸狗對此事隻字不提。七號對狐狸狗來說,是最尊重的老師,是最親的兄弟,更是最好的朋友。七號的死,對他打擊非常大。」會長深吸了一口氣:「況且,就算是狐狸狗殺的,又怎麼樣?」
  
  「甚麼叫又怎麼樣?他是我爸!」
  
  「是我下的命令,也是組織的規矩,319行動若是失敗,七號就一定得死,七號早就知道了……不要用那種怨恨的眼神看我,我只是瞎了,不是死了,我聞的到你的憤怒。你要恨的人不是我,而是這個生了病的社會。病入膏肓,沒藥醫了。」
  
  「狐狸狗在哪?」
  「不用管他在哪,他會找到你。因為他回台灣是為了殺你。」
  
  我張大了眼睛,啥?
  最尊敬我老爸的人要來幹掉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會長,請你解釋清楚,為什麼狐狸狗前輩要幹掉阿司?」這件事小君來說也是十分震撼,況且從自信心極強的小君口中聽到「前輩」兩個字,我大概就猜得出來,狐狸狗八成是個我沒聽說過又強到爆炸的傢伙。
  
  「因為七號。」會長道:「八年前,七號對我提過,他會把狐狸狗訓練教導的這麼出色,一方面是狐狸狗確實是個人才,但有一部分也是出於私心。倘若你沒遇上小君,沒有踏入殺手這一行,那也就罷了……但若你當上殺手,狐狸狗便會千方百計的置你於死地,那是七號對狐狸狗最謹慎嚴肅的交代,甚至可以說是遺言也不為過,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我也當過父親,很了解七號的心情。」
  
  了解個屁!你們兩個腦袋有洞!世界上有哪個老爸請殺手殺兒子還是為了愛?把當我白癡耍也不是這樣好不好?
  
  「如果我兒子連狐狸狗那關都過不了,那死一死好了,留著也沒用。」以上,會長模仿老爸痞痞的口氣說給我聽,一臉無辜的說:「我只是負責轉達而已。」
  
  剛剛,就在剛剛,兩分鐘前,我還在為了揪出殺父兇手而勃然大怒七竅生煙。而我死了好多好多年的老爸卻找人來砍我?沒搞錯吧?
  
  你很好,老爸,跟我玩陰的是吧?我也會!
  哼!以後初一十五逢年過節看你還有沒有零用錢可以花。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