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鬧歸被鬧,遊戲還是要玩,雖然他們不太聽我說話就是了。小蔓先對學弟妹們解說「誰最厲害」遊戲規則,而我則是很認份的拿著籤桶在一旁做人肉招牌。首先是小黃帶的第一小隊哈薩雅琪,還有一個和我不是很熟的女生同學帶的第五小隊。他們每一隊各是八個人,已在兩邊站好,等著遊戲開始。
  
  今天的太陽刺眼異常,讓我有點看不清楚籤上寫些什麼。
  喔,是身高,很平常啊。
  
  「那我要公佈了喔,第一個項目是身高。現在請兩隊各派出一個人站到前面。」學弟妹們很快的派出兩個代表,分別都是兩隊最高的男生。看起來都一八五左右,乍看中很難分出上下。
  
  我想是小黃隊會嬴,那學弟有點駝背,站直的話應該會稍微高一些。不過這也不一定啦。說不定會抽到比矮,而且身為關主的我還可以加上很多奇怪的條件。小蔓在眾人期待下從身高的籤桶抽出「大」,是跟大家想的一樣,是比誰較高。
  
  只是這好像太無趣了點,於是我便說:「等等,不是比身高喔,你們要躺下來比,看誰的身體比較厚。」我知道一定會有人想到比那話兒的高度。不過穿著衣服哪比的出來啊!只是男生紛紛起鬨,要他們兩個把褲子脫下來比大小。
  
  「喂喂喂!你還真的脫阿?不用脫啦!直接躺下來比就好。」看到小黃那隊的大摳呆學弟傻傻的把皮帶解下,後面學妹們尷尬的臉都紅了。我只得趕緊緩和一下。
  
  最後第一局的結果還是由哈薩雅琪小隊的大摳呆獲勝。並不是因為他比較大(哪可能真的這樣比啊?),而是他肚子上的游泳圈大了一號。大摳呆笑笑著站起來,接受同隊的掌聲歡呼後回到隊伍裡。
  
  在知道遊戲規則後,學弟妹的興致來了,趕緊要我們抽下一道題目。讓我感到不安的是小黃古怪的眼神,希望到時候他別亂來才好。
  
  「這次是……牙齒!」我看著手上的籤大喊。
  「嗯,又是大,要看誰的牙齒比較多喔。」小蔓。
  
  說到牙齒,我也不知道要再加什麼條件,就直接數誰牙齒多吧。他們這次派出一男一女。我想派女生的那組是因為她的牙齒最整齊最漂亮。至於男生則是小黃親自遴選出來……身為關主的我和小蔓自然是男對男女對女的數起學弟妹的牙齒數量。
  
  說實在,我覺得很噁心。一直盯著男生濕漉漉黏搭搭又水亮水亮沾點油漬的口腔瞧,差點把中午吃的半條黑香腸給嘔出來。
  
  「嗯,吐司我數好了,這邊是三十二顆喔,學妹妳牙齒好漂亮喔。」小蔓轉過來對我說著,還不忘稱讚一下那一口水牙的漂亮學妹。
  
  至於我?沒吐出來已經是謝謝菩薩了。
  學弟你幾天沒刷牙啦?拜託衛生一點好不好?牙膏一條又沒多貴。
  
  我忽然想到以前在高中水利大樓補習時,補習班上有個人的腳超級無敵臭,而且每次上課老是穿夾腳拖鞋。台灣暑假天氣悶熱,雖然說教室內有冷氣,但是偶爾在清冷的空調中聞到一絲萬年鹹魚味真的會激起學生的殺人慾望。
  
  那時候班上很多人都對這件事情抱怨。但是害羞內斂的台灣人天性導致半個月過去始終沒人跟他反應,到最後我真的受不了,趁著下課時間,我代表全班一百多人的意見和臭腳人說:「同學,你的腳好臭,香皂給你洗腳。」
  
  說完,我很大方的送了塊香皂給他,而且還是嬌生嬰兒系列。比我自己用的還高級。這是我第一次買禮物送給我不認識的人。
  
  第二天,臭腳人同學就穿著鞋子來補習。
  我覺得自己真的好屌。
  
  「對不起,我數不完……」回到現實,學弟的口臭比酸掉的大蒜加起司還可怕,和臭腳人難分難捨不分上下,簡直是餐廳的油水分離槽,太誇張,太恐怖了。我摀著嘴巴倒退三步 ,新鮮的空氣多美好。可惜我手邊沒牙膏,不然一定免費塞一條給他。
  
  不用說,一口漂亮牙學妹拿下頭籌。
  因為沒人數的完學弟到底有幾顆牙。
  
  接下來又比了幾個項目。大家玩的是頗高興,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不知道該怎麼說呢……或許是對不熟的學弟妹還是有幾分客氣,不會出一些太刁鑽的東西來搞他們。這樣就結束了嗎?怎麼可能。
  
  這裡有我,有小黃。
  沒道理瘋不起來。
  
  遊戲將盡,瘋狂的時間來了。
  我們把隊伍打亂,分成男生女生組。
  籤桶啥的不管它啦。
  
  小黃代表男生組,而我代表女生組(沒有爲什麼,我也不知道,大家瞎起鬨捧出來的)。比賽項目則是由兩方輪流指定。輸的那一方要接受對方的處罰,雖然競賽的是我和小黃,但被處罰的人是分成兩邊的學弟妹。
  
  「好,先來比小黃學長最拿手的!」男生組大聲的說道。
  「沒問題,我上了。」小黃瀟灑的說著,上啥?是要比什麼?
  
  看到小黃的手指,我明白他又想幹麻了。 
  賤人!你這個賤人!小黃實在太犯賤啦!
  
  項目都還沒指定出來就來乳殺是怎樣啦?學弟妹開心的大笑。他們雖然才剛看過我被乳殺的慘狀,但現在可以近距離觀賞又是別有一番風味。
  
  幹!話不是這樣說的啊!
  
  一翻努力掙扎,臉色鐵青的我往後爬滾好幾圈才離開小黃的魔爪範圍。
  我逃跑丟臉了不要緊,卻因此害的女生組受罰,真慚愧。
  
  沒想到學弟們還挺聰明,知道要真心話大考驗當作處罰,他們選了剛剛那位牙齒很漂亮的學妹,她長的其實也不錯,我想大概是一年級裡頭的班花。有個學弟提起勇氣問她:「請妳的初吻是在幾歲?和誰?在哪裡?」
  
  喔喔喔,連我都很感興趣,學弟你問的不錯喔。
  我摸摸奶頭平息一下剛才的刺激後,一臉期待的轉頭看著漂亮學妹。
  
  「我還沒有過初吻耶。」學妹羞澀的說著,有如春風三月含苞待放的花朵,先不論她是不是在說謊。這番發言已經讓大家沸騰不止。看來一年級裡頭很快的又會出班花爭奪戰了。我想起一年前的青春往事,那時候也是和系草爲了小君而爭風吃醋,不過我的情況是比較特別一點。
  
  沒想到我多瞧著學妹的這兩眼竟然不小心被小蔓給看到。小蔓似笑非笑眼神讓我感到不太妙,可是我們也只是朋友,漂亮的女孩子多看兩眼應該沒關係吧?然後小蔓就轉過頭不理我了。呃,怎麼會這樣?
  
  算啦,遊戲繼續。
  這回合換女方出題。


  項目,伏地挺身,出題的人正是小蔓。
  我懷疑小君大概是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訴小蔓了。
  不然她怎麼會知道伏地挺身是我的強項呢?
  
  在大家的歡呼下,我和小黃各自趴下,雙掌撐在胸前。
  小蔓一聲令下,我快馬加鞭的上上下下,氣勢之猛烈連火車都擋不住。小黃只跟著我做到三十下左右,接下來都靠我一個人在撐場面────
  
  五六、五七、五八──
  七十、七一、七二──
  九八、九九、一百──
  
  當我做到一百下時,我聽到附近的學弟小小聲的讚嘆著。
  不過,我可以再繼續。
  
  一百五。
  手開始酸了,速度慢了下來。
  但還可以繼續。
  
  一百八。
  哈!哈!呼!送喔。
  一口氣飆到一百八這還是第一次。
  再繼續。
  
  我放慢速度,一下一下穩穩的壓,肌肉已經相當酸痛。現在停下來休息反而更累,我滿頭大汗,手肘打直的時候還會微微發抖。
  
  身邊的人好安靜。
  漸漸的,我聽到小黃正在幫我數拍子。
  他一數,學弟妹也跟著一起數。
  
  二三二、二三三、二三四……
  
  一開始在小君的訓練下最多做二十個。一直訓練到一百下後,她給我的標準很簡單,每天進步一下就可以了。從那之後只要有做伏地挺身,即使再累我也會給他多壓那麼一下。而我之前最高紀錄是二百六十三下。
  
  我問過小君,爲什麼要給我訓練伏地挺身。雖然力氣是有變大沒錯,但我想不透這和用手槍殺人的殺手有什麼多重要的關聯。後來到我突破一百五十下時,我大概明白小君的用意了。伏地挺身靠的並不是力氣,而是意志力。
  
  手當然會很酸很痛,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爬起來。
  就是因為很酸很痛才有訓練的價值。
  
  我不想放棄,所以我每天都在進步。
  不過只有伏地挺身方面啦。
  
  二六一、二六二、快了快了。
  二六三,呼,呼。
  
  另外,小君還告訴我一件事。
  伏地挺身是我老爸當殺手時的基本訓練。
  他的最高紀錄是七百七十七下,只是因為他喜歡七這個數字。
  真是任性又自戀的老爸。
  
  最後一下啊啊啊啊────
  二六四,大功告成!
  
  呼啊!我滿臉通紅的站起來,雙手不自覺的顫抖。
  小黃輸得心服口服,不過也要想想……
  
  他和布丁妹聊天時,我在壓地板。
  他打禽獸世界時,我在壓地板。
  他打畜生谷時,我在壓地板。
  他吃宵夜時,我在壓地板。
  他怕請時,我在壓地板。
  他媽的,我在壓地板。
  
  我一直都在在壓地板啊!
  如果這樣還壓輸就太沒天理了。
  
  聽著學弟妹們熱烈的掌聲,我想終於可以擺脫怕秋請的陰霾了吧?學長我可是很陽光很健康,怕秋請那種事等我搞定小君之後就永遠都不用再做啦。哈哈哈哈!!
  
  「你的伏地挺身是怕秋請練出來的。」小黃雙手交叉在胸前,振振有詞。
  「難怪怕秋請學長怕秋請這麼厲害。」眾學弟恍然大誤,我完全無法解釋。
  
  嘻笑打鬧過後,女生組決定男生組的處罰是全體伏地挺身三十下。三十下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尤其對平常沒在訓練的人來說,那也算是相當不容易。
  
  艷陽高照,晴朗的好天氣,十幾個好男兒趴在地上呻吟。
  這情景可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
  
  總歸一句話。
  出來玩,好玩就好。
  
  下午三點半過後,全部小隊都跑過我們這一關,距離結束還有一段時間,我問小蔓要不要和我到別關玩玩。只是小蔓覺得有點累,要先回營部休息。於是就剩我一個人衝去亂入。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不玩則已,一玩就是瘋到底。
  
  不過放太開似乎也不是件好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所謂冤家路窄,我在另外一關又和小黃的哈薩雅琪組碰頭。這關剛好在玩男生女生配,贏的人可以拿的白粉往對方身上灑,是個考驗智慧與運氣的好關卡。
  
  我說通蚊子(也就是本關關主)亂入成為魔王隊,專給學弟妹挑戰(其實我只是想在電死小黃)。一如預期,小黃很快的和我對上,他好會閃,每每我灑出去的粉都只有沾到一小部分。大戰七回合後他雖然輸給我,但身上仍然一淨如洗。
  
  算啦,放你一馬,下一位!
  老子正在興頭上呢!
  
  噗!沒想到對手是剛才牙齒好漂亮的漂亮學妹。
  沒關係,我這人一向男女平等,不會手下留情。
  
  「黑白切!」我出剪刀。
  「黑白切!」學妹出布,太慢了太慢了。
  
  「男生女生配!!」我大喊著往左用力一比。
  學妹可能是被我嚇到了,自己也往左邊看去。哈哈!
  
  「啊哈哈哈!你死定啦!」我看著學妹大笑。她連反應都來不及,就整個人被我灑的滿頭白,我灑的超多超有份量,完全命中目標。
  
  「學長~嗚嗚~你灑好多……」學妹真的嚇到了。
  的確,學妹現在真的好白。就像個是裹好麵粉的雞排,等著下鍋油炸。
  
  「那個,旁邊有廁所,我幫妳洗頭好了。」我好想笑,雖然粉很多很白很抱歉,不過沒什麼關係啦。遇水即溶的太白粉很好處理,隨便洗一洗就很乾淨啦。
  
  學妹低下頭,放在水龍頭下面。
  我把開關轉開,清水暢快的淋在學妹頭上。
  只不過越洗越黏,越洗越黏。
  
  
  我傻了。
  
  
  那不是太白粉!是麵粉!
  專門用來揉披薩麵皮的麵粉!
  
  麵粉遇到水會變得超黏超噁心,想用水把麵粉沖掉是不可能的。
  基本上我還想不到除了用剛絲用力刷之外的方法。
  總不能要我用剛絲刷學妹的頭吧?
  
  天啊,到底是哪個天兵買麵粉來用啊?
  我快瘋了。
  
  「學長……怎麼辦啦……爲什麼會洗不掉……唉呦……」學妹急的快哭了,鏡子裡頭的她活像是電影白髮魔女裡頭的黑山老妖。白髮魔女裡頭有黑山老妖嗎?管他的,反正她看起看又悽慘又恐怖。
  
  原本我還不是很內疚,不過天殺的小黃看了學妹的樹皮白髮(濕麵粉乾掉後跟樹皮一樣硬)後瘋狂大笑,還落井下石的說:「學妹,沒關係啦。洗不掉就算了,妳可以去理光頭啊,反正現在天氣這麼熱。」
  
  光頭?還真虧小黃說的出口。
  學妹看看小黃,又看看我,然後像個小孩子似的放聲大哭。我能理解爲什麼她要大哭,我也很害怕漂亮牙學妹會不會因為這樣去理生平的第一個大光頭。
  
  這樣我會內疚一輩子。
  幹,隨便啦。拎北我豁出去了。
  
  為了平息學妹的不安和我心頭上的內疚。
  我直接把那桶麵粉從自己頭上倒下去。
  現在我也成了準備下鍋的炸雞排。
  
  不過事情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小黃驚慌失措的看著我,但他慢了一步。
  我把剩下半桶的麵粉的桶子直接蓋在他頭上。
  誰叫他嘴巴這麼賤。
  
  滿身麵粉的我拍拍胸膛對學妹保證:「如果妳因為這桶麵粉理光頭,那我和小黃到大學畢業前都理光頭向妳賠罪。」
  
  「阿司,你來真的喔?」小黃悻悻然的把桶子丟下,一臉無奈的看著我。哈,你終於有今天了吧。我伸手抹了抹小黃捲毛頭上的麵粉,又說:「光頭就光頭阿,櫻木花道不也理光頭?OK的啦!」
  
  「好啦,就衝著你這一句!OK的啦!」
  小黃哈哈大笑的,我早知道他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生氣。
  
  此時身後的學弟似乎被我和小黃感染,也豁出去了。
  他們把剩下的三桶麵粉拿來玩瘋狂麵粉大作戰。
  
  沒多久,每個學弟妹頭上都沾滿麵粉。
  每個人都成了白髮魔女裡的黑山老妖。
  
  「如果要理光頭!大家一起理光頭!一起當櫻木花道!」白髮小黃站在前頭對學弟妹大喊,手上甩拿著剛剛的裝麵粉的桶子:「哈薩雅琪OK的啦!」
  
  「妳放心了嗎?大家都要陪妳理光頭耶。」滿頭白髮的我。
  泣不成聲的學妹點點頭,終於破涕為笑。
  
  日暮西下。
  大夥兒的身影在夕陽中燦爛又瀟灑。
  大肚山谷中回響著我們一同大聲的吶喊────
  
  
  「哈薩雅琪OK的啦!」整齊,宏亮,眾白髮。
  
  
  說感人。
  不如說感人萬分。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