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教授坐在研究室休息,右手拿著咖啡,左手本能的搓揉胸口,這是每個被乳殺受害者一定會做的動作。時間長短不定,要看當時的情況。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好一點揉個十分鐘就OK,慘一點隔兩天還在酸痛。
  
  「妳還不錯。入行多久了?別客氣,請坐。」
  「謝謝。」小君點點頭,禮貌的坐在教授對面:「三年七個月。」
  
  承手,刺客大聯盟的術語,意指被帶入組織的新人。
  像小君是冬姐的承手,而我就是小君的承手。
  
  「他真的是七號的兒子?」教授喝了口咖啡,顧著和小君說話。是不會直接問我喔?好歹我也是你的學生啊……直接忽視我的存在讓人很受傷耶,再怎麼說我也是七年級後段班的稚嫩小草莓,請小心呵護我好嗎?
  
  「他半年前才進入殺手這一行,很多事都還不懂。」小君又低下頭,禮貌的鞠躬,她順勢捏捏我的大腿,要我跟她一起道歉:「剛剛的事還請七海教授多多包涵。」
  
  「不好意思,王教授。」我有點不爽,不知道小君在客氣啥。她感覺像老媽一樣,爲了做錯事情的小孩跟對方低聲下氣,雖然我沒有老媽。


  「沒關係,沒禮貌的新人我看多了,行不行才重要。」
  王海勝終於轉過頭來面對我:「入行半年,你殺了幾個人呢?」


  學生好壞取決成績高低。
  同理,殺手優劣取決殺人多寡。
  
  沒錯!就是這副囂張的嘴臉。王教授死禿頭最喜歡在考試後悠哉悠哉的問那些打混摸魚的學生:「嗯?你這次考幾分呢?愛睡覺的李同學?」王海勝的話勾起我不愉快的回憶,大一上的期中考我就是交白卷考零分啦!
  
  「本來可以殺兩個,不過……」我說的兩個是指何先生和變態炸彈客。雖然炸彈客可能已經死了,但嚴格來說並不是我殺的:「發生一點小小的意外,所以,所以……」我根本在說本來可以考一百分的廢話。事實上,我和葉大雄一樣老是拿鴨蛋。
  
  「不用解釋,反正你就是沒殺過人。」教授說。
  「不用解釋,反正你就是考零分。」半年前我也聽過類似的話。
  
  「半年了還沒殺過人?別以為你是七號的兒子我就會對你另眼相看。」教授冷言冷語的嘲諷,很明顯他還在對乳殺懷恨在心。教授似乎想說什麼,但又把話吞了回去:「先不說別的,你們兩個小鬼來找我做什麼?」
  
  「我知道教授有在研究有關於SMC『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這方面的知識沒有人比你更清楚。」小君很快的切入重點,也是我們來找王海勝教授的目的。
  
  「教授剛剛也發現了吧?爲什麼阿司能在幾乎昏厥的狀態下對你出奇不意的乳……不是,是死命掙扎。」小君尷尬一下,那兩個字對當下來說有點難啟齒。「雖然李政司很弱,不過他的確是SMC患者。」
  
  「浪費,太浪費了。」教授大嘆一口氣:「我才在猜想你會不會就是SMC患者,不然我怎麼可能會被你給偷襲成功?爲什麼不是七號擁有SMC,而是你這個乳臭未乾不知上進的傭碌學生?」
    
  教授一口飲乾咖啡,轉向小君沉思了一會兒,恍然大悟的說:「我想起來了,妳就是替補理論組夏的新人?內人有跟我提過,嗯……沒錯,妳就是現在的夏。抱歉抱歉,剛剛對你們不太禮貌,有沒想吃點什麼?我這有長崎蛋糕。」
  
  死禿頭,剛剛還對我們愛理不理,現在笑得變成V怪客。態度未免差太多了吧?小君僵硬的看著我笑笑,臉上寫著「早知道就早點說自己是冬姐介紹來」的表情。像我這麼溫和親善的人都對教授感冒了,更別說愛惡分明的小君。
  
  王教授帶我和小君走進研究室內的密門,教授專用的小房間。裡頭擺滿各種整齊的檔案資料,桌上有部電腦,旁邊有台小型的投影機。最初幾眼還算正常,只是牆壁上琳瑯滿目的槍火嚇到我了。從小手槍到自動步槍十幾把槍枝一應俱全,下方還擺著一架RPG美製火箭筒外加一大箱撤甲榴彈。
  
  教授何只是禿頭殺手?根本恐怖分子。
  但你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學富五車的恐怖分子。
  
  幾分鐘後,我和小君喝著教授泡的熱咖啡,吃著香甜的長崎蛋糕,悠悠哉哉舒舒服福的坐在沙發上看教授爲我們兩個死小鬼頭做簡報。一切都要歸功於教授是個非常愛老婆的好男人,最爽的是冬姐還跟我老爸有一腿。
  
  老爸,幹的好。
  我愛死你了。
  
  教授拿紅外線筆提醒著投影片上的重點。
  他推推眼鏡,開始仔細解釋。




  ──※──


    
  SMC最初發現於1963年11月22日,震驚世界的美國總統槍殺案。德州達拉斯街道響起五聲槍響,其中兩槍打進總統約翰‧甘迺迪的腦袋,當年他才46歲。
  
  事實上,暗殺總統的殺手奧斯瓦一共開了九槍。
  這是流傳在地下黑市的秘密檔案,甘迺迪身亡後的全身X光片。
  看到了嗎?那九槍全部命中。
  
  心臟,三顆子彈。
  喉嚨,三顆子彈。
  大腦,三顆子彈。
  
  奧斯瓦拿的並不是狙擊槍,而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用的制式手槍。
  要用一般手槍連續命中同一個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這九發子彈可以讓甘迺迪死九次。
  
  在這起聞名世界的暗殺事件爆發後,世界殺手聯盟開始研究SMC『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往前推一百年的時間,發現暗殺林肯總統的布思也是SMC的患者。SMC對一般人來說是個無法擺脫的詛咒,但對殺手來說卻是上帝賜與的天賦。


  藉由SMC提升的感官能力,幾乎不可能命中的目標對SMC殺手來說易如反掌。無論目標再小,移動再快。在他們眼中只是釘在牆壁上清晰靜止的照片。
  
  十分優異的能力。但相對的,也伴隨著難以想像的後遺症。
  你要先搞清楚一件事,SMC造成的「時間暫留」現象並不只是患者本身不會泌腎上腺素,而是大腦產生會一種類似毒品的激素,將神經知覺激發到極限,所以才會對時間的流逝感到異常緩慢,甚至是停止。
  
  讓我從理論上的方法解釋───
  世界是以四次元空間存在,長寬高三維加上時間軸第四維。
  好比把一個X四次方程式做一次微分,剩下三個維度後,時間感便消失了。
  這就是最初段的「時間暫留」。
  
  接下來再做一次微分,剩下兩個微度。
  不只是時間感,連空間感都會扭曲,世界被簡化成二次元。
  暗殺甘迺迪總統的奧斯瓦就是處於那樣的狀態。
  我稱這階段為「空間暫裂」。
  
  依照我所研究的論點,我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
  理論上SMC的最終階段便是第三次微分,極限,極限,再極限。
  沒有時間,沒有空間,只剩下一條連結自己與目標的直線。
  任何人事物都無法阻擋在兩者之間。
  
  
  除了死亡。
  
  
  五十年前會長從那大陸找到秦代官吏私下所著的史籍。
  歷史上也許有人曾經走進過SMC的最後領域。  
  
  你不要會錯意了。
  不是擁有SMC的人都會成為有名的殺手。
  而是殺手讓SMC名留青史。  
  
  
  ──※──
  
  
  薊都七月,刺客圖窮匕見,初始刺王未果
  秦王大怒,拔劍斬其左足,刺客神態自若,無爲所動
  王再斬右足右臂,命使拖行殿外三百尺,斬首示眾
  
  行使手起刀落,刺客身首二離
  殿外三百尺,刺客僅存一手一匕,始王大笑
  莫乎鬼神,無首刺客擲匕於王,一劍穿心
  始王暴虐無道,乃為天命
  
  薊都七月,秦始王駕崩
  七月即日,秦二王即位
  
  悠悠天下蒼生,無知始王遭刺
  著史於此,弔念捨身救世之蒼雄
  
  燕刺,荊軻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嘯狼.Samael
  • 這次直接讓禿頭海知道了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