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雯一直聊到十一點左右,其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我在聽她說話。看的出來小雯壓抑太久,而我是唯一知道這件事的第三人。此時,我似乎成了她最好的朋友。開心的事,不開心的事,難過的,令人難以忘記的,她全都跟我分享。
  
  愛著一個人,卻又得不到對等的回報。
  心裡頭的寂寞才是最可怕的。
  
  話題始終圍繞在她和偉倫學長之間剪不清,理還亂的情感關係。小雯的條件其實還不錯,聽說班上也有幾個同學在追,而且她老爸還挺有錢,不過就個性和談吐嬌氣了點。是位敢愛敢恨的女孩子,說來她跟可人還真有幾分相似。
  
  由於家裡管教嚴格,偉倫學長算是她的初戀。只可惜曾經滄海難為水,卻見巫山不是雲。小雯喜歡偉倫學長,偉倫學長喜歡小蔓,小蔓喜歡我,而我又喜歡小君。這條愛情食物鏈的頂端原來是小君,嘖嘖。
  
  小雯和小蔓的關係大概就等同於紙巾和我的交情。
  差別只在於紙巾沒私底下去偷追小君。如果紙巾真的這樣做了,那肯是定非常讓人尷尬的,畢竟友妻不可戲,這是我真男人章規裡最基本的條款。
  
  說到後來,小雯開始提起偉倫學長的種種缺點,大男人啦,控制慾很強啊(這些缺點也大多是由小蔓跟小雯抱怨)。小雯說小蔓比較喜歡自由,不希望整天粘在一起,至少要給彼此一些自由的空間。而小雯卻說自己可以和偉倫學長一整天膩在一塊都沒關係。反正她拐個彎想說她和偉倫學長比較合拍就是了。
  
  「你知道嗎?每次上課只要你坐在小蔓的前面,她老是會看著你發呆。而且下學期時候越來越嚴重……我真的搞不懂爲什麼你之前不追小蔓?那天她在舞會都對你表示的那麼明顯了。小蔓會和偉倫交往,也只是被他感動而已,並不是真的喜歡他……」
  
  「小蔓還是很喜歡學長的吧,不然怎麼會跟他交往呢?」
  「李政司!我說了這麼久,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我不是說小蔓不喜歡偉倫,而是她比較喜歡你!就像你比較喜歡黃儀東的妹妹一樣。」
  
  「她叫小君……」妳也沒仔細聽我說話嘛。
  「隨便啦,小蔓隨便都比小君好多了。」小雯有點惱羞了。
  
  小雯這麼說讓我有點不爽。她根本就不認識小君,怎麼可以如此斷下定論?但我又坳不過小雯的三吋不爛之舌。她要我說說小君爲我做過哪些事,老實說還真想不到,除了那些慘無人道的殺訓練……似乎就像小雯所說,小君是喜歡我,但並沒有那麼喜歡。就像她以前有過的任何一位男友一樣,只不過是用來排遣生活上的寂寞。
  
  雖然我知道和小君的關係並不完全像是小雯預料的這樣。
  但她的說法仍讓我感到有些不太愉快。
  是的,我在害怕。
  
  對於小君放在我身上的感情,我沒有太大的自信。
  她說的太少,而我也知道的太少。
  
  最後,小雯希望我能好好想一想她今天所說的話。
  如果我願意回心轉意,她會站在朋友的立場盡力湊合我和小蔓。
  
  我沒有答應她,也沒有拒絕她。
  因為這件事並不是那麼急迫,只不過是年輕人的感情問題。
  原本,我是單純的這麼認為著……
  
  
  只是事情發生。
  往往不是巧合。
  
  
  我還沒來的及找到炸彈客,他便找到我了。
  而且是從我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切入我的生活。
  
  回到家後,我收到一封囑名給我的信。信封裡頭是一張照片,照片上有個人。
  那人的頭上貼著「我們這一家」卡通人物橘子的大頭像。
  我小心翼翼的把橘子的貼紙撕下來。
  是小蔓。
  
  炸彈客非常好心,他可能是怕我太笨找不到線索。
  還在照片後頭好心的提醒我,有夠囂張。
  
  ※ 李政司 ※
  ※ 796 ※
  
  李,七劃。
  政,九劃。
  司,六劃。
  
  線索我很快就找到了。
  我半年來百思不得其解的關鍵密碼,放在小蔓網誌裡最秘密的一頁。
  小雯說的沒錯,小蔓真的很喜歡我,甚至用我的名字當作她的密碼。
  小蔓的秘密是一個小小的故事,故事並不長,大概只有幾百個字。
  裡頭的內容有關太陽,月亮,還有星星。
  
  
  ──※──
  
  
  從前,月亮很喜歡太陽。
  只是不管月亮怎麼追,總是和太陽交錯一片天空的距離。
  每每到了晚上,月亮只能孤拎拎的暗自流淚。
  
  後來,月亮終於發現,其實星星一直陪在她身邊。
  不管她流淚也好,開心也好,星星一直都在。
  月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星星,還是因為害怕寂寞。
  對此,她對星星感到很抱歉,卻又說不出口。
  
  幾百年過去了。
  月亮失去微薄的光芒,終於成為星星的一份子。
  那時她才明白,其實太陽一直都在她身邊。
  
  因為太陽太耀眼,讓她無法看清楚自己。
  成為星星的月亮,和太陽之間不再是交錯一片天空的距離。
  而是永恆的平行線。
  
  
  ──※──
  
  
  這篇短文是小蔓在今年二月份所寫。
  我想起來了,很久以前我曾經跟她說過的「改天給我看妳寫的故事吧?」。原來她一直記著,而且放在這裡,她沒有告訴我,也沒有告訴任何人。
  
  鼻頭有些酸澀,思緒開始緊繃。
  秘密網誌裡面除了小蔓小故事,還有另外一篇。
  時間是在今天下午,寫的人不是小蔓。
  而是面具炸彈客。
  
  
  ──※──
  
  
  老祖宗說的沒錯,人性本賤,才會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我搞不懂怎麼有人寫的出這麼肉麻的東西來
  什麼太陽鬼星星的,讓人噁心的想吐
  
  (接下來是一張照片,裡頭是一個男人跪著,他臉上戴著友藏的面具,左手拿著沾血的菜刀,右手拿著一隻斷掉的左腳,女人的腳,因為上面有指甲彩繪。)
  
  對他還有印象嗎?
  你可是見過他最後一面
  
  我來介紹介紹他吧
  他叫做高木介,雖然是個日本人,但已經在台灣住了三十多年
  日本生技業在台的高階總管,年薪三百萬,還不包含年終獎金和考績
  今年五十七歲,老婆小他二十歲,非常風騷漂亮,他們有個十歲大的女兒
  另外高木先生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私生子
  
  我開始調查他,就像現在開始調查你一樣
  高木先生有三個情婦,一個比一個還要淫蕩
  包養費一個拿的比一個還多
  
  高木先生有身份有地位,有財富有女人
  他可以說是社會的中堅份子,現在的國家棟樑
  也是大多數男人日以繼夜的暴肝工作後夢想到達成的人生目標
  
  他老婆也知道他包養女人的事,他們在婚前便已協議好
  反正他漂亮的老婆也不是只有她老公一個男人來往
  
  總之呢,這不是重點
  上禮拜,我把這幾個狗男女關在同一個小房間裡
  那才叫重點,才叫精采
  
  她們都是高木先生的女人
  高木先生在和她們做愛時都會跟說我愛妳
  每一個都會,好像不說就沒辦法高潮一樣
  至情至性的人是吧?
  
  後來,我把他關在地下室裡
  一開始,我讓他的四個女人們每天輪流伺候他
  完全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上床做愛,一天二十四小時
  高木先生既然喜歡玩女人,我就讓他玩
  賤還要更賤,爽還要更爽嘛
  
  第四天的時候,高木先生哭著求我饒過他
  除了血,他什麼都射不出來了,他不能了,不要了
  我問他做愛不是很爽嘛?他不是最愛誇耀自己多厲害嘛?
  怎麼不要了呢?因為痛嘛
  
  如果做愛會痛,射精像刮骨療傷,誰想做愛?
  況且,高木先生做的根本不是愛
  
  後來我跟他說,既然你的老二已經爛了,不如割了吧?
  這下他哭的更大聲,說他什麼都可以給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只求我別割他的老二
  
  我是個很通情達理,很好商量的壞人,要求能做到我盡量做到
  既然爛掉的老二對他來說這麼重要,當然要用同樣重要的東西來交換
  所以我問他……
  
  第一個選擇是不能再用的爛老二
  第二個是雙手雙腳,一共四肢
  
  你選哪個?
  
  上面說過,我是非常通情達理的壞人
  我說的雙手雙腳,是通用於他們一男四女身上
  他們可以自己分配,自由討論,看看誰要剁手,誰要剁腳
  反正湊四肢給我,或是乾脆一點剁老二就行了
  
  我只能說,高木先生的愛是不公平卻又公平的
  不公平的是,高木先生愛他的女人,卻更愛他那條爛掉的老二
  
  我能理解一點點
  畢竟沒了老二,對他來說女人也不女人了
  說到底,男人到底是需要女人?還是需要老二?
  莫名其妙的陽具崇拜,也許改天我們能來討論討論?
  
  而公平的是,他的四個女人各自分到一手一腳
  什麼都不用剁的高木先生自然被指定是動手的人
  所以你才會看到上面那張友藏爺爺的照片  
  
  之後的事你就知道了
  我讓高木先生放火把他家燒了,然後隨便去一家便利商店搶劫
  你運氣很好,在他結束後,我選上了你
  
  你該感到高興的
  因為我將顛覆你對生命的價值觀
  我很期待你能活下來
  
  
  ──※──
  
  
  看完,我關掉電腦。
  撥電話給小蔓,但轉接語音信箱。
  所以我打給小雯。
  
  「小蔓回妳家了嗎!?」我激動的幾乎是用吼的。
  「李政司?你怎麼了……」
  「快回答我!」
  
  「沒有……小蔓有打電話給我……說家教的學生請她在那過夜,那家教的小女生還滿喜歡小蔓的。所以她今天不回來我家,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小蔓家教的地方在哪?快跟我說。」
  「哦……我知道了,你終於想通,想找小蔓了對不對?」
  「對啦對啦,快說!沒時間跟妳瞎耗了!」
  「真看不出來你這麼性急……在北屯區的……」
  
  小雯一說完我馬上掛她電話。
  拿了鑰匙往外衝。
  
  一分鐘後,我發動機車。
  小君在二樓陽台喊我的名字,手中拿著炸彈客寄來的小蔓照片。
  原來她知道,說來也是,因為那封信就小君拿給我的。
  
  「你忘了這個。」
  
  小君把我的德國手槍從樓上丟下來,我差一點沒接到。
  順手檢查,裡頭已上膛十五發子彈。
  
  「早點回來。」
  「我會的。」
  
  不過,小君怎麼忍心讓我一個人對付那喪盡天良的變態殺人炸彈客?
  我想一定是她看完小蔓寫的太陽月亮星星後給我的懲罰。
  
  小君,別這樣啦。
  我也不想當太陽啊。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