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君跑去小黃房間偷瞄幾眼,確定小黃正在玩禽獸三國後便趕緊讓我溜出她房間。呼,真是嚇死人,小君第一天回來就搞的這麼刺激。另外被小黃一攪局,當然就不用再想和小君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不過這樣也好,如果小黃晚一點進來,可能就會撞見非常尷尬的場面。如果真是那樣,還不如什麼都不要發生。
  
  爲了配合小君隨口扯的謊言,我打算出去溜噠溜噠。離開前,我問小君要不要一起出去逛逛。她沒有回答,只是對我扮鬼臉吐個舌頭,然後用力的關上門。當然,門是鎖上的,看來小君真的是很生氣。
  
  走出門口沒多久,我發現手機上有兩通未接來電,是班上同學小雯。她一定是要問迎新活動準備的如何,我幾乎忘了這件事。慘了慘了,先打過去跟她說明白吧。
  
  等待鈴聲是一首滿好聽的日文歌,不像每次打給小黃都是超白木的郭子乾在那「哩咖骨!哩咖骨!干嗚價軟Q?」,不過我很喜歡就是了。
  
  「嘿,你終於聽電話啦?」現在是晚上八點多,小雯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才剛起床。不過她的聲音總是這樣,帶有一點點的沙啞。
  
  「欸,那個,真抱歉,我都還沒想耶。再給我幾天好不好?」
  
  「什麼還沒想?」
  「營火晚會的活動企劃啊,最近腦袋空空,想不出什麼好玩的東西來。」
  
  「你是說迎新啊?那還早,不急。」
  「所以?」
  
  「我另外有事找你,有空嗎?」
  「嗯,有空吧。」剛剛才被小君趕出門,還在想要去哪邊。
  
  「那我九點在逢甲麥當勞那等你,別給我遲到。先這樣,掰啦。」
  「等等等,小蔓會去嗎?」
  
  「這個嘛……你是希望她去還是不去?」
  「沒啦,我只是問問而已,因為她現在不是和妳一起住嗎?」
  「她是和我一起住,不過她今天晚上去家教了。」
  「喔。」
  
  「別遲到啦。」
  「嗯,掰掰。」
  
  沒想到小雯會有事找我,印象中我和她可是非常不熟。不知道找我有什麼事?她語氣起來似乎心情不太好。我九點準時在麥當勞門口出現,不過卻沒看見小雯。唉,怎麼現在的人老是這樣,明明約好時間,總是喜歡遲到個幾分鐘才爽。
  
  「欸,呆子,想不到你還滿準時的。」
  
  小雯來了,還說了句鳥到不行的鳥話。
  現在是九點十五分,還好不是九點五十分。
  
  「現在呢?妳要說什麼事?這麼神秘,還特地約出來。」
  「找個地方坐下聊聊。」
  
  「那就這裡吧。」我隨手指了指旁邊的麥當勞。
  「難怪你追了一個學期還追不到那個外文系的誰?黃儀東的妹妹?女生約你,你只想的到麥當勞啊?」
  
  哇哩咧,啊我現在是要追妳喔?
  如果小蔓要吃王品,要我請客兼司機都心甘情願。
  看妳長的也不是奇形怪狀,怎麼還交不到男朋友,原來是嘴巴太臭。
  
  結果……
  我們又來到星巴克,而且還是我打工那間。
  難得今天不用上班,看到Jill在櫃檯疑惑的看著我,我只能一臉苦笑。
  
  「你大學是在唸書還是在把妹啊?」
  Jill一邊整理糕點,一邊酸我。
  
  我想唸,但是唸不好。
  我想把,但是把不到。
  
  「上次那位我承認是想追她,但這個純粹只是同學,而且是非常普通的同學。」
  「不用跟我解釋,我才懶得聽。要喝什麼?」
  
  「兩杯焦瑪,一冰一熱,我的要no ice extra milk,香草糖漿多一點。」
  「你這隻螞蟻,遲早會得糖尿病,結帳啦。」
  
  「用我明天的份mark掉好不好?」mark是指員工一天上班可以喝的兩杯飲料。我明天有班,而今天先把它喝掉,正常來說這樣是不行的。
  
  「你……唉,我早晚會被你害死……」
  「別這樣啦,何先生有寄信給我,他說再過一陣子會回台灣……」
  
  「何先生要回來?什麼時候?」
  「咳咳!這個嘛……兩杯焦瑪別讓我等太久喔。」
  
  「你這隻螞蟻王八蛋……」
  「妳第一天認識我嗎?」
  
  兩分鐘後,我端著兩杯咖啡到小雯對面的座位,她的臉色看起來真的不太好。
  小雯右手緊緊握著手機,好像在等誰電話似的。
  
  「嗯,這杯妳的。」
  「謝謝……聽說你在這打工。」
  
  「是的,沒錯。」
  「真是讓人意外。」
  
  「還好吧,只不過是打工而已。嗯?說吧,什麼事這麼重要?」
  「你現在還喜歡小蔓嗎?還是打算繼續追黃儀東的妹妹?」
  
  咳咳!妳的問題太直接了吧?
  我跟妳是很熟喔?
  
  「妳想太多,小蔓有偉倫學長啦。雖然……」
  「雖然什麼?」
  
  「嗯,沒什麼,我和小蔓不可能的。」
  「你知道小蔓一直都很喜歡你吧?」
  
  我點點頭,吸了兩口超甜超濃的冰焦瑪。
  不過,那又如何?
  
  「我不懂妳想幹麻,就算妳說的對,但她一定更喜歡偉倫學長。靠!我幹麻跟妳討論這個?小蔓現在過的很好不是嗎?」
  
  「不,她不好。我現在也不好。」
  「拜託說重點。」
  
  「我希望你去追小蔓,這對你們都好。」
  「我不要。」
  
  「爲什麼?因為那個外文系的女生?」
  「跟她沒關係。」其實……關係還滿大的。
  
  「對,她是很漂亮,也很聰明,但她不是一個好女人。我高中跟她同校,聽過她不少傳聞……李政司,她根本就不適合你。何必浪費時間?」
  
  「妳想說她高中交過很多男朋友?」
  「你知道?」「嗯,我知道。」
  「那你還……你們男生都只看外表嗎?」
  
  「妳扯開話題了,重點不是我和小君,而是妳和小蔓怎麼了?」
  這個說法太武斷了,正確來說,不是只看外表,而是先看外表。
  
  小雯愣了,然後沉默。
  她好像以為我很好唬弄一樣,是我平常表現的太笨嗎?
  
  「倒底怎麼了?妳和小蔓吵架?還是……」
  老實說,我已經猜到三分,或是七分。
  
  「你不要跟別人說,我就跟你說。」這個當然,每個不能說的秘密都馬是這樣洩漏出去。自己都忍不住說了,又怎麼能要求別人忍住不說呢?不過既然我答應妳……呃,我不敢掛保證啦,但會盡量忍就是了。
  
  我點點頭,然後小雯又沉默。
  氣氛急驟下降,我有不太好的預感。
  
  幹,果然。
  小雯一說話就哭的稀哩嘩啦。
  
  
  「明明……明明是我先認識偉倫的……」  
  
  
  此話一出,真相大白。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小蔓和小雯開學時便成了好朋友,而偉倫學長很早以前就打算追求小蔓,但一開始他先認識的學妹是小雯。爲了小蔓的事,偉倫學長經常找小雯出去喝茶聊天,打探軍情。雖然小雯一直都知道偉倫學長喜歡的人是小蔓,但她也感覺自己漸漸喜歡上偉倫學長,他還真是個搶手貨呀。
  
  不過因為小蔓喜歡的人是我,因此小雯一開始抱持著我和小蔓在一起,然後她便可以和偉倫學長雙宿雙飛的想法。不過事情並不是她想的這樣發展。因為我的優柔寡斷在傷了小蔓後,小蔓便決定和偉倫學長交往。
  
  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不知道原來暗地裡還多了一個傷心人小雯。事情看起來很單純,但當小雯說出來時我還是震驚。在小蔓猶豫要不要和偉倫學長交往時(也就是一上PUB事件後一個禮拜左右),偉倫學長和小雯走的很近,表面上當然都是在討論如何追求小蔓的事……
  
  那時,小雯跟偉倫學長告白。說如果小蔓拒絕他的話,她願意當偉倫學長的女友。事情當然不是這麼簡單,這段時間小雯和偉倫學長曖昧搞的太超過,前前後後還上過了幾次床。雖然說這檔事是你情我願,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誇張的是,在小蔓和偉倫學長交往後,小雯仍然跟偉倫學長保持著這種秘密關係。
  
  偉倫學長腳踏兩條船,而且手段非常高竿。
  我的天,這幾乎和小蔓高中初戀發生的事一模一樣。
  男友搞上好朋友?真他媽的道德淪喪。
  
  經過這段時間,小雯也受不了這種關係。一來是對小蔓的愧疚,二來是她真的不想放棄偉倫學長。女人碰到愛情真的都會變傻子……事情再拖下去遲早會東窗事發,天下大亂。所以她才希望我能把小蔓追走,這樣偉倫學長才有可能和她在一起。
  
  我把小蔓追走,小雯的天下的確是會太平。
  只是換成我的天下大亂啦。
  
  天啊,小雯哭起來有夠可憐有夠難看。
  我真的很同情她。
  
  「昨……昨天我和他吵架……嗚……嗚……他……他竟然……竟然說我只是砲友……我才不是……我真的很愛他啊……」
  
  妳的處境很慘,哭是應該的。
  但可不可以別哭這麼大聲?別人會以為是我欺負妳耶。
  
  「小雯,唉……我去拿面紙,等我一下。」
  「嗯……嗚……」
  
  我走到櫃檯跟Jill要了一疊面紙,順便請她幫我把喝剩的咖啡用牛奶加滿。
  不等Jill開口,我就先說了。
  
  「這件事說來話長,絕對不是妳想的那樣。」我比出食指,表情超認真。
  「那就說重點。」
  
  「她愛上了一個壞男人。」夠重點了吧?
  「嗯,看的出來。」
  
  「別看我,不是我啦!」
  「好啦好啦,不是你不是你,何先生回來時記得幫我約他。」
  「先跟妳說,何先生可是個道道地地的壞男人。」
  「你少耍嘴皮子了。」
  
  沒想到偉倫學長會是這樣的人,他看起來挺好挺老實的說……
  唉,不過我就算是好人嗎?我不也一樣在小蔓和小君之間來來去去?
  
  算了吧,現在不都是流行這樣?
  放感情的人才是傻子。
  
  我一直都是傻子,我喜歡當傻子。
  而我也知道,小君不會比我聰明到哪去。
  
  「小蔓知道這件事嗎?」
  我回到座位上,深深的嘆了口氣。
  
  小雯擦著眼淚,搖頭。
  其實,最傻的還是小蔓啊。
  
  一想到那男的這樣玩弄小蔓和小雯,胸腔就感到熾熱火燙。
  或許他是真的愛小蔓,但為何又要如此傷害小雯?
  我不懂,真的不懂。
  
  「小雯,對不起……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我是喜歡小蔓沒錯,但我希望自己能和小君在一起。」
  
  「嗯……」小雯。
  
  
  「不過,如果要我殺了學長,或許可以。」
  
  
  「你說……什麼?」
  小雯張大了眼睛,似乎不確定自己聽到了什麼。
  
  「沒啦,開玩笑的。」
  
  我回過神來,驚訝著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
  那的確是一句玩笑話,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而去殺人呢?
  只是我自己知道,當我脫口而出的那一瞬間,我是認真的。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