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早上七點,星巴克。
  一樣的天氣,一樣的風景,一樣的走走停停。
  
  昨天晚上被狐狸狗亂到半夜一點半,兩點半把手指從水塔拔出來。三點半看著漏水的牛皮膠帶放棄自己修補水塔的念頭。四點半一個人把凌亂的客廳和海尼根垃圾整理乾淨,還騎車到離家裡有一小段距離的永和豆漿買蛋餅油條來裹腹。
  
  等我收好被砸壞的檯燈,掃好地,真正躺在沒有窗戶的房間休息時,床前明月早已被清晨陽光趕走了。躺不到半個小時,我悄悄走到小黃房間,打開門縫偷偷看他。小黃蓋著被子,香甜沉穩的睡著,嘴角還涎著口水。小黃是個神奇的傢伙,只要和他在一塊,似乎什麼煩惱都減輕一半,雖然他平時嘴上得理不饒人,可能還比我少條筋,但心地單純又善良。
  
  我能理解老爸和狐狸狗的擔心,當我明白自己擁有的力量後,會不會失去自己?同樣擁有時間暫留的零,到底厲害到如何的程度?他那晚所說是一個他媽的瘋狂計畫,瘋狂的是我竟然認為零做得到,儘管根本沒人知道他會怎麼做。
  
  零要做的事,會讓小黃沒辦法像豬頭一樣流口水睡覺;沒法好好睡覺,會沒精神上課,認真唸書;沒認真唸書,就沒法找個薪多事少離家近,數錢數到手抽筋的好工作;沒好工作,小黃沒法和布丁妹開花結果;沒開花結果,就沒法生一打小畜牲來認我乾爸爸,如果沒辦法向小畜牲們嘲笑小黃以前睡覺會流口水,往後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呢?
  
  老爸,我知道自己是不聽話的小孩,從小你說什麼我總是唱反調,叫我別尿床偏要尿,就算挨揍也要哭著買玩具,書不唸卻專看漫畫,但這件事我聽你的。
  為什麼成為殺手,為什麼擁有SMC。
  我不會再迷惘了。
  
  「喲!Neo你今天特別認真喔?」趁著即將開店的幾分鐘,Jill一邊整理早餐糕點,一邊詢問我:「平時看你都懶洋洋的,怎麼今天手腳這麼俐落。」
  
  「是嗎是嗎?」搬好預進貨品,我做勢整理整理自己的領子,學廣告上的房屋仲介員露出他的招牌大嘴巴和牙齒閃亮閃亮。
  
  「當我沒說。」Jill白我一眼,搖頭笑笑。我和Jill完成開店工作後,值班的Jill一如往常的去辦公室打報表,等客人多點我應付不來時才會出來幫忙。
  
  我打開大門對第一個進門的顧客說聲「歡迎光臨」。通常是在豐原當牙醫的林先生,他上班前總是拿著蘋果日報買杯本日咖啡和早餐,用的是白色的個人隨行杯,常常忘了把隨行卡帶走,和吃完的早餐一起放在黑色的塑膠盤上。
  
  「早安,Neo。」
  
  聽到他的聲音,我頭痛欲裂,左手劇烈地顫抖。
  經過昨晚消磨,超過負荷的身體無法進入時間暫留的狀況。
  無神的雙眼,蒼白的臉龐,太快,太突然了。
  
  
  是零。
  
  
  臉上沒有任何修飾,與大肚山那晚一模一樣,說不定這張臉也只是他的偽裝。高領米色毛衣,灰色圍巾,牛仔褲,背著背包,看起來與一般顧客沒什麼差別。很難相信他已經五十歲,更難相信他會是零的兒子或是繼承人。沒有任何證據和理由,但我知道他就是零,那位過去與老爸有千糾萬葛的瘋狂殺手。
  
  「別緊張,我只是來買杯咖啡而已。」零拍拍我的肩膀,逕自走進店裡。我盯著他的身影,跟著他走到櫃檯。他在櫃檯外,我在櫃檯內,戴著黑帽和綠圍裙。我們中間隔著咖啡單和收銀台。就像店員和顧客,而不是殺手。
  
  「不幫我介紹一下嗎?」
  
  零笑了笑,輕鬆地問。
  而我一點都不輕鬆,一點都不想笑。
  此時七點三十二分,林先生一如往常地走進店裡。
  林先生排在零後面,挾著報紙對我微笑打招呼。
  
  「如果你不喜歡我們輕鬆相處,覺得很不習慣的話。」
  零對我小聲耳語,嘴角上揚,誠懇說道:「我也可以把這裡炸了。」
  
  「請問你要搭配什麼早餐呢?有全麥,奶油,還有義式香料,加上優格莎拉和本日咖啡只要一百二十元,也可以補上差額換成其他咖啡。」
  
  「義式香料,咖啡不用換。」
  「請問麵包需要奶油還是果醬呢?」
  「奶油。」
  「內用還是外帶呢?」
  「內用。」
  「好的,一共是一百二十元。」
  「可以刷卡嗎?」零從皮包拿出一張信用卡,夾在兩指間。
  「當然可以,請問需要統一編號嗎?」
  「不用。」
  
  「好的,請稍等一會兒。」黃色便條上寫好咖啡的單子,把莎拉和麵包預熱,刷好卡,發票搭搭地從收銀機跳出來:「這是您的發票,請問先生貴姓?」
  
  「我姓林。」
  「零?」
  「林,雙木林。」
  「好的林先生,等等早餐和咖啡好了會幫您送上。」
  「好,謝謝。」零點點頭,禮貌地走到客席區坐好。
  
  也許是從監視器看到櫃檯前有兩個客人,咬著三明治的Jill從辦公休息室門口探頭小聲問我:「需要幫忙嗎?」「不用,我一個就行了,妳去忙妳的。」「唉喲!Neo今天是成熟的夥伴囉。再等一下我快弄好了。」
  
  Jill縮回辦公室,而我也回到櫃檯,滿臉笑容地對林先生打招呼:「早安呀,林先生。今天也是點一樣的早餐嗎?」
  
  「哈哈,我也是林先生。對,今天也一樣。」
  「好的,那要請你稍等一會囉。」
  
  接完林先生的單後,我緊緊握了握手心,強作自然開始煮本日咖啡和準備客人的早餐。幾分鐘後,我把兩份早餐和咖啡端去給零和林先生,平時林先生會注意櫃檯出口自行拿餐,偶爾看報紙看到忘記時我才會為他送上。
  
  但現在不是那樣的情況,林先生的報紙還好好地放在桌子上。
  零坐在林先生的對面,與他愉快地攀談。
  
  「所以,你是在豐原當牙醫?怎麼會住台中呢?」
  「兩個兒子在台中唸書,比較方便嘛。」
  「唸國中嗎?」
  「一個剛升國一,一個小學五年級。」
  
  「真巧,我也有個女兒在唸小六。」
  「喔?你看起來很年輕,不像有十幾歲的孩子。」
  「哪裡,只是看起來而已。」
  
  「林先生,還有……林先生,你們的早餐好囉。」我把兩個裝著早餐咖啡的盤子放到他們桌上。然後一杯熱騰騰的黑咖啡往零身上的米色毛衣倒去……故意的,我受不了零虛偽的一言一行,剛煮好的咖啡很燙,燙到會很爽。
  
  在我假意鬆手時,零看了我一眼,然後不在乎地讓咖啡潑身上。
  他像是觸電一樣的往後跳起,椅子被拐到角落,撞出不小聲響。他可以閃過的,甚至可以一手把咖啡反潑到我身上,但他寧願演戲。
  
  Jill從辦公室跑出來,生氣地看了我幾眼,我只能跟著零一起裝傻,說了好幾聲對不起後,趕緊拿紙巾把零毛衣上的咖啡汙漬擦去。
  
  零客氣地笑笑,揮揮手說:「沒關係,不要緊。」
  真的沒關係,不過是一杯咖啡而已,又不是一槍轟了他腦袋。
  
  忙了一陣子,林先生去豐原上班,離店還不忘提醒我下次要小心一點。而零仍然若無其事坐在原來的位置上,桌上放的是另外一份新準備的早餐和咖啡。這時另一個客人進門,Jill前去招呼,聽他們熟悉的對談,似乎是我不認識的熟客。
  
  
  客席區的角落,剩下我和零兩個人。
  
  
  「你擔心我對林先生下手嗎?」
  我還沒回答,零把叉子上的生菜送入嘴裡,又說:「放心,我對他沒興趣,他身上沒有我想要的東西,我只會把時間用在需要的人身上。」
  
  「比如說你的女兒?」
  「好問題,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力在她身上,但她老是對馮菁蔓念念不忘,不過是個家教學生,讓我覺得煩惱又有趣。」
  
  「放了她。」
  「你是在請求我嗎?如果是,要加個請字。」
  「請你……放了她。」
  「如果我告訴你,她是自己來找我,你相信嗎?」
  「不要耍我了,我不會相信你。」
  
  「冷靜一點,我不是來找你吵架,我知道你恨我,因為你認為我殺了七號,又把你當成白痴一樣玩耍。馮青蔓也一樣恨我,因為我殺了子玲的父母,毀了她的人生。我明白你們的感受,沒有人比我更明白什麼是恨。」
  
  「那是我們之間的問題,與其他人沒有關係。」
  「我們之間不是問題,是誤解。我知道你不相信我,這樣吧,我給你一個名字,你自己去找答案。」零撕了張紙巾,用左手工整地寫了三個字。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說過,我要你成為我的夥伴。」
  「不可能,別作夢了。」
  
  「若你真的認識七號,你會知道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零吃完最後一口莎拉,把刀子和叉子放好,擦擦嘴巴後對我說:「謝謝你的招待,請幫我把麵包外帶,再做杯熱巧克力,子玲還在等我帶早餐回去。」
  
  「可以讓子玲和小蔓見一面嗎?」
  
  「還以為你不會問,答案是不行,現在不行,她還沒準備好。等時候到了她自然會去找馮菁蔓。噢……差點忘了今天來的目的。」說完,零從背包拿出一小塊隨身碟給我:「昨天晚上你和狐狸狗的比鬥我全錄下來了。」
  
  他豎起大拇指,對我眨了下右眼:「不是我要說,超讚的。你比我上次見到你時還要厲害多了,看得出來你已經稍微懂得要怎麼使用時間暫留。要不是你手下留情,狐狸狗早被你一槍掛掉,我非常滿意你的表現,請繼續努力。」
  
  我接過隨身碟。
  直視著零的雙眼告訴他。
  
  
  「為了狠狠痛宰你一頓,這是一定要的。」
  
  
  五分鐘後,店門口。零拎著麵包和熱巧克力,面帶愉快笑容地跟我道別。看著零漸漸遠去的身影,我已經打定主意要翹班跟蹤,也許這是又零設下的陷阱,但這是找到子玲最好的機會,我無法想像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和零一起生活的情況,那是我的犯下的錯誤,也是我該負的責任。
  
  「別追了,你追不到。」
  
  在我踏出門口前,又是一個令我震驚的聲音。狐狸狗出現在店裡另一個角落,拿著騰著熱氣的馬克杯,悠閒看著報紙,頭也不抬地對我說著。看了他身穿休閒的運動服後,我才認出他是Jill招呼的第三個顧客。
  
  「你怎麼也來了?」
  「我常來,只是都挑你不在的時候。」
  
  我走到櫃檯旁,疑惑地看看狐狸狗,又看看Jill。Jill一邊整理手邊的貨品,說:「Neo你也認識高先生嗎?欸,這些隨行杯幫我放到架子上。」
  
  「認識,怎麼不認識。」一大早就莫名其妙沒進入狀況的我拿起杯子,放到展示櫃上後無奈小聲地自言自語:「還生死之交咧。」趁著現在沒有其他客人,我又跑去找狐狸狗:「高先生?你姓高?」請好好回答問題,讓我進入一下狀況好嗎?一下子零一下子狐狸狗,我還在作夢嗎?
  
  「很重要嗎?不過是一個字。」
  「讓我先搞清楚一件事,你和零是朋友還是敵人?」
  「那你得先告訴我,你對朋友和敵人的定義是什麼。」
  「朋友就是朋友,敵人就是敵人,哪需要什麼定義。」
  
  「如果你非得要把朋友和敵人二分的話。那麼零是我的朋友,很久以前,我欠了他一份還不起的人情。但如果情況允許,我還是會殺了他。」
  
  「我整個人被你搞混了,為什麼要把事情弄的這麼複雜?」
  「有些事生來就是複雜 ,你很快就會懂了。」
  
  「算了,我挑簡單一點的問。」
  「嗯?」
  「我老爸是怎麼死的?」
  「我不確定。」
  「你怎麼可能不確定?三一九你可是和他們一起行動。」
  「我只能告訴你,三一九的第一顆子彈是我打出去的。」
  「以你的槍法,為什麼會失敗?」  
  
  「我的任務就是要讓第一發子彈失誤,吸引總統身邊護衛的注意,第二發是七號,第三發是零。但任務執行到第二階段時就出了狀況,當我發覺事態不對,趕到七號身邊時他已經死了。我只說到這邊,不想繼續談這件事。」
  
  「好,那你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
  「說吧。」
  「你認為我爸是自殺的嗎?」
  「是的,但不確定。」
  「是零逼他自殺?」
  「零不可能殺七號,更不可能逼他自殺。」
  
  「你怎麼能肯定?你又不是零!零十分鐘前還在這裡!為什麼不去問他?你不是很厲害嗎?我們聯手一定可以制服他啊!為什麼你什麼動作都沒有?」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
  「你不是想殺了零嗎?為什麼對他視若無睹呢?」
  「我說過,那是情況允許的話,我連殺你都沒有十成把握。更何況是零……」狐狸狗遺憾地搖頭,又說:「而且,你應該知道我很尊敬七號。」
  「我當然知道」
  
  「對於零,我同樣尊敬。」
  
  接著,狐狸狗用輕蔑的眼神打量著我:「還有,你憑什麼認為我們聯手就能殺了零?你是特別沒錯,但除了時間暫留外你有多少斤兩你自己知道。你要做的事只有一樣,永遠只有一樣,走出七號的影子。希望有一天我們見面,會想起七號是你的父親,而不是你是七號的兒子。」
  
  我愧疚地沉默,狐狸狗說的一點也沒錯。零敢明目張膽的來找我,代表我在他眼中根本一點威脅也沒有,他稱讚我,就只是好玩而已,難道我要還因為零的稱讚而沾沾自喜?那不只是犯賤,還賤得無藥可救。
  
  「關於最後一個問題,我用另外一種方式回答。我知道小黃是你最好的朋友,如果要你親手殺了他,你辦的到嗎?」
  
  不需要任何思考。
  我理所當然的告訴狐狸狗。
  
  「不可能,沒有那種情況,如果要我殺小黃,我寧可自殺。」
  
  狐狸狗閉上雙眼,深深嘆了口氣。
  我無法言語,腦袋一片空白。
  
  
  答案,竟是如此簡單。
  
  


往後內容請詳見http://gaeabooks.pixnet.net/blog/post/27145505,感恩!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幻風
  • 咦,我是第一個
    是說零終於出來了耶
  • 是啊,出來跑跑龍套,他也發霉很久了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39 回覆

  • 訪客
  • 頭香!!
  • 假的!!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0 回覆

  • s20205566
  • 該死 晚回一步 我是上方的偽頭香= =
  • 哈,沒關係啦,下次請早!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0 回覆

  • 虛無飄渺
  • 最後那一部分(要吐司殺小黃那部份)
    該不會是七號真正的死因吧..(類似情況)
  • 寫的很清楚囉,但不確定,嘿嘿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0 回覆

  • 訪客
  • 所以說是7號不忍殺了胡哥所以自殺囉?
  • 不是胡哥,是零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1 回覆

  • 阿夢
  • 迪士尼的高飛嗎?
  • 靠!這樣都被你猜到!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2 回覆

  • MAX
  • 想喝星巴克~
  • 嘟嘟嘟………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2 回覆

  • 瑋德
  • 雖然之前看過了~
    也一直在無名追你的文章
    不過昨天還是重頭看了一次
    真過癮啊~_~
    但怎麼感覺之前看的劇情比目前的還後面
  • 可能是你有看過之前寫的天下無道,在天下無道最後有連接到阿司和哲林(零)的出場(台北車站),依照目前的進度……第三四集確定不會寫到,大概是第五集或第六集的事了,不過現在天下無道被我砍了,會不會寫到那橋段也是未知數囧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6 20:47 回覆

  • 嘯狼.Samael
  • 所以現再又要回復每天一更囉!?讚!
  • 應該吧,哈哈...
    會視最近寫的如何,如果寫慢了,連載也會慢一點
    但不會像之前那樣一停就是幾個月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7 16:30 回覆

  • 傷魚仔
  • 每一日的睡前動作 就是讀一篇殺手行不行xd
    haha 該到位的角色到齊了
    係時候會發生點事
  • 快了快了,撲梗ing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7 16:31 回覆

  • Ra
  • 原本看到5樓回
    還以為我猜錯了...

    但一想到是這個原因
    不難理解零發狂的理由了...

    說起來
    真令人難過
  • 從0.7活下來七號也是不正常人類...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7 16:32 回覆

  • 艾
  • 阿司甚麼的都不重要
    因為看過0.9,我比較擔心子玲
    唉...現在想起來,胸口還是很不舒服
    (好像太投入劇情了 囧)
  • 子鈴的部份之後會寫到。而阿司的確不重要,因為他是主角,不用擔心他會不會掛掉啥的,真是不公平啊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7 16:36 回覆

  • 訪客
  • 為什麼是豐原
    難道大大跟我一樣豐原人:))?
  • 沒,我是台中人
    因為真的有一個林醫生在豐原執業,而且常喝星巴克

    天下無聊 於 2011/03/27 16:37 回覆

  • kris02
  • 太期待啦~~
    我也有點擔心子玲了
  • 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18 07:29 回覆

  • 訪客
  • 司真的沒辦法殺死好友
  • 我想正常人都沒辦法

    天下無聊 於 2011/07/18 07:29 回覆

  • 億
  • 最近才看了殺手行不行這本書
    感想只有好看而已!!
    看完了還會想再看一次呢~
    謝謝囉!!
  • 謝謝,很高興你喜歡

    天下無聊 於 2011/07/18 07:30 回覆

  • 訪客
  • 到這裡就沒了嗎@@? 好人壞人的 王子津是紙巾嗎?!
  • 網路連載只到十五回,出版的書本則有完整的內容和0.7

    天下無聊 於 2011/07/18 07:31 回覆

  • 訪客
  • 請問0.7 0.9 在哪裡 怎麼找不到 ((笨的可以xD
  • 0.7收在第三集裡,而0.9收在第四集裡(第四集還未出版)

    天下無聊 於 2011/07/18 07:31 回覆

  • 鋒戀
  • 我陷再只想拜託你一件事
    能不儜快點出小說第4及
    我可不想等納嚜久啊~~~~~~
  • asz888999
  • 版大 不要在害我了辣 昨晚看到半夜快4點 今晚6點半下班看到現在快12點了辣
    都是你害我的辣 實在是因為太太太太好看囉 加油喔!!!
  • 訪客
  • 我還以為七號的朋友是ㄚ扁
    由於殺不下去所以自殺
  • 多多
  • 下一篇是什麼時候? 新讀者?
    很好看喔~
  • 帥x嘎
  • 3-16勒?<<大怒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