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君,千言萬語反而說不出口。她所有的行為都不在我的預測之內,就像是一杯很看起來清涼爽口的可樂,喝下去後才知道只不過是加了氣泡的醬油。
  
  現在的情況是,系草倒在反鎖的廁所內,我跌倒在廁所門外,還不小心看到小君的外洩春光,小君依然一臉泰然自若。
  
  忽然有點想哭。
  我討厭複雜的事,我喜歡簡單,直接,純粹的生活。高興時就笑,不爽時就飆髒話,悲傷時就大聲哭泣,這就是我的生活態度。但小君不管何時都讓我摸不著頭緒,她是喜歡我?還是喜歡玩我?
  
  我以為自己很了解小君,但其實我連她現在的心情是什麼都無法知道。她看到我跟小蔓親熱會吃醋嗎?當她對系草下手時又是如何的感覺?
  
  就連殺人時,她又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態呢?
  一根手指扣下,奪去的是活生生的人命。
  殺手,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單純。
  
  我一直把小君當成過去初識的清純少女。她一下子帶我的衝擊太多太大,幾乎擊毀了我生活中的一個支腳,讓我不得不倚靠著她才能繼續生活下去。又或許是自己把回憶中一個很重要的角落留給了小君,才會演變成現在這情形。
  
  她說她需要我。
  但其實真正需要她的人是我。
  
  小君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我們之間錯過了很多事。
  我不能不承認,其實在心底深處我一直都在等待著這樣的機會。除了感情上的因素,也只有透過小君,才能一窺逝去多年的父親所留下的秘密。
  
  「我總覺得,你很喜歡看著我發呆耶。」小君蹲了下來,我想跟她說,因為妳總是會讓我想起很多事。很多很複雜,我從來不願去想的事。
  
  「我可以期待妳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就要看我心情如何。」
  
  「妳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錯了,我心情很差喔,是因為看到你跌倒了才好一點。」
  
  「那我要不要多跌幾次?」
  「好啊。」
  
  好妳媽個頭。
  我給小君扮個鬼臉,站起身來,準備問她系草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時我心中已經有了個底了,如果只是打昏他,這剛剛好,不多也不少。殺了他?我必須要知道原因是什麼,除非他真的是有該死的原因,否則我不排除報警。
  
  即使是小君。
  我也無法放任她這麼下去。
  
  我正要開口時,小君將食指放在唇邊噓我。
  她迅速的把我拉到第二間廁所,又把門鎖上。很好,我想很快就會知道小君怎麼在廁所內對系草做了什麼事,如果我沒死也沒暈的話。
  
  「別說話,有人進來了……」
  
  只見小君仍然把食指放在唇邊,搖搖頭要我安靜。
  好,我不說話就是了。
  
  
  「……系草也真夠罩的,才一天就把外文系最正的妹搞到手,真不知道這四年可以過多爽了……想不到小黃雖然是胖子,但他妹正到可以去當麻豆了……」
  
  「不知道小黃心理作何感想,開學到現在我還沒看過他和系草說話……突然一下子可愛的妹妹自願被人搞,還主動玩四角獸,會不會受不了啊?」
  
  
  是兩個男人,並不是要上廁所的女生。
  雖然聲音極小,但我聽得出來,是我們班上和系草較為要好男同學。
  
  
  「不過你有沒有發現,之前竟然都不知道小蔓打扮起來很超優的,原來以為她是那種很安靜的女生,原來也很會玩,身材又好……」
  
  「只可惜她也快被吃掉囉,一整個晚上都和李政司黏在一起,又喝酒又跳舞的,跟你賭他們晚上一定會去開房間。還好啦,吐司這個人也不錯,他和小蔓滿配的。」
  
  「你這麼說倒也是……」
  
  
  我心理突然涼了一下,不知道小君聽到這些話會不會生氣。不過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專心的看著我,好像把我當成段考前的總複習講義。
  
  她是不是聽不到?因為聲音真的又小又刺耳,跟蚊子差不多。
  不過既然我可以,小君沒道理不行。
  話又說回來,他們倆來幹麻?
  
  
  「幹,我們怎麼突然聊起來了?這裡是女廁耶,還是出去好了,別鬧了。」
  「安啦,我已經在門口放了『清潔中,請上2F』的牌子,不會有人進來啦。」
  
  「隨便啦……唉喲,一二三四,真不知道哪一間……」
  「每一間都敲不就知道了?嚇到他早洩,哈哈。」
  
  
  原來白目國中生到大學也是有機會成為白目大學生。雖然還差了小黃一點,不過也是夠白目。我用誇張的嘴型跟小君說「他.們.要.來.了」。小君只是微笑聳聳肩,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而我卻很在意那吹彈可破的香肩。
  
  扣.扣.扣!
  他們敲的正是系草的那一間廁所。
  而且超大力的,果然夠白目。
  
  對了,我都還不知道系草死了沒……
  我用手語亂比一通,一下指著隔壁,一下用拇指割喉,小君冰雪聰明,應該知道我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系草到底是死了沒?
  
  然後小君用手指比了個手槍的手勢,往自己的太陽穴頂了一下,來給我很可愛的吐了個舌頭,我的天啊,系草果然死了,我該麼辦才好?小君真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天使惡魔綜合體啊。  
  
  扣.扣.扣。
  又敲,不過聲音卻是從裡頭傳來。  
  
  幹拎娘咧!被爆頭的系草爬起來敲門?
  我大吸了一口氣,兩顆眼珠子應該瞪得比湯圓還大了。
  
  只見小君靠在牆腳摀著嘴狂笑,拉拉裙子又摸摸屁股,用唇語跟我說「我.今.天.沒.有.帶.槍.大.笨.蛋」……又玩我?我真的那麼好玩嗎?妳沒帶槍我可是有一把,還硬梆梆的,信不信我把妳就地正法?
  
  幹……連我自己都不信。
  真慘,竟然連腦子裡都開始自言自語的嘴砲。
  
  小君轉向廁所底,在反光的牆面磚塊上有順序的輕輕敲了幾下。
  不可思議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門後的牆壁的一部分開始分離後移,小君輕輕一推,露出一條往地下延伸的秘密道。小君在密道內向我招手,而我站在馬桶前下巴快要掉下來。這又是三小?是要把我拖去沒人知道的昏暗小巷子再做掉嗎?
  
  「喂喂喂,隔壁這間好像有什麼聲音……系草也真夠嗆的,旁邊有人在大便還搞的下去?顆顆,我來偷看一下好了……」
  
  他媽的,不要一直用氣音說話啦,我的耳膜都快癢爆了,蚊子一直在耳邊嗡嗡嗡很煩很雞歪你知道嗎?我決定了,你以後的外號就叫蚊子,煩死人的雞歪蚊子。回學校後,你再雞雞歪歪我就揍你。
  
  等等?蚊子要偷看?
  這可不好玩了!
  
  小君趕緊把我拉進密道內,說時遲,那時快,密道的暗門又轟隆隆的關上,想必小蚊子同學應該是什麼都看不到的。仔細看看四周,和夜店外頭的氛圍差不多,只不過少了很多花俏的裝飾品,同時也安靜許多。
  
  密道內除了我和小君,沒有其他人。
  和小君在沒人有知道的地方獨處,我是該高興還是該害怕呢?
  
  「小君,剛剛我們班那幾個同學只是嘴賤,白目了點,並不是什麼壞蛋,妳可別對他們亂來……」我還真怕小君一個不爽殺了他們,更何況人不白目枉少年,如果因為白目就得死的話小黃一定是第一個。
  
  「他們說了什麼阿?」
  「就是說妳……自願被……唉喲,妳知道阿,他們剛剛說的。」
  
  「老實說,我剛剛什麼都沒聽到耶。」
  「不會吧,雖然很小聲,但仔細聽還是聽的到的……」
  
  「……我又不是你。」
  「妳也有耳朵啊,妳是殺手,沒道理我聽的見而妳卻不行。」  
  「我是殺手,但我只是一般人,你雖然還不是殺手,但你卻不是一般人。」
  
  什麼殺手殺手繞口令?妳搞的我好亂啊。
  小君一邊往深處走著,招招手要我跟上。
  
  「阿司,你的表現雖然蠢了點,卻還滿符合殺手的特質,加上這幾天的的觀察,除了表情呆滯扣了不少分外,我給你的評價相當高喔……」
  
  「特質?等等,妳在說什麼阿?小君,今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快步跟上小君,她身上有一種迷人的香味,不知道是天生的體香還是哪種名牌香水,我分不太出來。至於小君說的殺手評價,更是讓我一頭霧水。
  
  「你的特質就是冷靜和抗壓性……一般人在發現殺手後的第一個反應是報警,即使認識的人,也極有可能和熟識的朋友坦露事實,因為殺手本身這件事就是一個巨大壓力的存在……又更別說我已經在你面前殺過人了。」
  
  「這種壓力不是一般人承受的起。根據殺手通鑑,只有患得『—syndrome merciless congenital—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的人才可泰然處之的面對,其簡稱又為SMC時間殺手……這幾個禮拜我是殺手和殺過人的事實對你的生活作息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就是最好的證明。
  
  「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殺時間?」
  
  先妳老木,我哪裡無情哪裡冷血了?下面還火燙燙硬梆梆咧!什麼又是殺時間用的殺手?聽起來亂廢一把的。而且我哪裡沒有影響?光是打工我就遲到三天,被Jill罵得狗血淋頭,玩魔獸狂被小黃電,妳說這樣影響還不夠嗎?
  
  「暗殺總統林肯的殺手布思,隔一百後暗殺甘迺迪的刺客奧斯瓦爾德,甚至是古代有名的刺殺秦王的荊軻,這些殺手名人堂上留名千古的偉人,大多是SMC時間殺手,患有先天性冷血無情症候群……」
  
  「我這麼解釋好了,阿司,你應該聽過一個說法,每當人知道自己快死亡的前一刻,生前所有的重要的回憶都會像跑馬燈一樣掠過眼前,死前的那一秒,在當時將會被無止盡的拉長,我們撐之為『時間暫留』現像……」
  
  這個我知道,藍色生死戀最後的男主角最後被卡車撞時就是用這一招。雖然老套到有點誇張,但卻騙了不少師奶的眼淚,連小蔓都很喜歡這最後一幕萬花筒跑馬燈,我看八成是中了宇智波的血輪眼。
  
  「患有SMC的人,只要意識到身邊有危險存在,便會不自覺的陷入時間暫留。彷彿身邊所有的時間都已經停止,但思緒卻可以不停的轉動。在最危機的一刻做出最正確判斷,可是每位殺手求之不得優異能力。」
  
  「最明顯的還有一個例子,就是在時間暫流後,六感會大幅度的提升。視覺,聽覺,嗅覺,味覺,知覺,都會非常敏感。你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遠處,聽見平常聽不到的微小聲音……」
  
  怎麼聽起來好像是電玩裡發動大絕招的覺醒超級賽亞人狀態,這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一拳打爆地球了?搞得我現在就好想打一拳看看喔。好,試試看好了,不要太大力,就當作是平常打小黃那樣就可以了……
  
  幹!阿娘喂!
  
  我的手好像斷了!喔喔喔!怎會這麼痛?
  痛到手在發抖,好像在挫尿一樣……
  
  「阿司,幹麻突然打牆壁?這樣手會受傷的,對不起啦……我不知道你這麼生氣。唉喲,我又不是真的對系草有意思,你還不是跟你們班的小蔓摟摟抱抱……好啦,別哭了啦,你可是男人耶。」
  
  我的眼淚不是為妳流的。
  是我的手,喔買尬!天殺的咧!手好痛……
  
  漫畫電影裡的殺手都是無痛無感,力大無窮,怎麼打都沒事。不是說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嗎?我還以為可以像殘兵燎原火一樣帥氣的百痛不侵,萬夫莫敵。結果六感提升,痛覺加倍,讓我哭得像娘砲一樣……
  
  這樣的我真的能成為殺手嗎?
  到底行不行啊?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