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火急,我莽莽撞撞的擠開身旁好幾個人。
  轉了兩個彎後,終於找到標示十分不清楚的女化妝室,途中還被好幾個人飆髒話。其中有一句是「撞三小啦,拎刀細狼喔?挫賽也要看路啊!」
  
  對不起,踩到你的腳真的不是故意的。
  至於挫賽,算了,就當我挫賽好了。
  
  「不好意思……這裡是女生用的,男生在另外一邊。」
  
  我知道說話的是誰。
  是今天早上和小君一起出來的女同學,她好像以為我喝醉了。
  
  挖災啦,又不是不認識字。
  就算不認識也看的懂那紅色的女王頭嘛……
  不過,我真的有喝醉嗎……管他的。
  
  「那個……後面有好像有人找你。」
  
  我隨口說了幾句,指著那女生的後方,鬼才找妳。
  趁她轉頭的一瞬間,我趕緊溜進女廁。
  
  呼!進來了,然後咧?
  難道要像偷窺狂一樣趴在地上偷看嗎?
  先看看情況再說。
  
  「小君!小君!妳在嗎?」
  
  沒人理我。
  我真蠢,難到運動中的四腳獸會說「我在這裡」嗎?
  爲了避免突發狀況,我第一個想法是把女廁的門鎖上。
  
  
  幹!結果沒有門。
  
  
  我不能再猶豫了。
  現在可是一秒鐘幾十萬上下,別說生命有為危險,隨時都可能有女生進來上廁所,我一定會被當成變態癡漢抓出警察局,成為逢甲之恥。
  
  哎呀,不管了,癡漢就癡漢,生命比較重要。
  我趴著用眼睛貼在門底極小的縫上。
  才一眼,我挫到差點閃尿。
  
  
  門縫裡是系草的臉。
  
  
  他也跟我一樣趴在地上,雙眼翻白,活像是鬼影裡頭被女鬼掐死的雜碎。
  此時才發現我和系草是如此靠近,兩人之間只隔著一扇門。
  
  系草死了?
  那小君又在哪呢?
  
  我嚇得全身冒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命在危急,看到系草昏在裡頭生死不明,怎麼可能就這樣袖手旁觀?他雖然是系草,但也是個生命啊,螻蟻尚且偷生,就算從不信教的我也不能就此見死不救。
  
  可惡!我縱身一跳,勾住了廁所上的高欄,爲了通風考量,馬桶上方通常是隔空設計,幹!想到大便就噁心到想吐,怎麼會有人喜歡在這種地方搞?
  
  我把上半身往前傾,才能知道裡頭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現在有人進來,我看不只會被當成人人喊打變態癡漢……而是,殺人嫌疑犯。
  
  廁所裡只有趴倒在地上的系草,並沒有小君的身影。
  而現在整個女廁裡就只有我和他兩個人。
  
  如果真的系草死了,我肯定會被當成兇手。
  連動機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只等著我壓手印認罪。
  一天下來,已經不少人知道我和系草都喜歡小君,再聞聞我滿身的酒味……
  我已經可以猜想的到明天的新聞頭條──
  
  
  驚爆!台中某私立大學兩名同班學疑似爭風吃醋。起因為李姓少年愛慕的女友人和被害者在夜店內熱舞,狀似親密。李姓少年心有不甘,喝醉酒後將被害者托至女廁內毆打致死。李姓少年惡劣的將廁所反鎖,想從上方攀爬逃逸,所幸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被李姓少年愛慕的女性朋友小均(爲保護當事人,採用化名)發現……
  
  警方立即趕往現場,將這名社會敗類移送法辦。
  焦點新聞.台中報導。
  
  
  然後有可能小蔓會臉上打著莫名其妙的馬賽克,在電視上爲我求情──
  「李同學是個很好的人……他以前因為被女友戴過綠帽,又和我喝了很多,才會一時衝動……大家要原諒他啊……嗚嗚……早知道我就不讓他去了……」
  
  
  喝醉酒的小黃可以想見他會這麼說──
  「我每天說他是個雜碎,智障,白癡,只會看DVD又性無能的死宅男,浪費國家資源怎麼不去死一死好,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變成雜碎……但是不要緊,就算你真的是雜碎,我們還是一輩子的麻吉,不管殺幾個人都挺你到底啦!是不是有夠屌呀!?」
  
  
  幕後真兇小君──
  「像他那種豬頭早該一槍打爆他的豬腦袋!」
  
  
  奇蹟般活過來的系草──
  「這都怪我太型了,經過了這次教訓,我發誓以後不會在夜店亂搞男女關係,我會好好的唸書充實自己,將來在社會上做個有事業有二奶的成功男人……還有,我不得不在電視上說,記者小姐,妳長得好可愛,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
  
  
  天國的老爸──
  「你讓我太丟臉了!殺手當不成竟然去當殺人兇手?這樣怎麼對的起我送你的德國手槍?唉……我實在不想見到你,天堂不收垃圾,你下地獄資源回收吧……」
  
  
  喔喔啊啊啊!!
  小蔓!小君!小黃!老爸!系草!你們別走啊!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不想下地獄啊!!
  我不是垃圾!我不要啊───
  
  
  ………………………
  ………………
  ………
  
  
  
  「豬頭司,你躺在地上鬼叫做什麼啊?廁所很髒耶……」
  
  
  迷迷濛濛中,我看見了一雙女孩子的腳。
  那是一雙很漂亮的高跟鞋,細細的粉色緞帶。
  鞋子很漂亮,但最漂亮還是那雙白皙剔透的美腿。
  
  視線往上一點,我看到了,迷你短裙底下是誘人遐想的薰衣紫。
  即使在這麼尷尬的情況下,我的老二仍舊硬的一踏糊塗。
  
  是小君把我推下無止盡的妄想地獄。
  也只有小君可以把我拉回現實。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