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前,我隨手打了通電話給小黃。告訴他小君不知道在搞什麼東西,竟然這樣亂來,同時也死拉硬拉要小黃陪我一起去。小黃當時正在大戰巫妖王,和甘道夫一同拯救中土世界,一聽到小君的消息,二話不說的下線登出,留下一臉錯愕的眾英雄們。
  
  小黃真的是宅得很有個人風格,雖然他不太管小君的私人生活,不過聽到她那大膽的宣告,他也不得不跳出來。畢竟兩人是一同長大的兄妹,而且對象是又是系草型男。大家都知道,宅男跟型男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就像魔獸世界的部落和聯盟一樣,除了打打殺殺還是打打殺殺。
  
  我問過小黃,那我也是型男帥哥啊,怎麼你就不討厭我?小黃卻說我是半型半宅的混種怪胎,不認識時看起來還算OK,等到熟了才知道是個週末宅男。廢話,你當老子是第一家庭,沒事跑出去玩你給我錢啊?
  
  拎北要存錢繳保險費,電費,逢甲那咬死人不嚐命的學費。
  硍,我連家裡澆花沖屎用的水費都要自己出咧。
  
  小黃出現在宿舍門口等我是應該的,但小蔓也出現是怎麼回事?而且感覺和早上的清純女大學生形象差了好多。小蔓穿著短短的熱褲,一件薄外套,無袖背心的領口也很大方,隱隱約約還可看到Dcup的深溝,還有耳環,眼影,唇蜜……
  
  我雖然不太喜歡女生化妝,但小蔓今晚看起來真的非常亮麗動人,十足是個美人胚子,也難怪今天下午在分組時她那麼高興,看來小蔓也是個常跑夜店的美眉。分數從七十五分直接升級為八十五分,小君若再多殺一個人就會被她追上了。
  
  「所以……現在是?」
  我皺著眉頭,疑惑的問著兩人,眼睛不由自主的偷喵小蔓凹凸有緻的身材。
  
  「晚上我和小蔓在MSN聊天,有聊到你,原本想拉你近來一起聊,不過想說這個時後你八成又在看什麼鬼片……後來你說要去PUB,我就順便跟小蔓說了……」
  
  「喔喔,原來是這樣……」
  我轉向像小蔓打聲招呼,看她突然變的這麼正真的讓我渾身不自在。
  
  「阿司,小君好像……從剛剛就一直在看你了。」
  小蔓用眼神偷偷指著遠方的,只見小君靠在牆上,眼神不時的飄送過來。
  
  嗶──手機又傳來簡訊。
  
  ※ 很厲害嘛,還找了我哥和新女友 ※
  
  完蛋,小君好像有很嚴重的誤會。
  我正想找小君解釋時,天殺的系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比我快了好幾步走到小君身前。他媽的,要玩我也不是這樣玩的吧?現在才九點二十分哪!
  
  看著小君和系草開心的打打笑笑,我又不是白痴跑去送死。既然已經被系草快攻得分了,餘下離集合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我拉小黃著到宿舍角落,開始研討作戰計畫,姑且就稱作「親情友情滿天下之第一次PUB型宅男大作戰」……
  
  「原來你也喜歡小君啊?」
  小蔓突然湊了近來,很有興趣的問著。
  
  我沒有反駁,如果不喜歡的話管她和誰上床,搞個偷拍說不定還會下載來看。現在就是我喜歡小君啊,看到她和別的男人卿卿我我就整個LP都是火了。
  
  此時我也不知道小蔓對我的感覺如何,正常來說應該會覺得很失望吧。因為我明白的坦承喜歡小君。不過她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反應,若不是小蔓對我沒感覺,就是她的演技好到讓人看不出來。
  
  「……我想到了一個計畫,但能不能成功就看我妹有多喜歡你了。」小黃豬腦想出來的鬼點子我從來就沒有一次認同過,不過我目前也是毫無頭緒,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而且這奇怪的點子還需要小蔓的幫忙。
  
  「OK,那有什麼問題,我們是同學嘛……」
  她倒是一點都不猶豫。
  
  小黃的點子就是將計就計,以毒攻毒。
  既然小君拿系草來刺激我,我們也有小蔓這張王牌可以用。
  只是……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畢竟小蔓是女孩子,這種事對她而言影響比較大。
  
  十點一到,才發現來的人並沒有預期中的多,大概十五個人左右而已,其中大作戰的攻防雙方就佔了五人(我,黃,蔓,君,草)。也許是回到家後就懶的再出門了吧?現在的大學生都是這樣的,嘴巴說的和做的很少一致。
  
  我們等到約十點十分便出發去PUB,離逢甲並不太遠,只有十分鐘不到的路程,系草載小君,我載小蔓,小黃當幕後軍師,夜晚的冷風中有著暴風雨前的寧靜。
  
  「喂,阿司,先說好喔,如果搞的太晚我可要住你家。」
  小黃騎在我的右邊,打了我安全帽兩下。
  
  「我知道啦!」
  
  那家PUB位在老虎城的樓下,名叫SAGA。門票真的是貴到爆,七百塊就這樣飛了,只換來幾張可樂的兌換券。才一進門,小蔓便遷起了我的手,主動的往裡頭走去,而小君也看到了她拉著我的模樣。
  
  這就是小黃的計畫,讓小君以為小蔓在倒貼我,看她心裡面有什麼滋味。今天是周六夜晚,看了看門口的招牌好像是啤酒之夜,訂了包廂就有免費的啤酒無限暢飲。說穿了包廂也不過就是在屋漆嘛黑的場地上擺幾張桌子沙發,休息起來比較舒服而已,這樣一個晚上就要收費六千塊起跳,真他媽的好賺。
  
  在夜店裡說話幾乎都要貼著耳朵才聽的到,音樂實在是太吵了,
  一堆黑眼豆豆,五角大廈,性感小野貓之類的夜店舞曲,從廁所到天花板都在那邊震耳欲聾的「Give  me  Give  me  More」,人群在中央打著燈光的場地扭腰擺臀,跟著在那邊晃呀晃的。
  
  小蔓靠在我身邊,貼著我的耳朵問我要不要進去跳舞。
  不好意思啊,我很會翹課,但跳舞不太行啊。
  
  我看到系草從皮包裡拿出了一張閃亮的信用卡給服務生,只見小君跟著系草和幾位男女同學走到舞池旁最大的包廂。信用卡?我連提款卡都快刷爆啦,真是夠了。想到等一下可能就坐在系草買單的包廂裡面休息,我哪有心情跳舞。我拉著小蔓和小黃離開跳舞的人潮,跟他們說先觀望一陣子。
  
  系草脫下了皮外套,他穿著黑色緊身的吊嘎,要胸肌有胸肌,要腹肌有八塊。他不只很型,連身材都很猛,若要用一個藝人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奶油小生吳尊。
  
  當吳尊……不是不是,當系草露出他精壯結實的身材時,他身旁那群花痴女同學都發出讚嘆的聲音,連小君都是一臉驚訝。硍,我看不下去了,小黃你快把衣服脫一脫,雖然你肚子上只有一塊肥肉,我也會為你用力鼓掌的。
  
  「阿司,我只能說你的勝算真的不高。系草長的比你帥,比你有錢,身材比你好,看樣子也比你更喜歡小君……無論哪一點都是你輸。」
  
  「我問你,你知道系草叫什麼名字嗎?」
  「他……他好像是……好像是叫,幹!我忘了,記得前幾天才整理過班上的名單……管他咧,系草就是系草,哪需要名字啊。」
  
  「沒錯,不需要去記他的名字,因為他只是無名小卒。」
  「你也只會出一張嘴,這是他的地盤,可不是你的。」
  
  小黃說的對,我只會出一張嘴。
  系草此時已經跳入了舞池中央,左右左右的熱舞起來。
  
  先是暖暖場,很明顯的他是個跳舞好手。
  裡頭的人慢慢的圍著他,不知不覺成了舞池上的主角。
  系草加快一些動作,大幅度的前後左右跳動。
  示意要身旁的人稍微讓開了一點。
  
  他要solo了。
  
  背景音樂一聲頓點,系草翻身倒立三秒。
  然後身子一轉,開始高難度的地板動作。
  
  手掌肩膀脖子後背不斷的在地上轉換摩擦。
  用出許多一堆風車,陀螺等等什麼我不太清楚的街舞技巧。
  
  我形容的不是很好啦。
  但是系草真是不是蓋的,他跳的超棒。
  
  雖然他現在是我的敵人,不過我還是很佩服他。
  練到這種達人程度可是要每天下去苦練好幾個小時。
  
  我轉頭看看小君,原本以為她會像其他女生一樣看的入迷,卻發現她一直在盯著我瞧,眼睛裡不知道在打算什麼。今晚就算她要和系草上床我也認了,看著系草風靡全場的氣勢似乎有一半以上的女生都想和他上床。
  
  唉,我還真容易認輸啊。
  轉過頭,想跟小黃小蔓說出我的想法。
  只見小黃已經跑去小君那喝啤酒,而小蔓卻不見人影。
  小黃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搞叛變吧?
  
  是沒有叛變。
  不過奇襲倒是出現。
  
  當大伙正對系草的熱舞驚嘆時,小蔓從圍觀的人潮走出去。一位身材矯好,穿著清涼的正妹本來就容易吸引人的目光,而今晚的小蔓更有這樣的本錢。
  
  系草的活躍似乎激起了小蔓的鬥志。
  如果系草的舞讓人吃驚,小蔓便是讓人看傻了眼。
  女舞者不適合陽剛的地板動作,小蔓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開始時是跳激情動感的熱舞,用那火辣性感的身材舞出一層層接連的波浪,加上誘人的笑容和眼神,很快就擄獲了在場男士的雙眼和慾望。
  
  音樂告了一個段落。
  系草和小蔓同時停止動作。
  
  大家也以為正要結束,小蔓的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由頭至腳,很有順序的抽點晃動,隨著音樂的重節拍,小蔓跳起了機械舞。剛剛的熱情動感到現在的節奏分明,小蔓恍若兩位孑然不同的舞者,唯一相同的就是那充滿自信的眼神和笑容。
  
  舞曲高潮時,小蔓無預警的下腰後弓……
  她整個人幾乎與地板貼平,然後又靠著腰力扭起身。
  
  
  真是性感又精采。
  全場爆發出了轟雷般的歡呼聲。
  
  系草笑了笑,走向前去禮貌的伸出手向小蔓邀舞,希望能炒熱當晚的氣氛。我想系草多少也抱有吃豆腐的心態在吧,男人嘛……
  
  只不過小蔓微笑著搖搖頭,用食指左右搖晃著。
  很明顯的,她不要。
  
  眾人發出驚呼聲,想不到小蔓的眼光這麼高。
  系草已可以說是很厲害的舞者了。看著系草尷尬扭曲的表情,我不得不承認當下非常的爽快。只不過在爽完後我才知道換我大禍臨頭了。
  
  我不斷的對小蔓打PASS。
  拜託,不要向我走過來,跟誰跳舞都好,啊啊!別拉我進去啊!
  
  來不及了。
  我和小蔓被圍在人群之中,完蛋了。
  全部的人一定都以為我很會跳舞,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啊。
  
  大家都用期待著眼神看著我和小蔓。
  小蔓的身體很熱,但我卻是冷汗狂流。
  
  
  「不要緊張嘛……我們不是說好今天晚上是情侶嗎?」
  
  
  小蔓一邊輕輕扭著身體,一面輕聲的對我說。
  是沒錯,這是我們的作戰計畫,可是我完全猜想不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結果。
  這計畫只會讓小君更生氣,根本濫透了!
  
  我在小蔓的帶領下,開始笨拙的扭動身體。
  不用小黃說我都知道難看到掉渣。
  
  別說小君了,此時我誰都不敢看,甚至還能想到系草嘲笑我的模樣。我只能默默的和小蔓兩人跳著奇怪的舞步,什麼都不再去想。不過小蔓似乎滿開心的樣子,她一點都不在意我是這麼笨拙的人,始終牽著我的手。
  
  「幹!丟臉!你真的遜爆了,不會跳舞就跳脫衣舞吧你!」喝醉酒的小黃突然在我身後出現,老練的由下而上拉開我的上衣,讓我頓時當眾袒胸露背。
  
  我和小蔓都嚇了一大跳。這是不可預測的災難,我早知道小黃是滴酒就瘋的。我向上天乞求著那件事不要發生,求求你了,神啊,只要讓我度過這次難關,以後一定每個月都捐一千塊給孤兒院。
  
  而事實總是讓人失望。
  該來的,總是會來。
  
  
  
  「啊啊!!硍你娘快放手啊啊啊!!────」
  
  
  
  沒有任何衣物,沒有任何掙扎,兩點直接爆發。
  那是有史以來最絕望的一次乳殺。
  也是叫聲最慘烈的一次。
  
  
  「High嗯High啊────」
  
  
  小黃用幾乎相同於我分貝大聲嘶吼問著,他的表情就像XD一樣誇張。
  PUB瞬間燃起了狂熱的氣氛,每個人都亂成一團,拼命的嘶吼大叫著。
  
  
  「喔喔喔!好High啊────」
  
  
  台上的DJ疑惑的點點頭,開始放五月天的終結孤單EX熱音加強版。
  我想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瞎的炒氣氛吧。
  瞎歸瞎,但卻非常成功喔。
  
  小黃一下子就被人群抬走瞎起鬨,而小蔓笑到連眼淚都噴出來了,她幫我拉好衣服,扶著我往人群外擠。雖然被小黃這樣惡搞,但我其實是很開心的。
  
  「小黃真的很亂來,從國中開始就這樣人來瘋的……」
  我雙手用力揉著胸部,表情是又痛苦又得意。
  
  「你們這一對真的很寶耶,雖然已經看過兩次你被他這樣捏……第三次看還是一樣好笑呢,呵呵呵……不過,那一定很痛啊?」
  
  「痛到我想殺人了。」
  
  我只覺得腳步有點不穩,一到了系草的包廂就趕緊坐下。整個人攤在沙發上,我已經揉了快十分鐘,卻絲毫沒有起色,又痛又刺又麻又燙。
  
  我把雙手甩一甩,再繼續揉。
  他奶奶個熊,手都快抽筋啦。
  
  「我來幫你揉好了,你讓手休息一下。」
  小蔓嗯了一聲,對我重傷不治的奶頭似乎很感興趣。
  
  我這輩子還沒看過女人幫男人揉胸的,沒想到卻直接發生在我身上,我都還來不及回答,小蔓就雙手按在我的胸口上,左右左右的畫圓。
  
  原本我想拒絕,但是又想到說好今天晚上是情侶……
  小蔓這麼認真的做好自己的角色,我也應該專業一點才行。
  她的臉好紅,不知道腦袋裡在想什麼,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樣呢?
  
  雖然還是很痛,但是超舒服的。
  如果小蔓願意每天幫我揉,被乳殺我也甘願。
  
  包廂只有我和小蔓兩人,我放鬆心情,享受著她的服務。氣氛非常的好,看著小蔓羞紅動人的臉龐,我差點就忍不住要跟她來個夜店之吻。我忽然有點明白一夜情是怎麼回事,不就是順從體內的渴望嗎?
  
  不過,這個妄想很快就消失了。
  
  「看來你們進展的很快嘛……」
  小君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有點想知道小蔓的眼中小君是什麼樣子。
  在我眼裡,小君看起來非常想殺人。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