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這三年中偶爾還是會跟小黃敘敘舊,只不過再次以同學的身分見面時仍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驚喜。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從國中到現在,他依然是那愛打嘴砲的個性加上胖胖的身材。
  而他說我卻是變了不少了,他第一次稱讚我說,想不到我穿起衣服來還滿好看的。這是什麼鬼話,難道我以前就都沒穿衣服?
  
  「不是那個意思啦,是你以前是很邋遢,現在是有點斯文宅。」
  「宅你老木。」
  
  跟我想的一樣,我們還是一點都沒變。
  
  「小黃,你現在是住學校宿舍,還是在外面租房子?」
  「我想應該會住宿舍吧,暑假玩太瘋了,完全忘記要找房子這擋事。」
  
  「你是白痴嗎?不會來問我喔。」
  「問你什麼啊?智障?」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家現在都只有我一個人在住嗎?」
  「幹,來不及了啦,我住宿費都繳了。」
  
  「就說你是白痴了,讀到大學一樣沒長腦袋。」
  「哎呀,算了啦,反正又沒住過學校,先試試看吧,下學期去住你家……幹,真的耶,學校離你家真的好近,唉喲我怎麼都沒想到,而且還是免費的。」
  
  真的很可惜,原本以為可以熱鬧一些了。
  雖然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住,但總是會期待有個人陪著。
  
  「我想到了!乾脆來出租你家的房間好了,你家不是有三個房間嗎?整理一下可以租兩個,離學校又近……雖然這學期已經太晚了,下學期一個租我,一個租別人。你看,每個月還可以收房租,多好。」
  
  「你要住當然可以,但是我不想租人。」
  「爲什麼啊?」
  
  「個人原則。」
  「你很盧耶,又不是金牛座的,別這麼固執啦。」
  
  「我不要咩。」
  「那如果是正妹要住呢?」
  
  「嗯,正妹的話我考慮看看。」
  「靠,我看你根本就是想和女友同居打砲嘛……」
  
  小黃這麼一說我才想到。
  乾脆找個女朋友一起住好了,都已經是大學生啦。
  而且這樣也不用再一個人解決,順便告別我的處男時代……
  他媽的,爲什麼我會想到小君?
  
  「……你的表情超猥褻的,夠了喔。老實說,你是不是和馬子一起住?」
  「哪裡來的馬子,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阿。」
  
  「你少來,之前我回台中時你明明就有帶來,我和我妹還有你和你女朋友,我們四個一起去嘉南園吃火鍋。唸曉明女中,戴眼鏡,個子小小,但身材很好那個啊。」
  
  「喔,你說她喔,早就分了,分很久啦。」
  「我看她還滿不錯的啊,怎麼分了?」
  
  「我不想說咧。」
  「幹,小氣巴拉的,我不管,你快點說啦,不然等等我乳殺你。」
  
  
  乳殺?不會吧?
  這可是我最怕的絕招了。
  
  我們以前唸的國中不是什麼很好的學校,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愛唸書的乖乖牌。大部分都只是愛玩的國中生(當然包括我和小黃。)
  
  下課全班時幾個男生鬧轟轟的一片,打來打去,雖然不是真的的鬧翻打架,只是朋友間的小作弄。小黃那胖嘟嘟的身材和從不生氣的個性便成了我們眾人下手的對象。
  
  尻拔辣啦(用拳頭用力尻頭,超痛,不騙人,可找人試試看。)
  脫褲子彈小鳥接金雞獨立阿魯巴(阿魯巴這麼有名,只要男生應該都會過吧?)
  兩柱擎天雙龍會(阿魯巴的EX熱血哀嚎加強版,抓起兩個人互撞。)
  
  以上那些鏡頭幾乎每節下課都在班上女生羞澀的眼光下熱情上演。
  經過一年的磨練,小黃已經成長到隨隨便便都可以一打二十。
  他真的超強。
  
  小黃的成名絕招就是「乳殺」,那時候他的外號是「奶魔」。
  凡是被他捏到的人,乳頭會痛不欲生,在地上含淚打滾等。你平復之後就發現原來已經上課好久。回家洗澡才知道奶頭上的淤血會這麼難看。
  
  我認真統計過,到了國二上,小黃乳殺掉十五個人平均時間是二十秒。
  一個人用不到一秒,真他媽的屌爆了。
  
  小黃捏遍天下無敵手的名聲很快的就在我們國中傳開,那時更有三年級的不良學生特地來找他麻煩(其實只是想單挑),小黃在迫不得以的情況下只好對他使出乳殺。
  
  小黃挨了兩拳,而不良學長倒在地上翻滾痛哭,像殺豬般的大叫。
  「我的奶頭爆了!我的奶頭被他捏爆了!啊啊啊!」
  
  第一次難免都會這樣,小黃的乳殺會讓人有失去乳頭的超真實錯覺。在小黃的千人斬下,還沒聽說過哪次真的把乳頭捏爆。不過淤青一個月是在所難免的,乳「殺」可不是浪得虛名。
  
  
  我看著小黃,冷汗直流。
  我很認真的考慮著,是原則重要,還是奶頭重要。
  


  
  
  「喔喔啊啊啊!幹你娘你真的乳殺我啊啊啊!!」
  
  
  
  
  經過三年,惡夢再度上演。
  即使已經這麼多次了,感覺還是和第一次一樣那麼的真實。
  乳殺永遠只會讓人痛不欲生,不會有任何一丁點的快感。
  
  小黃痛下殺手,我聲嘶力竭,全班的人也就理所當然的看著我們兩個。
  包括正在上經濟學的教授。
  
  「這兩位同學,你們上課時在幹什麼啊?捏奶頭啊?」高達七十歲的老教授推了下他的眼睛,注視捏著我奶頭的小黃。語氣尖銳上揚,活像是閹割後的太監公公。
  
  千幸萬幸,這時候下課鐘響。
  我和小黃兩人拿了課本趕緊開溜。
  
  「幹你娘咧,剛剛超丟臉的,不要大學還搞這套好不好……」
  我一邊揉著奶頭,順手用力打了小黃一拳。
  
  「管他丟不丟臉,你說不說啊,不說我每節課都給你來個幾下。」
  「你這根本就是威脅了吧?」
  
  「快點啦,我真的覺得是你是金牛座耶,超固執的。」
  
  
  原則跟星座是有啥屁蛋關係?我從來就不信這一套。
  全世界有十幾億的人口,你把他分成十二等分,隨便一個星座都有幾億人,這幾億人裡頭要找幾百個愛吃屎的我想也不是不可能,更別提套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個性說法就說星座專家好神準。在我看來這一切都只是屁。
  
  因為人總是只會注意自己想注意到的。
  
  星座算命說中了,就會覺得好準。不準的便自動跳過。我承認我很固執,但是和金牛座絕對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我也不是金牛座。
  
  既然小黃這麼想知道,其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奶頭比什麼都重要。
  
  
  「我女朋友那時候跟我說,你妹好漂亮。」
  「嗯,然後呢。」
  
  「然後她問我認識你妹多久了。」
  「嗯?」
  
  「我說從國中就認識了。」
  「請繼續。」
  
  「然後,她就問我喜不喜歡你妹。」
  「哦,我想她也會這樣問,你怎麼回答。」
  
  「我那時跟她說,我比較喜歡妳。」
  「所以你們就分手了?」
  
  「是的,分手前還大吵一架喔。」
  「唉,你活該。」
  
  「我知道,反正就是這樣。」
  「那你現在還喜歡小君嗎?」
  
  「誰知道啊,大部分喜歡她的都馬只是因為她很漂亮而已,如果你不是她哥,我看你自己也很想上她吧。我覺得我喜歡小君的那種感覺太膚淺了。男人就是這麼犯賤。」
  
  「其實,我妹她現在也在台中。」
  「啊?她不是在唸台北唸書準備考大學嗎?」
  
  「我騙你的,其實她今年就考上了。」
  「不.會.吧?」
  
  「我早就跟你說過她是天才,她高中跳級從高二開始唸……」
  「雖然有點不相信,台中的學校,哪一間啊?東海?中興?還是我們逢甲?」
  
  「你可以自己問問她囉。」
  小黃笑笑,指了指我的身後。
  
  我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
  我吞了口口水,慢慢轉過身。
  
  
  「嗨,哥,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
  


  小君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漂亮。
 
  
  「還有你,真的好久不見了。」
  
  
  真的好久不見。
  真的說曹操,曹操就會到啊。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