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03—

  與柯先生結束談話,大約是早上九點左右。我回去稍微睡了一會兒,整理整理後上班去了。嗯……是我忘了提醒什麼嗎?哈哈,是啦,我開了間漫畫店,有模有樣地當起了店長,就在某所公立國中附近。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總該找些事情來做,而與其他人相比,我似乎很喜歡看漫畫。於是有了「啊,不如來經營一家出租漫畫店吧。」的想法後,很快就付諸行動了。四處打聽下,找到了間老舊的二手漫畫店正要頂讓,花了畢生在星巴克打工的積蓄後總算是買了下來(當然,還是和小君籌借了一點)。

  原來的店面相當老舊、潮濕,一些如幽遊白書、北斗神拳等等的老漫畫都不只泛黃發霉,有些紙張還被白蟻蛀得坑坑洞洞, 難怪要出售頂讓。承接下來後,我和小君穿起工作服,到特力屋買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整修器具。花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將原店面裡裡外外都重新整理過,包括修補牆面、粉刷油漆、室內採光、鋪木板磚、雖然忙到灰頭土臉,卻也覺得非常踏實。

  至於新店面的名字,我和小君很快就達成共識了。

  「狸小路三町目」。

  那晚,小君看著尚未完工的招牌,眼角閃爍著些許微光。
  為了紀念三年前的日本之行;因為死亡而純粹了生命,因為謊言而真實了彼此。還有為了紀念過去的三丁,那段隨風遠去的歲月與回憶。

  隔天,小君北上回家。

  消失兩年的時間,對小君不知情的家人們確實是莫大的傷害。好在少根筋的小黃非常理解我和小君身為殺手的處境,並表示支持的立場。

  小君寫的那本日記(蛋頭是憑空捏造的傢伙)是個謊言。可其中小君父親經商失敗而欠下鉅款卻是真有其事,小君也的確以此為要因而加入的三丁的組織,償還了父親欠下的千萬債務。

  前陣子,小君終於向家人坦承自己實為罪犯之事,並如時述說將這幾年來犯罪行為與緣由,以及她本身的心情。

  雖然我們自有一套道德標準,但小君的確是個冷血殺手,死在她手下的人也不在少數。若是在一般的情況之下,實在很難想像小君會如何被她的家人們看待。畢竟,養育我的父親與養育小君的父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

  唉呀,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七日革命」所造成的社會衝擊遠遠超乎預期,也讓一般民眾的普世價值觀有了些許潛移默化。

  就像小黃對我說的那句話,「活著就好。」
  泣不成聲的他們仍然可以把小君緊緊擁在懷裡,感受寶貝女兒的溫暖。

  小君的父母問她,未來打算怎麼辦呢?
  小君回答,因為有我,所以她並不感到寂寞。

  至於其他諸如工作、婚姻等較為世俗的人生大事,小君的父母也沒有必要再多問了。或許小君無法像從前一樣讓他們感到驕傲。但他們明白,小君沒有對不起別人,更沒有對不起自己。她坦然地面對內心真正的理想,用自己獨一無二的方式,努力而快樂地開拓著生命的軌跡。

  今天也是準時開店,平日的早晨通常沒什麼人會來。中午過後,則會有零散的顧客來租借漫畫。下午四五點國中生下課,才是真正忙碌的時候,亂丟垃圾、站著白看的不說,那還只是小問題。麻煩的是每隔幾天就會出現以為我都沒發現的偷書賊,雖然還沒裝監視器,但眼白非常敏感的我都有發現到好嗎……

  傍晚的事,也只能傍晚才能忙。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是每天的悠閒時刻,整理完店面與書櫃,清點完書單後就沒什麼事了,無聊到一個不可置信的地步。由於才剛開幕不久,顧客少也是很正常,相信過一陣子就會忙碌一些了吧。不過呢……若是這間漫畫店能一直保持現在輕鬆悠閒的步調我也很樂意就是啦。

  畢竟,賺錢並不是開店的目的,就像是老爸過去在當汽車業務員,狐狸狗是股票投資客,王海勝在逢甲大學當教授,我選擇開漫畫店來作為掩人耳目的職業也是非常合情合理嘛。

  不只是從三丁的地下基地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得如何重新成立一個殺手組織。過去三丁的巔峰時期,高手有廖三丁、七號、零、疤、王海勝、冬姐、狐狸狗,以及身為殺手見習生的我和生命指導專員小君。其餘也有許多眼線與幫手,負責各種事宜,才得以讓三丁在地下體系中運作。

  呃,現在呢?我算算。

  上天堂or下地獄的有:廖三丁、七號、零、冬姐。
  人間兇器疤基本算是金盆洗手,從職業殺手轉換跑道成幫派幹部。
  自從冬姐走了後,王海勝人間蒸發,我想他老先生已經不在台灣,遠離這塊傷心的事非之地。

  嚴格算來,就只剩下我和小君、還有已經好一陣子沒聯絡的狐狸哥。雖說三人成虎,但只有三個人的問題實在很大。想到達從前三丁那亂中有序、粗中有細高度還真是力不從心,而且三人成虎這句成語好像也不是這樣用。

  算啦,反正橋到橋頭自然直,一個人鑽牛角尖地煩惱到破頭也沒用,還是等小君回來再好好和她討論。

  門口掛著營業中的牌子,沒人來也不是我的問題。
  所以,稍稍偷懶一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看看四下無人,坐在櫃檯的我開起網路電視的頻道,收看NBA的比賽直播,火箭對上湖人,2012至13賽季的第三次交手。

  說到NBA,我算是林書豪的球迷。很可惜,我並不是去年搭上林來瘋狂熱的球迷之一。當我注意到林書豪的時候,他已經從原來的奇蹟發生之地紐約尼克隊轉到現在效力的休士頓火箭隊。

  他最吸引人的特質就是他是唯一現役於NBA的亞洲球員。他的實力不弱,否則怎能打出一陣林來瘋狂熱?只是看久了也知道,他不是NBA中實力一流的超級球星。他不可能場均得分比雷帝或甜瓜高,不可能在詹姆斯的防守下灌籃,求勝的鬥志可能比不過三十五歲還在球場上奔馳拼命的柯比。

  光以球場上的數據而言,他的表現起起伏伏,有時三分神準,有時卻連運球都會掉漆,被包夾就跌倒,還很容易頭破血流。有些球賽看著我都很懷疑他是去打籃球還是去被當沙包打的咧。

  喜歡林書豪的球迷大多不是因為他有打球多麼厲害,而是他的確與眾不同,並且打出球場數據之外的價值。眼望去就知道啦,在幾乎全是黑人和歐洲人等身體素質天生優異的運動員中,他看起來就是不一樣嘛。

  雖然網路上的酸民頗多,但我想酸民們也不是真的討厭林書豪,只是看不慣一個實力普普的球員被炒作成籃球巨星的模樣。所以有事沒事想吐槽一下,或者是生活太無聊,想找點樂趣罷了。

  噢,第四節還剩七分十五秒,鬍子登又拐到乾爹哨了,關鍵的罰球。
  火箭隊有主場優勢也該贏啦,久違三連勝。  
  

  「又是林書豪,我就知道。」


  左後方傳來草泥妹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這小妮子是什麼時候溜進來偷看,我怎麼會沒注意到?

  我瞄了草泥妹一眼,只見她穿著國中制服,白色襯衫和百褶裙、黑皮鞋。加上她漫不精心、吊兒啷噹的態度,越來越覺得她變成了個小太妹。

  說起這位湯子玲小妹妹,可是讓我頭疼不已。比起在單親家庭成長下的我,草泥妹的身世經歷可是更曲折離奇許多。她痛恨曾是人蛇罪犯的親生父母(已歿),在小孩子最重要的成長期瘋狂崇拜偏執正義的零(七號的第二個人格)並被零收養一段時間,成了個性頗怪本性卻不壞的小女孩。

  在我與小君流亡日本的那兩年,舉目無親的草泥妹是由王海勝教授代為照顧。然而在冬姐殉情於七號後,深愛冬姐的王海勝也就下落不明。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草泥妹和小君確實有幾分相似;只是草泥妹遠遠不及小君對於危機的聰敏,做起事來比我更不瞻前不顧後的愚蠢。小君的任性背後總有著一百分的緣由和令人著迷的神祕感。草泥妹的任性只想讓我狠狠呼她一巴掌。

  最讓人蛋疼的是,草泥妹和我大學時代的舊情人小蔓的感情非常之要好,情同姊妹(小蔓原是草泥妹的家教老師)。我和小蔓有過一段有緣無份的感情,現在想到她胸口仍會隱隱作痛。

  草泥妹最愛戳我的傷口,用力在上面灑鹽,每天都反覆提醒我是個良心被野狗吃了的王八烏龜蛋,說我對小蔓的虧欠是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還不清的啦,然後再補一句王八蛋。

  草泥妹想到就罵、想不到也罵。而她的忿恨不平似乎只針對我一個人,對於小君她可是一句也沒有怨言過。

  我想,除了小君本身擁有「吾乃女王君」的威信與靈氣加持外,最大的原因是……小君心血來潮時也會和草泥妹一起把無話可說的我罵得痛快。

  天殺的王八烏龜蛋x2,恥感加倍。

  有一天晚上我受不了,決定捍衛我身為男子漢的尊嚴。

  我問:「難道妳希望我和小蔓在一起?」
  小君一貫的回答:「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猜啊。」

  「誰知道妳在想什麼,我都已經這樣了,妳卻對我那樣,如果我那樣,妳一定又會這樣。妳到底是想要我怎樣啊?」

  「不管你是這樣那樣還是怎樣,你傷害小蔓是事實啊,被罵活該。」
  「我是傷害小蔓沒錯,但還不是為了妳。」
  「所以,怪我囉?」
  「呃,不是。」

  「不是怪我,難道怪小蔓?怪她老是喜歡別人的男友嗎?」
  「也不是,小蔓很好。」
  「是啊,我也覺得小蔓很好。」
  「………」
  「既然不是我,也不是小蔓,你說該怪誰呢?」

  小君的眼神無法抗拒,語氣不可質疑。
  說服,也只是一分鐘的事。

  在小君的邏輯中,我並沒有男子漢的尊嚴。
  既然沒有,又要怎麼捍衛呢?

  「怪我。」
  「小司子變聰明了呢。」

  草泥妹說的對,我就是個沒尊嚴的王八烏龜蛋。
  喳,恥感到達三倍。

 


  《下回待續,於2013/07/03》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