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們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待停留三天。
  流亡聽來太過沉重,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
  
  幾個月前,人屠子皆死於駭人爆炸的晚上,我與小蔓坦承了對彼此的感情。
  是的,我在乎她,我當然在乎她。
  
  只是在那晚過後,與零的對峙在短短幾天內完全崩盤。在我因時間暫留的後遺症而昏迷時,我的身分成了零的計謀最大的助力。
  
  鐵竹幫與滄海盟,南北兩大幫派的和平在一夕之間近乎被摧毀殆盡。
  有誰想的到,有人會計畫同時刺殺何先生與王鐵衣?
  又有誰做的到?
  
  不僅如此,廖三丁會長在與我見面的那晚,其實早已身負重傷,他也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才會前來見我最後一面。
  
  在確定廖三丁的死訊後,刺客大聯盟正式宣告瓦解。
  那天,是二零一零年的二月十四。
  
  讓我意外而欣慰的是,在最危急的時刻有人出面支撐了失控的情況。
  王子津,身為王鐵衣的兒子,也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之一。他秉持的立場緩和了鐵竹幫與滄海盟之間一觸即發的危險。紙巾為了免除兩大幫派的衝突,將刺殺的責任轉嫁到我身上,連同滄海盟懸賞千萬賞金,同時又為我爭取到一條生存後路,多方面的手腕與判斷展現了他身為鐵竹幫繼承人的資質。
  
  所幸接連幾回發生的刺殺行動後,紙巾也明白了零是極端危險的犯罪者,加上疤前輩對王鐵衣的忠誠,必會全力保護紙巾的安危,零要傷害紙巾並非易事……
  
  只是過去所熟悉的生活,已一去不回。
  
  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接受何先生與廖三丁會長死亡的事實。像是忽然增長了好幾歲,時常緬懷起過去瑣碎的小事,也或許是時間暫留產生的影響,那些我從前記不太清楚、甚至被遺忘的片段,填補了失眠難熬的夜晚。
  
  人生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
  所謂的生命,就是指改變的過程,也是佛家所說的無常。 
  回想起從前的日子,忽然醒悟到自己失去了多少、得到了多少、是否走在曾經殷殷盼望的道路上,又對哪些事懊悔佇足。
  
  六、七年前國中時期,與小黃還熟識不久,當時的小君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不過也許是那時我只敢以暗戀者的心情與她相處。小君一直都是個很有魅力的女孩子,認識小君進而喜歡她不需要理由,不喜歡才需要。
  
  當時暗戀小君的心情,真的好單純,單純到忘了自己仍然是個學生,到學校上課並不是為了念書,而是為了放學後能見到與小黃一起回家的小君;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但只要能和她談笑幾句,一天也算過的值得了。
  
  有一天,因為感冒而流著鼻涕的小黃來到學校,向我抱怨說被小君傳染了。那天我翹掉下午的最後一節課,翻牆到學校外買了杯熱騰騰的咖啡。結果我不只教官抓到記了警告,咖啡還被感冒的小黃喝掉了。記得小君只是站在教室門口,偷偷笑著。
  
  怎麼也猜不著,在幾年後會和小君有如此深厚而且特別的牽絆,我並不單指男女之間的情感關係,還有在「殺手」這曾難以定義的旅途上互相扶持,並肩而行。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春寒未褪的夜裡,我在旅館內整理遠行所需的行李,其實也談不上整理,也不過是摺好幾件衣服,把半島鐵盒、槍和子彈給藏好。
  
  熱氣從打開的浴室門縫中飄出,盤著濕潤的長髮、只圍著一件浴巾的小君赤著腳走了出來。我不是第一次見到小君半裸的模樣,甚至習慣了。
  
  小君走過來,微微彎腰,用左手輕挑我的下巴,傳來浴後的水氣。
  在我稍微鬆懈的那一秒,小君的右手迅速掏出我才剛塞進行李箱裡的德國手槍,察覺到小君的行動與意圖後,我也立刻做出回擊的反應;趁著小君尚未持穩槍枝,我兩手連上,在半秒間拆了滑套與彈匣,小君也不甘示弱,卯足她的精神與技巧奪去我手上的組件,又迅速將手槍組裝回復。
  
  來來往往間,老爸留下的德國手槍在我和小君間反跳躍,拆了又組,組了又拆,我們從床尾捉到床頭;接著小君一個漂亮的反手勾,從背後把我壓制在床上,讓我整個臉埋在枕頭裡。更不幸的是又聽到「咖」一聲,彈匣第八次嵌入手槍中。
  
  就算沒看到,也知道小君會露出得意的微笑,然後用槍口在我背上磨蹭,等她的食指壓住板機時,她會皺起眉頭,輕輕地「啊」一聲。
  
  「啊。」因為小君扣不到的板機還在我的左手指縫中。
  
  技巧上,小君自然是略勝我一籌。
  不過在練習與嘻鬧參半的情況下,我硬要從小君的壓制中掙扎也不是沒辦法。
  
  一使力,一轉身——
  換我扣著小君的雙手,將她壓在床上,面對著面。
  
  「你犯規。」凝視幾秒後,小君不服氣地說。
  我笑了笑,鬆開手,坐在小君身旁,背靠在亞麻織成的床頭布料上。
  
  「別動。」小君悄悄跨坐在我身上。
  我手指押在床頭檯燈開關,房間裡唯一的光線來源。 
  黑暗後,是浴巾悄悄落地的沉澱聲。
  
  小君靠在我的胸膛上,靜靜傾聽著我的心跳。
  每天晚上她都會這麼做,彷彿將我的心跳當成了兒時的安眠曲。
  
  隔著冷牆與窗廉,台北下起了綿綿細雨。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屁屁魔
  • 最後靠GOOGLE找到答案~
  • 哈哈!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3 19:11 回覆

  • 悄悄話
  • 虛無飄渺
  • 接下來的兩集也會有密碼嗎??
    花了好久才找到這可惡的高木先生
    真是害人不淺阿=''=
  • 會有比較簡單的:P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1 回覆

  • yuvic
  • 找到姓氏之後,不用google真的不行...
  • 啊哈哈……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1 回覆

  • 虛無飄渺
  • 後來發現在google打"天下無聊 高木"根本直接秒殺==
  • 估狗萬能啊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2 回覆

  • H (VIP)
  • 我以為"高慕陽"是為了後面鋪梗 所以有想了想 到沒留意
    原來是補前面的坑....還有說"有不為人知的私生子"

    不過不是某篇後記說 狐狸狗是第三集才想到 加進來的嗎!!
    害我一直找第三集.....
  • 這兩點又不衝突XD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3 回覆

  • 曹登雄
  • 天哪第二集一看就知道了,
    陰險的高木先生!
    難怪會被塞霸辣.....
  • 極刑伺候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3 回覆

  • 內有惡犬(VIP)
  • 我終於成功了
    猜了N次~~~高飛狗,日本人,不知道,高木先生
    搞得我第六集都快翻爛了
    結果ㄊㄋㄋㄉ答案在第二集(算你狠)
    害我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 我第六集都還沒寫完你就在翻了!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4 回覆

  • 逍馬克
  • 我還猜友寄隆輝..(腰子都血)
  • 這太扯啦,哈哈!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4 回覆

  • 無想
  • ...竟然是中文!密碼!
    這太奸詐了!簡直跟有兩隻小雞雞一樣!
  • 什?什麼意思?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5 回覆

  • 小夜雨
  • 害我一直打高木彌生 想說只看過 GOOGLE神阿 高木乳殺(誤)
  • 估狗是大家的好朋友!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5 回覆

  • Michael
  • 高你高木先生的老木!
  • 是的!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5 19:15 回覆

  • Angel
  • 如果,無聊大沒跟我講再第二集,
    那我第五集大概要翻爛了 冏RZ
  • 啊哈哈……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6 21:04 回覆

  • Michael
  • 第二集不是X館嗎?
  • 不是,請看最後一行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6 21:05 回覆

  • az58462
  • 這密碼的梗鋪的好屌XD
  • 還、還好啦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6 21:05 回覆

  • lokwww897
  • 第二集的密碼不是旅館嗎?!?!
    慘了 看了第一集沒得看下去
  • 請看最後一行

    天下無聊 於 2012/02/16 21:06 回覆

  • 林協
  • 乖乖的從第二集第一篇開始看
    總算找到了,那該死的高木介 -皿-
  • kinght0250
  • 狐狸狗的老媽是被零虐完之後才被狐狸狗抓去關在秘密基地嗎???
  • Moses傻小MO
  • 我想起他叫高木先生...
    還不記得有介紹過叫高木介呢..........
  • w991052
  • 我看了十幾遍

  • qazw850718
  • 差點找不到
    好險~
  • 瘟腥場外人
  • 乎~密碼第一次打高木沒過@@
    還好突然想到第2集 零 殺的那個友藏面具男
    根本gj
  • 阿金
  • 猜到密碼的當時
    我爽到打牆
  • 0.0
  • 終於找到了
    好男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