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多月的閉關,痞克邦都長蘑菇啦。最近把第五集交稿後,總想著要上來更新一下網誌,和大家一起用力期待第五集的出版。(小聲說一下,第四集的封面迴響之高,讓編輯覺得很有趣。)

其實前些日子PA大和我聯絡時,我就看過了第五集的草稿,因為火力全開的PAPARAYA是連同四、五集一起構圖。話不多說,先來放一張各位沒看過的第四集草圖。

殺手4構圖.jpg 
 
是不是很眼熟呢?草稿中的小君多了些殺氣,小蔓則多了份自信。
以下則是第五集的封面構圖~

殺手5構圖.jpg 
登登,小司子又出來騙吃騙喝啦!
而狐狸狗本來就帥,不管怎麼畫都帥到不行,是吧?
至於為什麼PA大要一次畫兩張封面構圖呢?


我只能說,因為他太強了。


殺手四人組.jpg  


四人構圖,分兩集出
是PAPARAYA想出來的點子。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這張四人圖能以什麼樣的方式完成(封面以外),我都非常非常感謝PAPARAYA的用心和努力,也會盡力向出版社爭取,比如說第一集的書卡。

最後,附上一小段全面失控的內容,一起用力期待第五集的出版吧!
  
  
  
  ※
  
  
  
  「你是……何先生的狗。」吳先生翻過身,喘氣。「為什麼要殺我?」
  「不要裝傻,你知道今晚的會議。」狐狸狗看了看手錶,拿捏還有多少時間。
  
  「是你雇用大陸殺手要殺鐵幫主。」
  
「你根本沒有證據!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沒錯,大陸仔最麻煩的就是什麼都問不出來,滿腦子只知道拿錢開槍。」狐狸狗笑了。「但你傻了嗎?我要證據幹麻?你以為我是警察?
  
  
「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漸漸虛弱的吳先生的額頭流滿冷汗,失心瘋似地發愣發笑,自從打完那通電話,他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我只是負責和大陸的殺手連絡,不知道誰想殺人,更不知道目標會是鐵幫主,我只是聽命行事……」
  
  
「很抱歉,你已經死了。」狐狸狗的頭微微一側。「剛才那槍已經從你的被背後貫穿肺部,子彈卡在你的肋骨裡。你還能說話是因為施打毒品太亢奮的關係,等藥效一過,你馬上會呼吸困難,吸入的空氣像是千萬根針刺一樣刺入你的肺,大概掙扎三個小時才會真正死去。」狐狸狗笑了笑。「是不是覺得喉嚨開始癢了?」
  
  
吳先生睜大雙眼,極度驚恐地看著狐狸狗。
  
  
「我也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像是大發慈悲地憐憫。「只要你夠誠實。」
  
  
胸腔逐漸麻癢的吳先生別無選擇。
  
  
三分鐘後,全身抽畜的吳先生不小心咬掉舌頭上的一小塊肉。
  
他乞求狐狸狗結束他的痛苦。
  
  
「你知道嗎?」狐狸狗拿槍抵著吳先生的額頭。「我說的是謊話,你會很痛苦沒錯,但其實你不會死。等幾個小時後被服務生發現了,你會在醫院醒來,休養幾個月就會完全康復,甚至還可以去打你最喜歡的小白球。」
  
  
吳先生睜大雙眼,極度驚恐地看著狐狸狗。
  
  
「最後,我希望你能明白,那無關生意上的問題……」
  
  
指尖抵在冰冷的板機上──
  
  
「純粹是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今夜清風爽朗,圓月高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下無聊 的頭像
天下無聊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