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2—  

  「嗯。」小君滿意地點點頭。
  罵不成,只好咬著橘子,用惡狠狠的眼神告訴笨蛋服務生我有多麼生氣。
  服務生連忙道歉,小君直說:「沒關係,下次小心一點就行了。」
  稍微清理後,小君還是覺得不妥,便去化化妝室理儀容。

  忽然間,我發現只剩下我和Angela兩人,確定小君走進洗手間後,我一手扶著下巴,一手把再橘子拿了下。一陣舒爽放鬆的感覺從緊繃的下巴關節延伸到四肢百骸,原來沒有橘子的世界如此美好,簡直感動到快哭了。

  小君一離開,Angela也輕嘆口氣,落得輕鬆,說道:「我一直以為香港的女權主義已經落實的很徹底。一山還有一山高,小君小姐竟然能把男人訓練的比寵物還聽話,實在大開眼界,長見識了。」

  唉……我的真男人形象完全崩壞,德國打老虎的傳說也就到此為止。
  算啦,Angela愛怎麼想就隨她去吧,不過是個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女人。我也不認為三言兩語就能讓她明白我與小君之間的關係。我就是喜歡小君的蠻橫不講理啊,怎樣。我跟你說,這不是因為我有被虐傾向,一切犧牲都是為了反差效果。當習慣了小君平時的野蠻,等到她溫柔起來,實在是,哇咻……不說也罷,說了你也不懂。

  等等,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那不就是斯德歌爾摩症候群了嗎?不就是和平時被酒鬼老公家暴、揍得鼻青臉腫體無完膚、等到警察要作筆錄時又口口聲聲保證她老公清醒時是很溫柔很愛家的可憐女人一樣了嗎?

  (註: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又稱為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反過來愛上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不,我和小君的感情才不是因為斯德歌爾摩症候群,好好一個人哪來這麼多症候群可以得啊?喜歡和小君在一起,是因為,是因為……啊不知道啦!

  只能一頭倒在白色桌巾上,鬱悶地煩惱著……

  「與其做她的寵物,不如做我的吧。」    
  「呃?」

  「像你這麼厲害的男人,被一個女人使來喚去,不覺得很受氣嗎?論條件,我可不輸她,如果是我的話……」誘惑滿分Angela的聲調越說越輕、越柔、越嗲。「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用你作夢也想不到的方法……」

  說著說著,目眩神迷的我與Angela之間的距離也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迷迷濛濛中,彷彿可以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什、什麼方法?」
  「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不太好吧,我才剛認識妳耶。」
  「你才剛認識我,但我已經認識你很久了,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   
  「啊……呃……」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很明顯就是個該死的美人計啊。
  可是,明知道是陷阱,身體卻還是忍不住慢慢往前湊去,眼前這個叫做Angela的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我很想,但是不可以!
  啊,要親到了,要親到了,不可以啊!

  咚,橘子落地。

  就在我把全身注意都放Angela身上時,橘子滾落到距離約三公尺外的另一張桌腳。橘子落地的咚隆聲傳入耳……

  萬相凝滯,時間暫留,唯有我的意識行走其中;橘子停在小君的腳邊,不過離開短短幾分鐘,就見到我與陌生女子親吻偷情的畫面。小君是了解我的,也知道我時常做出不經思考的荒唐事來。

  小君終究會原諒我,但在那個當下,那份錯愕……設身處地想,若是我看到小君一位陌生男人接吻,會有何感受?

  時間暫留結束,橘子是滾到小君腳邊了,但Angela和我什麼也沒發生;在橘子落地那瞬間,我便起身追向那顆橘子,在小君面前把橘子撿了起來。一想到可能會讓小君如此難過,我寧可咬著橘子一整天。

  「不要咬了。」小君拿走橘子,輕聲說:「地上髒死了。」
  「妳不是說一整天都給我咬著?」 
  「我現在說,你可以拿下來了,咬著橘子怎麼吃飯啊?」
  「妳會說,要怎麼吃是我的問題。」
  「所以,幫你解決問題了,還不感謝朕?」
  「謝主隆恩。」
  小君笑了笑,「免禮,平身。」

  我和小君和好如初,回到座位卻不見Angela的人影。
  此時服務生上了滿桌菜餚,小君愉快地坐下,對著她的海鮮燉飯大快朵頤,只有我渾然不解,一頭霧水。

  「別發呆啦,坐下吃飯吧。」小君說道。
  「她走了?」

  「嗯哼,好燙喔。」小君對湯匙上的明蝦吹氣。接著,小君把掛在椅子上的白色包包拿給我,要我檢查。

  對厚,包包一直掛在椅子上。
  打開一看,裝著人魚之心的黑色絨布袋果然不見了。

  「和我猜得一樣,只是稍微動動手腳,那女人馬上露出狐狸尾巴。」
  「小君,妳早知道她會偷鑽石?」
  「何只知道,我還怕她不偷呢。」
  「這麼說來,她和姜一方也是一夥的了,那狐狸狗……」

  「是不是和姜一方一夥還不確定,但肯定有所關系,狐狸狗前輩大概也被騙了吧。你們這些男人啊,最容易被漂亮的女人給騙了。」

  「唉呦,狐狸狗本來就不打算插手,自然不會留意Angela的真實身份。」
  「你也只有這時候會幫狐狸狗前輩說話,笨蛋。」
  「好在妳是個聰明又漂亮的女人,一眼就把Angela給看穿了。」

  「現在才討好已經來不及啦。那個Angela一來,你就死盯著她不放,什麼看腿看身材的專業素養?那種鬼話虧你有臉說的出來。還好,算你有點良心,要是真的蠢到被那假惺惺的女人色誘成功……哼!那就不是咬橘子那麼輕鬆簡單的活了,看我還不把榴槤塞到你的鼻孔裡。」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驚恐地說:「榴、榴槤?」
  「你想試試看嗎?我說到做到。」

  「不不不,不用了。」我只得趕緊把話題帶開,好聲問道:「小君,妳是怎麼猜到Angela有問題?」

  「你很笨耶,姜一方原來就是山河會的人,光是這一點,就足疑懷疑那個女人來與我們接觸的真正目的。加上她也說了,七號曾經狠狠槓了山河會一筆,而你就是七號的兒子,是一千億美金的所有人。不過說了幾句好話,你就樂得飛上天了,也不仔細想想,山河會不找你討公道,難道找我哥啊?」

  見我被說得一無是處,一字不吭,小君也不忍再繼續唸下去了。「好啦,快吃,等等涼掉就不好吃了。我沒有很生氣,都在一起那麼久了,早習慣你的個性了。」

  「我也是。」我沒有很低落啦,早習慣了。
  「嗯。」反而是小君害羞得轉頭,不敢與我對望。

  接下來的時間,我與小君一邊討論,一邊吃著大餐,佐著白酒。
  小君並不確定Angela會動手行竊,只是覺得有此可能性。以Angela的角度來說,她一定也沒料想到第一次見面就能看到人魚之心。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當機會來了,小君和Angela都沒錯過。
  但誰對誰錯,事態沒有發展到最後一步前,誰也不會知道。
  首先,讓我們還原事情真相。

  一, 拿出人魚之心炫耀是小君刻意引誘Angela的舉動。
  二, 服務生是被Angela絆倒,其實我有注意到,但當時認為只是意外。
  三, 小君假借整理儀容離開現場,觀察Angela的行動。

  四, 橘子是被Angela丟到地上,用來吸引我的注意,若是起身撿拾橘子,Angela便能偷取人魚之心,安靜迅速地離開現場。反之,若是被Angela色誘,必定會造成我與小君之間的激烈爭吵,Angela會再找機會再行下手。還好發生的是前者,否則我要塞著榴槤上新聞版面了。

  五, 最關鍵,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魚之心是真品沒錯,只有真品能誘使Angela立刻下手,關鍵是裝有人魚之心的黑色絨布袋是小君特製的追蹤定位儀器。Angela遲早會找到方法打開它,但等到Angela打開了。我們也早就追蹤到她的行動與位置。哼哼!姜一方和Angela就像兩隻青蛙,我和小君就像一鍋溫水,溫水煮青蛙,恩災死活啦!哇哈哈哈哈!  

  「小聲一點啦,你笑起來很像白癡耶。」
  
  
  
  《下回待續,於2013/07/24》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關公面前耍菜刀
  • 連看12章

    齁跨

    李政司現在的實力已經屌打全世界了吧?

    不過一直提到七號 就頗感傷的

  • 屌打啊

    天下無聊 於 2013/07/24 19:14 回覆

  • 風的妖精
  • 我突然好像看吐司夾榴槤是什麼景象哦
  • C.K
  • 無聊大大你是有試過用鼻子夾榴蓮才想到這個梗的嗎...?
  • 當然不是XD
    是一個老笑話

    天下無聊 於 2013/07/24 19:14 回覆

  • 給GP
  •   稍微清理後,小君還是覺得不妥,便去化化妝室理儀容。

    化化妝室理儀容???

    化妝室理理儀容吧XD

    GP+1(?

  • 哈,好懷念GP
    XD

    天下無聊 於 2013/07/24 19:13 回覆

  • 悄悄話
  • 巍巍風
  • 榴槤塞鼻孔...為什麼不是要吐司用跨下夾榴槤
    這樣比較像酷刑(光想就覺得好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