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0—

  幾天後,說好的美術館。
  一早便是風清氣爽,適合出遊的好日子,遊客出乎意料地多。開車的我在美術館外繞了兩圈才找到停車位。

  排空擋,熄火,手剎車。
  小君悠悠哉哉地看著後照鏡,在臉上、手上擦著防曬乳液,也順便在我臉上擦了一點,免得原本就不白的我看起來又更像外籍勞工。我很少看過小君化妝,認識這麼久,印象中見到她化妝的次數兩隻手就數的出來,其中大部分還是為了偽裝成其它身份的刻意裝扮。平時多以素顏示人的小君勤於保養,我想房間裡頭那些瓶瓶罐罐的高級保養品也不會比化妝品要便宜多少。

  自然美啦,森林系少女啦,是小君最常掛在嘴邊的對自己的形容詞。平常和我出去也不會穿太拘謹的衣服,幾乎都是鬆鬆綿綿的運動外衣,大不了搭件普通的牛仔短褲配上她最愛的allstar。

  今天小君不知道哪裡吃錯藥,內搭有腰身設計的低領無袖襯衫,外穿遮陽小外套,褲子是讓人無法移開始視線的白色緊身牛仔褲,加上紅色的高跟淑女鞋。實在是太貼、太緊、太淑女了。還有,小君竟然還上了淡妝,嘴唇粉潤,眼影光彩有神。

  下了車,為小君撐傘遮陽的我忍不住問:「崇尚自然美的森林系少女呢?」
  小君戴上太陽眼鏡,神氣說道:「她今天休假,怎麼,不喜歡我走時尚路線?」
  「沒有啦,就是有點不習慣。」
  「有什麼好不習慣,我穿什麼樣子,你都得習慣,都得喜歡。」小君一邊說道,一邊勾著我往美術館走去。

  熱鬧的廣場人來人往,有牽著黃金獵犬的爸爸,有放風箏、丟飛盤的小孩子,有一步一步,互相扶持的老先生老太太,有不喜歡和家人出遊,躲在樹蔭底下滑手機、上網解悶的青少年們。

  小君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單眼相機,一一拍下她覺得有趣的畫面。除了沿途風景,有幾張是我用手擋著臉、喊著不要偷拍,也有小君靠在我身邊的合照。我們就像尋常的情侶般,享受著得來不易的歡笑時刻。

  只是在某一次偶然的四目交接,我們不約而同地避開了對方的目光。
  一股刺痛扎進了胸口。
  想起了小蔓,想起多年前與她共舞的晚會,想起她對我和小君的無怨無悔,想起那年的平安夜,我們三人在樹下為彼此許下願望。

  我不明白,也不願過問,小君對於小蔓的真正想法,當年的她是如何看待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小君是否有想過為小蔓留下一個位置呢?每當我這麼想時,都覺得太可怕、太自私。那無關於感情的糾纏,而是我和小君的生命注定伴隨著死亡,又有什麼資格剝奪小蔓的人生?

  依然懷念孩子般地天真,不切實際的約定和淚水。可曾幾何時,停駐在年少歲月的我們已經模糊不清,隨風遠去。

  走進美術館,除了有涼爽的冷氣空調,相對戶外也安靜了許多。狐狸狗與Jill的畫展分為兩個部分,一是現代歐洲,也是美術館入口處所布置的主題,混有一點歌德式的古老風格。另一部分,是我們所熟悉的台灣風景,如狐狸狗提到的九份,還有阿里山、日月潭、太魯閣等等。

  依照約定的時間,我和小君來到美術館二樓,找到一幅由遠方高空描繪法國巴黎夜色的油畫,畫作的名字叫做「浮世歲月」,為此次畫展的主要招牌。

  整幅畫相當巨大,長二點五公尺、寬一點五公尺,掛在牆上有種說不出的壯闊、魅惑、還有既視感……

  小君站在浮世歲月前,看得入迷。我小聲向她問道:「如果我記得沒錯,浮世繪是源自日本,描繪世俗人物、百姓生活的一種畫作風格。雖然取做浮世歲月,畫得主題卻是巴黎的風景夜色,不知道其中有何用意……」

  「有人啊,你看。」小君用手指比著巴黎鐵塔上的一端。與整幅畫相比,小君所指之處是細小得為不足道,僅僅只是用灰黑色的筆觸一掃帶過。但仔細一看,那站在鐵塔頂端處的的確是個人影。

  原來,狐狸狗畫下的,是七號的浮世歲月。

  我和小君富感興致地討論這幅畫時,身為畫展主角的狐狸狗和Jill也到了。狐狸哥還是老樣子,Jill可就真的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我對Jill的印像一直停留在高中時期及後來在星巴克工作的那段日子,她是個早熟、獨立,與當時自身年紀不相符合的女孩子。幾年過去,我們隨著時間長大,而Jill正好來到她最自信與美麗的時候。

  Jill前陣子有打給我敘敘舊,說她也辭掉了星巴克的工作,專心在自己喜歡的藝術領域上。當然,和狐狸狗這位高富帥在背後支持也有很大的關係。至少,從小家境就不好的Jill不需要再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煩惱。我真的很為他們開心,狐狸狗和Jill在彼此的身邊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

  穿著絲質連身長裙的Jill已然是位藝術家的模樣,她熱情地與小君打招呼,簡單寒暄幾句。她們彼此不算認識,但知道對方,記得是大學一年級時的星巴克,還有之後在東海的平安夜有過幾面之緣。最重要的是,至今Jill仍然不知道我和小君是殺手的身份,更別說當初狐狸狗也是為了追查人屠子集團而與她結識。

  狐狸狗就是狐狸狗,他在七號發動恐怖攻擊之前把Jill送到義大利旅遊,順便與當地的藝術家作交流。也因如此,在短暫戒嚴的一周中,Jill並不在台灣,自然也不知道我是殺手七號的兒子(當時我為了找到七號而公開自己的身份)。現在想想,當時會做那決定還真是魯莽,好在只有廣播,沒有公佈長相。等時間過去,政府出面收拾殘局,這件事也被遺忘的差不多了,大概是吧。

  Jill對小君說:「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認識妳,聽說妳和阿司不顧家人的反對,私奔到日本兩年啊……實在太有勇氣了。」

  「啊……」小君裝作有點苦惱地回答:「這件事說來話長,改天有機會我再跟Jill姊聊聊好了,可以嗎?」

  「當然可以。」Jill禮貌性地笑一笑,然後又聊聊其他的事。

  趁個機會,Jill把我拉到一旁,小聲說:「阿司你這臭小子,竟然讓你撿到了寶,之前我還以為她只是和你玩玩而已呢……沒想到都在一起這麼久了。」

  「去,妳還有臉說喔,算我撿到寶,那妳的狐……不是,妳的高先生又算什麼咧?簡直就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啊!」

  「幾年不見,一樣嘴賤啊你。但你說的沒錯,他真的很好。」

  這時狐狸狗走過來,在Jill耳邊說了幾句話。Jill點點頭,對我和小君說:「不好意思,我負責的展場還有些事,要先過去了。很高興你們今天能來,真的。下次讓我請你們吃頓飯,再好好聊聊,好嗎?」

  「好,那下次再約了,這展覽超棒。」我豎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等Jill下樓走遠,另一個人從二樓長廊走了過來。



  《未完待續,於2013/07/19》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2


  • 說好的3P呢
  • 風的妖精
  • 說好的4P呢
    迷:哪來的第4P阿
    就是草X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