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09—

  三分鐘過去,冷靜後的我尷尬到無地自容,只能雙手摀著臉,從指縫餘光和他們交談。沒想到我的自制力竟然低落到如此不堪,完全沒有抗壓性可言,根本躁鬱症。

  狐狸狗大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嗆聲,一定是我這幾天睡眠不足所導致精神疲乏,一點小事就失控抓狂,超丟臉的啊……

  指縫間的狐狸狗大哥恢復一如往常的神情,慢條斯理地說道:「好吧,一開始我也沒有講清楚,讓你有點誤會了。的確,我的語氣是重了點,那也不全然因為你們最近四處偷竊鑽石的關係,而是一點私事……」

  「私事?」小君問道,而我繼續摀著臉。

  「上個月,我訂了一顆鑽戒,是某個法國設計師去年參展的作品的同款式,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芷晴很喜歡那戒指。只不過被你們摸走了,那間精品店暫時宣告歇業,直到找到犯人為止。」

  「那簡單,我去樓上拿給你,是長什麼樣子?」我攤開手,開心地說道。原來狐狸狗是一怒為紅顏,為了Jill看上的一只戒指,還好還好。

  「簡單你的大頭啦!給我繼續貼著。」小君拍了我的後腦一下,又把我的手巴到臉上,「現在鑽石大盜鬧得沸沸揚揚,狐狸狗前輩拿偷來的鑽石送人,這擺明不是自找麻煩?我們要做的,是盡快找到姜一方,把事情好好解決。如果他願意把兩千萬美金乖乖奉上,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原諒他。」小君偷偷一笑。「不過我現在更想知道的是,狐狸狗前輩是打算和女友求婚嗎?」

  「不,我只是……」指縫中的狐狸狗露出一絲困惑神情。

  「明明就有。」我知道小君不敢說,就幫她說了。當然我的手仍然安安份份地摀在臉上,讓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再加上一點回聲效果,「依照我多年的觀察,現在的情況肯定是狐狸哥想結婚,但Jill不確定。因為她還年輕,又和狐狸哥差了快十歲。最重要的是,Jill遇過太多不要臉的賤男人了。怎麼說她也當了你三年的女朋友,多多少少察覺的到你藏著些秘密沒跟她說,這對女孩子而言,太不踏實了。女孩子可以和不踏實的男人交往,但絕對不可能和不踏實的男人過一輩子。狐狸哥,我是不知道你到底藏了多少祕密,至少也讓Jill知道你過去曾經……」

  「其實你說的很有道理。」狐狸狗一邊嘆氣,一邊搖頭說道:「可是我怎麼聽,都覺得話中的話,只覺得是有個沒臉見人的傢伙在威脅我。拜託,都幾年了,現在我早就不吃這一套,省省吧。」

  聰明伶俐的小君猜出了我的意圖,樂得靜觀其變。

  「啊……天野今日子小姐,真的很漂亮啊。又溫柔,又賢淑,又是道吉會的千金。偏偏她怎麼愛上了一個負心漢,愛上就算了,還死心塌地的為他生了個兒子。今日子小姐是我見過最偉大的女人了。狐狸哥你知道嗎?我和小君待在日本那兩年,今日子小姐非常照顧我們。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今日子小姐要對素昧平生的我們如此友善呢?」我右手握拳,左手執掌,用力左手掌心上敲了一下,恍然大悟地說:「後來終於想通了,就因為我們認識那位負心漢啊!」

  趁勝追擊得我繼續說道:「為了報答今日子小姐的恩情,我們一直都有保持聯繫,她兒子天野文太實在是太可愛了。每個月都會寄明信片來,那小傢伙會寫字了呢。啊,還有一些小禮物,像玄關那邊的茶几啊,你正在喝水的杯子啊,欸!小心別噎著了。樓梯上的民俗掛飾,都是今日子小姐遠從日本送來的心意。友善得讓我是無以回報,只好拍拍幾張對他們從不過問的負心漢的相片,滿懷感傷地寄回日本,聊表歉意。」

  只見狐狸狗閉上眼睛,做了三次的深呼吸,活像個在喜馬拉雅山上進行靈修的瑜珈大師,將靈修過的感受以最溫和的方式緩緩道來:「李政司,你不是忍耐沒有極限,而是你的人格、你的思想,還有你那張臉,無恥到沒有極限。只要別讓Jill知道,說吧,你們倒底有什麼要求?」

  重新找回冷靜與自信的我對狐狸狗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搞定。

  人的面子啊,老是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在我們三個人都打開天窗說亮話後,討論起來便輕鬆簡單多了。
  小君嘴上說要姜一方好看,心裡想的和我卻是同一件事。

  誠如狐狸狗所言道,我現在最緊迫且最重要的是重建組織,但重建組織需要人手,總不能上人力資源網站刊登誠徵新人殺手,找些不知所謂的阿貓阿狗來吧?

  於是乎,小君一直在注意有著特殊本領「本因坊」集團,希望能藉由此事來認識他們的人,進而拉攏。當初小君是這麼打算,可後來卻也的確被姜一方給擺了一道,才演變成現在的情況。

  狐狸狗曾是三丁的一份子,是老爸的得意門生。他不會、也不能置身事外。還好對於我和小君的打算,狐狸表示贊同。

  幾年前,「本因坊」於黑市消失匿跡前的最後一筆生意,便是和狐狸狗交易。他向本因坊購買了一台直昇機(我完全無法理解)。最重要的是,狐狸狗對於「本因坊」的了解,比我們要清楚了許多。

  身為一名職業殺手,對於各地幫派的專業知識多少也是必需具備。

  台灣北盤「鐵竹幫」,南據「滄海盟」。
  日本北海「道吉會」,中央「東京聯合」,海線「九洲幫會」。
  過去五年,我與幫派組織也是恩怨交錯、情仇難分。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是如此不可思議。
  如今擺在眼前的挑戰,香港九龍一帶的「山河會」。

  山河會,原為華人最大幫派勢力「三合會」的一支。三合會是個古老的幫派,起源於三百多年前的康熙、雍正年代,以一幫反清復明者為主要成員,三合代表「天」、「地」、「人」,三合會的另一個稱呼,也就是廣為人知的「天地會」,其天地會總舵主正是所謂平生不見陳近南,便稱英雄為枉然的阿南。

  就先別說和我還算有幾分交情的阿南了,咱們偉大的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曾經號召三合會進行革命運動……

  話說當年滿清政府無能腐敗,百姓水深火熱、民不聊生。好在國父「鐵拳無敵」孫中山感召了「穿林北腿」蔣中正,左踢「再世霸王」袁世凱,右打「天魔傳人」毛澤東,歷經八年抗戰,十一次的武昌起義,終於推翻滿清,建立青天白日滿地紅,後傳中華人民共和國,實在是可歌可泣、可喜可賀啊。

  至於孫逸仙先生所用的武功「五權憲法」,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總之,「本因坊」屬於香港山河會的勢力範圍之內,來頭非同小可。
  香港原屬英國殖民地,一九九七年後才回歸中共。歷史背景之下,山河會比起鐵竹幫,甚至道吉會,都更有國際觀。說實際點,為更看重利益與買賣,對於自身土地與文化的感情依歸並沒有太深厚。

  而山河會長「白獄狼」正是代表其中的一代梟雄,本名白玉郎。商人出身的他手腕高明,幹事狠辣。更有人傳說,白獄狼富可敵國,連香港特區的首長大位要交給誰坐,都必須經過白獄狼的同意。若其傳說屬實,光由這一點看來,白獄狼的權位是大勝王鐵衣,就算與已故的廖三丁相比,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狐狸狗提供的山河會與白獄狼的消息,零零總總都在我的接受範圍之內,能幹到一會之長、一幫之主的位置,自然都是很強大、很牛逼、猴塞雷的大人物,更何況我自己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是吧?

  真正讓我無法接受的是,狐狸狗在交代完山河會的事後,從西裝內袋拿出了兩張金光閃閃、差點亮瞎我的鈦合金狗眼的精美邀請函。

  上頭四個大字寫著「彩山畫水」,下方的幾行說明幾乎讓我無法直視:「當代藝術畫家高慕陽與周芷晴,油畫與水彩畫展,歡迎各位民眾前來參觀……」時間為前天開始到下個月結束,地點就在台中美術館。

  小君接過邀請函,興奮又開心地說:「哇!好厲害!狐狸狗前輩,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和Jill這麼有才華,開了個人畫展,會去!我和阿司一定會去!」

  狐狸狗說:「也沒什麼,我和Jill平常的興趣就是畫畫水彩和油畫,一些人物、風景什麼。去年底我們在九份畫山上的海景,那間民宿的老闆娘是美術館長的親戚,她湊巧看到,很欣賞我們的畫作,加上這兩年我和Jill也畫了不少作品。因緣際會之下,就順水推舟地辦了畫展。」

  「嗯……真的好厲害喔,狐狸狗前輩……」我眼神空洞,有氣無力。

  各種羨慕嫉妒,明明一樣的殺手出身,狐狸狗長得帥就算了,有錢就算了,聰明就算了,竟然還才華洋溢,在美術館開畫展?道吉會的今日子小姐死心塌地為你守活寡、養兒子。而你在台灣卻拐到了個年輕十歲的漂亮女友。以前是盛名在外,彈無虛發的殺手狐狸狗,現在又成了當代藝術畫家。

  搞什麼,上帝一點都不公平,都給你玩就好了嘛……

  小君捏了我大腿一下,小聲說:「你不要吃不到葡萄,就想葡萄酸……」
  「好啦,我知道。」我點點頭,正色對狐狸狗說:「我們會去的,不過在這個時間點,我還是想多留意姜一方他們的行動。」

  狐狸狗笑了笑,「要你們來,也是為了這件事。由於我過去的身份比起一般畫家更為特別,所以我的畫作在地下黑市中還算小有市場,雖然成交的件數不多,但價格我還算滿意,本因坊有意買下幾幅作品作為轉賣。展覽期間,他們也會前來觀賞,找個時間,我會讓你們碰個面,談談正事。本因坊的人大多沒什麼問題,畢竟在商言商,誰也不想多找麻煩。唯獨姜一方是個讓人難以捉摸的危險人物,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直接和你們對上,這次小君和姜一坊的鑽石交易,九成是他的個人行為,事情必須調查清楚,我認為原因並不單純。光就你們最近的行為而言,若不是偷到了Jill喜歡的鑽戒,其實也沒那麼糟糕,還挺有創意。」

  小君鬆了口氣,「還是狐狸狗前輩設想周到,有你幫忙太好了。」

  「哪裡,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就好人做到底。」道完,狐狸狗翻出皮夾,一張一張地挑起名片。「有了。這是賴醫師的名片,找時間去看看。來,給你。」

  我接過名片,上面寫著賴高和醫師。
  精神科。

  還沒搞懂狐狸狗的意思前,他就自己解釋,「你的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在短短二十分鐘之內,你的情緒經歷了過度自卑、過度壓抑、過度憤怒、過度羞愧、過度自信等極端而複雜負面效應,對於精神狀況的健康有很大的影響,怎麼看都是一個危險的徵兆。七號後來人格分裂,又見到你又吼又叫又笑又鬧的樣子,實在讓我不得不擔心。賴醫師一直想做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與精神疾病之間的臨床實驗。一句話,預防勝於治療,要勇敢面對自己的病。」

  說完,狐狸狗拍拍我的肩膀,瀟灑地離去。

  小君站在門口,開心地對狐狸狗揮手道別:「路上小心,我和阿司一定會去看你們的畫展。狐狸狗前輩最棒了!」

  預防勝於治療……還不都你們害的,我靠!



  《下回待續,於2013/07/17》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 賴高和 他跟阿布有關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