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08—

  我認識狐狸狗已四年有餘。

  狐狸狗長我幾歲,比我高一點、瘦一點、相貌過人,舉止得宜、談吐有禮。不僅會賺錢,更懂得花錢,生活得非常有品味,皮膚保養得比我還好,有點過分。也許是狐狸狗沉穩內斂的個性使然,我們始終保持著有點熟,又似乎沒有那麼熟的關係。

  從前狐狸狗是我在三丁組織中的前輩,也是我老爸七號親手調教出來的職業殺手。專業是長距離狙擊,槍槍爆頭,彈無虛發。

  常常在想,如果有本關於職業殺手的教科書,狐狸狗肯定是最佳典範。見過或認識狐狸狗的人,在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後,往往不會太驚訝,反而會有種「啊,我就知道你是殺手」的感嘆。真要說狐狸狗有什麼缺點,就是他太悶、太無趣了、太冷淡了。我是悶騷,小黃有點悶騷,紙巾是有夠悶騷。而狐狸狗是只悶不騷,雖然偶爾會說幾句令人意外的格言就是了。

  在我的印象中,傲嬌的狐狸狗是屬於你不找他,他絕對不會來找你的那種人。儘管如此,當有困難需要幫忙時,狐狸狗總是最可靠的人選。

  以上,是我為狐狸狗先生的簡單介紹。

  至於為什麼會忽然提到狐狸狗呢?因為就在今天傍晚,幾分鐘前,家中門鈴響了。一開始以為是推銷保險的傢伙。沒想到是許久不見的狐狸狗登門拜訪,還提了一盒喜年來蛋捲當作伴手禮。

  見到狐狸狗前來造訪,小君彷彿換了個人似地,竟然走進廚房切起哈密瓜和蓮霧來了。不一會兒功夫,笑咪咪地端出水果拼盤來招待客人。

  我確定小君也有雙重人格;一個是我最熟悉的、嬌縱蠻橫的女王公主。另一個則是久久出現一次、溫柔婉約的鄰家女孩。人格出現的時機是看小君的心情決定,無論是哪種小君,我一樣喜歡。

  客廳,狐狸狗,小君與我,喜年來與水果拼盤。
  閒話家常,概略。

  「你們最近做的事,我大概都知道了。」單刀直入,狐狸狗說道:「你們向『本因坊』交易五千萬美金的人魚之心……那是你們的錢,要怎麼花,我管不著。可是在那之後,為什麼又要偽裝成姜一方的身份到處行竊?我實在想不明白。」

  「我可以解釋。」我說道。
  「好,你解釋。」
  「實際上,人魚之心的價值只有三千萬美金,所以……」
  「所以你們不甘心,是吧?」
  「其實,我們只是在尋求某種解決事情的方法,等過一陣子,那些珠寶……」

  「你不覺得這樣做很幼稚嗎?」狐狸狗大哥根本沒聽我解釋完,劈哩啪啦就指責了起來,聽得我是一個屁也不敢再放。「你已經不是從前的李政司了,你是七號的兒子,是身懷絕藝的時間暫留者,是能力最強大的殺手。你應該要做的事情是重新整頓混亂過後的地下社會,建立屬於你自己的組織。可你卻去當小偷?在我看來,你只是在玩扮家家酒的小孩子遊戲罷了。」

  狐狸狗大哥罵得真好,我實在太同意了。
  可是話又說回來,你那麼生氣幹嘛啊?況且,這也不是我的主意,始作俑者可是切哈密瓜給你吃的小君同學。

  決定閉嘴的我緩緩將視線轉到小君身上,正所謂關我屁事,沉默是金。
  沒錯,小君,妳都聽到了吧?
  妳最尊敬的狐狸狗前輩正在氣頭上呢,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了。

  「對不起啦,狐狸狗前輩。」小君與我四目相望後,低頭說道。一如我所預料,小君果然道歉了。

  沒關係,子曰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都怪我不好,沒有阻止阿司。他說,他怎麼也忍不下這口氣……」
  小君說道,下巴脫臼的我只見到她無奈地苦笑,如火純青的演技無可挑剔。小君和狐狸狗那莫名其妙的視線和壓力實在讓我難以忍受……

  唔啊!我不管啦!
  我站起來,深深吸口氣,一股腦地爆發出來。

  「我也是一直在想重建組織的事情,因為人手不夠而煩惱到不行啊!我又沒有你們那麼聰明能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狐狸狗大哥!我很不想跟你大小聲,因為我真的很尊敬你,也把你當成非常重要的前輩,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把我當成小孩子?就當作我超級幼稚好了,我本來就是超級幼稚,那又怎麼樣嘛!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啊,可惡……我是說……我是說……我們就不能好好的溝通嗎?像朋友與朋友之間的交流,而不是一個事業有成的大哥在訓斥一個遊手好閒、成天吃軟飯的無能弟弟一樣。是沒錯,我是有把你當成大哥在看待、在尊敬。但這是兩回事……唉呀,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還有小君妳也是!妳明明知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無條件的支持妳、保護妳,就算天塌下來了我會也幫妳頂著。管妳要我假裝成姜一方還是賀一航?好!我扮!要我全台灣跑透透去當鑽石神偷?好!我偷!但妳不能在我辛苦過後又過翻臉不認人啊!也許妳覺得這樣很好玩,但妳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我的忍耐是沒有極限的!聽清楚了!沒有極限!沒!有!極!限!我靠!不對!不是沒有極限!我是說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啦!可惡啊!噢啊啊啊啊!狐狸狗大哥!不要看別的地方!看著我啦!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為什麼要生氣啊,還特地登門拜訪,我知道絕對不只是因為你看不過去而已,你如果不老實說我就跟你沒完沒了!就算你是小君最尊敬的狐狸狗前輩也一樣!我靠!靠!」

  在我抓狂過後,是一幅很特別又很尷尬的場景。
  張牙舞爪的我一腳踩在客廳桌上,一手揪起狐狸狗襯衫的領口。狐狸狗和小君都被我嚇呆了,三個人什麼話都沒說。

  小君默默拿了張衛生紙,尷尬地擦拭狐狸狗被我噴得滿臉的口水。
  然後,小君端起盤子,叉了塊哈密瓜,放在我嘴邊,輕聲溫柔地說道:「來,吃點水果吧,消消氣喔。」

  好吃,哈密瓜好好吃。
  又冰涼,又香甜,一斤也才二十五元。



  《下回待續,於2013/07/15》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老王
  • 我想阿司等等就會被狐哥的狙擊槍給肛屁眼了吧
  • 巍巍風
  • 狙擊槍肛屁眼好像有點猛!
  • 呵呵
  • 真好打發。
  • P.S
  • 看到沒有極限那邊超好笑的X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