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06—

  「來啊?」
  小君終於放手了,那顆臭鑽石理所當然地回到她手上。
  「你這種要求,我這輩子還沒聽過。」

  雙手把枕頭緊緊抱在胸口的我只能蜷縮在沙發一隅,瑟瑟發抖。說到底還是女王君與小司子,別太放肆了。

  廣告時間結束,很開心地回到了關鍵時刻。

  寶杰:「歡迎回來關鍵時刻,我是劉寶杰。」
  西平:「我是馬西平。」

  寶杰:「好的,剛剛西平說了另一顆鑽石『希望之星』,說明是吳哥窟神像的第三隻眼,是如何在十六世紀開始留下種種受到詛咒的奇聞軼事。而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角『濕婆之心』,則是出自於同一座吳哥窟神像的胸口。原來是沒有人知道這顆鑽石的存在,它是連同神像一同被柬埔寨政府以世界遺跡文化保存著。直到大約一年前,這顆一直秘密保存的鑽石卻又被無名盜墓者給盜走。由於盜墓者手段高明,善於偽裝,柬埔寨政府調查了一年,才掌握到鑽石在國際黑市中交易的流向,現在,先讓我們看看高價藍鑽石在市場上的價值,我們今天有請到了特別來賓,國際珠寶專家姜一方……」

  隨後,寶杰口中那位國際珠寶專家姜先生便開始說明現在鑽石價直在國際間的趨勢走向。姜先生的口音有些特別。但我和小君並不在意這件事,因為寶杰已經很明白地說了,「人魚之心」是被無名盜墓者給盜走。代表小君花了五千萬美金買了天價贓物,還變相地幫他們洗錢。

  小君的臉色微變,她大概猜到了我在想什麼,故作輕鬆地說道:「唉呀,阿司你也知道,黑市嘛,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哪管的了他們的貨物來源呢。本來就很有可能是從盜墓手上買來轉賣,是很正常的囉。等過了一年半年,風聲過去了,我們一樣可以把鑽石轉賣啊。」笑聲異常僵硬的小君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你說是不是嘛?呵呵呵……」

  「是啊,妳說的就是,哈哈哈……」我能說不是嗎?

  聊到這裡,專家的國際珠寶盤價也差不多講解結束,話題再次由主持人劉寶杰主導,「好的,謝謝一方。也就是說,現在『濕婆之心』在國際市場的估價為三千萬美金。三千萬美金哪,我一輩字也賺不到這些錢。」

  西平:「加上林毅世就可以了。」 
  寶杰:「哈哈哈哈!西平兄真愛開玩笑。

  小君已經笑不出來了。

  若是珠寶專家的估價沒錯,是三千萬美金的話。小君等於白白被人坑了兩千萬美金。小君的爸爸當年經商失敗虧個三千萬就已經苦逼到鬧自殺了。而兩千萬美金折合台幣大概是六億元,六億除以三千萬是二十。也就是說,以簡單的算術原理來形容小君現在的心情的話,她大概想自殺二十次。

  好在我號稱是一千億美金之男,就算扣掉兩千萬美金。我仍然是號稱九百九十九億八千萬美金之男。

  寶杰輕咳兩聲,繼續說道:「而現在,柬埔寨政府當局委託了國際刑警組織來追查『濕婆之心』的下落。當然,國際刑警已經和台灣警方合作,掌握到最新事證,並且公佈了贓物最後流向的影片。來,各位觀眾朋友請看影片……」

  國際刑警、台灣警方、贓物影片。
  怎麼想,都覺得事情正在往非常糟糕的情況發展。

  警方公佈的影片內容很短。
  時間為凌晨三點,鏡頭為某間7-11的的店內攝影機。
  大夜班的男店員正在為架上的罐裝飲料補貨。
  此時,一位身穿粉紅色連帽體育服的年輕女子走進店內。
  年輕女子向男店員索取宅急便的包裹。
  簽收,影片結束。

  我看看身旁的穿著粉紅色棉外套的小君,再看看關鍵時刻中被定格放大的年輕女子,看的我是冷汗直冒,大聲說道:「哇!小君!那女生穿的衣服跟妳撞衫了耶!也太巧了吧,哈哈哈! 」

  寶杰:「沒想到嫌犯竟然是位女孩子,她到底———」

  我趕緊把電視給關掉了。

  「什麼爛節目嘛,一點根據也沒有就胡亂報導。」
  「算他厲害。」
  「呃?」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小君如此冰冷的語氣了。

  雖然電視關了,小君仍然翹著腳,用手掌托著下巴,姿勢和剛才看電視時一樣。她看著前方,面無表情地,「用贓物騙了我五千萬美金,再向警方提供我取貨的影片,很行嘛。」

  「小君?」
  「他惹錯人了。」

  小君把手上的鑽石往身旁隨意一丟,嚇得我飛身接去,還好沒摔著。
  不管那鑽石是叫人魚之心、濕婆之心、汁男之心、三千萬美金還是五千萬美金。對現在的小君而言,代表的意義已經是劃時代般地不同。

  「李笨司。」
  「在。」
  「你是我的。」
  「呃,是。」
  「你手上的鑽石是我的。」
  「噢,這個當然。」
  「還有那傢伙戶頭上的五千萬美金,也是我的。」

  我無法同意更多,他惹錯人了。

  五千萬美金得手後,本因坊自然和從前一樣人間蒸發。
  小君曾經和本因坊的人通過一次電話,對方還特地使用了變聲器,做事謹慎的小君把當時的錄音檔留存了下來,也是僅有的線索。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慢慢調整,終於將他的聲音還原。

  令人意外的,我也認得那男人的聲音。
  他就是昨晚在關鍵時刻上的特別來賓,國際珠寶專家「姜一方」。
  我們確定了兩件事。

  第一,姜一方的長相。
  第二,他不是國際珠寶專家。

  姜一方上關鍵時刻的用意很明顯,就是要讓我們查覺,並對這起事件展開行動,不管是任何形式。如果只是要靠黑市買賣來賺錢,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大可不必用偷拍的方式將竊盜罪名嫁禍給小君。我無法猜測姜一方的真正動機為何,但小君已經將它視為莫大的挑釁。

  小君的第一步說起來簡單,我們打算如法炮製,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可做起來嘛,還真是挺麻煩。

  「我們要偽裝成姜一方,利用他的身份去讓警方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反將他一軍。」小君說。

  「可是,若跟妳猜的一樣,姜一方是拐騙妳的主謀,那他一定會有所準備,關鍵時刻上的那個人很可能是替身,說不定連名字都是假的。」

  「哼哼,我就是想它那樣,偽造的身份會讓警方更加深入調查,既然他把燙手山芋丟了過來,我可是會加倍奉還。」

  「那妳打算怎麼做?」
  「既然他是小偷,我就讓他偷個過癮。」
  「妳的意思是……」

  「首先,偽裝成姜一方。」小君作勢自己在臉上一拂,「然後偷遍台灣大大小小珠寶銀樓,偷來的黃金珠寶就當作五千萬美金的利息。就算是用郵局的最低利率,也算是便宜他了。」

  「這樣的話。」我皺眉想了想,「被偷的銀樓商家不是很無辜嗎?」

  「就是說,實在太無辜、太可憐了。」小君用微微拉高的語氣同意我的說法,「所以啊,我們要把『姜一方』行竊的證據提供給警察,好讓我們偉大的人民褓姆還小老百姓們一個公道。」

  「是啊是啊是啊……那要提供什麼樣的證據呢?」

  「還不簡單。」小君眨了下右眼,雙手比了個七,框成鏡頭狀。  
   「沒問題!」我大喊一聲,握拳同意,「我一定會把妳拍得清清楚楚!鐵證如山,HD高清畫質。」

  「喂。」小君刻意抬頭,瞇著眼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唔……有嗎?」
  「姜一方是男的女的?」
  「男的。」
  「我是男的女的?」
  「女的。」
  「那你是?」

  「我懂了,懂了。」多說無益的我點頭如搗蒜,攤坐在沙發上。
  「懂了就好,別忘了我是專業的攝影師,攝影是我的第二生命。」
  「那第一生命呢?」
  「殺人。」
  「噢……這個當然,當然。」

  「鐵證如山?」
  「鐵證如山。」

  「HD高畫質?」
  「HD高畫質。」

  「祝我們合作愉快,李笨司。」鬱悶一掃而空的小君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往家裡的地下室走去。

  「還愣在那幹嘛?過來啊。」
  地下室的樓梯前,小君回頭勾勾手指,如是說道。




  《下回待續,於2013/07/10》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屁屁魔
  • 7/10 說好的下回呢XDDDDD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傑克南瓜
  • HD! 高畫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