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王子津不是幫派份子,也從沒認真想過義氣與背叛的問題。他只知道薛鳳天把自己當朋友,如果只是眼睜睜看著薛鳳天被羞辱凌虐,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對於王子津的舉動,周圍人群漸漸躁動。他們都知道王子津是誰。一個在學校被欺負的雜碎,因為某次意外和薛鳳天熟識,他們也認為薛鳳天不是真的想和他交朋友,不過覺得有趣而玩玩。
  
  而他們自己,卻連一個玩玩的雜碎都不如。
  情緒正在發酵。
  
  「你幹什麼?快走啊!」
  
  薛鳳天此話一出,更是人心浮動。原先架著薛鳳天的兩人,在看見王子津嚇人氣勢後便放開抓著薛鳳天的手,躲到人群裡頭。
  
  處於弱勢的薛鳳天,被得勢的薛人臻誣害為殺害薛家兄弟的殺人兇手。不論真相為何,薛鳳天已然成為即將被犧牲的踏腳石。 
  
  然而,薛鳳天不論怎麼被迫害凌虐,一句求饒的話也沒說。
  滄海盟的弟兄了解薛鳳天,也了解薛人臻。但他們不了解王子津,也不了解為何薛鳳天會心甘情願地與他稱兄道弟。 
  
  他們更不了解的是,王子津會跳出來送死。
  
  高屏大橋上,有八百人掛著薛人臻的名號。今晚的節目是將薛鳳天凌遲致死,殺雞儆猴。也是薛人臻用來鞏固權力的手段。
  
  「你以為我是誰?」 
  王子津把薛鳳天從地上扶起來。
  
  「沒人挺你,我挺你。」
  王子津從沒想過,會有個朋友讓自己說出這麼帶種的話。
  隨著熱血盪漾,恐懼一掃而空。
  
  「沒人當你朋友,我是你朋友。」
  
  反正今晚是死定了。
  要死,也要死的像個男子漢。
  王子津大聲喊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沒人當你兄弟,我是你兄弟!」
  
  
  
  薛鳳天一邊抽咽,一邊咬牙給王子津難看的笑容。
  換作三個月前,王子津絕對想不到薛鳳天會在自己面前掉淚。
  
  這時血流滿面的薛人臻站了起來,表情又兇惡又痛苦。
  他揮揮手,要手下將他們兩人亂刀分屍。
  王子津和薛鳳天知道大限已到。
  
  至少,死前不能讓這老傢伙太好過。
      
  薛人臻想從衣服裡掏出手槍,王子津立刻一棒往他手腕揮去。被打的薛人臻不只骨折哀嚎,斷裂的球棒還遠遠飛開。王子津本想趁勝追擊,電閃一念,還是決定把大好機會留給薛鳳天。
  
  薛鳳天當然明白他的心思。
  
  於是,薛鳳天右手撐住王子津的肩膀,整著上半身往前下傾斜四十五度,左腳往後高高抬起,宛如一座即將爆發的大炮。
  
  薛鳳天不作多想,全力往薛人臻的鼠奚部狠狠踢去──
  
  
  天崩地裂的一腳。
  
  
  薛人臻連叫都來不及,便整個人飛走了。眾人見他化作天邊一道閃亮流星,落在高屏大橋下的高屏溪裡。
  
  
  圍觀的幫派份子沉默了半分鐘。
  接著如狐狸狗所言,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薛人臻的手下抄起傢伙,往王薛兩人走去,然而半途卻硬生生地被另一群人擋下。那群人正是薛鳳天原來的朋友。
  
  三十幾個人圍在王子津和薛鳳天身邊。在忙亂中不斷對薛鳳天道歉表態,聲音此起彼落,而牆頭草的大嘴鲨早已被眾人丟下大橋中。
  
  「我也是你的朋友!」「我也是!」「鳳哥對不起!」「我只認薛鳳天當老大!」「薛鳳天!」「我也是你的兄弟!」
  
  薛王兩人擔心的惡鬥衝突奇蹟似地沒有發生,反到是不可壓抑的情緒染紅了眾望所歸的激昂,吶喊聲漸漸聚歛。但到了最後,無論是薛人臻的手下,又或是薛鳳天的朋友,眾人舉起手揮喊著三個字──
  
  
  薛鳳天。
  
  
  橋上群眾大部分是年輕一輩的弟兄,他們沒有過往的包袱,也沒有時代的牽絆。他們看到的是薛鳳天寧死不屈的傲氣,和王子津義無反顧的義氣。
  
  傲氣和義氣,正是年輕人對黑道最嚮往的遠方。
  儘管知道的人多,行道的人少。
  
  然而,他們就擺在眼前。
  
  薛鳳天就是他媽的傲骨如鋼,
  王子津就是他媽的挺他到底。 
  
  無論過程如何崎嶇,薛鳳天已然成了公認的滄海盟主。
  
  在群眾歡呼中,王子津知道事情絕不單純。彷彿有人在背後策劃了一切,在薛鳳天背後,在薛人臻背後,在薛滄海背後──
  
  
  年輕人被薛鳳天影響是可以預見的結果,但滄海盟內絕對不只有年輕人,至於大部分年紀稍長的資深弟兄,為什麼沒有跟著薛人臻來橋上圍人鬧事。還有薛人臻的手下,為什麼在看到薛鳳天崛起後便紛紛棄械投誠?
  
  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那些資深弟兄原本就不是薛人臻的手下,也許表面上是,事實卻是何先生的人馬。
  
  薛鳳天真是太傻了,他完全不需要去求何先生。
  反該是何先生來求他才對!
  
  假設何先生的勢力早在滄海盟紮根發芽。只要薛滄海一死,何先生要取而代之簡直易如反掌。所以薛家二代的兄弟才會在短時間內計畫奪權,弄出這麼多大事來。不,薛家兄弟的死,就是何先生一手策劃。
  
  何先生早是滄海盟的地下老大。但何先生唯一無法掌握,只有年輕人的心,何先生並不屬於薛鳳天的新時代。這幾日發生的事,根本不是薛家災難,而是嚴密計畫後薛家權位的改朝換代。 
  
  何先生代表滄海盟的舊勢力,薛鳳天代表滄海盟的新生代。
  兩者合而為一,才是足以鼎立南台灣的滄海盟。
  
  那麼,一切都說的通了。
  
  只是有一點,我還是不明白。幾個小時前,我打電話找人整修廚房,來的人卻是想綁架我的不明分子。那幾個人手腳幹練經驗豐富,而且人手極多。如果這些人真的是薛人臻的手下,儘管我是關鍵人物,但在這緊要時刻,他沒道理派這麼多人來捉我。剛才聚集在公寓樓下的傢伙,少說也有百來人。 
   
  如果說他們是何先生的手下,同為何先生所用的狐狸狗又何必大費周章的為我送行?直接大大方方把我接走不就好了。
  
  沒道理,越想越沒道理。 
   
  而且,最讓我不解的是……電話什麼時候被竊聽了?
  如果何先生為了保護我而讓狐狸狗藏身在我家附近,竊聽電話,這我不難理解。但是其他上門的歹徒呢?既不是薛人臻的手下,也不是何先生的手下。那他們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是誰?
  
  難道我……
  已經被監視很久了?
  
  
  ──原是薛鳳天受眾人擁戴的場面,忽然冷淡下來。  
  接著,人群慢慢地往兩旁散開。
  薛鳳天一臉詫異。
  
  從人群身後走來的,是另一群黑衣人。浩浩蕩蕩走在高屏大橋上。滄海盟約近千人,而這些黑衣人圍繞高屏大橋,足有數千人之多。
  
  
  放眼環視,黑衣壓境。
  
  
  薛鳳天的詫異,是因為何先生走在人群最前頭。
  但他們並不是何先生的手下。
  
  何先生身後的男人,正拿槍抵著他的頭。
  那男人身材魁梧,輪廓深邃,皮膚黝黑,臉上有一道可怕的疤痕。
  
  他們走一步,滄海盟的人就得退一步。
  人數差太多,氣勢差太多,何先生還是人質。
  薛鳳天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最後,何先生和刀疤男走到他們面前。
  正確來說,是王子津面前。
  這時,何先生才笑了。
  
  「可以把槍收起來了吧?」
        
  刀疤男收起槍,對何先生露出佩服的眼神,揚聲說道:「要是他出了意外,天王老子我一樣打爆他腦袋。但是今天,我終於明白為何王大哥對你如此禮遇。也難怪他承認,北竹南滄,中人可。」
  
  「我說了,要是他死了,我甘願用我的命來賠。」
  
  刀疤男聽聞後縱聲大笑,轉身沒入黑衣人群。    
  接著,何先生滿臉笑容地對薛鳳天說。
  
  「恭喜你了,滄海盟的新頭子。」 
  「今天的事,全都是何大哥一手安排?」
  
  「若沒有你,也沒辦法把滄海盟整頓起來。」何先生深吸一口氣,看看薛鳳天的右手,嘆道:「你還怪我嗎?」
  
  薛鳳天咬緊牙根,什麼話都沒說。
  只是雙腳一跪,便對何先生嗑頭。
  
  「你可是滄海盟的新頭子,這樣多難看。」
  
  何先生比薛鳳天更快一步,扶住他的身子。「你的手指我已送去醫院,總有辦法接回來。不過你現在可不能認王子津當老大了。」
  
  薛鳳天一臉疑惑,不解地看著何先生。
  「這麼大的陣仗,你還不明白嗎?」
  
  問題不在於黑衣人是誰,
  而是,王子津到底是誰?
  
  「王子津是鐵竹幫主王鐵醫的兒子,知道實情的只有少數幾人。包括王子津也完全被蒙在鼓裡。」何先生解釋,微笑的眼神賤到一個不行。
  
  「當然,我是那少數幾個人。」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J-Walk
  • 頭好香
    薛人臻這次太快領便當的感覺
  • 是啊,有些地方刪掉了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15 回覆

  • 無想
  • 紙巾應該回去繼承家業才對,嗯。
    肚子好餓。((攤
  • 去吃宵夜吧!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16 回覆

  • 左腳拐右腳(vip)
  • 太快了啦…這次結束的太快了啦…害我都蛋疼了…那個高射砲的絕子絕孫腳應該寫的像舊版的一樣…不過紙巾身世也算解開了…那種感覺像爸!我回來了…所有的師兄弟都規位了…歐耶!!!我又在糊言亂語了
  • 舊版寫得有點惡搞,所以都刪了...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17 回覆

  • s12358972
  • 薛人臻如果還活著的話
    他也不能生了
  • 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19 回覆

  • 虛無飄渺
  • 紙巾老爸不是堂主而已嗎??
    怎麼變幫主了 \O/
  • 因為蠢司好騙啊...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23 回覆

  • 鵼月嶋
  • 人不可貌相是在說這個阿@@
  • 紙巾不可斗量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24 回覆

  • 黃建口香糖
  • 看到薛人臻掰掰超爽!!!不過我開始膽心子津和鳳天了
  • 不用擔心啦!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28 回覆

  • 愛波之人
  • 原來紙巾他爸真的是當醫生的~! XD
  • 你什麼時候有了紙巾爸不是醫生的幻覺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29 回覆

  • ddaniel2tw
  • 紙巾原來這麼大尾阿
    威阿
  • 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29 回覆

  • LILKrake章魚
  • 哇....

    幫主的兒子 威啊!

    這個劇情太勁爆了!
  • 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0 回覆

  • 蟹
  • 出現了!!紙巾的可怕身世!
    出現了!!何先生的超級陰謀!
    這一話大家依然帥翻了呢WWWWWWW
  • 真男人幫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0 回覆

  • 大家好阿~~~~~~
  • 恐怖的超級身世.....
    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應該會更精采~~
  • 差不多要結束啦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1 回覆

  • COW
  • 感覺這次踢的不夠有力說....還滿快帶過的....!!!
    舊板踢的比較好!!! XDD
  • 舊版踢得太搞笑了,所以這回快速帶過
    重點放在何先生的計謀揭曉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2 回覆

  • 天羽海
  • 黑瓶裝醬油啊!
  • 看不出來!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3 回覆

  • 夜裊
  • 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已經開始淡忘一點也不威的阿司了-.-
  • 今天剛好收到第三集的出版通知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19:34 回覆

  • 拜克恩克萊
  • 柯嘻~ 這不是新阿姆薛人臻炫風噴射阿姆薛人臻砲嗎?
  • 靠,寫成這樣都被你發現!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0:12 回覆

  • 訪客
  • 紙巾根本就是超級隱藏人物~
  • 現在不是了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2:30 回覆

  • 隱戀
  • 賤到一個不行XD
  • 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2:31 回覆

  • 悄悄話
  • 林義傑
  • 賤到一個不行XD
  • 壞人嘛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2:37 回覆

  • 路人
  • 所以台灣要統一了嗎XD
  • 那只是薛鳳天和王子津的個人交情啦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3:00 回覆

  • luguffi
  •   其實我挺高興你把狐狸狗為了裝成滋事份子而把頭髮噴金繳檳榔那段給刪掉,因為我很確定白金的頭髮不會造成基因突變,使人成為社會最為底曾得敗類。
  • 原先段落的刻板印象描述得太糟糕了,也是當時寫作的心態不夠成熟,一定要刪。況且刪了後也順暢許多。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7 23:03 回覆

  • andylin30047(VIP)
  • 你以為我是誰? <---這不是天元突破裡超熱血的經典名句嗎?
  • 雖然沒看天元突破,但對這句話很有印象

    天下無聊 於 2011/07/08 08: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