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二十二回 蠶絲
  
  阿飛,當你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伏羲氏的劍客來到我們客棧時,我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關於江湖上的傳言,我相信你,相信我們一同生活十幾年的牽絆。相信你絕不會做那樣的事,就算死了也不會。
  
  二十年前,我是伏羲氏的一兵之長。為了陽神的一統大業,我偽裝身分,來到三苗氏盜取《蠱毒寶典》。沒多久,我便被龍耀祖發現身份。但他並沒有殺我,反而原諒我包容我。或許是他們在欺騙我,好獲得我的信任。
  
  但一年年過去,我知道並不是那回事。
  三苗龍家,是第一個主張與陽神派和議停戰的家族。當然,這想法不僅得不到九黎氏的支持,連三苗族內也因此內戰不斷。大戰結束後沒多久,九黎氏與伏羲氏達成短暫的和平協議,但三苗氏的內戰卻從未停止。
  
  後來龍耀祖做了一個決定,他決意離開三苗氏。離開時,他帶走了陰神派視為至寶的《蠱毒寶典》。除了醫藥毒術外,裡面隱藏了山海經圖。山海經圖記載自古以來山河天地的萬相易動,以及陰神三氏互通來往的地底秘道。
  
  山海經圖攸關陰神派的生死存亡,所以龍耀祖把蠱毒寶典分成兩部。一半在我這,一半在自己身上,從此我們分道揚鑣。
  
  我帶著你來到蘇州過生活,而龍耀祖則隱居深山。江湖上柳柔韻與龍耀祖沸沸揚揚的傳聞,根本是無稽之談。龍耀祖曾愛上一位蘇州女子,但她有了身孕後卻嫁給別人。龍耀祖當然深愛著柳柔韻。因為他就是柳柔韻的父親。
  
  龍耀祖個性木訥不善言詞,又曾自毀容貌。為此他變得十分自卑,但對於柳柔韻,他仍是無怨無悔地付出。他不顧一切為欠下巨債的柳家人賣命奔波,只求那女人告訴柳柔韻他的親生父親是誰。而之後的滅門悲劇,你也知道。
  
  四年前,雲無天為了柳家而殺了龍耀祖。接觸了晚年孤寂的龍耀祖,雲無天多少知道山海經圖的秘密,甚至已經得到了半部經圖。因此傳聞他可能來到蘇州參加劉府喜宴,我便懷疑他是不是為了餘下半部經圖而來。於是我把下半部山海經圖的秘密藏在抄本裡頭,希望你能帶著它遠離世事塵囂。
  
  我告訴你龍耀祖的身份,更出言激你尋雲無天報仇。我熟知你個性頑皮,要你做的事你偏偏不想做,你赤子童心,不曾被半點仇恨沾染過,我知道你絕不會尋雲無天報仇,多半會挨著被我打罵的風險,去尋你的寒小情人。
  
  然而事與願違,我猜對前頭……
  卻猜不著你會和雲無天成了知己好友。
  
  就在我提筆遺書的今日,外頭傳來消息。伏羲氏已率大軍奇襲江南武夷,血洗九黎。九黎氏為此元氣大傷,退守深山。伏羲氏因不慣江南風水,在一舉屠城後已從武夷撤軍,返回崑崙。
  
  自軒轅氏滅族,陽神派已不是陰神派的對手。陰神派不戰,只因他們也不願妄動干戈。伏羲氏奇襲發難,想必已得山海經圖,獨厚天時地利。九黎三苗生性曉勇善戰,寧死不屈。這把天下戰火,又不知會延燒到何年何月……
  
  我只想告訴你,無論誰輸誰贏,征戰後不是和平,而是更多的仇恨。
  還記得從前在苗疆生活時,總是被其他的小孩兒排擠欺負。
  但你從沒有在意過,也明白那並不是他們的本意。
  那時,我便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孩子。
  
  阿飛,忘了這一切吧。
  去尋你最思念的寒姑娘,帶她遠走中原,再也不要回來了。
  
  
  ※
  
  
  寒月當空,簾幕垂首。
  美人醉笑,錦緞華綢。
  
  
  「雲郎,你終於願意與我在一起了。」


  雲無天與柳柔韻衣衫不整地躺在溫暖的絲綢襖床上。她笑得嬌媚燦爛,依偎在雲無天身旁。柳柔韻纏上雲無天的胸膛,對於方才的纏綿仍然心頭猶甜。
  
  雲無天的耳朵動了動,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他對柳柔韻笑了笑,走到櫃子旁,拿出一瓶甜酒。他含了一口,走向柳柔韻,溫柔地把甜酒送進柳柔韻嘴裡,好似對待深愛的情人般,酒甜猶在嘴邊──
  
  雲無天一手把她狠狠推開。
  
  
  「無所謂願不願意,不過是樁買賣罷了。」
  
    
  柳柔韻倒在床上,怔怔看著眼前男人。
  她不明白,完全不明白。
  
  天下間多少人妄想對自己一親芳澤。她的臉龐、她的身段、她的柔聲、她的狂野。她的一舉一動都足以讓天下男人瘋狂。每個與自己有過露水一緣的男人,無不對她百依百順,死心蹋地。
  
  她以為只要有過幾次,便能征服雲無天,征服這天下第一的男人。她自己也知道,也許她並不是真上愛雲無天,而是愛上征服男人的成就感。
  
  無論如何,柳柔韻都錯了。
  錯得離譜可笑。
  
  柳柔韻給了他靈魂,給了他身子,甚至為他殺人。在給了全部一切之後,雲無天看著她的眼神仍然沒有絲毫改變。像是在路邊到看一條對他搖尾乞憐的小狗,空盪的眼神裡除了半分同情外,什麼也沒有。
  
  
  凌霄天宮,雲無天臥房外的另一頭,是寒多情的閨寢。
  他們已成婚半月,卻一次也沒有同床過。自從龍劍飛離開後,寒多情像少了幾分魂魄。吃得少、睡得少,連丈夫雲無天愛聽的曲子,也彈得少了。
  
  夜晚,寒多情坐在窗邊,任由往事馳聘憔悴。她的冷淡不僅折磨雲無天,更折磨自己。寒多情也知道,雲無天現在正與另一個女人在臥房裡,但不生氣也不嫉妒,只是感到難過。
  
  不是為了雲無天的荒唐難過,而是為了雲無天的痛苦。
  寒多情離不開雲無天,正是因為她了解他的痛苦,知曉他的悲傷。
  
  寒多情想幫他承擔些許,但只有一些些,便已壓得她無法喘息……她覺得自己是一條吊掛在懸崖上的細繩。是唯一支持雲無天,不讓他落入深淵的唯一依靠。但她又怎麼曉得,在那條繩子上的人並不是雲無天,而是龍劍飛。
  
  
  雲無天早已身埋萬丈深淵,沉淪到底。
  
  
  一想到龍劍飛,寒多情又流下兩行清淚。
  她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怎麼此時,會在此地瞧見龍劍飛呢?
  
  寒多情茫茫然走了過去,溫柔地撫摸龍劍飛的臉龐。
  手指傳來微溫的感觸,告訴她那不是幻覺。
  但龍劍飛的表情卻比寒雪還要冰冷。
  
  
  「跟我走。」
  
  
  龍劍飛拉住寒多情。
  深深吻她。
  
  
  一股寒意從柳柔韻的心底竄起。看到雲無天此時的眼神,她終於明白了一件事,雲無天愛不愛她都已經無所謂了,那不會有任何差別。雲無天活著,就只是為了復仇。為了復仇,他可以什麼都不要。
  
  「妳以為只有妳才會下毒嗎?」
  
  雲無天站起身來,穿上衣服,冷冷問道。柳柔韻想起雲無天用嘴巴餵她喝的甜酒。已經太遲了,她僵倒在床上,憤怨地看著雲無天,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神智卻很清楚,但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雲無天提起油燈走到門口,然後望著床上的女人。柳雲韻絕望地以為雲無天會跟她說聲抱歉,或是辱罵修辱她。但雲無天一句話也沒說,便把油燈擲到房裡,任由燭火恣意延燒,隨即轉身離去。
  
  
  寒多情深深的吻著龍劍飛。
  此時此刻,她真的想放下一切,與他遠走高飛。
  但是她沒辦法。
  
  
  她無法在雲無天面前答應龍劍飛的要求。
  
  
  雲無天站在門口。
  面無表情地望著眼前依戀不捨的兩人。
  
  
  「阿飛,別來無恙?」
  
  
  同一個人,同一句話。
  但龍劍飛已不再是過去的龍劍飛。
  
  「我要帶她走。」
  「可以,但是你得先殺了我。」
  「我不想與你動手。」
  
  「你是怕輸?還是怕死?」雲無天冷冷笑一笑,又道:「要知道,我殺李恨短和沈傅言時,一點猶豫都沒有。」
  
  
  「住口!!」
  
  
  龍劍飛嘶啞地大吼。
  長劍瞬間抵在雲無天的心窩前。
  
  看完沈傅言的遺書後,龍劍飛已猜到陷害自己的幕後真兇就是雲無天。
  甚至明白,雲無天為什麼要這麼做。
  雲無天並不恨龍劍飛,沒有任何恨他的理由。
  甚至,龍劍飛是他唯二不恨的人。
  
  雲無天只想要龍劍飛恨他,用一輩子去恨他。  
  那樣他才能走得安心,安心地把寒多情還給龍劍飛。
  
  
  「認識你們,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雲無天對著寒龍二人微笑。
  笑容開朗純真,彷彿像個七八歲的小男孩。
  
  
  「可認識我,卻是你倆這輩子最大的不幸。」
  
  
  雲無天笑容依舊,淚如雨下。
  龍劍飛想把劍抽回時,已然遲了。
  
  
  長劍沒入胸膛。
  
  
  雲無天帶著笑容緊咬牙根,血一滴一地淌,他一步一步地走。
  直到長劍從他背後穿出,與龍劍飛面對著面。
  
  
  「祝你跟寒姑娘鶼鰈情深,白頭到老。」
  
  
  雲無天說得清楚,說得仔細。
  說得了無牽掛。
  
  
  雲無天走了二十年,終於走過那大石,回到父親身邊。
  
  
  「雲……大哥……雲大哥……」龍劍飛沙啞的喉嚨只能乾扁地擠出這幾個字。他無神晃著頭,手顫抖著觸碰雲無天的屍身。
  
  漸漸,大火延燒而來。
  被火焰燒毀的支助龍架紛紛倒地,越燒越烈。
  沒有多久,惡火包圍了龍劍飛他們三人。
  
  寒多情走到龍劍飛身旁,從懷中拿出一串鑰匙給他。龍劍飛認得,是玄天龍城的地牢鑰匙。龍劍飛不明白此為何意,她又道:「出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清清白白,快快樂樂的活下去。」
  
  「為什麼這麼說?那妳呢……那妳呢?啊?啊!!!」
  龍劍飛看著寒多情,驚懼地大吼。
  
  
  「不要啊啊啊啊!!!!」
  
  
  惡火焚天。
  寒多情當著龍劍飛面前,用匕首切腹自盡。
  
  寒多情軟倒在龍劍飛懷裡,氣若游絲地道:「阿飛,雲公子曾捨命為我擋了一劍……如今我……如今我終於還他了……與他已兩不相欠……這樣……這樣我才有資格做你的妻子……只可惜,我們要等到下輩子……」
  
  龍劍飛握著寒多情的手,分不清是血還是火的紅。只能在茫茫火海中,聽寒多情含笑唱完最後一首曲子……
  
  
       時空阻隔豈止長路迢迢
  
     情絲纏繞豈是長髮飄飄
  
          何問紅塵寒心人
  
        總是多情惹煩惱

  
  
  春蠶尚有絲。
  他卻已無淚可乾。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Ji
  • 第一次頭香?
  • 應該是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2 21:32 回覆

  • Ben31yq48
  • 好亂…
    好,人死光了,now what
  • 不知道怎麼回答...囧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2 21:33 回覆

  • 不留名
  • ...為何要死...
  • 因為活著太痛苦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2 21:35 回覆

  • 日月
  • 不懂,為啥人都死光了?
  • 多看幾次就會懂了吧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2 21:34 回覆

  • 蟹
  • 天阿,八點檔般的曲折關係加上兒女情長
    然後再拿便當狂發當結尾,果然武俠(姆指

    阿飛沒了家人、沒了兄弟、沒了女人,活著是否太痛苦?
    嘛,但是他應該不會自殺吧?=3=
  • 剩一回了,看完再來討論吧!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3 09:56 回覆

  • Alan
  • 劇情發展得很快LOL
    我可否開SMC減速...
  • 如果你有就開吧!我沒意見XD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3 09:57 回覆

  • Foxy
  • 也轉折的太快了吧!
    龍大俠的復仇之旅不到一集就沒了!?
  • 還有下一回啊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3 09:58 回覆

  • das4667
  • 真絕情...
  • 人間無奈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3 09:58 回覆

  • conan3218993
  • 出現過的二三線角色都死了
    得番主角 演甚麼?.?
  • 演飛龍劍客

    天下無聊 於 2011/06/03 09:58 回覆

  • MAX
  • 下一回

    橘子女俠-方恰恰出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