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十四回 舊識故居
  
  三月的衼芽在暖春中緩緩開放。
  飽滿的泥土裡彷彿吸收了的用整個冬天醞釀的生命力。
  穿著破鞋的腳踏在上頭,傳來陌生又熟悉的感觸。
  
  龍劍飛早已習慣樓蘭乾巴巴的土沙。回到中原,他站在姑蘇城門,感到有些惆悵,這裡還是和以前一樣熱鬧。不知不覺中,龍劍飛走到從前生活數年的新八客棧。兩層樓高,竹門木柱,四個綠瓦字擦得格外醒目。龍劍飛還記得,他從前為了擦亮這塊招牌,不知道摔破了幾次屁股。
  
  讓他意外的是,客棧裡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店裡沒有店小二,就像沈傅言當初所言,他還真請了兩個小姑娘來幫忙。兩個小姑娘不過都十六七歲,長的白白淨淨,在店裡忙進忙出,滿頭大汗。龍劍飛想道:「四年前我離家時,也和這兩位小姑娘差不多年紀吧?只是對我來說,什麼又是家呢?」
  
  龍劍飛再看一會兒,注意到掌櫃的並不是他熟悉的沈伯伯,而是一位年約五十來歲笑容可掬的婦人,兩位小姑娘都喊她為娘。正當龍劍飛猶疑之時,沈伯伯從後方拿了一盤飯菜從廚廳走出來。他交給兩位小姑娘後,便笑嘻嘻地和那婦人點頭聊天,瞧他們親暱的樣子,沈伯伯似乎和這位中年婦人已結為夫婦。
  
  龍劍飛暗自微笑:「沒想到沈伯伯可娶了老婆。那兩個小姑娘便是掌櫃娘的女兒吧。我與沈老伯生活多年,從不知道他有什麼姘頭。想來那該是某人家的寡婦和女兒,緣分來了,便和沈伯伯湊在一塊了。瞧沈伯伯快樂的笑容,這些日子他肯定過得很不錯……至於我呢?我又過了什麼日子?」
  
  龍劍飛想到這一處,胸口又不禁苦悶起來。雲無天和寒多情的影子在他的記憶裡重疊,久久揮之不去。他越是想離開他們、忘記他們,卻越是苦惱,苦惱明知道沒有解答的結果。那日在鳳翔樓,雲無天為了寒多情,連命都可以不要了。這份執著,龍劍飛不是辦不到,而是了解。
  
  正因為了解才痛苦。
  
  雲無天本是他家族仇人,但雲無天行走江湖,行事光明磊落,見義勇為。而龍劍飛今日的劍術所成,十之六七也盡是雲無天所傳授。他們雖無師徒之名,不過龍劍早已把雲無天當成最好的朋友知己來看待。
  
  罷了,罷了。龍劍飛不願再繼續想下去。想破了千萬次,也不會有任何結果。是他自己決定要離開,決定承受痛苦和嫉妒的糾結。
  
  龍劍飛沒有進去和沈傅言相認,他為沈伯伯致上誠心祝福後便默默離開。沈傅言似乎有所感覺,朝著龍劍飛適才待過的角落瞧去,但什麼人也沒看到。四年來,沈傅言無一刻不期待龍劍飛的歸來。在他眼裡,龍劍飛永遠是那調皮搗蛋的小兔崽子阿飛。
  
  走在街上,龍劍飛發現姑蘇城裡多了不少乞丐,有的倒在路邊,有的趴在地上,有的一看到穿著華貴的遊客會眼巴巴地貼上來要錢。不過以龍劍飛現在的身家,也與他們相去不遠了。
  
  只差他練得一手精妙好劍,一路從樓蘭行回蘇州,伙食、住宿、車馬費用,全靠龍劍飛在市集裡表演劍穿落葉的劍法,才不至於餓死。
  
  換作從前,龍劍飛絕不會把劍當作賣藝求生的工具。
  賣藝是對劍最大的污辱,劍是他的信念,比他的生命還重要。
  只是龍劍飛已經不在乎了。
  
  他走到一位衣衫襤褸的年老乞丐前,蹲下來看他,覺得他很眼熟。那老乞丐身上長了許多瘡,又老又瘦,頭髮也掉了一大塊,只是窩在路邊角落喃喃自語,盡說些聽不懂的話。龍劍飛心中驚訝:「這不是劉家堡主劉不間嗎?昔日他家財萬貫,氣盛名望,江湖上誰敢不賣他面子……怎麼……」
  
  雖然龍劍飛從前並不喜歡劉不間,但看他今日落魄街頭的淒慘模樣,心中仍有許多同情和感觸。他摸摸包袱,正巧還有個留做晚餐的硬饅頭。龍劍飛想也不想便把饅頭給了劉不間。劉不間接過饅頭,連聲道謝後,低著頭胡天胡地地吃起來,瞧都不瞧龍劍飛一眼。
  
  龍劍飛默默不語,轉身往劉家堡方向走去。
  沒想到劉家堡卻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從前的劉家堡,雖是蘇州首富,但也和尋常有錢人家差不了多少。一間大房子,幾個後院幾個廳。然而今日的劉家堡,足足比以前大了兩倍,用的是最高級的磚瓦重新砌成,朱紅色的大門鑲上金邊龍鳳,門前站了八個帶刀侍衛。看來劉家堡可比以前更威風堂皇,那為何劉不間會淪為乞丐呢?
  
  龍劍飛走到守門侍衛前,問道:「兩位大哥,我想見劉家堡主人,可否引見?」侍衛道:「敢問兄弟是劉少主哪位朋友?是生意上的朋友?還是酒樓上的朋友。」龍劍飛搖搖頭:「不,都不是。我只是認識你們劉老堡主,想問問為何劉老堡主為何流落街頭,行乞苟命。」
  
  侍衛哈哈大笑:「想必兄弟你許久未回蘇州,不知劉不間貪花好色,兩年前竟想玷污自己的兒媳婦兒。玷污不成事跡敗露後,又在劉少主和劉少夫人的飯菜裡下毒,妄想至人於死,如此乖逆常倫,早已與禽獸畜牲無異。劉少主念在與他父子多年,才沒要了他的性命。家醜往事,兄弟切莫再提。」  
  
  「你們劉少夫人,可是蘇州美人柳柔韻?」
  「是的,他們已成婚三年。」
  
  對於柳柔韻,雲無天早已對龍劍飛提過。此女美若天仙,骨子裡卻惡毒如蛇蠍。她過去曾與龍耀祖有段不清不白的關係,學得一身詭譎莫測的巫藥毒術,若是碰上她,必得多加提防。四年前龍劍飛才目睹劉家少爺被毒害的慘樣,沒想到劉家少爺仍被蒙在鼓裡,執意迎娶柳柔韻。
  
  龍劍飛想起四年前留不間在他身後豪爽喊道:「我劉不間知恩圖報,你今天救得小兒性命,他日我定當重重報答……」
  
  龍劍飛感觸萬千,他明白其中一環,想來劉老堡主九成便是受到柳柔韻的陷害,才會與兒子反目成仇。如今說這些,也都太遲了。
  
  「行了,讓我進去,我要見劉堡主。」龍劍飛語氣一轉,便要強行進入,換作從前,他定會和守衛胡扯一番,硬找個理由塘混進去。龍劍飛經歷三年大漠歲月,從前調皮的性子已被磨得光淨。
  
  「站住!你非劉少主的朋友,豈能讓你進入。」
  侍衛喝道,作勢拔出腰間彎刀。
  
  龍劍飛搖頭心想:「朋友談不上,但我可是你們主人的救命恩公呢……如果要打,那便來吧。」龍劍飛退了兩步,力運指掌。也許只有游走在生死邊緣,才能讓龍劍飛稍稍忘卻情傷之苦。
  
  劉家堡前,群眾圍觀。
  八人圍著龍劍飛,八刀一劍。
  龍劍飛身負長劍,閉目凝神。
  
  侍衛們瞧他閉上雙眼,均大感不悅。
  而在龍劍飛的意念中,他已勾勒出八個方位,還有八片葉子。
  眾侍衛群起而動,舞起手中大刀。
  
  是風,又是葉。
  只有八片,簡單得讓他笑了──
  
  
  
  刀劍交錯,一連八響,龍劍飛還劍入鞘。
  八柄大刀飛得老遠,倒插五丈之外。
  
  
  
  如果龍劍飛真要取他們性命,他們早已躺在地上。
  八位侍衛手上麻痛難當卻毫無劍傷,想不透為什麼刀被輕輕一挑便離手飛去。
  若他們能在風吹落葉中苦練十年,或許能一窺龍劍飛現今的劍法境界。
  他們各各面目詫異,看著龍劍飛大步走入劉家堡大門。
  
  龍劍飛一進劉家堡,第一眼的想法便是──
  這哪裡像戶住家,根本是夜夜笙歌的酒樓。
  
  不過傍晚時分,劉家堡大廳擺滿各桌酒席,席上盡是來自江湖各地的富貴子弟,華袍錦服,歡歌酒語。龍劍飛走進去,隨手推開兩個他看不順眼又擋路的傢伙。那被推開的人正想破口大罵,便被龍劍飛反手一掌巴倒在地。
  
  這舉動果然引來眾人注意。
  
  人群視線望來,龍劍飛很快便找到劉堡主。他坐在最裡頭的主席,左右各是一位笑得甜膩的小妾,拿著筷子餵劉堡主嘗桂花糕。劉堡主疑惑地打量著龍劍飛,心想怎有人帶劍進劉家堡,今晚可是他慶祝二十八大壽的大喜之日。
  
  龍劍飛正想開口問話,門外侍衛發出一聲慘叫,連滾帶爬的被人踢了進來,摔個四腳朝天,眼見一條高大人影佇立在大廳門口。
  
  動手的是龍劍飛曾見過的一位彪形大漢,鐵拳不換李恨短。李恨短自從四年前敗於雲無天後,便收起武館退隱舊居,鮮少出現於蘇州一帶。近來他聽聞故友劉不間的消息,得知他被兒子輾出家門,因此神智失常,在街上行乞要飯。李恨短一時氣不過便找上劉家堡來,湊巧與龍劍飛相差不到一刻鐘的時間。
  
  「劉孝禮你這王八烏龜!還不快給你老子出來嗑頭認錯!」李恨短內力充沛如雷響耳,座上每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李叔叔何出此言,禮兒也是情非得已啊……」不待劉堡主回答,一位身段婀娜多姿,面容姣好的美婦便從外走了進來。她才一踏入大廳,座上人士便紛紛起立:「堡主夫人好。」恭呼之聲此起彼落。
  
  劉堡主身旁的兩位小妾見到堡主夫人,立刻收回纏在劉堡主身上的手,端敬坐好。只是柳柔韻堡主夫人看都不看她們一眼,對李恨短微笑著。從這情景看來,柳柔韻更像是劉家堡的主人。
  
  「李叔叔雖為禮兒先父摯友,但家務事不便與外人提及。若李叔叔想一敘舊情,禮兒必定以禮相待。或許,李叔叔想在禮兒先父靈前上柱香呢?」堡主夫人說這些話時,神色不動分毫。
  
  「混帳!你父親明明是被這妖女趕出家門!你竟還在家設靈堂上香?你到底還有沒有半分羞恥?你父親栽培你愛護你,卻養出一個狗畜牲!」
  
  劉堡主低下頭,不敢和李恨短如火如電的目光相交。但他又能怎麼樣呢?如今劉家堡早已是那女人的囊中物。雖然已與柳柔韻結為夫婦,但她不曾對自己有過一點心意。只得與些酒肉朋友揮金如土,縱酒度日來麻痺自己。
  
  不管柳柔韻怎麼摧毀他的一切,他仍然離不開她。
  就像隻無助的飛蛾,在蜘蛛網中無力動彈。
  
  李恨短怒氣沖天,衝去劉孝禮桌前,一腳把桌子踢翻。圍桌的公子姑娘驚慌失措地逃離,酒菜打翻一地。李恨短一手揪住劉孝禮的領子,大聲罵道:「我不容你窩在這裡!給我出來看個明白,看看你父親現在的樣子!」
  
  廳上幾位酒客是習武練劍之人,在劉家堡白吃白喝了月餘,深知現今劉家堡是由堡主夫人一手掌管號令。堡主夫人朝他們使使眼色,豈能不明白?李恨短聽到身後有不少亮劍抽刀的鐵鳴聲,心中也有些許準備。
  
  片刻間,一柄長槍從兩丈之外直刺而來。
  
  李恨短放開劉孝禮,側身一閃,順帶用右手腋下夾住長槍槍柄。那斗笠槍客想抽回長槍,卻被李恨短一掌劈斷。槍斷之處無力可尋,他便狼狽地往後跌翻兩圈。好似舞台上做戲的丑旦,要不是情勢緊張,早有不少人笑出聲來。
  
  接著又出現兩名劍客,一名武師,輪番上陣和李恨短比試。
  龍劍飛退到一旁,靜靜觀察李恨短與他人較量時所用的拳掌招式。龍劍飛得遇名師,加以自身天資過人,此時劍法武功已是一流之輩。但他三年時光都在大漠樓蘭度過,除了與雲無天對拆劍招外,大多自習練劍。
  
  現在瞧見李恨短移形走陣的身法,渾然不同雲無天教導他的虛實互換,擾人耳目。李恨短走的每一步都穩如千斤,面對敵方攻勢能閃則閃,閃不過便擋。偶爾被一腳兩劍傷到,卻也無大礙。
  
  而李恨短的一拳,往往讓對手鼻頭噴血,悶痛難當。
  以一敵三,李恨短竟還處於上風。
  
  龍劍飛看得出神,李恨短雖然曾敗於雲無天手下,但他的確實是有本事。內息渾厚,穩紮穩打,仿若一座不可動搖的巨山。他比對方慢出手,卻又能更快、更有效地攻敵不備,龍劍飛不禁仰起敬佩之意。
  
  李恨短雙拳一震,將最後一名拳師打倒在地。三名對手相覷搖頭,狼狽地離開劉家堡。李恨短若有所思的看看自己的拳頭,想當初,他也是在這敗退而走。若不是當時敗給雲無天,李恨短或許也不會發奮圖強,苦練至今。
  
  如今劉家堡大廳上只剩下龍劍飛一名帶劍客。李恨短拍拍身上的灰塵血跡,對龍劍飛說:「閣下也是這對狗男女的保鑣麼?」
  
  龍劍飛心想:「我大可袖手旁觀李前輩與劉家堡之間的恩仇,但柳柔韻並非一般女人。要是李前輩對她出手,或許勝的了她,卻難保不會中了柳柔韻的毒術,這不成,不成。」於是龍劍飛踏出兩步,便說:「保鏢提不上,但四年前曾在劉堡主新婚中毒之日救過他一命,說來也是有幾分交情。」
  
  「你就是龍劍飛?」李恨短大感驚訝。
  「我是。」龍劍飛點頭。
  
  大廳內眾人紛紛接耳交談,看得龍劍飛一頭霧水。四年前他不過是個無名小輩,就算曾經大敗姜水虎盜,但隨後即與雲無天、寒多情兩人遠走他鄉多年,與中原了斷聯繫。
  
  龍劍飛雖不明白,但仍笑了一下,對李恨短說道:「我與劉堡主雖無深交,但堡主夫人與劉堡主成婚前,曾與在下有過一段剪不清、理還亂的情債,可否等我了結了心事,李大哥再動手也不遲。」
  
  柳柔韻在得不到雲無天後,便索性與劉孝禮成婚。婚後兩人感情不睦,柳柔韻更是私下與許多英俊瀟灑的公子哥暗通款曲。這事不只劉孝禮知道,劉家人知道,連路上賣糖葫蘆的都知道,只是沒一個人敢說出口。
  
  龍劍飛雖稱不上英俊瀟灑,但雙目眉宇間亦有股千錘百鍊的銳氣。
  說不定真與柳柔韻有過一段,也無人知曉。
  
  李恨短見龍劍飛神情有異,雙眼不時瞄向堡主夫人放在腿上的雙手,李恨短轉眼一瞥,果然看到她手指下藏著兩根銀針,頓時明白龍劍飛的意思。他這番謊言,為的是不讓自己因為大意而受了暗算。他稍稍感謝龍劍飛的好意,揮手道:「行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龍劍飛原以為柳柔韻會質問他為何說謊毀他名節,甚至不顧眾目睽睽而下手發難。但柳柔韻並沒有,她的表情彷彿遭了五雷轟頂。
  
  「你真的是龍劍飛?」柳柔韻質問道。
  「妳問再多次,我也不會變成假的。」龍劍飛一笑置之,裝模作樣又帶半分感嘆的說:「只是沒想到妳還是嫁給了劉公子……」
  
  龍劍飛向前走了幾步,距離柳柔韻不到五步。他已在心中打好如意算盤,等等不管柳柔韻有何動作,先給她左右兩巴掌再說。在挫了堡主夫人的面子後,劉孝禮肯定會有所動作,希望他能藉此看清柳柔韻的真面目。龍劍飛想起劉不間流落街頭的慘樣,無論眼前女人長得多美,他打從心裡頭深深地厭惡她。
  
  柳柔韻說話了。
  同時,眼淚也流了下來。
  
  「告訴我雲無天在哪……」
  
  龍劍飛才謊稱自己是柳柔韻的老情人,這下她又對龍劍飛聲淚俱下,詢問雲無天的下落。柳柔韻的舉動不只讓龍劍飛大感意外,眾人更是看得不明所以。一提到雲無天,龍劍飛的心又糾結起來。
  
  龍劍飛並不恨他們。
  只是不願再想起他們。
  
  「我不知道。」
  
  龍劍飛原本握緊的拳頭鬆開了,柳柔韻的眼淚讓他想起了寒多情。那日在鳳翔樓,寒多情抱著瀕死的雲無天時也是哭得如此傷心。柳柔韻或許害過許多人,但不可否認她深愛雲無天。無論是真的愛他,還是為了證明自己。
  
  龍劍飛知道已經不需要動手了。
  光是雲無天的下落,便已讓柳柔韻柔腸寸斷不能自己。
  劉家堡的自我毀滅,也只是遲早的事。
  
  龍劍飛轉身離開,走過李恨短身邊時對他問道:「我要走了,你走不走?」李恨短雖無法全盤了解,但也已猜到了七八分,他看看怯懦的劉孝禮,感嘆地搖搖頭,對龍劍飛道:「等等,龍兄弟,我跟你走。」
  
  他倆離去時,柳柔韻在後頭憤怒罵道:「龍劍飛!你一定會後悔!當初便是你把雲無天帶走!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我一定會找到雲無天,不會再讓他離開我了!不會再讓他離開我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iamdavid98
  • 頭香!!!
    雖然看過了!
    的還是很好看呢
  • 謝謝~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0:59 回覆

  • okitajay
  •   龍劍飛心想:「我大可袖手旁觀李前輩與劉家堡之間的恩仇,但柳柔韻並非一般女人。要是李前輩對她出手,或許勝的了她,卻難保不會中了柳柔韻的毒術,這不成,不成。」於是龍劍飛踏出兩步,便說:「保鏢提不上,但四年前曾在劉堡主新婚中毒之日救過他一命,說來也是有幾分交情。」
      
      「你就是龍劍飛?」李恨短大感驚訝。


    心想? 恨短超強會讀心XD
  • 五樓有解答喔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2 回覆

  • a7412582
  • 挑錯字的時間到了(被巴

    只是對我來說,什麼"是又"家呢?←好吧這句我看不太懂,我猜是"又是"XD
    我劉不"奸"知恩圖報←故意的?XD

    唉呀,比起正經八百的阿飛,我比較懷念之前的版本(?)說XD
  • 都是筆誤,已修正,感謝~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4 回覆

  • 饅頭
  • 肥燕挑菜手果然 行!
    阿飛好個主角威能啊~
    漂亮的女人少 漂亮又善良的女人更少
  • 先當個善良又認真的好男人吧!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5 回覆

  • qwe594201
  • 回二樓大大 他是心想李前備會中毒 所以說 他四年前有救過劉堡主 當時 李恨短也在 所以知道他是龍劍飛
    並沒有錯喔@@ 請注意 每個字 與用意 (我不是要吵架@@ 不要砲轟我
  • 不會啦,大家都很NICE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6 回覆

  • LIM
  • 阿飛成長過快
  • 可能是我時間節奏上帶太快了
    其實阿飛練劍已經練了四年,換作其他武俠小說天資不錯的主角,大部分的情況,四年也足夠擠身一流高手之輩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7 回覆

  • 不留名
  • :我一定讓你後悔的\口/
    :你怎讓我後悔呢0口0?
  • 當然是毒啞你呀!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4 21:09 回覆

  • Alan
  • 阿飛成長好像快了點..
    李恨短本身就有武功底子..深造多年有如此功力..正常..
    但阿飛好像只練了劍(外功)...難道巧勁能補內功不足之差?
    還是雲無天也傳了他內功...話說中一刀要攤多少日子= =''
  • 雲無天的傷早已好了,他們只是不想回中原。另外阿飛成長太快似乎不只幾個人提過,看來的確是我在這段落的描寫節奏上不夠完善。不過飛龍劍客已經出版一段時間,不方便做大幅度的修改,還請見諒。以後我會多注意這方面的問題。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5 15:52 回覆

  • plok1357
  • 潛水很久 特地為了無聊大大 申請一個帳號來推 我想順便問一下 我之前買第一集半島鐵盒 他沒有贈送現在在連載的小說餒 @@?
  • 買一送一是去年底的初版(199元),今年四月底的單本就沒有買一送一了,不過是促銷推廣價99元。

    天下無聊 於 2011/05/25 15:51 回覆

  • = =
  • 新八客棧有賣"卡布奇諾"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