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第九回 酒談
  
  兩個月後。
  神洲西北一帶,為女媧氏起源之地。
  
  自神州大陸開天闢地以來,陰陽兩派爭戰已有百年歷史淵源。女媧氏並不屬於兩派之一。許多年前,為求和平,他們劃地自限,鮮少與他族來往,自詡鳳翔。或許因為女媧為生育之神,大地之母。在鳳翔出生的嬰孩,十之八九是女孩子,久而久之,鳳翔慢慢的被人稱為女兒國。
  
  幾百年後,除了氏族戰爭外,神州大陸上的文化歷史慢慢演進。不知從何時開始,許多女人聚集的地方,自然的成了各路俠客風花雪月尋歡作樂之地……
  
  女媧氏三個字,早已被許多人淡忘。
  取而代之的,是讓男人留連忘返、傾家蕩產的煙花場所。
  百花撩亂,爭奇鬥艷。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鳳翔樓。
  
  懂門道的人都知道,最好的女人都在鳳翔樓。
  在鳳翔樓,可以買醉,可以買笑,但買不到女人。
  這也是為什麼鳳翔樓這麼有名的原因。
  得不到的總是最好。
  
  一如往常,鳳翔樓依然夜夜笙歌。
  半開式的屋瓦,能讓酒客在作樂時還能欣賞繁星滿天。
  歡語涼風,吹不盡滿屋寂寞。
  
  酒客們忘卻俗務凡事,只求歡一宿歡樂。
  那不見得是生理上的需求,有時候更是心頭理說不出的苦悶。
  比起別處嫖歡,他們寧可把錢灑在這兒,聽她高彈一曲琵琶。
  
  因為她是最好的女人。
  值得。
  
  寒多情坐紅毯上,星空下。
  清目秀眉,唇點淡淡朱砂。
  
  眼神掃過八方酒客,勾了魂後又回到手上琵琶。很多人聽了她的曲子後,眼淚會不自覺地流下。纖纖手指,總能彈出心中無法抑止的洶湧波滔。淚流了,浪潮退了,苦悶和煩惱也跟著一起走了。
  
  寒多情很美,但鳳翔樓裡漂亮的女人哪裡少了?別說鳳翔樓,在蘇州、在巫水、在樓蘭。只要是風花場所,有錢,漂亮女人要多少有多少。而像寒多情這般美麗,又得絕藝音律的女子,堪稱天下無雙。寒多情不曾和酒客透露她的名字。於是大家給她取了一個,忘憂仙子。
  
  寒多情已奏了兩曲,覺得有些累了,欲起身與酒客們言別,稍伺休息。正當那會兒,座前兩位酒客正在談論最近江湖上發生了甚麼奇事,其中一人道:「午兄,你可知道兩個月前崑崙一劍雲無天大鬧劉家堡婚宴,還搶了人家新娘子?聽說,那新娘子可是蘇州第一大美人柳柔韻呢。」
  
  「蘇州?嘿!就算天下第一美人,又哪及得上咱們忘憂仙子?」
  「午兄說的是,一是人一是仙,一在地一在天,不能比嘛。」
  
  「兩位官人過獎了,小女子敬一杯。」寒多情撩起桌上一小杯酒,對著兩位酒客一飲而盡。兩位酒客相視笑笑:「哪裡哪裡,實話實說罷了。」說完,他們也回敬寒多情一杯。
  
  雖然這兒是風月酒樓,但他們對寒多情毫無輕薄之意。想一解躁慾之人,並不會來鳳翔樓。鳳翔樓的座賓多是想暢談心事,交朋結友的豪客。
  
  「詳細情況我們外人便不得而知。只道那次鬧婚後,劉家堡絕口不提婚事,而柳美人便也消聲匿跡了。」
  
  「哈哈!多半是和雲大俠雙宿雙飛,浪跡江湖了吧!」
  「午兄酒後胡言,倒也說對了一半。」
  「哦?願聞其詳。」
  
  「柳姑娘是不是和雲少俠一起沒人知道,但雲少俠最近出入江湖,卻和一位小兄弟形影不離。說是徒弟,看來不像。說是朋友,兩人身分地位又似差了老遠一截。最奇怪的是,原本不苟言笑的冷面公子雲無天,近來可開心了不少。」
  
  「你是說……雲少俠原有那方面的癖好?」
  「噓……午兄,這話給別人聽去可不大好。好說歹說雲少俠也是陸族長的寶貝兒子……啊,我想起來了。那和雲少俠走得親近的小兄弟出身蘇州,原是一小客棧的小夥計,沒什麼本事。大家只管他叫作阿飛。」
  
  寒多情一聽到阿飛兩字,忽然停下手邊動作。今日雖為鳳翔名妓,但寒多情的思緒已隨著這兩字漂到遙遠的過去。
  
  鳳翔樓的姨娘看到寒多情神情不對,趕忙注意。見寒多情對姨娘使了個眼色,又走回彈唱的毯座,揚聲道:「難得各位官人這麼好酒興,小女子便再獻唱一曲『意秋風』,獻醜了。」
  
  寒多情獻曲,實是想多聽一些有關於阿飛的事。
  
  「哈哈!喝酒!聽曲!好興致!午兄,咱們不醉不歸啊。」
  「是啊,不醉不歸,醉了更不用歸啦!」被稱為午兄的酒客喝完後,哈了一大口氣,搔搔頭道:「阿飛……阿飛?是了,那少年劍客就叫做阿飛啊!」
  
  他湊近朋友身邊,又道:「大約半月前,有幫馬賊,大約三、四十人,從幽燕荒谷一路劫殺到逐鹿一帶。那批馬賊心狠手辣,手段兇殘,搶財劫婦。他們首領自稱姜水虎盜,名為楚中秋,使那十二路虎嘯刀法,可砍了不少人頭臂膀。有位少年劍客聽聞此事後,便前往一會。」
  
  「哦?是雲少俠麼?若雲少俠出面,那群猛虎只怕成了無頭虎。」
  「我會這麼說,當然不是了。雲少俠的凌霄劍法卓越高強,我看當今世上只有伏羲劍俠陸鼎元和九黎天霸槍風人傑勝得了他……但他們倆早已是半世宗師,在逐鹿大戰後便已歸隱許久。扯了扯了,我說這麼多做啥?我要說的是,那少年劍客比雲無天少俠更年輕,還把那群姜水虎盜嚇回老家去了。」
  
  「有趣有趣,午兄請說。」
  「這事我也是聽來,但我想至少有六成可信。話說三月十五那晚,那群姜水虎盜在水田河畔邊遇到那少年劍客。少年身後揹著長劍,手上拿了一大堆石子,看到虎盜就拼命的丟!一幫馬賊自是追著他到一深山野地裡。那少年看準那楚中秋的褲檔,使勁就是給他一砸。你想想,那可是痛不欲生。」
  
  寒多情邊彈邊唱,聽到午兄客說道這段,差點笑了出來。她還記得小時候阿飛最愛拿小石子捉弄人,沒想到長大了還是一樣。
  
  「你不說他是個劍客麼?怎麼丟石子呢?」
  「先聽我說完罷。天昏地暗,又是深山野地,一群野盜竟捉不著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夥子,看他笑嘻嘻地溜入山洞裡。山洞裡頭黑漆漆,洞口又小,一次只容一人出入。野盜再蠢也看得出來裡頭有陷阱。但荒山大盜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夥子捉弄,這氣怎麼能消呢?」
  
  午姓客人揮揮手,喝了口酒後續道:「於是楚中秋派了一位手下進去探探究竟。看是不是真有什麼暗槍暗箭。那手下進去後沒多久,山洞裡頭哩哩呼呼的不知道說些甚麼,之後便是刀劍相擊之聲。沒多久,那手下便好端端從山洞裡鑽出來了,但整張臉卻慘白得跟鬼一樣。」
  
  「難道他真的看到鬼了?」
  「這倒不是,而是被那少年劍客一招打敗。」
  「被打敗了又有甚麼關係,又不是一劍刺死。」
  
  「話可不能這麼說,姜水三十六虎大盜,各各都跟著他們首領學過虎嘯刀法,幾年來割了不下數十個人頭,劫掠六村七莊。可說是東北一帶令人聞風讓膽的兇殘惡盜。沒想到進了那山洞,卻讓一個來歷不名的小夥子打得貼頭貼地。況且並不只那一位,進進出出幾十位大漢,都是一樣結果。」
  
  「山洞裡肯定藏了什麼玄機。」
  「玄機我是不敢肯定,但卻是伸手不見五指。」
  「伸手不見五指?」
  
  「是啊,深夜山洞,肯定不見五指嘛。那少年劍客在黑暗中與他們比劍大勝,還要他們好好記住他的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霞紫魔相劍』。」
  
  「哦?當今世上只道伏羲氏凌霄天宮陸族長的『凌霄劍法』最為精妙,若已劍氣剛猛而論,是屬軒轅氏失傳已久『黃龍劍法』為首。你說『霞紫魔相劍』我倒是沒聽過……是哪位名家前輩所創呢?」
  
  「哈哈!正是那位少年劍客所創。」
  「年紀輕輕便能自創劍法,大敗虎嘯刀客眾,那少年當真了得。」
  
  「哈哈!哈哈哈!」午姓酒客幾乎笑彎了腰,撐著酒友肩膀,一邊笑一邊說:「那也沒甚麼了不起,你多念幾次,便能知道他如何自創劍法。」
  
  另一酒客不解地伸出手指,一遍遍算道:「霞紫魔相劍,這名挺不錯啊,霞紫魔相劍,霞紫魔相劍,霞紫魔相,霞紫魔相……」忽然間,他想明白了:「啊,是瞎子摸象劍啊。」
  
  午姓酒客道:「正是瞎子摸象劍!少年晃點虎盜噱出來的玩意兒。那幾十個虎盜還以為遇上返老還童的世外高人,連夜逃回幽燕谷去了。」
  
  另一酒客道:「就算是呼攏出來的名字,山洞比試卻是假不了吧?年紀輕輕能一連大敗十來位盜匪,也算是位奇人。」
  
  午兄拍手回道:「當然是奇人,山洞裡打敗姜水虎盜的,就是你剛剛才提起的崑崙一劍雲無天啊。原我也想不通,一位無名少年怎有這等本事?只是在聽你跟我說了雲少俠的同行夥伴後,我便豁然開朗啦。」
  
  「原來那少年劍客便是阿飛。不過虛弄敵手,哪算得上好漢?」
  「自古以來兵不厭詐,武學之道亦是如此,倘若人人實打蠻幹,那便比力氣就好了,何需這麼多虛虛實實的武功招式?」
  
  「午兄說的是。我收回他沒什麼本事的話,不論他劍法如何,聰明膽大的本事倒是有的。」那人舉杯對月,盡乾一杯。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