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第五回 喜宴
  
  兩日後,劉府迎娶。
  姑蘇城裡頭的人全都上了街,遊觀難得一見的盛會。
  
  一大早全城便熱鬧滾滾,數不清的人擠在劉府外頭等著劉府家丁出來發喜慶紅包,當穿著華貴,衣領衣袖還鑲著金邊的劉府管事,拿著兩大盒裝著碎銀的木箱子走出來時,群眾爭先恐後的連連道喜。
  
  「恭喜劉老爺。」「賀喜劉老爺。」「祝劉老爺壽比南山,兒孫滿堂!」
  「有有有,別急別急,今天劉老爺吩咐,人人有賞,人人有賞!」
  
  劉府乃是蘇州首富,今日大喜,全城人都擠到這來了,差點沒把姑蘇城給傾了半邊。一大早,除了在外頭看熱鬧領紅包的市井小民外,自各地名門正派,武林豪俠,也都在這幾天陸陸續續來到劉府。武林上有身分有地位的豪傑才會收到劉府邀請的喜帖,有了喜帖才能進劉家堡共襄盛會。
  
  「借過借過,不好意思。讓個位讓個位……」
  
  龍劍飛身穿束衣,背了個大包袱,身後綁了把老舊的長劍。
  他在人群中左擠右拐,好不容易才擠到看門收帖的守衛面前。劉府的大門漆上紅得發亮的朱紅色,左右各站著三位雄壯威武的高大守衛,劉府財粗氣盛實非一般。龍劍飛吞口口水,準備進入劉家堡。他這身衣服已穿了三四年,雖然洗的乾淨,但仍有不少破布補丁。和其他名門豪俠一比更顯窮酸許多。
  
  「蓬萊山莊的徐少俠、徐夫人。這邊請。」穿著青黑衣袍的守衛看到喜帖後,恭恭敬敬邀請龍劍飛身前的徐夫婦入內。等他們走進去,守衛的眼光飄到龍劍飛身上,他咳了兩聲,道:「這位小兄弟,你可知道今日要進劉家堡,是要有喜帖為證,大江南北,收到喜帖的只有一百三十三人,是這一百三十三人之中,我才能放你進去,不是這一百三十三人之中的,我便不能放你進去。要你不是這一百三十三人我卻放你進去,豈不是對不起那一百三十三人,若你真的是那一百三十三人,我沒有道裡不放你進去,我站在這裡,就是為了那一百三十三……」
  
  「行啦行啦!你比我還囉哩巴唆沒完沒了。大隻佬,你這段繞口令可練了很久吧?」龍劍飛皺著眉頭,搖搖手說:「你要喜帖?瞧,這不正是你們劉家堡那一百三十三張喜帖?」龍劍飛伸手進包袱內,果真拿出一張大紅色的喜帖。
  
  龍劍飛看見這張喜帖後神情沉了一會兒,內心百感交集。
  
  兩日前,龍劍飛正要依照和沈傅言的約定,獨自到外頭闖蕩。一早起床,便發現桌上擺了一把龍劍飛肖想很久的長劍和一個包袱。包服裡有些簡單的衣物,一些盤纏,還有幾卷沈傅言留給龍劍飛的手抄書冊,書冊上的記載正是蠱毒寶典裡的解毒藥方,還有飛燕環巢手的練功要旨。
  
  今日劉家堡迎親的喜帖,也是在那包袱裡頭找到的。
  紅色的帖子上寫著,劉家恭請江南飛燕手沈傅言。
  
  龍劍飛心頭一凜,了解他的沈伯伯在過去曾經是一位名盛江南的武林豪傑。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成了三苗龍家的至友,龍家衰敗後,十幾年來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龍劍飛一直感念在心。前日沈傅言要他離開,龍劍飛不是不明白。他已經長大了,沈傅言只是把自由還給了他。
  
  「等等,江南飛燕手成名二十餘年,你怎麼看也不過十幾來歲,瞧你這付窮酸樣,其中定有古怪,說,是不是你偷拐搶騙來的?」
  
  龍劍飛道:「我說大哥啊,你們是認帖不認人,還是認人不認帖?如果認人不認帖,那又何必發帖?沒錯,我不是飛燕手,但我有他的帖子,代表我是替他來的嘛。你們劉家堡廣發喜帖,不就為了圖個熱鬧威風。我這個沈代言人在,帖子也在,沒道理不讓我進去。要是那一百三十三人少了沈大俠代言人,變成一百三十二人,到時候劉大善人怪罪下來,你肯定要遭殃了。」
  
  「這……好像也是。」「行了,帖子拿好。大隻鄉巴佬。」龍劍飛把喜帖塞到守衛手上,便搖搖頭走了進去。龍劍飛長於客棧市集,吵架爭論的事早看多了,雖然武功不濟,說起來話來卻是得理不饒人。
  
  龍劍飛走到劉家堡的待客廳,一路上盡是精緻美奐的庭園景色。
  柳柏長松,流水小橋,看得龍劍飛閤不嚨嘴。  
  
  待客廳是個大廳房,設有桌椅餐餚,擺設金石玉盤,富氣堂皇,以便提早來的江湖豪客用饗解勞,談天聚會。龍劍飛一眼望去不禁感嘆,這劉家堡不過只是一戶人家,其中一房一廳便已比自家客棧豪華了不知幾倍。
  
  姑蘇城雖然不拒陰神三氏的人士,劉府喜宴請的客人大多是西北一帶,伏羲氏族與逐鹿、蓬萊附近的幫會門派。其中又以伏羲氏居多,光是崑崙山便來了五十幾個人,其中包括伏羲氏的大宗凌霄派,及龍劍飛兩日前見過崑山派。
  
  眼前盡是在江湖中的武林前輩,龍劍飛初出茅廬,一個也不識得。況且大廳幾十位客人中,就他裝束最為簡陋寒酸,自然不會有人想來與他攀談。龍劍微笑聳肩,覺得倒也沒甚麼不好,自個兒到桌上拔了隻大雞腿,晃到角落去了。
  
  「喂!龍劍飛龍大俠!」
  
  俏皮的聲音讓龍劍飛嚇一跳,喉嚨裡的雞腿肉差點噎到。龍劍飛回頭一看,正是兩日前有一面之緣的崑山派小師妹。他用力一嚥,將肉咕嚕吞下肚後,緊張地拉著崑山派小師妹到待客廳後一個隱蔽的後院裡。
  
  「放手啊,沒禮貌的店小二,你想幹嘛。」
  「我才要問妳想幹嘛,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那天晚上,你和掌櫃的半夜不睡覺,我……我全聽見啦!你一會兒哭,一會兒笑,還跪在房門前罵人老狐狸老烏龜,當真有趣。是在演哪一齣戲啊?」小師妹眨眨眼,笑呵呵的說著。
  
  龍劍飛皺著眉頭,拍拍自己的後腦:「妳全聽見了?沈伯伯說你們都中了純眠散,不可能醒來。怎麼會呢?」
  
  「是啊,那天我的確想睡得不得了,差點就爬不起床了。原來是中了你們的迷藥。我從小就有個習慣,水喝多了,半夜便起來上茅房,迷藥中是中了,但總不能在床上解決吧?還好本女俠意志夠堅定,半夢半醒便起了床。走到外頭沒幾步,就聽到你和掌櫃在說話……我好奇嘛……所以就……所幸你們並不是甚麼壞人,我才沒跟大師哥說。」
  
  「沈伯伯也真不小心,竟然讓你這小女娃給聽見了。算了,反正井水不犯河水,就這樣,我走啦!呃……不對不對,妳是不是也聽到蠱毒寶典的事?」
  
  「你們說那麼大聲,當然聽啦……放心,我不會亂說話的。只是我很好奇……怎麼會在這裡遇到你,難不成你真要找雲無天少俠報仇。你看起來一點兒武功也不懂,說不定連我都打不過呢。」
  
  「誰說報仇一定要靠武功。是靠這裡,這裡。」龍劍飛比著自己的腦袋道:「況且根本沒仇好報的,雖說他殺了我二叔,但我連二叔長什麼樣都沒見過,要我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賣命,太不值得了。」
  
  「不是不值得,是你沒本事吧?」
  「欸!妳……」龍劍飛心想:「被說中了。」
  
  正當龍劍飛想再反駁時,劉家堡內的家僕傳聲。
  聲音聽得清清楚楚:「劉老爺公請各位貴客到大廳一聚──」
  
  龍劍飛和崑山派小師妹跟著人群走動,龍劍飛搔搔臉頰,小聲道:「小姑娘,我現在的確沒本事。不過我已經答應了沈伯伯,今日一聚,至少看看雲無天是怎樣一個傢伙,讓每個人都對他如此欽佩讚賞。」
  
  「雲少俠天賦英才,在我們崑崙山可是大大有名。不少人妄想打敗雲無天一戰成名,但從來就沒人成功過。還有,我不叫小姑娘。我叫笑笑,蕭笑笑。」
  
  「蕭笑笑?哪個蕭?哪個笑?妳的名字還真有趣。」
  「蕭瑟的蕭,笑容的笑。謝謝誇獎,但又怎及得上你龍劍飛龍大俠有趣呢,又是龍又是劍又會飛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哪位不世出的武林前輩,沒想到呀……嘻嘻,只是個小客棧裡專門給人倒茶洗碗的店小二!」
  
  龍劍飛啐了一聲,不再理她。
  豪客人群依著劉府家僕的指引來到大廳,外頭圍了一圈丫鬟僕從。原本龍劍飛以為是新郎倌和新娘子到了,沒想到事情卻另有發展。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阿火
  • 不錯 (要考基測還在這混)
  • 專心唸書吧!

    天下無聊 於 2011/05/18 20:45 回覆

  • 蟹【VIP】
  • 啾咪O.<
    (看過了所以感想不多)(被揍)
  • 沒關係啦

    天下無聊 於 2011/05/18 20:45 回覆

  • conan3218993
  • 蕭笑笑 在香港讀起來沒甚麼問題
    但換成國語 就 同一音sos
  • 就是笑笑笑呀~

    天下無聊 於 2011/05/18 20:45 回覆

  • 銀河美少年
  • 恩~

    從宇宙美男子變到銀河美少年

    真是一個GOOD的事情

    就好像大叔便校連一樣
  • 我也想校連一點

    天下無聊 於 2011/05/18 20:47 回覆

  • LIM
  • 看來每一部小說的主角都弱弱的
  • 一開始嘛,後來就會不一樣了

    天下無聊 於 2011/05/18 20: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