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今天是武領星巴克支援打工的最後一天。忙一整天後,心想終於不用再來騎死人不償命的鬼地方。沒想到當我拖著疲累的身子,準備騎車下山時,踏馬德,我的機車竟然少了一個輪子?我想應該是不久前在山路上不小心撞到幾隻小羊而翻倒的後遺症。自從我成為沒啥小路用的殺手後,這台車就被我摔了好幾次,能撐到現在算不錯了。我也很想拿去修啊……不過我沒錢。安慰自己歸安慰自己,當我看到一隻灰白相間的小綿羊蹲在我機車上咬弄斷掉的煞車線時,我仍然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羊是很可愛,但是當羊把機車的輪胎弄掉,還把整條煞車線咬的七零八落時就一點都不可愛了。

  我看看時間,晚上八點。Jill今天沒來支援,沒法搭她的順風車回家。而店裡其他同事都是打烊班,十一點才會離開。我縮著身子,在寒風中遠望發呆,哇嗚,難道我真的要蹲在這裡陪小綿羊肯草啃煞車線?我當然不要!這時候朋友最重要了。
  所以我打電話給小黃。

  「喂,小黃。」
  「喔,你下班了喔?等等……幹!偷殺我!」
  一聽就知道他又在三國。
  「我跟你說,我剛下班,可是……」
  「回來幫我買雞排和珍珠奶茶,哈哈!送啦!二十殺!對了,要一中街的胖子雞排和阿木奶茶,別買錯了嘿。」小黃。
  「我又不會經過一中街,喂!我不是要說這個啦!我的車……」
  「嘟嘟嘟……」

  幹,他掛掉了。
  算了,我本來就不指望他。
  直覺和經驗告訴我,紙巾比較可靠一點。
  一點點。

  「紙巾,是我啦。」
  「吐司喔?怎麼了?」紙巾。
  「我打工下班,現在武嶺上面,可是……呃,我機車剛好壞了,沒辦法下山,你可不可以來載我呀?」
  「靠,真的還假的?武領?我這裡騎過去要三個小時耶……別鬧了大哥,你插小叮噹的竹蜻蜓飛回來好了。」

  「我沒在跟你開玩笑,是真的啦!」
  「是喔……」
  「是啊。」

  「武嶺耶。」
  「嗯。」
  「三個小時耶。」
  「就這一次,拜託!」
  「唔……」
  「拜託啦!」

  紙巾忽然小聲說:「……等等……寶貝,慢點……啊……啊嘶……」

  「紙巾你……」
  「糟糕,你聽到了?」
  「嘟嘟嘟……」


  幹,我掛掉了。


  這兩隻禽獸畜牲。一隻在打三國,一隻在OX還接電話,有沒有這麼誇張。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可是我在家沒父母,朋友靠不住,那該怎麼辦?沒關係,我還有小君。難道我悲哀到只能靠女人了?唉,算了,我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我沒有小叮噹的竹蜻蜓也不想陪小綿羊在這啃草皮。
  我深呼吸後,打給小君。

  「嗯,是我。」
  「阿司?下班了?」
  「小君,我機車壞了,妳可以來載我嗎?」
  「好啊,你現在人在哪?武嶺?」
  「呃,是的。」
  「那你先在星巴克坐坐,別著涼了,我很快就到。」

  我合上手機後,心裡覺得有些暖。雖然我和小君現在仍然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的奇怪關係,但我知道我們在彼此都有著無法取代的位置……好啦,我知道只有我這樣想。不管如何,今天小君會這麼溫柔又直接的回答讓我感到有點驚訝。
 
  也許是她在暗示我需要更進一步的關係?
  是這樣嗎?
  還是別輕舉妄動好了。
  真的是這樣嗎?
  唉,還是別輕舉妄動好了。

  我稍微向店裡的同事解釋一下,又和他們閒聊一會兒。一邊等著小君來接我,大約八點五十分,星巴克外頭閃過一道刺眼的光芒,還有引擎在山路上狂飆的風馳電掣之聲。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有人在山路上飆車失控,要迎面撞上了,所以緊張地往外看去。

  隨即傳來安靜穩健的煞車低鳴。短短兩秒,外頭從一片狂風暴亂歸回寧靜。我臉上一顆斗大的汗珠滴下,走出門外,只見風沙片片,黃土飛揚,一輛全新的,銀黑色的超級跑車就停在星巴克門口。

  嘟一聲,車門柔順輕巧的緩緩彈開。一雙熟悉不過的黑色All star,小君梳著一頭長髮,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我猛看足足三十秒,才發現我的嘴巴沒有合上。

  我揮揮手向店裡的驚訝的同事道別,然後坐上小君的「新車」。屁股還沒碰到椅墊,我就聞到一種從遠方外漂洋過海的味道。這台車一定是進口貨。看著那精美至極又閃閃發亮的儀表版,我想塊板子肯定就比我往生的機車還要貴了。「咳咳!」我轉轉眼珠子,強作鎮定對小君說:「妳怎麼會有這台車?之前那台不是還好好的嗎?」

  「開膩了,偶爾也要換換口味啊。」小君甜甜笑了一下,只要一談到車子,她便會很開心。這點她比我還像個男人,我並不是對車子沒興趣,只是在連學雜費都快繳不出來的狀況下,我沒心情去想這跑車應該是哪個名牌。

  「porsche carrera GT,一款已經停產的德國頂級超跑,全世界只有1270輛。目前台灣這款車不到二十輛,也是冬姐收藏的愛車之一,我一直想開開看,跟她盧了好久才借到。這台跑車開起來真的很棒。」小君似乎猜出了我的想法,眉飛色舞的跟我分享著。某種程度而言,我和小君的興趣似乎在層次上有很大的不同。

  老爸當年在追老媽的時候……他們談論的話題也是如此嗎?我這個問題似乎不太準確。我對老媽一點印象都沒有,每每問到老媽,老爸就像小孩般的賭氣不說話,簡直比我還幼稚,說不定我只是老爸老媽一夜激情下的產物。

  我對小君笑一下,現在氣氛還不錯。只是認識她以來,都是她開車載我,似乎有些怪怪的。也許我該找個時間去考個駕照才是。不過就踩踩油門,轉轉方向盤,應該不會比車頂上跳來跳去還難吧。

  小君輕輕握著方向盤,穩穩的駕駛,雖然有點快但我還可以接受。
  我打開窗戶,吹著外頭涼風,享受寧靜片刻。

  忽然間,對面車道閃過一道光芒。就像剛才小君停在星巴克前面的光芒一樣。眼看對面車道的車子就要撞上,小君用力拉上手煞車,方向盤180度大迴轉,我抓穩安全帶,一陣混亂搖盪後,總算安全地停下來。我和小君下車,看見地上數條雜亂的輪胎焦痕,我們這邊還好。另外那台車就誇張多了,地上焦痕滋滋作響,只差沒燒起來。真的很驚險,他們的時速至少有一百公里,小君大概六十,還好沒撞上。

  阿咧?這是怎麼回事?
  對方的車竟然也是porsche carrera GT。差別只在小君是銀黑色,而他們是亮紅色。對方和我們一樣一男一女。那男的看起來像是個歪國混血兒。兩個人年紀都不會很大,似乎比我和小君小了幾歲。

  小幾歲?那不就是高中生嗎?
  小君有點生氣的走到那女生面前:「妳只是高中生吧?沒駕照還開車?」
  小君一說我才注意到,原來開車的是那挺漂亮的女孩,並不是混血兒。我稍微打量他們一會兒。嗯……我想那女孩應該是個有錢人,而旁邊那混血兒是她養的小狼狗,呃……也許是男朋友之類的。看他都沒什麼說話,和我一樣安靜的站在旁邊。偶爾我和他的視線對到,我尷尬又禮貌的笑笑。

  「我十三歲就在開車了,妳問我會不會開車,我還問妳會不會打大燈。現在霧這麼大,妳怎麼不開遠燈?」

  而小君可沒這麼簡單。兩個女人都很不爽對方,雖然沒怎麼說話,但光看鋒芒畢露的眼神就知道肯定不會有好事情。只見小君吸一口氣,正想說話時被我一把拉住。我溫柔的拉著她的手:「小君,別跟他們計較了,我們回去吧。」而這時候那歪國混血兒也同時在勸架滅火,小小聲的聽不太清楚,但中文似乎說的不錯。我和混血兒彼此又對望了一眼,尷尬笑笑。

  「嗯,回去吧。」小君點點頭,輕輕的在我手心捏一下。
  在我準備上車前,小君拉住,說:「我知道自己的脾氣差,動不動就生氣,我會盡量讓自己溫柔一點,男生都喜歡女生溫柔對吧?」

  「不溫柔也沒關係啦。」我回答,小君笑笑,聽了很開心。
  她看著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許我可以趁這時候親她一下。
  要嗎?還是別輕舉妄動好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管他的,衝了。
 
  呼的一聲,我吃了一大口土沙。
  
  亮紅色porsche carrera GT在我和小君身邊急速呼嘯而過。地上揚起的泥沙噴的我和小君灰頭土臉。等我咳完了之後,小君已經換了一張臉。

  「上車。」她冷冷地說,我知道她想做什麼。我緊張的上車,還沒扣上安全帶,小君就已經打倒退檔,劃了一個非常有弧度的L線,咖咖兩聲,看小君挺直身子的模樣,我知道她已經把油門踩到底了。短短五秒,時速就已經超過一百公里。

  天阿,眼前一片模糊,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車窗前面的路。但對方開的也不是省油的porsche carrera GT,我們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黑夜,濛濛大霧,隱隱約約看見對方劃出兩道長長殘影的車尾燈。
  「嘎啊啊啊啊!」我身子用力一晃,猛烈撞到右邊,半張臉因為離心力而黏在車窗上。迎面而來的是一個三個180度的地獄髮夾大轉彎。但是小君一點踩煞車的意思都沒有,難道這台porsche carrera GT的煞車線也被清靜蠢羊給啃了嗎?我只能死命的忍住不要尖叫出來。我臉色發青,渾身覺得不自在。
  雙眼昏頓,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喉嚨湧上來了。
 
  「小君……我很不舒服。」
  「別吵,快追上了。」

  可是我哪裡還有精神管他們在哪阿。
  嘔嘔嘔嘔……  
  出來了,出來了啦!

  我嘴巴裡含著一口又酸又臭的嘔吐物。可是一想到這是台喝洋水的昂貴跑車,我怎麼能吐在這裡,我連一張椅墊都買不起啊。我趕緊打開車窗,把頭探出去,小君真的好強,她已經追上對方跑車。亮紅色的porsche carrera GT就在我們右邊,讓我覺得驚訝的是,那個歪國混血兒坐在後座,和我一樣打開車窗,滿臉青白。

  我們兩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對看一眼,尷尬又禮貌的笑笑。
  然後兩人面對著面……
  開始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嘔嘔嘔嘔………
  再嘔嘔嘔嘔……
  不斷的嘔嘔嘔嘔嘔……
  好噁……
  嘔嘔嘔嘔………
  
  我吐到雙腳發軟,搞不清楚哪邊是左邊右邊上面下面。
  迷迷濛蒙中,山上突然飄來奇大的霧,讓我們什麼也看不清楚。
  小君漸漸放慢速度。在一個大霧山腰上停下車,霧才慢慢散去。畢竟跟丟了他們,再追也沒有意義。我和小君打開車窗,發現我們正在通往日月潭的山路上。從這裡正好可以看見湖面上閃閃發亮的日月潭,非常漂亮。

  小君看到我滿臉蒼白痛苦難受的樣子,覺得很抱歉。
  我們沉默了好一陣子,她才開口說話。

  「對不起……我老是這麼任性。」
  「是有一點啦。」
  「你希望我改嗎?」
  「不用,這又沒什麼不好。」
  「真的?」
  「真的,幹麻為了別人改變自己呢?」

  小君只是笑笑,沒有回答,我也知道她一定不會回答。
  「加個油吧!」我趁勝追擊,直接搬出最夯的廣告台詞,我還故意學周滷蛋說的含糊不清,聽的小君心花怒放,小鹿咚咚的撞。小君咦了一聲,而我繼續裝傻,明明儀表板上的油箱還是滿的。

  「車子好像快沒油了,加個油吧!」
  「好啊……」小君含羞的說。

  也許是剛剛飆完車的緣故,小君看起來有點興奮。
  身體和臉龐在發紅發燙,眼神也溫柔了許多……

  哇哈哈哈!我今天出運啊!
  等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寵幸小君妃子了!
  沒想到我寶貴的第一次經然會是在超級昂貴的跑車上面。這實在太刺激,太銷魂了。我強忍著狂喜的心情,仍假裝著翩翩君子的模樣。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拜託!現在不衝更待何時?
  衝了啦!
  我深情款款的抬起小君的下巴,然後吻她。
  這不是第一次和小君接吻,但我每次都很緊張。
  接下來,我應該要……
  
  唉喲喂呀!
  哎呀呀!痛痛痛痛!

  小君一腳把我狠狠踹開。
  讓我的半張臉用力的貼在車窗上。
  啊?奇怪,我做錯了什麼嗎?
  接著,小君一巴掌超用力的打在我臉上。
  我覺得我的牙齒快斷了。


  「你很討厭耶!嘴巴那麼臭還親我!可惡!」


  說完小君又補了一巴掌。
  幹,真的斷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林義傑
  • 推推推@@~ 這陣子小忙!! 沒想到無聊大換來這裏了!!~

    還好有連結FB~ 這樣沒帳號也能推文了!!
  • 悄悄話
  • 小鍾
  • 推!!!可是好像有錯字 (??
    武 " 嶺 " 還是武 " 領 " @@?
  • 悄悄話
  • 訪客
  • 害我找好久-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