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朦朧中,我飄呀飄呀,飄了好久好久。
  也許幾個小時,也許幾天,也許幾個月。
  也許,我死掉了吧?
  
  記憶回到我老爸出殯那天。
  我一直認為老爸是孤僻內向的人,他出殯時沒有半個朋友來看他。
  而我朋友倒是不少,小黃,小君,還有那時挺要好的幾位同學。
  
  清冷的殮堂,素色的布條,黑白的遺照。
  老爸遺照上燦爛的笑容正式宣告我成為一位孤兒。
  但是沒關係,那時我就決定了,我要讓老爸活在我的心中。
  
  當我遇到什麼快樂的事,悲傷的事,難忘的事。
  我第一個傾訴的人,一定是老爸。
  
  一年前,我和昔日好友小黃和小君重逢,感覺生命又重新活了過來,一年來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有讓人懊惱,有些讓人疲憊,但絕大部分都是很開心很開心的回憶。我的生活因為他們而充實,因為他們而美好。
  
  最近發生的事,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老爸若碰到像炸彈客這種喪失社會主義自大狂妄的非正常人類,一定也會感到很棘手吧?說不定你也會中了他的陰險計謀。這沒什麼好得意的啦,但我實實在在的把他痛扁一頓!爽快!
  
  雖然到了最後,我仍然在他面前不支倒地。
  但我知道,大夥兒都平平安安,那才是最重要的。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
  因為大夥兒都站在我的靈堂前呀。
  
  悲傷是難免的,尤其是小黃,這位讓我頭痛又奶痛的拜把好兄弟。
  他一次次的哭倒在我的遺照前,哭聲比殺豬還難聽。
  照片中我的笑容是黑白的,和老爸一樣。
  
  小黃哭了又醒,醒了又哭。
  看得我好難過,好難過。
  唉,不要這樣嘛。
  
  有人說死了之後靈魂會在思念的人附近徘徊。
  難怪我糊裡糊塗出現在這裡。  
  
  小君,小蔓,可人,她們都在。
  小黃,紙巾,Jill,甚至老愛和我唱反調的系草也哭了。
  
  說到系草,之前一直說他的壞話真讓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他除了有點自戀外,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傢伙。有帥有錢,跳舞又跳的好。他正和一位剛出道的麻豆交往,不小心在東海逛街時被我撞見。系草拜託我別說出去,所以我一直忍的很難受,還沒跟別人說他女朋友身材真是火辣辣。
  
  不過,我也不差呀,雖然一直交不到女朋友。但身邊還是有兩個在乎我的女孩子,還有一個非常曖昧不清的黑道千金。唯一的遺憾大概是沒辦法親口對我愛的女孩告白。該對誰告白好呢?小君?還是小蔓?
  
  哈,我真的很差勁呢。
  一直到死了都沒辦法下定決心。
  
  我當然愛小君。
  因為她,才會有現在的我。
  
  小君是我從前的暗戀對象,殺手的導師,感情的伴侶。
  不能否認的,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願意爲她而死。
  
  然而,我也愛小蔓。
  若小君是天空,小蔓如是海洋。
  
  很賤,我知道。
  但我就是無法放下小蔓對我的感情和溫柔。
  放點水嘛,我都掛了,讓我任性一下吧。
    
  小君的臉龐冷淡無神,小蔓的雙眼哭泣紅腫。
  我走到她們倆之間,無聲的和她們道別。


  遇到妳們,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還有你呀!小黃!
  嘿!別再哭啦!很難看耶!
  笑得陽光一點布丁妹才會喜歡你啊!
  
  人生嘛,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天下無不散筵席,只不過來得有點突然罷了。
  
  各位朋友不好意思,先閃了喔。
  我已經看到老爸在天堂門口旁等我啦。
  
  
  
  「靠夭!你又來幹麻?」
  「我掛了嘛。怎麼?這年頭長太帥的主角不能升天喔?」
  「帥你老木,早知道當初把你射在牆上。」
  「話不能這樣說啊,好歹我───」
  
  「好歹什麼?上過女人沒有?」
  「呃……這個,那個……快要有上過……吧?」
  
  「有還是沒有?」
  「沒有啦!尷尬耶,老爸你不會聊專業一點的話題嗎?」
  
  「跟我聊專業?好,那你殺過人沒有?」
  「殺人?欸都……我差一點就……殺了那個誰阿?」
  「所以,你也沒殺過人?」
  「呃,沒有。」
  
  「沒上過女人,不是男人!沒殺過人,不算殺手!你這個不是男人又不算殺手的小畜牲還想給我上天堂吃香喝辣?去你的!你說我該不該把你射在牆上?」
  
  「老爸?不是這樣的吧?我很辛苦耶!」
  「辛苦?我就讓你再辛苦一點,我辛你老木的老木!」
  
  哎呀!老爸你幹麻!你來真的啊?
  好不容易才上來,至少讓我住個兩天看看天堂有爽嘛!  
  別踢了別踢了!老爸你再踢我就要掉下去啦!
  
  
  
  「還敢抓我的腳?滾下去吃屎吧你!!」
  
  
  
  哎呀!唉喲喂呀!還踩我的手指!
  老爸你好狠啊!我真的掉下去了啦啦啊啊啊啊!!



  不要啊!我想上天堂啊啊啊!!
  
  
  
  哎呀!痛死我了!
  我摸著頭上的大包醒來。
  
  阿哩咧?這裡是?醫院?
  眼前還有個女孩子?小蔓?
  
  哈哈!哈哈!我還活著!
  原來我還活著啊!
  
  醫院,病床,窗簾,點滴,水果,還有小蔓!
  她大概是爲我更換背上傷口的紗布時不小心和我迎頭撞上。
  她看到我醒了之後一臉驚喜,高興的抱著我好一陣子。
  唔,小蔓的身體好香好軟。

  她眼框泛紅,好像想說些什麼。
  可能是我昏迷太久了,現在醒來讓她一時說不出話。
  有時候,人會用行動來表達感情。
  很自然的,小蔓吻了我。 
  
  
  碰的一聲,病房門被打開。
  小君傻眼的站在門口。
  
  
  吻不到兩秒,就被小君嚇得差點閃尿。
  剛剛才被老爸轟下來,該不會又要上去報到了吧?
  
  「看來你們進展的很快嘛。」
  小君哼了一聲,似笑非笑的說著。
  
  「是阿司突然醒來,然後對我……我也不想這樣。」
  小蔓低下頭,紅著臉對小君解釋。
  
  瞎瞇毀!!有沒有搞錯呀!!
  我竟然被小蔓仙人跳?
  
  「小君!妳聽我解釋啊!」
    
  我想辯解,但小君怎麼可能相信是小蔓主動吻我?
  更何況我凸起的褲檔已經說明這該死的一切!
  竟然連下半身都背叛我!
  
  小君露出微笑,一步步走向我。
  別鬧了,女王君才不可能跟我玩一王兩后。
  幹,我死定了。
  
  
  
  
  
  
  
  
  
  「啊啊啊!!硍拎羊爲什麼妳也會乳殺啊啊啊啊!!!」
  
  
  
  
  
  
  
  
                   ── 殺手行不行2.卡通手槍 完──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D
  • 我記得有一篇special是小君走進病房前的心情想法

    好像不見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