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果然沒死。」我雙眼緊緊盯著炸彈客,試著把眼前的情況理清楚。
  如果他出現在這裡,代表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在辦活動。
  他是埋伏在大肚山?還是偽裝成我不認識的學弟?
  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運氣不好,還差一點。」炸彈客點點頭,向我招招手。
  「難得我來找你。來,看看我爲你準備了什麼。」
  
  我不得不照著做,到處都是我的同學朋友。
  他手上有槍,而我知道他會毫不懷疑的射殺任何看不爽的人。
  我吞口口水,眼神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過去。
  
  音響設備旁有張椅子,是今天下午被我灑了一頭麵粉的漂亮學妹。
  她坐在椅子上,手腳被麻繩反綁,嘴巴也被膠帶封住。
  天殺的誰知道她嘴巴裡有沒有炸彈。
  
  學妹看著我拼命搖頭掙扎,紅腫的眼睛哭花了妝。
  無法開口的她只能吱吱唔唔的表達恐懼。
  
  「給你。」炸彈客遞給來一條麻繩,又說:「五分鐘,把外頭的馮菁蔓同學綁起來,就和你眼前這位一樣,計時開始。」炸彈客接著按下手錶上的按鈕。

  學妹嘴巴透過膠帶閃爍著紅色光芒。
  嗶、嗶、嗶、嗶的響著。
  該死的聲音!
  
  「該死!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生氣的瞪著炸彈客,對他大吼。
  
  「因為無聊。」他聳聳肩,然後回答:「你還有四分四十五秒。如果你學妹被炸死了,那麼都是你害的,因為你對她見死不救,四分四十秒。」
  
  我搶過炸彈客手上的麻繩,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此時令人暈眩的迷煙還未完全散去,留於部分在底板上徘徊圍繞。
  當我走到角落放置行李包的區域,我故意往地上絆倒。
  
  我摔得很用力,左手因此磨破皮肉,露出紫青的淤血。
  同時我也從自己的行李裡頭摸出德國小刀。
  該死,手槍藏在行李最底層,拿不到。
  
  還好,我身後的炸彈客並沒有反應。
  我可以做到的,先暫時玩他那幹他媽的死人遊戲。
  再找機會一刀桶死他。
  
  當我忍著手上的疼痛站起來準備站起來。
  小蔓拉了我一把,她全都聽到了。
  
  「快點綁吧。」她伸出雙手,冷靜的對我說。
  「我們不會有事的。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

  小蔓點點頭,給了我一個笑容。
  我咬著顫抖的下唇,雙手進行著炸彈客交待給我的動作。
  不能害怕,如果怕了,怎麼對的起小君?怎麼對的起老爸?
  
  我把小蔓綁好,讓她坐在椅子上。
  炸彈客點頭,又按了手錶。
  
  只聽見學妹口中的嗶嗶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急促!
  讓人非常不安,嗶嗶嗶嗶嗶────
  
  
  嗶!
  
  
  我倒吸一口冷汗。
  心臟彷彿被重重捶了一下。
  我跌倒,因為腿軟。
  
  炸彈客哈哈大笑,學妹口中的炸彈並沒有爆炸。
  那只是炸彈客弄出來的音效,但我怕他笑玩後又會冷不防的炸死學妹。
  學妹緊閉著雙眼,胸膛因哭泣而抽蓄。
  
  「夠了。」
  「嗯?」
  
  「我含,你要玩我陪你玩。」
  「就等你這句話。」
    
  我撕下學妹嘴巴上的膠帶,拿下炸彈。
  現在換我比周杰倫屌了。
  
   「現在你是我的了。」
  
  炸彈客用槍指著小蔓的頭,他的聲音讓我想吐。  
  封好膠帶,我反手緊握藏在身後的刀柄,等著給他致命的一擊。
  現在狀況很好,多虧了炸彈的幫忙,我可是冷靜的要命。
  
  我看的很清楚,左斜偏北三點八度,他脖子的要害。
  只有一把飛刀,只有一次機會。
  
  我記好要害的位置,然後把視線鎖在炸彈客的左手上。目標非常明顯,等到適合的時機一到我就會出手。他左手戴著手錶,手裡拿著從陳警官口中拿出來的炸彈,他可能會把他當作投擲武器來使用。除此之外,他右手還拿著一把槍。
  
  炸彈客拉了張椅子坐在小蔓旁邊。
  然後對我提出要求。
  
  
  
  「上了你學妹,不然炸你。」
  
  
  
  狗屎,你可以再狗屎一點沒關係。
  終於找到比小黃還沒人性的畜牲。
  
  我在心中暗暗叫罵,然後把上衣脫掉。
  做什麼?我怎麼去上學妹?我可是處男耶!
  女生第一次很寶貴,男生第一次就無所謂嗎?
  
  
  「窩草泥馬德!」含著炸彈的我口齒含糊不清。
  同時,右手用力把上衣往炸彈客的方向一甩──
  
  
  炸彈客朝著我開槍,受到衣服的干擾而打偏。
  時間暫留下的我自然輕易的閃過。
  之後,炸彈客提起手錶。


  
  該妳上了,小君。


  
  小君的易容術差點騙倒我。
  現在炸彈客旁的小蔓就是小君偽裝的。
  一開始我只是懷疑,但在吻了她後我就確定了。
  
  看似小蔓的小君輕易的掙脫麻繩,抽出藏在衣服裡頭的刀片。
  僅僅只是短暫空檔,小君也可以把對方宰個片甲不留。
  但她猶豫了,為什麼?
  
  時機過去,情況與我預料的完全相反。
  炸彈客折斷小君拿著刀片的右手,反手架住她。然後把手上的炸彈塞到她嘴裡。炸彈客的功夫是很利落,但小君不可能這麼容易被他制服,怎麼回事?
  
  「有趣,你們真的很有趣!太有趣了。」
  炸彈客一手抱著小君,一手把槍抵在她口中的炸彈上。
  
  「想不到你們還有這一招,好捨不得殺你們。」
  「來啊!我就在這裡,我就是要炸死你們!來啊,來殺我啊!」
  「你們能拿我怎麼樣?哈哈哈哈!!」
  「殺我啊!來殺我阿!」
  
  「哈哈哈哈!!!」
  
  
  
  
  
  
  
  
  
  
  刺眼的槍火在炸彈客的額頭上炸開一個大洞。
  鮮紅血花,乳白腦漿,灑出我眼中一片驚嚇。
  
  
  
  
  
  
  
  
  
  
  「我這輩子還沒聽過這種要求。」  
  
  
  
  
  
  
  
  
  
  
  小君的聲音。
  小君的左輪手槍。

  我趕緊吐掉炸彈,往窗外用力一丟。
  學妹拿下被麵粉弄髒的假髮,抹抹臉上的花妝。
  露出我最熟悉的臉孔。
  
  天啊!原來她才是小君!
  小黃!你妹真是太神奇了。
   
  我睜大雙眼看著身旁喬裝成學妹的小君。
  她手上的左輪手槍還冒著開槍後的刺鼻煙硝。
  
  「你完全猜不出對吧?怕秋請學長~」

  小君露出招牌的甜美微笑。
  她真的是小君。
  
  「所以小蔓?妳?小蔓?唉呦!妳搞的我好亂啊!。」
  「小蔓就是小蔓本人啊,我要她學我的樣子,好騙過你這個笨蛋。」
  「那爲什麼小蔓舌──舌什麼,沒舌麼,沒什麼。」
  
  「你在大舌頭什麼啊?我聽不懂。」
  「沒啦,我們去看看小蔓怎麼樣了。」
  
  原本想問舌吻的事,還好有硬坳回來,不然死定了。
  有點後悔剛剛怎麼沒有聽炸彈客的話,先上上小君學妹。
  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想不到。
  
  小蔓把口中炸彈丟到窗外,神情複雜的看著我和小君。
  我知道,她一定是想來個愛的抱抱。
  所以我把雙手張開───
  
  小蔓卻緊緊抱著我身旁的小君。
  
  「沒事了,妳做的很好。」小君背對著我擁抱小蔓。
  她摸著小蔓的頭髮,溫柔的安慰她,這應該是我的台詞吧?

  我只能苦笑的看著她們。
  算啦,這樣也不錯。
  
  小蔓把頭枕在小君肩膀上。
  她把食指放在唇邊,對我眨眨眼,嘴唇輕動。
  我知道她在說什麼。
  
  「那是我們的秘密。」
  
  今晚她說的是真心話?
  還是為了讓我吻她而演的戲呢?
  
  無論如何,事情總算是結束了。
  總算是結束了。
  
  
  
  
  
  
  
  
  
  
  ───我猛然張大雙眼。
  有東西從背後刺入了我的肩挾骨。
  
  
  
  
  
  
  
  
  
  
  恐怖的疼痛蹂躪著我的意識。
  頭髮被人用力拉扯,然後拖倒在地。
  插在我背上的是筆?還是刀子?我不知道。
  
  看著地上大攤大攤的血跡,那都是我的血。
  睜開眼睛,痛苦無止盡的蔓延。
  
  聽得到自己的心跳。
  聽的到小君小蔓的喊叫。
  
  抬頭,看見拉扯著我頭髮,殘忍往後拖行的男人。
  他穿著染血的褐色大衣,陳警官的臉皮面具在他手指上旋轉。
  
  那人年紀看來與我相仿。
  五官冷漠,臉色蒼白,彷彿是畫紙上的人物。
  
  小君從後方對他連開三槍。
  臉色蒼白的男人吹著口哨,匆匆容容閃過。
  我的視線異常清晰,意識異常清楚。
  
  我很明白,他也是時間暫留者。
  所以才能夠從車禍中安然逃生。
  
  從一開始就沒有陳警官這個人。
  陳警官就是炸彈客假扮。
  
  腦中閃過他在偵訊室對我說過的話。
  深深的諷刺著我的愚蠢。
  
  
  「你爸跟我說過你的缺點,就是太容易相信別人。」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