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清醒後,發現人群已被帶開到別的地方活動。我忍受胸口劇痛坐在一顆大樹下。看著同學和學弟妹在山坡下分成好幾組,似乎是在分組討論隊名和口號。接著三五成群手忙腳亂的在營地上搭起帳棚。
  
  「哈,你終於醒了。」小黃在我身後出聲,差點把我嚇死:「算算從國中畢業後我就沒有把人捏暈過。比起以前我現在溫和很多啦。」
  
  「你們真的很機掰耶。」我嘆一口氣,接過小黃拿給我的冰可口可樂:「事先開會都不講好,剛剛在車上我還真的唱怕秋請,幹,超丟臉的。」
  
  「怪我咧?你整天恍神恍神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問你問題都說沒意見……不過效果很好啊!大四學長說這是他們看過最精采的營歌帶動唱了,哈哈哈。」
  
  「你當然精采。丟臉的又不是你。」
  「總要有人犧牲嘛。」
  「犧你老木。」  
  
  小黃看看我沒事後,才放心走下山坡。小黃是其中一個小隊的小隊輔。三天活動下來他可比我忙多了。由於這次營火晚會的重點都是由我籌畫,所以身為總負責人的紙巾並沒有給我太多的工作。
  
  我回到營本部,此時已近中午。
  有些特地上山玩樂的大四學長姐閒閒沒事便在一旁烤起肉來準備午餐。和學長姐打打招呼,拿了兩塊烤肉走去營本部二樓,看看小蔓有沒有在裡面。果然,胸口別著工作人員名牌的小蔓正在準備下午大地遊戲要用的道具。
  
  我們這次一共有七關大地遊戲,兩人一組共十四個人下去抽籤分配。很幸運的,三天前的抽籤我又和小蔓同一組。爲什麼要說又呢?大一上的聯誼班遊小蔓抽到我的機車鑰匙,也因此和她譜下曖昧不明的關係。
  
  半年來發生太多事,小蔓和偉倫學長交往而被劈腿,還好偉倫學長沒來這次迎新,不然好尷尬。而家教學生的父母遭到炸彈客的殺害,只因為面具炸彈客為了引誘我掉入陷阱。小蔓因此得知我和小君是殺手,卻又沒多說什麼。
  
  「吐司你來啦?」小蔓看到我後,給了個甜甜的微笑。
  「嗯,要不要吃烤肉?」我走到小蔓身旁,把裝著烤肉的盤子放在桌上。
  
  「謝謝,我剛剛吃過了。」
  「對了,小蔓……」剛好營本部裡頭只有我和小蔓,於是我很放心的問:「小君不是說要一起上來嗎?怎麼都沒看到她呢?」
  
  「小君?」小蔓的眼神閃爍著,直直盯著我瞧:「她已經上來了,小君說會躲在我們找不到的地方,她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努力呢。」


  「我也很努力,一直都是。」我忽然激動起來。我希望自己可以和小君相提並論。希望她可以把我當成可靠的夥伴,而不是需要保護的對象。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小蔓摸摸我的頭,稍稍安撫我。忽然覺得今天的小蔓比較特別,是太久沒注意她了還是我心理作祟?小蔓摸頭的動作語氣和小君竟有幾分相似,我想太多了嗎?
  
  「小蔓,還記得上次妳跟我說過的話嗎?」
  「嗯?哪一次呢?」
  
  「就是,妳說妳……」
  「我說我?」
  
  「妳還是很……」
  「我還是很?」小蔓好奇的眨眨眼,她似乎一點都沒想起來。
  
  該死,我怎麼會突然說到這件事呢?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我?嫌拉鍊沒拉還不夠丟臉?
  提起這件事是想和小蔓告白?希望她做我的女朋友嗎?
  亂了,真的亂了,一時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對不起喔,我真的忘了。」小蔓笑笑著雙手合十,跟我道歉。
  「不,沒什麼。」其實該道歉的是我。
  
  真的覺得自己很該死,如果她說「對啊,我還是很喜歡你喔。」
  我一定會在衝動下告白,請她當我的女朋友,偏偏我又無法放棄小君。
  唉,其實會搞到今天這樣的下場也是我自己害的。
  我真他媽的是個沒種的賤男人。
  
  這時候紙巾翻開圍掛在外頭帆布探頭近來,我們三個都嚇了一跳。紙巾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兩個,我有事找吐司一下。」
  
  「不會啦,我正好要出去。」小蔓紅著臉,緊張的撥撥頭髮。拿起關卡招牌和道具後便往外走。她走到門口停下腳步,想了一會兒轉頭跟我說:「那我先去大地遊戲關卡那邊等你。小雯她們剛剛都出發就定位了。」
  
  「嗯,好。」我點點頭,對小蔓揮手說掰掰。
  這才對嘛,小蔓如果不害羞就不是小蔓了。
  
  我把剩下的烤肉塞到嘴理,再配上幾口可樂。
  紙巾看到小蔓出去後,先是跟我道歉:「早上的事抱歉啦,是我和小黃串通好要整你。你不要生氣喔。下次要搞你會先跟你說的。」
  
  「哇靠,還有下次喔?」拜託別了吧?
  「哈哈,沒有啦。還真的咧。是因為你脾氣好。沒有下次了啦。如果是我被這樣整一定當場抓狂。」紙巾拿了一串烤好的A級黑豬肉香腸給我,似乎想就這樣打發掉。如果我就這樣原諒你,台灣就不需要警察了啦。
  
  「唔,烤得還不錯,好吃。」看著紙巾的笑臉,我把想說的話吞回去,又咬了一口香腸。唉,我這天生的濫好人真的很不需要警察。
  
  「另外我想跟你說,這次活動好像有奇怪的人進來。有看到什麼狀況要跟我回報,我怕到時候發生什麼意外。」紙巾指了指遠方停車場的方向。很遠很遠地方,幾部車輛中我的確看到一台黑色轎車。紙巾又說:「那台車跟我們一起上山,來了什麼人我不知道,或許只是一般遊客,但還是注意一下的好。」
  
  哇咧,那就是小君的黑色轎車嘛。
  小君不要別人找到她,就不會有人找到她。
  
  「好啦,我會注意。」
  「現在十二點二十,一點半學弟妹就要去跑大地遊戲的關卡了。」紙巾看了看手錶,面帶奇怪的笑容跟我說:「趕快去準備吧。小蔓還在等你喔。」
  
  「去你的。」我拿剩下半截香腸往紙巾身上丟。
  「我和小蔓又沒什麼。」
  
  「還敢說咧。那天跟小蔓前男友打架的是誰啊?半夜和小蔓聊天打電話的又是誰啊?哈哈!趕快去啦!」我被紙巾吐槽到啞口無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這傢伙剛剛明明還在跟我道歉,沒兩下又打回禽獸本姓。


  不想理他,我從角落箱子裡拿兩瓶多喝水後便往遊戲關卡那走去。
  但我不能不承認,和紙巾哈拉幾句後心情的確好了很多。
  
  我和小蔓負責的遊戲是「金氏世界紀錄之誰最厲害」。是一關小隊間的對抗比賽。簡單來說,我和小蔓先準備好一個籤桶,裡頭有各種項目,例如抽到「頭髮」,那麼兩隊人馬各派出一個代表。然後再抽第二個籤桶決定比大還是比小,若抽到「大」就是頭髮長的人贏。遊戲規則很簡單,而且玩起來十分有趣。
  
  「你終於來啦。」小蔓坐在小折凳上伸著懶腰。我們關卡在接近後方森林的半山坡上,可以清楚的看見下方營區的動向。我拉開另一張折凳坐在小蔓旁邊。
  
  山上吹來的風很清爽,太陽依舊炎熱,我和小蔓都戴著帽子,趁著學弟妹還沒來的空閒又聊了起來。小蔓一邊仔細聽著我說話,一邊把玩腳邊的籤桶。我們聊到彼此最近的生活,話題不知不覺轉移到小君身上。無論何時何地,她總是眾人談論的焦點。
  
  「你是喜歡小君哪一點呢?」
  小蔓弓著腰,把頭枕在膝蓋在上,轉過頭問我。
    
  她的眼神裡頭藏有一點女人特有的狡詰。
  那並不會讓人感到討厭,像是一隻溫馴好奇的小野貓。
  我喜歡小蔓的溫柔,小蔓的善良,小蔓的勇敢,小蔓的堅強。
  那麼,除了吸引人的外表,我喜歡小君哪一點?


  答案很快的浮現。
  
  「我喜歡小君的獨一無二,還有她的不平凡。」我看著小蔓的雙眼回答,我是真的這麼認為:「和她在一起時,一點都不無聊。」
  
  「嗯,這樣啊……」小蔓低下頭不再看我。帽子遮掩住她的表情,她在想什麼呢?小蔓又問,但是她依然低著頭:「那麼我呢?我很平凡嗎?」
  
  「對我來說妳也很特別。」我說的是實話。
  「和小君比呢?誰比較特別?」


  小蔓終於問到重點,我心中難解的死結。
  我想到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裡耐人尋味的一段話──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取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取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力飯粒沾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看起來是不是唯美又浪漫呢?
  說穿不過是在諷刺男人賤到骨髓裡頭去了。
  我用簡單一點的話來明說。
  
  唸書的學生希望早點出社會工作,出社會工作的人希望回學校唸書。
  然而半工半讀又嫌太累,這豈不是人性本賤?
  
  我就是半工半讀,我就是兩邊都放不下。
  沒辦法,我就是這麼賤。
  
  正努力思考著什麼樣的答案可以取悅小蔓又不至於觸怒小君時(應該沒有這種答案吧?),小黃領著一群學弟妹大搖大擺走來,旁邊還跟著另一組學弟妹。我和小蔓趕緊舉起牌子招呼他們過來,小黃來的真是太剛好了。
  
  沒想到他沒還沒走到,我就聽到小黃滿臉自信的對學弟妹說:「看吧?我說的對不對?你們怕秋請學長一定在偷虧你們小蔓學姊。你們看你們看,怕秋請學長臉多紅啊?真是世態炎涼人心不古道德淪喪。」
  
  「學弟們!看到小蔓學姊被怕秋請學長虧有沒有很不爽!?」
  小黃突然提高音量大聲問著。
  
  
  「哈撒雅琪!!」
  
  
  超整齊,超宏亮。
  眾學弟異口同聲的喊道。
  
  我的天啊!小黃不只乳殺一絕,就連思想控制也不是蓋的,難怪可以在禽獸世界裡面當公會會長,他那張嘴連死馬都可以砲到飛上天。
  
  「呃,我說應該要先來個拜關詞吧?我們是關主耶。」
  我只能搔搔頭,面有難色的看著小黃和眾學弟妹。
  
  
  「哈撒雅琪!!」
  
  
  又來?他們似乎不想理我。
  我無奈的望向小蔓。
  
  「先來拜關詞吧!我們是關主喔。」小蔓笑笑的說道。然後學弟妹馬上整齊的排成兩列,在小黃的一聲令下後三二一整齊開口唱:「小蔓學姊生得真美麗~氣質出眾~笑容好甜蜜~妳愛學弟~學弟也愛妳~第一小隊!哈薩雅琪!!」
  
  是怎樣?小蔓和我說的內容都一樣啊。
  難道我說的是納美克星話喔?
  
  「我說你們啊,關主還有我耶。」我皺著眉頭向學弟妹抗議著,這拜關詞想的很不錯,但是完全沒有提到我啊!只見他們冷冷的看著我,齊聲大喊──
  
  
  「哈薩雅琪!!」整齊,宏亮,眾學弟。
  
  
  我感覺臉部有點抽筋。
  如果我是卡通人物,額頭上一定插滿尷尬的三條線。
  
  
  「哈薩雅琪!!」整齊,宏亮,眾學弟。
  
  
  夠了!!
  不要再給我哈撒雅琪啦!
  
  
  「哈薩雅琪!!」整齊,宏亮,眾學弟。
  
  
  我無言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