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經過長途跋涉,終於到了目的地。大肚山是東海大學方向往後一段路程的山上露營區。這裡一大片都是綠意盎然的草原山坡,後方連接著森林。
  
  我們的營區範圍是在裡頭一個廣大的草原上,草原上濕黃泥土裡的石頭較少,很適合搭帳棚。山坡上面有塊小空地,有簡單的網繩攀爬和溜滑梯組成的遊樂器材區。空地旁是個兩層樓的木製涼亭,我們工作人員的營本部就設在那裡。
  
  紙巾打電話聯絡前一天上山場勘準備的工作人員。之後在草地廣場前集合這次宿營全體,要向各位學弟妹進行活動和營本部自我介紹。
  
  遊覽車上唱的營隊歌是「濁水溪公社的卡通手槍」,小黃也就算了,反正他最愛這種調調。我比較好奇小蔓那邊是怎麼處理……我想她應該是給系草來帶唱吧。趁著大家集合的空檔,我箭步到小蔓身邊,問她車上的情況如何。


  原本以為小蔓會很害羞尷尬的回答,結果表情一派自然:「學弟妹都很配合,所以教起來很順利,滿好玩的。系草還要學弟妹分組比賽哪邊唱的比較大聲。結果整車鬧哄哄,司機還差點生氣。」
  
  「是妳帶唱的嗎?」真的假的?
  「對啊,因為一開始問學弟學妹要誰教唱,而C車的學弟比較多……」
  
  「妳真是太厲害了,小蔓。要唱這首歌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不過妳不會覺得內容很奇怪嗎?像是那個怕……嗯,妳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我和小蔓也跟著整隊去,因為我和她都是活動組的成員,於是便一前一後的繼續聊天。
  
  「不會啊,我覺得很好聽。」
  「好聽?嗯,是不難聽啦,只是歌詞有點尷尬。」
  「會尷尬嗎?難道你討厭原住民?」
  「營隊歌和原住民有關係喔?」
  
  「哈撒雅琪~哈撒雅琪~一朵小野菊~迎風搖逸~嬌小美麗~使我想起你~輕輕摘下送給了你~你是否歡喜~哈撒雅琪~哈撒雅琪~一朵小野菊~」
  
  小蔓輕輕的唱給我聽,聲音又細又溫柔。
  原來小蔓不是唱卡通手槍,C車那班男生真是太幸福啦。
  看到一臉不解的我,小蔓還細心的解釋。
  
  「哈撒雅琪是山地語,意思是日出的時候。」
  
  我對小蔓點點頭。
  然後在工作人群中閃到小黃身旁。
  
  「小黃,該不會你也是唱哈撒雅琪吧?」我擔心的問。
  「怎麼可能,哈撒雅琪這麼娘,我才不唱。」
  
  小黃給我一個福同享難同當的誠懇眼神。
  原本想跟他翻臉,可是一想到他剛剛也是在用生命和尊嚴唱怕秋請來取悅學弟妹,我心中擁起一種莫名的同志情感。我為人寬宏大量,就這樣算了吧。
  
  閒聊之餘,前面幾組工作人員很智障搞笑的自我介紹完畢,剩下我們壓軸的活動組站在前頭。依照計畫,我們只要簡單的介紹名字就好,然後再順便帶動唱剛剛在車上所教的營隊歌,再進入下一個活動。
  
  不過現在營隊歌分成怕秋請和哈撒雅琪兩種版本。
  是要怎麼帶動唱呢?
  
  這時候,系草已經站在我們前頭拿起麥克風:「各位學長,學弟妹,還有工作夥伴們,大家好。我從一年級就被人叫做系草,到現在二年級了還是系草,所以叫我系草就可以了。」說到這裡,我們這排活動組人員露出尷尬且僵硬的笑容。
  
  「我們是迎新的活動組。相信剛剛在車上學弟妹都已經認識了我們活動組大多數的組員。A車是吐司,B車是小黃,小雯還有阿文。C車是和大家相處很愉快的我和小蔓,小蔓最近才和男朋友分手,大家要好好安慰她喔。」
  
  小蔓淺淺吸了一口氣,有點生氣的看著系草。怎麼會說這種事情呢?不過她生氣的表情反人讓人覺得更可愛。後頭C車的學弟似乎早有準備,忽然齊聲大喊──
  
  
  「小蔓小蔓別傷心!我們都會支持妳!」
  
  
  這舉動讓現場引來一陣騷動和笑聲。
  小蔓害羞的低下頭,真可愛。
  
  「噓……各位學弟妹注意這邊。」麥克風回到身為總召集的會長紙巾手上,不知怎麼,他的興致似乎非常高昂:「剛剛在車上都學會了營歌對吧?現在分成ABC三個區塊,A車站我的左手邊,B車站中間,C車站右手邊。活動組的也下去啊!現在來分組歌唱大對抗!」
  
  瞎咪?原來是要搞對抗?
  我怎麼都不知道啊?
  
  「現在,先是卡通手槍和撒哈雅琪要來歌唱對決,唱得越大聲,掌聲越高的那組獲勝。獲勝的那一車當然會有獎勵啦,中午的野炊烤肉食材每人多一條A級黑豬肉香腸,快爲自己的肚子努力吧!」紙巾解說著,大家也都站好自己的位置。
  
  果然是分成怕秋請和哈撒雅琪。
  不過這樣公平嗎?我和小黃對小蔓,二打一耶。
  我轉頭想跟小黃抱怨一下…… 
  呃?小黃呢?
  
  我往後左顧右盼,除了A車那些不太熟的學弟妹外。找不到小黃的身影。別說小黃,小雯和蚊子也都沒有。我帶著疑惑擔憂,把視線疑回身為對手的小蔓身上。
  
  
  幹,被婊了。
  
  
  小黃出現在哈薩雅琪那組。
  他看著我笑,而且笑得非常陰險!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
  喂!裁判!他們那邊有一二三四五個人,五個人耶!
  我才一個人是怎樣?這樣哪叫對抗啊!
  這叫虐殺!虐殺!
  
  紙巾根本不理我。
  他雖然是A車,但我忘了他是禽獸。
  
  「小黃!你不是說你才不唱哈撒雅琪嗎?」我忍不住朝著小黃大聲喊話,希望可以喚醒一點畜牲的良知。唉……想也知道,這怎麼可能有用?
  
  「我唱的是周傳雄的哈撒雅琪2003熱血搖滾版,好聽的啦!哈撒雅琪!!」小黃高舉觀音蓮花手勢登高一呼,B車的眾多學弟妹大聲呼喝著「哈撒雅琪!!」
  
  氣勢之磅礡讓我想到斯巴達三百壯士裡頭嗚喔嗚喔。
  難道我也得高舉雙手大喊來怕秋請喔?
  不要!我才不要!
  
  「來!MUSIC!」
  紙巾毫不留情的判我死刑。
  
  隨著卡通手槍前奏響起,我緊抓著最後一點希望,向身後學弟妹們信心喊話:「爲了大香腸!大家跟我一起怕秋請吧!」
  
  乾乾冷冷,沒人理我。
  或許是看到人數相差懸殊(哈撒雅琪有兩車),他們開始懷疑這是不是惡整活動而沒人敢開口唱歌。我敢保證這絕對是,而且是想活活整死我。
  
  學弟大人!學妹大人!不要這樣好不好?
  剛剛不是還唱的很開心嗎?怎麼現在都悶著一張臉呢?
  
  全營七十幾個成員,七十幾個!
  可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唱……  
  
  「樹上開著……杜鵑……白雲……跳過……窗前……」
  「可是我只能……躺在……床上……」
  「怕秋請……」幹,我好想死。
  
  
  「太弱了太弱了!這算什麼對手!」
  
  
  小黃關掉音響走到我面前。
  他依然帶著婊人後的愉快笑容,亮出囂張的金手指。
  我知道他想幹嘛,小黃就只會這招。


  我頓時怒火攻心,整個人卯起來跟他拼命!
  他雙龍出海!我也雙龍出海!雙方同時抓到彼此胸前要害。
  我和小黃怒目對視,無須多言───
  
  
  
  「喔喔啊啊!!硍硍硍拎老師還不快放手啊啊啊!!!」
  
  
  
  我痛苦掙扎,本能的吼出這一句。
  原本以為自己至少可以和小黃打成五五平手。
  但我錯了,大錯特錯。
  
  
  
  「喔喔啊啊!!好爽啊!!你可以再大力一點啊啊!!!」
  
  
  
  可以再大力一點?
  再大力一點?我沒聽錯吧?再大力一點?
  我已經用盡全力捏爆你奶頭了你還要我再大力一點?
  
  該死!我怎麼會忘了呢?
  當初在國中一個打十個,人稱乳殺邪神的奶魔。
  記憶閃過小黃殺人無赦的霸氣,找他挑戰根本無異是尋死。
  
  乳殺在小黃手上早已是天神般的境界。
  不!他不是神!而是惡魔!
  惡魔中的惡魔!
  
  
  小黃我錯了,我錯了嗚嗚嗚……
  我好痛好痛喔,求求你放開我好不好……
  
  
  我痛到腿軟脫力,口吐白沫躺在地上。 
  小黃對學弟妹高舉雙手,擺出勝利的王者架勢。
  望著小黃背影,他精神十足大聲嘶吼。
  
  
  「嗚喔喔!哈撒雅琪!!」
  
  
  在我失去意識前,學弟妹已經沒有分成ABC三車。
  全部興高采烈的跟著小黃一起大聲合唱──
  
  哈撒雅琪……哈撒雅琪……
  一朵小野菊……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星紫
  • 恩......選上系草結果卻默默無名到大家只記得他是系草......XD好可憐的矛盾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