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王海勝教授解釋後,我總算對SMC有了初步概念。
  我現在程度是第一階段的「時間暫留」,除了在使用後會有疲倦感和容易昏睡外,基本上並沒有太需要讓人擔心的地方。只是教授說,歷史上曾經進入過第二階段「空間暫裂」的兩名外國刺客奧斯瓦和布思,在暗殺行動後皆陷入神經麻痺狀態,像個植物人般無法動彈,才會讓當居政府輕易逮捕。
  
  至於SMC的最終階段,那比扯鈴還扯的荊軻我就不想再提了。
  最好是頭被砍了還能射飛刀啦!根本是三流小說家想的三流設定嘛。
  
  我向教授提問,怎麼樣的情況下才能進入第二階段的「空間暫裂」?
  教授回答,由於SMC患者的病例實在太少,人類發展至今不過才寥寥幾人,沒有足夠的資料去了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第一階段的SMC是處在意識危險的情況下自然發生。我親身的實際體驗也是如此,尤其是對上炸彈客時感受特別深刻。
  
  然而根據世界殺手聯盟研究指出,第二階段的空間暫裂現象是由人為因素影響而造成。奧斯瓦是一位天才型殺手,在他得知自己擁有SMC的特異體質後便自己找出控制這項天賦的方法,進而暗殺甘迺迪,在人類歷史上寫下震撼一頁。
  
  「冷靜是首要條件,你越是冷靜,你的思維便會趨向時間暫留的狀態。好比一條數學公式,X+Y=Z。假設Z是『時間暫留』的定數,X是『冷靜』,Y是『危機感』。X越大,Y就會越小,當你越冷靜,所需要的『危機感』就越小。這樣能了解嗎?」教授老愛拿數學做舉例,真讓人頭痛。
  
  我歪頭,勉強點點。
  大概了解,大概吧?
  
  「我知道有個很好的方法可以讓你學會冷靜。」
  教授走到我面前,雙手慢慢舉起。
  
  忽然,他一掌停在我鼻頭前──
  狂風迎面而來。
  
  「太極。」教授一臉裝酷的說著。
  拜託,都是我老爸的年紀了,別這樣好嗎?
  
  「喔。」我雙眼瞇成一條線。
  故意在教授面前把被狂風吹亂的茂密頭髮撥一撥。
  
  「喔是什麼意思?」教授。
  「喔是我沒興趣的意思。」
  
  還沒說完,小君冷不防一個巴掌從我後腦劈下,在我耳邊小聲說:「我真是敗給你了。這麼好的機會你不要?他可是人稱太極殺手的七海教授耶!」
  
  太什麼太,極什麼極呀?
  現在手槍子彈滿天飛,誰還在跟你赤手空拳我要打十個?
  
  更何況書局裡一大堆八極拳螳螂拳詠春拳、蛇行刁手、虎鶴雙形、一陽指、天山折梅手、分筋錯骨手,降龍十八掌、黯然消魂掌,醉夢羅漢拳,葵花寶典外加天外飛仙,要啥有啥。難道我練過迦菲貓的無敵風火輪也要跟你說嗎?
  
  要學也是學李小龍的「啊搭搭搭搭!」,多煞氣啊?
  再怎麼說我也姓李嘛,傻子才跟禿頭學功夫。
  
  「叫聲師父來聽聽。」教授。
  「濕夫……」禿頭就可以囂張嗎?
  
  「大聲一點。」
  「師父啦!」
  
  
  ──※──
  
  
  私底下我向小君詢問過禿頭爲什麼要叫做「七海」教授?
  她回答,海是從王海勝中取字,七是因為和我老爸七號搭檔的關係。
  當時在他們雙人搭檔的年代叫做「殺手雙七」,還頗帥對吧?
  誰知道後來加入一個外號巧克力的殺手,成了「七七乳加巧克力」。
  
  刺客大聯盟裡取名號的品味都很獨特。
  而我老爸是最頂極的。  
  
  從那天後,我每天晚上除了要排練迎新用的火棍表演,還要抽空去找王教授練太極。王教授分明是婊我,明明說好一天練半個小時讓我慢慢習慣。天殺的我現在每天下午都要花好三小時陪他在商學院打老人拳耍白痴。Jill也覺得我很奇怪,別人暑假都忙著排班打工,怎麼我的班越來越少?
  
  自從學了點太極後,我是有變冷靜。
  冷靜的思考要不要把德國小刀偷偷桶進教授的X眼裡。
  
  不過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夜深人靜時和小君多了許多獨處機會,都是拜教授的太極所賜。小君想學,卻不好意思和我在商學院打老人拳,畢竟被人看到真的很尷尬。所以就變成轉由我來教小君一些基本的步法和動作。我是不知道這些慢吞吞的招式有什麼用,但小君總是很有興致的和我一起練打。
  
  小君知道我對太極拳意興闌珊,有一天她說了件讓我非常震驚的事。
  感覺非常微妙。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發生了。
  
  我太極師父是王海勝教授,愛拿成績當人的死禿子。
  而教授的太極師父是會長,愛拿飛刀桶人的死瞎子。
  
  我一直都不知道會長的名字叫做廖三丁。
  廖三丁畢生有三項絕學,飛刀,鐵腿,盲太極。
  分別傳給上個世代最厲害的三位殺手,也就是「七七乳加巧克力。」
  七號學了飛刀,巧克力學了鐵腿,教授則是盲太極的傳人。
  
  而會長的飛刀絕學正是承自其祖父。
  台灣歷史上的傳奇人物──
  
  義賊俠盜,廖添丁。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