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難得,暑假還會來找老師?應該不會是來找我暑修吧?」十樓庭園裡,王海勝教授沒有停止舞動太極,一邊緩慢畫圓,一邊向我們發問。他背對著我和小君,怎麼會知道我們是來找他呢?搞不好只是路過啊,真扯。
  
  「教授,我是你系上學生。」我是不覺得禿頭教授有什好怕,真不知道小君在擔心什麼。我又說:「想請教你一些……有關於『殺手』的問題。」
  
  「你在開我玩笑嗎?李政司?」教授沒有回頭,太極手勢也沒有停下。
  「不是,我是認真的。不過也許是我找錯人了,哈哈。」我對小君擺個眼神,小聲說:「妳確定是王海勝教授?搞錯了很尷尬耶……」
  
  「既然你是認真的,那就上吧。」王海勝教授。
  「阿咧?上?」我忽然緊張起來,上什麼呀?
  
  「那我不客氣了,七海教授。」
  
  話當然不是我說的。
  說完,小君帶著左輪手槍上了。
  
  小君跳入庭園,不一會兒藏在一顆大樹後。
  教授緩緩朝小君走過去,他真的知道現在的情況嗎?
  
  小君毫不遲疑的開槍,我緊張的挫一下。
  就在小君開槍的同時,教授往前衝刺並且撇頭閃過子彈。
  王海勝教授果然是殺手,而且還是殺手級的。
  
  教授離小君只剩七步之遙,小君立刻往其他地方飛竄以拉開距離。
  只是不管教授怎麼追,最多和小君保持七步的距離。
  教授真的很厲害,涼鞋配黑襪動作還這麼靈活。
  
  「怎麼,不開槍了嗎?小女孩?」教授見小君只顧著閃躲,出言挑釁。
  「我不想冒險。」小君回答,沒有任何表情。
  
  「妳的眼神,步伐,專注力都很好,很少人可以一直和我保持距離,只要妳不開槍,我的確很難接近妳。可惜我手上沒有槍。」教授輕鬆說著,擺出太極手勢。
  
  原來是我搞錯了,我以為是小君故意保持七步的距離,情況卻正好相反。是小君無法拉開更多空間,只要她再開一槍,教授就能搶到她身邊。她無法攻擊,也有沒有退路可走,被侷限在教授畫下的圓形距離內動彈不得。
  
  「妳在找我的破綻嗎?」教授。
  「現在找不到,但總會有的。」小君流汗了。
  「正確的判斷,以一個年輕的殺手來說,妳很不錯。」
  「稱讚也沒用,我不會因此鬆懈。」
  
  小君的槍仍然指著教授,這是一個很妙的情景,通常來說都是拿槍的人威脅對方,現在卻是相反。小君拿著槍,卻楚於被動的劣勢。小君的汗水在陽光下發出些微的光澤,她故作鎮定的說:「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人。」
  
  好像是我耶。
  
  教授轉頭看向我這裡,盯的我心頭直發寒,
  不知道教授的禿頭在想些什麼。  
  
  「也是,我差點忘了你。李政司,不愧是七號的兒子,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和我交手過的殺手沒有五百也有三百,但是能夠完全隱藏殺氣,讓自己變的有如空氣一般毫無存在感的人……除了會長外,你是第一個,不簡單。」
  
  小君噗一聲哈哈笑了出來。
  沒必要這樣吧?
   
  「對不起,我忍不住了。」小君吐吐舌頭俏皮的道歉。
  我知道她在笑什麼,因為教授完全搞錯,並不是因為我很厲害。而是我本來就沒有殺氣也沒有存在感,這點自知之明不用別人說我也自己也知道。
  
  然後,教授轉身朝著我走過來。
  
  新手如我都感覺的到教授想宰了我。是因為我之前上偶課混吃等死睡太兇?還是他早知道我是她老婆外遇對象的兒子呢?禿頭教授,別這樣吧,我老爸只是逢場做戲露水姻緣玩玩而已,完全沒有要破壞你們家庭的意思……
  
  幹,不要再走過來了啦!
  
  教授走到我面前,他的動作很簡單。
  右手朝我肚子推一下,左手鎖住我的喉嚨。
  教授的動作不急不徐,看的到猜的到,卻無法阻止。
  
  「唔!咳!咳咳!唔唔唔!咳咳……」


  我沒有辦法呼吸,視線因為缺氧而漸漸空白。
  感覺的到,死亡離我很近了,這是好事。
  
  時間在我眼前緩慢下來。
  短暫片段不斷地切割再切割。
  
  白糊的遠方,我看見小君的身影。
  我必須吸引教授的注意力,不能讓他發現小君。
  
  我抽出藏在皮帶後方的德國小刀,往教授掐著我的手腕刺去。他看起來很驚訝,他是應該驚訝,因為我的眼睛幾乎看不見,照理說我應該已經缺氧失去意識,卻還能拼死反擊。只是我和教授根本不在同個級別,那些小動作完全沒用。他用另一掌切打我握著刀柄的手指,瞬間奪去我手上的小刀。
    
  「七海教授,失禮了。」
  
  小君出現,左輪手槍指著教授的後腦杓。
  零距離,她真的帥透了。
  
  時間再度切割,幾乎完全停滯。
  我看見教授接下來的動作,他打算把小刀往後方反刺。
  這刀的軌跡將會刺破小君的喉嚨,然後靜靜噴出滿天的血花。
  
  怎麼辦?怎麼辦?
  
  昏黑模糊的視線中,教授胸前是莫大的空擋,腦中突然閃過小黃的淫威。
  這是最後的機會,我放棄掙扎,不假思索的捏住教授的奶頭。
  雖然隔著襯衫,但我知道是奶頭沒錯───
  
  
  去領便當吧你!
  看我這回還不把你捏爆?哇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
  
  
  瘋狂不手軟的我:「哈哈哈哈!死吧!死吧!!哈哈哈!!」
  慘遭乳殺的教授:「硍拎娘李政司你這小兔崽子快放手啊啊啊啊!!!!」
  花容失色的小君:「阿司!你在幹什麼!快放開教授啦!」
  
  
  山河崩裂,風雲變色。
  殺手教父級的王海勝教授倒在地上翻來滾去,毫無形象的哀嚎痛哭。
  小君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不敢相信我會這麼做。
  
  乳殺絕對是人類史上最殘酷的必殺絕招。
  小黃,你果然有夠屌。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