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你誤會了,我和小蔓……沒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是清白的啦。」」我原本想說只是朋友,不過話梗在喉嚨間說不出來,因為我不想只是朋友。不過這樣說卻只有越描越黑的感覺。
  
  呃,我看看四週的眼神。
  這種情形下沒有半個人會相信我。
  更別提怒火中燒的偉倫學長和冷眼旁觀的小君。
  
  「男未婚,女未嫁,小蔓現在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管屁阿?」
  可人又發言,今天她的氣勢好旺。
  
  「我們還在交往時小蔓就常常和那傢伙眉來眼去。是她先對不起我的。」偉倫學長畢竟是有受過教育的讀書人,對可人說話時還算客氣,只是可人並不領情。
  
  「沒辦法,和你這種賤男人交往,誰不想趕快換一個?小蔓肯和你在一起就該偷笑了,還劈腿?要不要臉?」可人冷笑了一下,絲毫不留情面。
  
  「妳怎麼這麼不講理!小蔓和那只會傻笑的白痴亂搞就可以,我和小雯就不行?」偉倫此話一出立刻引來全場騷動,他露出極度懊悔的表情,像是不小心打破蟠龍花瓶的唐先生。大家的焦點轉往小雯身上,只見她推開身邊的同學跑離現場,此時紙巾也顧不得什麼面子。跟在小雯身後,怕她做出什麼傻事來。
  
  「我就是不講理?怎樣?我就是看你不爽釘死你,怎樣?賤男人。」
  哇靠,可人連江湖話都烙出來了。
  
  此時身邊有些同學開始猜想可人是打哪來的女生。她既不是系上的面孔,也不是逢甲大學的學生。只知道是外文系小君帶來的朋友。不過不管是誰,他們看著可人時都是帶著驚訝與敬佩的神情,不愧是何先生的寶貝女兒,虎父無犬女。
  
  原本屬於我的紛爭,不知不覺中可人幫我擋去。偉倫學長紫青著臉,想說話卻又說不出口,這下子他在大家面前承認劈腿小雯,也失去挽回小蔓的立場。
  
  至於我呢?根本沒差。
  小蔓不是我女朋友,可人也不是。
  而小君……就是那個樣子。
  
  原以為事情要結束了,不知道誰在後面狠狠推了我一把!
  我往前驚險的奔跌兩三步,一頭狠狠撞向偉倫學長的下巴。
  猛然回頭一看,竟然是面帶微笑的小君?她還用唇語對我說──


  「打.他.啊.笨.蛋。」
  
  受到可人激怒的偉倫學長把一股腦的怒氣都發洩在我身上。
  於是一場兩個男人爲小蔓爭風吃醋的爭鬥就這樣糊裡糊塗的開打。
  
  起初我還想閃個幾拳隨便打幾下就好。
  哪知道偉倫學長抓狂發瘋,直接撲上來和我扭打,閃都閃不掉。
  然而我在打架,小黃竟然在外面收錢開賭盤?
  媽你個B,朋友當成這樣我也認了,果然是大學牲。
  
  沒多久,我的火也上來了。
  一想到學長曾經和小蔓甜甜密密親親我我就一整個不爽!
  上次還故意在我面前吃小蔓的豆腐!幹!要打就來啊!誰怕你啊!
  拎學長了不起喔?老子我連小君都搞不定,你有小蔓還劈腿?


  
  幹!看我不打爆你這王八蛋!
  


  「學長,別再打了!阿司你也是!學長!」系草和蚊子把我和學長架開,瘋狂混亂中我根本就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我的衣服被學長扯破,腰酸背痛外也流了不少鼻血,而鼻青臉腫的學長和我互毆後似乎冷靜了不少。
  
  他喘著氣看看我,然後看看小蔓。
  
  「……偉倫,你明白嗎?我們都在欺騙彼此。謝謝你曾經對我的好,但我已經不想再這麼下去了。你應該挽回的不是我,而是小雯。」


  小蔓低下頭,慢慢的說著。
  散落一地的玫瑰花就像是他們之間的結局。
  
  「妳愛過我嗎?」
  偉倫狼狽的問,他哭了。
  
  「我很喜歡你,但那並不是愛。」
  小蔓蹲下,撿起唯一一朵完整的玫瑰,遞給偉倫。
  
  「去找小雯吧。」
  
  
  ──※──
  
  
  小蔓的話讓我陷入沉思。
  什麼是喜歡?什麼又是愛?喜歡跟愛之間有什麼不同?
  
  我想到前一陣子看的電影「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裡頭的女主角是一位充滿幻想與渴望被愛的小女人。她尋尋覓覓好幾年,始終找不到一個對自己敞開心胸的男人。後來她認識一位經營酒吧的男人,那男人很同情女主角的遭遇,他抱著同情的心態下幫助女主角,希望她可以早日找到真命天子。電影中有一段很經典,那男生喝著酒說──
  
  千萬別誤會我喜歡妳或愛上妳。  
  我是喜歡妳,但那就像喜歡一隻小狗的感覺一樣。
  
  傻傻痴痴的女主角自以為的誤會那男生對自己有意思,她幾乎把自己脫光了送上床,但酒吧男反而對她發脾氣,狠狠的訓斥她一頓。因為他只是把她當成朋友,他真的是這麼認為。所以傻傻的女主角傷心地離開,不再對愛情抱有幻想和期待。
  
  傷透她的心後,酒吧男才體認到一件事。
  他不是不愛她,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那樣的愛才是要人命的。
  
  我喜歡小君,也喜歡小蔓,一個人是可以同時喜歡兩個人。
  只是卻沒辦法同時愛兩個人,對兩個人負責。
  
  愛可以沒有原因的來,也可以沒有原因的走。
  帶著名為喜歡的假面到處招搖撞騙。
  同時也是最真實的謊言。
  
  
  ──※──
  
  
  以上是多愁善感的廢話。
  最讓我不爽的是小黃私底下押我輸而贏了五百塊,只因為我的臉比較腫。
  回家後,我又跟他打了一架,十秒內我哀嚎在他的乳殺下。
  
  媽的,何先生輸,學長輸,小黃也輸。
  我打架真的那麼弱嗎?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