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那位天然呆少年是蠢蠢笨笨很好騙……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在炸彈客眼中是不是也同樣愚蠢呢?要不是小君出手幫忙,事情早就被我搞得一塌糊塗。雖然陳警官對炸彈客保持樂觀結案的態度,但我心中還是有片很大的陰影。
  
  我走到可人身旁,把她嘴上的膠帶小心地撕下。
  可人的眼角泛紅,微笑著說:「原來是你這個大騙子。」
  我眨了下右眼:「馬馬虎虎啦。」
  
  我想解開綁住可人手腳的麻繩,不過都被打上亂七八糟的死結。一時手忙腳亂,索性便掏出小刀把繩子割掉。動手的時候發現可人手腕上有不少淤痕和破皮,我想大概是掙扎時不小心弄出來的小傷口。
  
  「好餓喔……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可人拉著我的衣角,有氣無力的說著。
  
  「他們都沒給你吃飯嗎?」
  「我不敢吃。」
  
  可人一說,我才發現她似乎比以前消瘦一點,臉色也很蒼白。當務之急是先離開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不過樓下有那幾個綁匪堵著。該死,如果我沒把小給吞鈕釦了,現在就可以通報小君準備開慶功宴啦。
 
  怎麼讓何先生和小君知道可人安全了呢?
  我想想……我想想……
  
  哈!我真是白痴。
  兩個笨小弟已經離開,可人也在我身邊,直接打手機就好啦。
  哎呀,豬腦啊我。
  
  才剛從口袋拿出手機,就聽到樓下傳來兩三聲槍響。
  我心頭一急,趕緊撥電話給小君。
  
  「阿司?可人呢?」
  「她很安全,小君?怎麼了?怎麼會有槍聲?」
  
  「剛剛從大樓走下兩個人,綁匪頭子過去和他們攀談,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下來的那兩個人被他開槍射傷,情況很不樂觀。現在樓下的七個人都往你們那過去。我們不知道可人的情況,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那現在怎麼辦?有七個人上來?」
  「別被他們抓到。我和何先生現在正趕去大樓裡,你快跑!」
  「我知道了。」
  
  手機傳來許多雜亂的腳步聲。看來目前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和可人在大樓的三樓處。而得知我把可人救出的綁匪也豁出去了,他們趕回大樓,想搶回可人這重要人質。小君和何先生正帶著人馬在後面追趕。不過一前一後差了段很尷尬的時間。
  
  又是槍聲!
  而且就在樓梯下。
  
  「幹!臭俗辣!厚拎北來這套,幹拎娘臭機掰……幹!麥造!!」樓梯傳來咚咚咚的急促腳步聲和鬼吼鬼叫。充滿鄉土味的口音一聽就知道是剛才被我用蜈蚣洗臉的那位大哥,我想他大概氣瘋了吧?
  
  剛剛遇到那兩個天兵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現在這幾個瘋流氓看到我一定二話不說的先打成蜂窩,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我牽著可人的手往另外一邊向上的樓梯移動。只是,跑不到幾步可人便雙腳一軟攤在地上。
  
  「對不起……我沒有力氣了。」
  
  「你沒有我有,快上來!」時間緊迫,我低下身子把可人揹起來。可人柔若無骨的身子比我想像中的要輕多了。唔,其實可人的身材也不錯嘛,胸部還滿有料的……不對不對,我在亂想啥啊!
  
  在槍聲與叫罵聲緊迫盯人下,我拼命的往上爬爬爬爬爬。
  轉過一樓又一樓,一樓再一樓……
  
  再一樓……
  呵……呼呼……又一樓……
  那感覺……就像鬼……鬼擋牆一樣……
  幹……到底……還要幾樓才會到頂啊……
  我好累啊……幹……哈……哈……


  
  哇操!
  
  
  我學李小龍大吼一聲!
  一腳踢開擋在我眼前的破爛鐵門。
  呼呼……終於到頂樓啦。
  
  外頭的刺眼炎熱的陽光烤得我快要中暑,剛剛少說也爬了十層以上。
  他媽的,沒事蓋這麼高做啥?累死我也。
  
  「你還好吧?」可人雙口手繞在我脖子上,有點擔心的問著。可以的話我想先灌三瓶可口可樂然後再去海邊游泳,我覺得自己熱的快要昏倒。
  
  「撐的住。」我背著可人站在圍欄旁,這裡高度雖然比不上新光三越,但直接落地的話摔成肉醬絕對沒問題。眼看幾個瘋子就要殺上來了,我得趕緊想個方法才行。很奇怪,通常這時候我應該已經進入時間暫留狀態,但現在除了有點喘外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覺,是我神經變大條了嗎?
  
  還是說,現在情況對我而言根本就不算危險?
  哈,也許吧。我又看了看圍欄下。
  我已經想到方法。
  
  「可人,抓緊我。」
  「好……」
  
  我爬上圍欄。
  站在寬不到三十公分的水泥上。
  
  「會怕嗎?」我問。
  「有一點,不過我相信你。」
  
  我沒有轉頭,但我知道他們已經在我身後不遠處。
  或許還拿著槍瞄準我也說不定。
  
  我的方法很簡單,閉上眼睛跳下去就對了。
  關於跳樓,我可是受過小君大人的專業訓練。
  
  
  
  
  呼,安全著地。
  
  
  
  
  呃,不是直接跳到一樓去啦。
  開玩笑,我又不是蜘蛛人。
  
  假設這棟大樓共有十樓。
  那麼我現在的位置就是在九樓外稍稍凸出的陽台上。
  我愛死這棟建築物的設計師了,美觀實用還兼救命。
  哈哈,樓上那幾個笨賊一定傻眼啦。
  
  我放下可人,掏出德國手槍,小心翼翼的走著。
  現在還不能大意,或許有幾個人埋伏在九樓也說不定。
  我躲在一道牆後,仔細的注意著附近的動向。


  果然,這層樓除了我和可人外還有其他人。  
  而且就在這面牆的另一邊。
  
  所謂出奇制勝,先下手為強。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門關後,看見一個高大的人影──
  二話不說祭出最厲害的絕招,從惡靈古堡四苦練而來的里昂迴旋踢。
  自從修練成功後似乎還沒有用迴旋踢踢爆敵人過。
  
  苦練千日,用在一時,現在機會總算是來了。
  可人,妳就睜大眼睛好好看看我帥氣灑脫的身影吧!
  
  說時遲,那時快。
  
  這一腳的速度有如深邃黑夜中劃下一道電閃狂雷!開山破河的威力就像日本富士火山爆發一樣驚人!可以與這一腳媲美的我看只有郭靖的降龍十八掌。不!郭靖還差了那麼一點!拳四郎的北斗百烈拳才能充分表達出這一腳的精隨所在───
  
  
  阿達搭搭搭搭搭啊搭啊啊!
  看我不一腳踢爆你這條殺千刀沒小鳥的烏龜王八蛋啊!
  


  唉呀喂呦!
  啊啊幹!!痛痛痛痛痛痛!!!
  好痛好痛!啊啊啊放開我快放開我啦!
  
  怎麼可能?他竟然輕輕鬆鬆閃過?
  而且還順勢捏住我腳踝的關節?


  我現在整個人趴在地上,小腿被他往後反折。
  哎呀呀呀呀!好痛!要斷了要斷了!小力一點啦!
  
  我下巴頂在地上,下半身的關節完全被對方擒住,姿勢真是有夠害羞。
  可惡!他就跨坐在我的屁股上,讓我絲毫無法動彈。
  現在他要殺我簡直是易如反掌──
  
  我只求不要傷害可人。
  還有……別肛我。
  
  身後雄厚強勁的男人力道讓我肛門感到深深恐懼,事到如今也只好認了……
  認你老木啦!他媽的,沒肛過人已經夠可悲了,為什麼還要被肛!
  沒天理!這個世界沒天理啊!
  
  
  「呃啊啊啊!算啦!你要肛就肛何需多言?」
  「只要你別傷害可人就好啦!嗚嗚嗚!請小力一點!我還是處男啊!」
  「嗚嗚!啊啊我後悔了,求求你放過我……」
  「我不想被肛,我不要被肛啊啊啊!!!!」
  
  
  「你這個笨蛋,老是想一些糟糕的東西……」可人在我面前蹲下來,輕輕捏著我的鼻子。不明白,我被壞蛋收服了,她反而一臉輕鬆自在的樣子?
  
  「爲什麼我爸要肛你呀?」
  
  原來如此。
  幹,好丟臉。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