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和小蔓小雯約好的地方是逢甲的學思園。逢甲大學熱鬧歸熱鬧,但真的是小的可以,完全比不上東海,中興那種遼闊廣大的校區。不過讀也讀了半年,沒什麼好抱怨的,至少上課的時候很方便,不用花太多時間找教室。
  
  學思園是比較靜謐的地方,有幾顆樹,幾道紅瓦牆,還有一個小小的池塘。可能是暑假剛放不久的關係,學校裡頭並沒有多少人(當然逢甲夜市除外),現在大概六點快十分,手機裡有幾通小雯打來的未接來電,她真是個急性子的人。
  
  一想到等等在見面的兩個女孩子都是被偉倫染指過……呃,不是,是交往過。我就肚子一整個火大。現在是不是當爛人比較吃香阿?
  
  不過,到了學思園,只看到小雯一個人坐在石椅上,東找西找就是沒見到小蔓。小雯看著手錶說:「你們遲到了耶,算啦。我今天心情還不錯,放你們一馬。」
  
  「喔。」我。
  「喔。」小黃。
  
  「你別找了啦,小蔓去買晚餐,晚點就來了。你們吃飽了嗎?」
  「還沒耶,反正小蔓也還沒來。欸,阿司,我們先去買晚餐吧。」小黃用手肘頂了我兩下,一臉不吃晚餐會餓死的樣子。
  
  「嗯,也好。」雖然整個下午都在看漫畫,但肚子還真是有點餓了。
  「等等,小黃你自己去買就好了啦,我先跟阿司討論一下活動的內容。可以吧?」
  
  幹!什麼活動內容?我根本就沒想啊,這下子完蛋了。小黃一聽自己可以先避避風頭,連忙比了個OK,加快腳步離去。媽的,這隻小畜牲。
  
  「喂!我要叉燒便當!要森記的!記得幫我裝紅茶!」
  「沒問題啦!」小黃在烙跑的時候最灑脫了。
  
  我只能看著小黃背影迅速離去。
  冷清的學思園只剩下我和小雯。
  
  「你幹麻一臉緊張的樣子?一定是都沒想活動厚?」真準,她猜對了。
  「哪有,我當然有想,營火晚會嘛?這還不簡單?」哈哈,哈哈。
  
  「活動的事等等在說,反正有很多時間可以討論。」
  「啥?那要我留下來幹麻?陪妳吹風喔?」
  
  「你別裝傻了,那天你不是半夜打電話給我,說要去找小蔓?」
  「呃,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不就是我和面具炸彈客決戰大坑山那晚?
  
  「你跟她說了什麼啊?是不是有和她怎麼樣?真看不出來你會這麼主動耶。」小雯滿臉賊笑,隨便一聽就知道她誤會我和小蔓怎麼了。
  
  「什麼什麼怎麼樣啦,我什麼都沒做啊。」我只不過捏著老二用生命在跳車。那天和小蔓連話都沒有好好說上三句就掛彩了,我還想問妳小蔓現在好不好咧。
  
  「你少來,你知道那天之後小蔓直接上台北了嗎?」
  「上台北?」我搖搖頭:「不知道耶。」
  
  「小蔓去找偉倫……」
  「嗯。」受到這麼大的驚嚇,會想去找男朋友也是在可以預期的範圍內。
  連我現在心頭有點酸酸的感覺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沒什麼的啦。
  
  「先聽我說完嘛,小蔓去台北找偉倫,跟他分手了。」
  
  阿咧?
  真的假的?
  
  「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太相信?」
  
  不是不相信,而是驚訝。也就是說小蔓她又單身了?靠……現在可不能再亂想了,如果被小君知道了她搞不好會把從我肩膀拿出來的子彈再射回去。
  
  「那……那很好阿,妳豈不是得嘗所願?」
  
  「對啊!這幾天小蔓都不接他的電話。所以偉倫一直打給我,哼哼,我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小雯真恐怖,小蔓明明是妳的好朋友……唉,這實在太複雜了。
  
  「先別說我。你和小蔓準備怎麼樣呢?她會這麼大刀闊斧肯定是因為你下了猛藥?你們已經交往了嗎?還是打算等一陣子。」
  
  八婆!可不可以安靜點?
  一直譏哩呱啦的我很難思考耶。
  
  「我不知道,再看看吧。」我雙手一攤,無可奈何。和小蔓談談後再說吧,小雯的話太主觀,會混淆事實,還是得聽聽當事人的意見。
  
  之後我處在一種很躁鬱的狀態,一邊要想著怎麼和小蔓談起學長和殺手的事,一邊還要敷衍應付這隻高興的飛上天的小八婆。她真的好囉唆,整整五分鐘她可以一直說如何和偉倫學長重修舊好,比翼雙飛。妳說話時也要看看對方有沒有在聽嘛。
  
  我突然想起王翔的心情,如果麗芳私底下是這麼三八聒噪,我可能也會忍不住巴她兩巴掌叫她閉嘴。沒錯,看到囉唆的小雯我就是有這種想打人的衝動。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是小蔓的聲音。  
  我轉過頭,愣了一下。
  
  小蔓和以前一樣有精神,卻和以前很不一樣。
  她把先前的長髮給剪掉了,現在的髮稍大概在耳朵下面一些。
  
  我和小蔓對視了好幾秒。
  那一瞬間,腦子裡浮現了和她在夜店共渡的那晚上。
  她一直都是這麼優的女孩,單純,直率,堅強而可愛。
  小蔓似乎有許多話想對我說,卻又吞回嘴邊。
  
  「剪這樣不好看嗎?」最後,小蔓微笑著說了這一句。
  「我看這個傻瓜是看到妳美呆了說不出話。」小雯這個傢伙只要一高興,真的什麼話都說的出來,不過她說的沒錯,小蔓的確是美呆了。
  
  「嗯,很好看,真的。」
  「謝謝。」小蔓。
  
  「……哇!小蔓也到啦,剛好剛好,我看就先吃飯吧。」小黃旁邊走來,手上提著兩個大便當,菜色之豐富讓整的便當凸了好一大塊。相較小蔓小雯吃的二十五元蒸餃,慶幸自己是個男生,至少吃東西的時候不必太擔心身材問題。
  
  即使是在傍晚,七月的台灣仍然悶熱。偶爾微微吹來的風讓人感到特別清爽,我們四個人圍坐成一個小圈圈,小雯開始講解那天活動的粗流,以及一些團康遊戲的玩法。首先免不了的是工作人員的白痴自我介紹。由於我們是負責丟臉炒氣氛的活動組,一定要比別人更有梗更白痴才行,不過這個還不急,等迎新快到時再排練就好了。
  
  之後小雯講解了快十個遊戲,我們討論了將進一個小時,最後決定了幾個還不錯的──如餅乾盒子,火線支援,最高境界等等。大部分都是小隊分組下去對抗。由於人手不足的關係,我們幾個可能也要下去貼小隊輔,負責帶動那些剛進大學的新生。
  
  小蔓和小雯真的很有心想辦好這個活動,今天不過是最粗盤的討論而已。就有好幾個遊戲是我以前沒聽過。很不簡單,高中我可是混了三年童軍,團康不是玩假的。相較之下我和小黃啥都沒準備,出門前小黃竟然還在打王?
  
  「嗯,討論的差不多了,就先這樣吧。」
  小蔓拍拍屁股站起來,左手拿著一杯沒喝完的飲料。
  
  「很好,今天到此結束,謝謝再連絡。吐司我們走吧。」小黃整個人精神都來了,想拉著我趕快逃離現場,不過事情哪裡會這麼簡單。
  
  小蔓很溫柔就算了。
  小雯哪會放過我們。
  
  「你們兩個等等!小蔓又沒說可以走了。」我就知道!小雯似乎看出我們兩人沒準備什麼料可以討論,大概是想臭酸我們一頓吧?不過哪能那麼簡單讓她得逞。
  
  「現在還早,來討論討論營火晚會吧,這好像是你們負責的耶。好啦,現在是你們的時間了,說來聽聽吧,有什麼打算?」


  「其實我和阿司都沒……」小黃搔搔頭,一臉想投降輸一半。
  「沒什麼啦,就是這樣──」我對小黃使了個眼色。


  小雯真的太唱秋了,沒準備就沒準備,營火晚會不就是那幾樣東西?有什麼好討論的?我以前每年都要玩上個三四次,早就有一套標準流程啦。
  
  「──首先呢,去年的營火用火把點火,失敗。不夠氣勢也不夠讓人期待,火鳥算是營火晚會點火的基本配備了。但是單純用火鳥又太一般了。所以乾脆就雙管齊下,拉兩條線牽兩支火鳥,保證很HIGH。」兩支火鳥其實也還好,想當初我高二童軍團慶時和夥伴拉了四條火鳥,哇靠,手都快斷了。
  
  「再來是拜火詞,一般來說都是一個人在拜火。只要聲音宏亮基本上沒什麼大問題。這次我想試試兩人拜火,用相聲的方式一搭一唱,應該會很不錯。」
  
  「所以,你和小黃兩個人要說拜火詞?」小蔓。
  「呃……這個嘛……」這我還在考慮,畢竟詞的內容我都還沒打算。
  
  「對呀!就是這樣。我和阿司要拜火,對吧?阿司?哈哈哈!」小黃熱情的摟著我的肩膀,讓我很難拒絕:「哈哈!對對,我和小黃要拜火,哈……」
  
  哇咧,拜個火是有這麼好笑喔。
  小黃乾笑成這樣連白痴都知道我們是再打腫臉充胖子。
  算啦,小黃本來就是個胖子。
  
  然後小蔓小雯又安靜下來,看著我。
  好啦,我繼續掰。
  
  接著我說了些什麼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似乎是以前的社團經驗在這時候發揮了作用,一項一項的小隊表演,串場活動,暖場帶動團康,甚至連拜火前的重頭戲火球火棍我都拿出來講。只看到小雯頻頻點頭,一臉驚訝又滿意。於是,我們的營火晚會流程就在我的臨時起意下定稿……
  
  兩隻火鳥,兩人拜火。
  一組六人火球隊,一組六人火棍隊,一組六人香舞隊(限女生)。
  兩組工作人員表演,一個活動一個戲劇。
  六組新生小隊表演,中間穿插兩個暖場團康,接著跳第一支舞。
  最後是星光夜語,大家發蠟燭說感性的話,結束。
  
  
  呼,勉強過關。
  
  
  「這你想了多久?」小雯點點頭問我。
  「大概一個禮拜吧。」事實上是三分鐘前開始。
  
  「今天把兩個重點都討論完了……我原本以為不會這麼順利呢。那下次再討論的時候就是七月底了……」小蔓笑了笑,伸了個懶腰:「到時候大部分的人也都回到台中,我們就得趕快加緊排練囉。」
  
  「現在,真的可以走了吧?」小黃。
  「嗯,你等等,小黃,聽說你電腦很厲害?」我發現小雯的雙眼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她竟然在對我眨眼,這算啥?行動暗號?
  
  「沒有很厲害啦,只是還沒遇過對手而已。」
  小黃說這話時超認真的,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那走,陪我去NOVA,我電腦壞了想組台新的,你應該可以幫我省不少錢吧?走走走!走啦!」不等小黃回答,小雯已經硬拉著他往外走,她還真是個靈巧的八婆,懂的幫我製造機會。
  
  「小蔓,我們先走了喔,掰掰……」小雯。
  「掰掰……」小蔓朝著遠方的小雯小黃揮手。
  
  「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耶。」小蔓。
  「對啊,哈哈哈……」我。
  
  我抓抓頭髮,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覺得好熱,是天氣熱?還是心情熱?
  
  「要不要去吃冰?」
  「好啊。」小蔓很爽快的回答。
  
  「鮮芋仙可以嗎?妳會不會拿燒仙草丟我?」
  「你白痴喔……」小蔓笑了,她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問。
  
  
  ──※──
    
  
  時間,七月份的某一天晚上八點。
  地點,逢甲前的鮮芋仙。
  人物,很緊張的我,還有一直看著我的小蔓。
  
  冰來了。
  兩碗一樣的招牌仙草冰,旁邊放了兩個奶油球。
  
  「小君好像都跟妳說了,就是……那個。」
  「嗯,我知道,她都說了。」
  
  「所以,呃……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的關係,才會讓妳遇到危險。」
  「那不是你的錯。」
  
  「你不會怕我嗎?」
  「不會。」
  
  「我對人開過槍,我以後可能會殺人。」
  「就算你是殺手,也是個好殺手,所以沒關係的。」
  「謝謝,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說。」
  
  「你那天對我說的話,也是第一次有人對我這樣說。」
  「啊?我說了什麼?」
  
  「你說我會很安全,然後我就被裝成警察的壞人抓走了。」
  「對不起。不會有下次了。」
  
  「有沒有下次都沒關係,因為我知道你會救我。」 
  「我當然會救妳。」
  
  「我很驚訝,也很開心。」
  「這沒什麼好開心的吧,遇到這種事。」
  「嗯,說的也是。」
  
  「對了,那個小女孩還好吧?」
  「她已經被陳警官收養了,玲玲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
  
  「小蔓……」
  「沒關係,就讓我哭一下……我很快就好了。」
  
  有一種沉默,叫做悲傷。
  小蔓哭的很安靜,她只是低頭默默嚥下。
  後來小蔓的情緒緩和了一些,她抬起頭看著我。
  她說的很慢,我聽的很仔細。
  
  「我跟他分手了。」
  
  「呃,嗯。」
  「小雯應該跟你說了吧?」
  「她剛剛才說的。」
  
  「我也知道小雯和學長私底下交往的事。」
  「嗯,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不會想問我怎麼知道的嗎?」
  「我看起來像是八卦的人嗎?」
  
  小蔓笑了,而我在心裡頭想──
  男人一生中可以見到幾次女人淚中帶笑的樣子呢?
  
  「妳還好吧?」
  「我覺得很對不起小雯。」
  「對不起的人應該是偉倫學長吧,妳又不是第三者。」
  「和他們沒有關係,是因為我……」
  
  「因為妳?」
  「沒什麼,我不知道要怎麼說,對不起。」
  「沒關係啦,小蔓。妳條件這麼好,不用擔心沒人要啦。」
  
  糟糕,我說錯話,話題接不下去了。
  小蔓看看我,又低下頭。
  真尷尬。
  
  「其實不一定要談戀愛啊……一個人也很不錯,輕鬆自在,想幹麻就幹麻。與其因為寂寞而去找人作伴,不如去找尋一個人的時候擁有哪些快樂。」
  
  「嗯,這個我有經驗,畢竟我也單身好久啦。」
  「少騙我了,你和小君感情不是越來越好?」
  
  「那是假象,是假象啦。你們都誤會了。」
  「問一個很私人的問題喔,你和小君有沒有……」
  
  「有沒有什麼?」
  「有沒有那個過?」
  
  真是一刀見血。
  我皺著眉頭,咬著雙唇,緩緩搖頭。
  
  我很想,真的很想跟小君那個,可是唯一的機會被小黃給搞砸。
  衝著男人的面子,我也很想對小蔓點頭,只怕小君知道後會一氣之下把我的老二踢爆,她最討厭的就是我對她說謊。這種事關重大的漫天大謊肯定會被抄家封產誅滅九族,不過我家族就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我可能會死九次。
  
  「真的沒有?」小蔓的聲音聽起來很驚訝。
  「沒有。」別鬧了,妳問的是小君耶。
  「我還以為你們……還是說你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所以打算婚後才──」
  
  結婚?天哪,這是哪來的火星名詞?我連交往都不敢提了還結婚?又不是嫌伏地挺身做太多。我是很喜歡小君沒錯,但說真的,我還沒想到過結婚這一環,畢竟我才十九歲,男生三十九歲結婚也都不算晚。而且,小君適合當老婆嗎?
  
  說到當老婆的對象。
  現在跟我說話的這一位小蔓小姐還比較適合。
  不過也只能想想罷了,唉……
  
  「沒有啦,我沒想這麼多,而且現在也不算交往。」
  「你們還真是奇怪的一對。沒關係,無所謂,這樣也好。」
  
  「也好什麼?」
  「嗯,沒什麼。」
  
  怎麼覺得小君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
  還是記錯了?熊熊想不起來,算啦。
  
  「阿司,我們是好朋友吧?」
  「或許比好朋友更好一點喔。」
  
  「呵呵,好像是這樣。」
  「沒錯吧?」我和小蔓都笑了。
  
  我和小蔓聊了好久。
  一直要離開了,才發現我和她一口冰都沒吃。
  真浪費,但是我們都很開心。
  
  晚上十點,我送小蔓回小雯家。
  她下了車,把安全帽遞給我。
  
  「阿司,我有事想跟你說。」
  「嗯?」說吧,我在聽。


  「我還是很……」
  
  小蔓害羞的低下頭,不再說話,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氣氛好到不行,我誠心認為她過來抱我或吻我。
  不對不對,這是男生該做的事。
  
  所以我張開雙手往前走了一步。
  但小蔓卻往後退了一步?還皺著眉頭?why?
  
  
  「你拉鍊沒有拉。」
  
  
  小蔓一臉尷尬,飛快的走進小雯家大門。
  張開雙手的我整整在門口呆滯了一分鐘。


  沒關係,沒關係,我早習慣了。
  反正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種鳥事也不是第一次遇上。
  只是為什麼,委屈的淚水還會在我的眼框裡打轉呢?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55555 piv
  • 比之前的版本差太遠了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