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昏迷了大概一天半,現在想想,是不是天堂的時間過比較快?明明感覺和老爸見面不到五分鐘,原來太陽已經上去下來又上去又下來。
  
  讓人感到驚訝的,由於事發突然,爲了避人耳目,小君並沒有把我送到醫院,而是她自己在家裡幫我把子彈取出來。珍妮佛,這真是太神奇了!小君不只是殺手,還會開跑車(車子哪來的啊?)取子彈。簡直就是一位萬能特務。
  
  相對於小君,我除了那爛到不行的槍法(是啦,只要距離三公尺外就射不太到)和勉強讓人滿意的特殊體質外,似乎沒什麼可取的地方……啊!有啦,我的專長是高空彈跳,專門在高樓大廈和車子間偽裝成假蜘蛛人。
  
  由於負傷修養的關係,這幾天我都躺在家裡翹腳看電視當大爺。不過現在也沒啥電視好看,娘家演到現在竟然還沒演完?不知道是不是重播,裡頭的人面禽獸王翔發瘋打傻子麗芳似乎是這部本土連續劇的最大賣點……
  
  還記得之前和小黃一起看娘家(他都有準時收看,而我不一定)。劇情演到麗芳苦勸王翔去看精神科,後來診斷出他有重度躁鬱症和暴力頃向,好心的醫生建議麗芳趕緊申請保護令,好死不死的被王翔給聽到。
  
  這下子妙了。接下來十五分鐘的劇情就是王翔抓狂,抓著麗芳在家裡狂毆,一邊拿家具砸老婆一邊大喊:「申請保護令?妳走阿!妳走阿!我看妳怎麼走!」後來王翔打累了,腦子清醒後跪在被打成豬頭的麗芳前面跟她道歉:「我錯了,妳原諒我好嗎?我……我吃藥!我吃藥!妳看!我把藥都吃了!」
  
  他還真的把整包藥都嗑掉,而麗芳仍然一臉豬頭的傻傻原諒王翔。
  她不只豬頭,還且還豬腦,真的太妙了。
  
  我抓著臉色鐵青的小黃哈哈大笑,笑到差點喘不過氣來。
  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娘家的劇情這麼有梗耶。
  
  「欸!小黃!快去吃藥啊!人家王翔都吃了耶!」
  「幹!你別吵啦!」
  
  小黃氣呼呼的關掉電視,從此再也不看娘家,他是因為布丁妹才看娘家,也是因為布丁妹不看娘家。因為布丁妹的名字叫做丁麗芳,真是成也娘家,敗也娘家。
  
  小黃現在應該在房間裡打畜牲谷吧?而小君出門,不知道是和朋友去逛街還是啥的,反正她不喜歡老窩在家裡。吃完小黃買的便當,我回到房間,一時無聊拿起漫畫書來看,我目前只收集過一套漫畫,就是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
  
  說到灌籃高手就不得不提當時這部作品在台灣掀起的狂風巨浪。雖然說我現在都是看NBA居多,但小學生哪知道黑人不只會拍A片,連籃球都打的嚇嚇叫。灌籃高手已經是台灣學生文化之一,隨找個年紀別太大的路人問一問,誰會不知道紅頭髮的櫻木花道是誰?就像是說到武功會想起降龍十八掌,提到籃球找櫻木就對了。
  
  自從灌籃高手完結篇後,井上大師的作品我就不太喜歡。先說說「real」這部籃球殘障運動,要笑點沒笑點,要熱血沒熱血,整部作品就是真實的描述幾位殘障在如何籃球上找到生活的目標和樂趣。雖然不是說不好看,不過就是有點悶。
  
  另外還有浪人劍客,這部我更頭痛。
  井上大師簡直把漫畫當成是畫冊來畫,每一頁都是精雕細琢,栩栩如生,畫技鬼斧神工,力透紙背,當宮本武藏揮刀砍人時血都快從紙上噴出來了。而除了嚇死人的神鬼畫功外,這部作品悶到了極點。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觀感,相信喜歡浪人劍客的也是大有人在,而且不在少數。
  
  或許這也是井上大師選擇的另外一條路吧。
  畢竟他靠著灌籃高手這部作品的版稅就已經不愁這輩子的吃喝玩樂加環遊世界。不需要再爲了生活煩惱而畫取悅大眾的商業作品。他有自己想完成的目標,用極致的寫實漫畫來詮釋日本傳奇劍客宮本武藏的劍道人生。
  
  我花了整個下午,又把櫻木花道怎麼從門外漢的門外漢練成開外掛的門外漢。即使這套漫畫我已經看過不下二十遍。每次看到不良學長三井壽跪在安西教練前哭喊「我想打籃球。」就只有感動而已。
  
  到了漫畫尾末,對上高中籃球霸主山王工業。
  山王球員澤北火力全開,正要用帥氣灌籃結束湘北的稱霸全國夢時──
  櫻木突然出現在澤北身後,面帶殺氣的說:「球環我。」硬是從後面巴火鍋。
  他媽的,櫻木你這死門外漢怎麼可以這麼熱血這麼威啊?
  
  當湘北最後以一分奇跡之差贏過了山王工業。五個主角大吼著的抱在一塊,我也好想跳進去一同分享他們的喜悅。這就是一部成功漫畫的渲染力,讓人感動的久久不能自拔。好像自己真的是櫻木花道,好像真的稱霸全國一樣。
  
  雖然NBA裡頭有喬丹三分零秒長射,艾佛森三妙切入閃電上籃,或者是布萊恩,卡特,小皇帝詹姆斯這些黑人怪物。他們的表現可是比漫畫還要令人精采咋舌千百倍。不過,灌籃高手是引導大多數台灣學生喜歡上籃球的關鍵點……以大學通識課程來說,灌籃高手是個導論,而NBA則是整合。
  
  灌籃高手唯一讓人感到有些遺憾的,就是那疑似斷尾的結局。
  畫了整整六集在描述湘北如何幹掉山王,結果結束只用草草一句話帶過湘北在之後慘敗給愛和高中,讓他們做收漁翁之利……井上大師的結局鋪陳真的很耐人尋味,升上高二的主角櫻木和王牌流川楓,升級為隊長的宮城和留級的三井壽,以這樣的陣容依然是很好很強大。
  
  我那時每天都會跑去問的漫畫店的老闆灌籃高手二什麼時候會出?等了一陣子果然出了,可惜卻是超黑心版本。故事不是延續湘北高校也就算了,媽的穿什麼紫色球衣超噁心。人物歪七扭八畫風濫的一塌糊塗,我仔細一看差點沒昏倒,作者根本就不是井上雄彥,而是不知道哪請來的九流漫畫家(名字早就忘了),胡說亂畫一通,硬是打碎了我對灌籃二的滿心期待。
  
  算啦,這樣也好。
  反正櫻木是永遠的門外漢,如果一直這樣畫下去他搞不好會和流川楓搭檔去跑去美國幹掉小皇帝,順便組個櫻木+流川+仙道+諸星大+澤北的美國遠征隊。若是出現這種劇情保證大賣一百年,不過我就不會把灌籃高手視為經典啦……
  
  在看完最後一頁後,我終於恍然大悟,爲什麼這麼威風的湘北會輸給愛和。因為櫻木花道受傷沒辦法出賽嘛!哇靠!我之前看的那二十遍都是白看了,井上大師雖然沒有明說,但絕對是因為櫻木沒辦法出賽,如果他沒出賽還稱霸全國,那豈不是虛爆了?
  
  「喂!小黃!我終於知道爲什麼湘北會輸了啦!」我拿著漫畫衝進小黃的房間,也不管他在玩啥禽獸世界的,拉著他興奮的說著。
  
  「湘你老木啦!都幾歲了還在看灌籃高手!他輸了關我屁事?唉呦你不要拉我啦!等等坦不到王會滅團,現在都只靠我捏!」小黃一副專注模樣,看樣子他是真的不太想鳥我,被他這麼一說,我似乎也覺得自己挺幼稚的,不過就是個漫畫嘛……
  
  「你來的正好,現在幾點?」
  「五點四十五吧。」
  
  「哇靠!這麼晚了喔?糟糕糟糕,哎呀,沒辦法了。」小黃一聽候緊張的叫出來,馬上在鍵盤上打「謝謝再連絡」後就下線了,他轉頭跟我說:「小蔓今天有打給我,說晚上六點要去學校討論迎新活動的事,要我們兩個趕快準備準備……你還傻在那做啥?趕快去換衣服啊!要出門了。」
  
  「我還在養傷耶,可不可不要去啊……」


  沒想到會是小蔓,自從幾天前的事情過後,我和小蔓一直都沒連絡。或許是家教學生父母慘死對她打擊太大,還有……我和小君都是殺手的秘密。我是很想見小蔓,可是我還沒準備好,現在看到她一定會很尷尬。
  
  要怎麼跟她解釋呢?
  
  開朗一點的……
  嗨!我忘了跟妳說,其實我是殺手喔。
  ──感覺好怪。
  
  凶狠一點的。
  咳咳!現在妳知道了,最好別說出去,否則妳就……
  ──最好我會對小蔓說這種話啦!
  
  娓挽一點的。
  呃,那個,其實那是意外,我會當上殺手只是巧合。
  ──好像在找藉口一樣,太俗辣了。
  
  丸尾一點的。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直接了當的說,我是殺手,所以請投我一票。
  ──幹,我真的慌了。
    
  「阿司,出門了啦!」小黃在門口催促著。
  「我好了,來了來了。」我套上鞋子,三五步的走出去。
  
  唉喲!好煩……
  到底要對她說什麼啦!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