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的太突然,讓我招架不住,措手不及。
  雙手反銬,被推到警車前,臉貼在冷冰冰的鐵皮上,警察開始搜身。
  差點忘了,我身上還藏著一把槍,這真是太剛好了。
  
  炸彈客開車遠去的引擎聲。
  消失在黑暗紊亂的城市街道中。
  
  漸漸浮現的,是另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像是切碎夜晚一般朝著這衝來。
  光是聽到聲音,便彷彿聞到輪胎在柏油上摩擦燒焦的刺鼻氣味。
  
  一台黑色跑車橫著車身甩尾進巷子,直直向我撞來,身邊的警察嚇得往兩旁滾跳。跑車還未完全停下,車門就已爲我打開,我絲毫沒有猶豫的跳進去。車子加足馬力,一百八十度左轉加速,身後的警察小巷在幾秒後消失在視線中。
  
  「小君……」我攤在車上,轉頭看著開車的小君。
  只見她綁著馬尾,還穿著淡藍色的睡衣。
  
  「手給我。」小君。
  「什麼?」
  
  「轉過去,把你的手給我。」她又說了一次,小君左手穏著方向盤,右手從頭上拿下一根細細的銀色髮夾。我轉向右邊的車門,將反銬在身後的雙手朝向小君。沒幾秒,我聽到喀喀兩聲,波麗士手銬像玩具般落到車底。
  
  「沒有下一次了。」小君在前面的拐了一個大左彎,轉上文心路,她始終沒有多看我一眼。「我很生氣,爲什麼你不直接跟我說?」
  
  「我以為我可以……」
  
  「你以為什麼?你又可以什麼?這不是在打電動,命只有一條,死了就沒了。其實我根本不想管你,而且還是一個你喜歡的女生?我覺得自己真像是個笨蛋。如果是別人也就算了,現在是小蔓有危險,她不只是你的朋友,也是我和我哥的朋友啊。」
  
  「對不起。」
  「不要跟我道歉,去對小蔓說。」
  
  忽然,前方傳來巨大壓力。
  看看儀表版,時速已經飆到一百三。
  我在遠方盡頭看見警車的車尾燈,而且越來越靠近。
  
  我想小君在我出門時就已經在暗地裡跟蹤我了。
  只是她也沒想到炸彈客會這麼快發難,偽裝成警察擄走小蔓。
  炸彈客的目標是我,或許這又是他設下的另外一個陷阱。
  而我並沒有第二個選擇。
  
  不過,這並不代表我一定會輸。
  用搶的,我也要把小蔓搶回來。
  
  「你知道該怎麼做。」
  
  小君再飆,專注著前方。
  速度直逼一百五。
  
  
  
  我當然知道。
  
  
  
  我打開車門,爬上車頂。
  一開始還搖搖晃晃,但很快就習慣了。
  這和站火車車頂並沒有太大差別。
  
  脫下的外套瞬間在我身後消失。
  迎面吹來的狂風刺耳,眼前的畫面模模糊糊。
  
  小蔓離我越來越近。
  筆直道路通往天際,四週的景色越來越稀薄。
  我的呼吸漸趨緩慢,我讓任意時間暫留擄獲我的知覺。
  時間掌握我,而我將掌握眼前一切。
  
  
  雙腳一蹬。
  我躍向警車的車頂。
  
  
  一落地,腳下傳來一陣劇烈搖晃,我雙手緊緊抓著邊緣車窗。小君的車子緊逼著警車,試圖讓他減緩車速,也造成兩車劇烈的摩擦碰撞,還好我扛的住。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想起之前那要人命的跳火車訓練,真是太值得了。
  
  怎麼樣?炸彈超人?
  你想不到我這麼會跳車吧?
  
  我掏出手槍,用槍柄打碎右前車門的車窗。警車突然一個大轉彎,差點把我甩下來。我單手扣住裡頭的把手,聽到小蔓驚訝的喊著我的名字。她懷中是泣不成聲的小女孩。由於事況緊急無法深入研究,我猜測她大概是國小五年級左右。
  
  炸彈客戴著的簡陋面具和剛才巧奪天工的人皮國字臉有天壤之別,那不過是張彎曲的白色厚紙,紙上印著我的大頭像,兩旁打了兩個小洞,穿過橡皮圈再套住耳朵,活像是我國小時做的美勞作品。他並不想偽裝我,只不過想嘲笑我。
  
  剛才我確實被嚇到了,而且非常慌張。
  不過,在被小君責罵後,我變的異常冷靜,
  即使現在炸彈客一手拿著槍指著我,我也感覺不到絲毫的恐懼。
  我告訴自己,我是殺手,而且老爸還是最屌的殺手。
  
  子彈從炸彈客的槍口鑽出,打中我的肩膀。
  同時,我也一拳打掉炸彈客手中的槍。


  看看前方,車子的時速仍在一百上下,瘋狂行駛在通往大坑的山道上。
  我用德國手槍頂著炸彈客的太陽穴,冷冷的說:「把車停下。」。
  
  「我不要,你能拿我怎樣?」
  「那就沒辦法了。」


  
  
  
  我聳聳肩,然後扣下版機。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