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紙巾把筆電行李整理好後,搭車回老家去了。
  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一轉眼我就要升上二年級。回想去年十月份時真是瘋狂,什麼都不會的我硬著頭皮去解決何先生的事件。一想到小君拿槍指著可人的畫面我就心頭發寒,以後的我會不會也會和小君一樣呢?
  
  雖然上學期的期中考因此被當掉一堆。好在期末考的時候紙巾幫了我不少忙(每天複習+大小考的小抄),總算是逃過大一上就被二一聽牌的悲慘命運。在那之後除了小君老拉著我做一些差點死人的訓練外,刺客大聯盟也沒有再派下其他委託。畢竟現在經濟不景氣,殺一個人動輒幾百萬大概也下不了手吧?
  
  上次在系學會的討論結果下來,活動組的成員有活動組長小蔓,組員牛奶,小雯,我,小黃,紙巾(同時也是迎新活動總召集人),系草,還有上次在PUB事件後被我叫了一整個學期蚊子的蚊子同學。
  
  我和小黃是老早就打算滯留台中(我的老宅就在台中,還寄養了小黃這隻畜牲),小黃應該是怕回台北後沒辦法隨心所欲的打電腦吧?而且布丁妹似乎也是住在南部,他會想留在台中是情有可原。
  
  畢竟是放兩個月的長假,小黃和小君也打算先回台北幾天,和父母聚一聚後再下來台中。活動組的其他成員,據我所知系草也在幾天前回台北。身為活動組長的小蔓也打算留在台中,只是偉倫學長似乎也和系草一樣回老家了。
  
  或許是偉倫學長的租約到期了吧,小蔓是住在好友小雯家。嗯,小雯跟我一樣是台中人,可惜我跟她不是很熟,喜歡紙巾的小雯知道他有女朋友後又更不熟了。
  
  說到紙巾的姐姐女友……
  她好像也是台中人的樣子,住在中興大學那附近。
  好羨幕紙巾,每次和姐姐出去都可以手牽手。
  
  所以,確定留在台中的就只有──
  我,小黃,小蔓,小雯。其他的大多在八月份就會回來,在這之前我們四個臭皮匠要負責迎新宿營的活動策劃。我們的分工合作很簡單,小雯把最頭痛的營火晚會丟給我,很大方的說剩下的她和小蔓負責就好了。他奶奶個熊,真是有夠大方。
  
  尤其是小蔓最後那補的那句「那就拜託你囉」。
  根本就是我的致命傷啊。
  
  總之,在禽獸畜牲都回家後。
  我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今天是星期六,客廳桌上放了一盤切好的柳丁,電視裡放著我剛租回來的蝙蝠俠二黑暗騎士。說到柳丁我真的是吃上癮了,自從今年年初開始柳丁一斤才十幾塊,害我現在飯後不來盤柳丁總覺得少了什麼似的。
  
  我一面吸著那香澄四溢的柳丁片,一邊看著已故的萊傑小丑在電視上陰險的嘻嘻大笑。其實黑暗騎士我在去年就已經看過了。不過我看的是從Foxy下載的黑心版本,整片從頭到尾都是烏漆嘛黑的有看沒有懂。
  
  蝙蝠人嘛黑,蝙蝠車嘛黑,小丑嘛黑,雙面人嘛黑,黑人嘛黑。
  什麼精采畫面看起來都是嘛黑,唯一比較好看只有中途領便當的女主角。
  嘛黑就算了,最可惡的竟然還沒有字幕。
  
  所以蝙蝠俠在那低沉沙啞的呼嚕呼嚕嚕時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啥。真的,一個字都聽不懂。除了他在警局狂毆小丑那段外我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小丑演的超欠扁,我可以了解蝙蝠黑人爲什麼這麼想扁他。
  
  以上是我對蝙蝠人黑心騎士的心得。
  爛到一個不行。
  
  兩個小時過去,我發誓再也不用Foxy下載電影來看。
  黑暗騎士真是好看到爆,我開始考慮要不要放棄殺手然後買套蝙蝠裝來穿。
  
  我實在找不出片裡的任何缺點……
  啊,有啦。之前會覺得女主角很正是我瞎了眼。
  
  因為是又黑又朦朧的關係讓她看起來很不錯,在清晰的精采版本裡面根本只是個頂著女主角頭銜的皺紋老太婆。真搞不懂外國人的審美觀,還讓帥氣蝙蝠俠和英勇的屁股下巴雙面警長同時愛她愛的死去活來?
  
  國外老是癡情型男配醜女。
  而台灣可常常見到多金肥男配正妹。
  
  這讓人想到我最欣賞的國外男星基努李維,這麼帥氣灑脫的好萊烏明星怎麼女朋友又老又醜又不知道誰?反觀台灣顏某某的媳婦每個都在比正。這種新聞總是讓我們這種又窮又囧的男孩在心裡幹的一踏糊塗難以自拔。
  
  雖然我知道愛情這種東西可以建立在各種條件上。
  不過我還是想罵一句硍拎娘真沒天理……
  這個世界病了。
  
  真想趕快接個任務,最好是殺那種錢多又色又沒良心的該死豬男。賺個幾百萬後看看會不會有正妹來倒貼。只可惜口袋空空,沒任務就是沒任務。
  
  而且小君知道這個想法後應該會一槍打爆我。
  唉,殺手都不殺手了。
  
  看完黑暗騎士後已經半夜十一點多,好在百視達的還片箱跟7-11一樣二十四小時。我習慣在還片後去7-11買個大亨堡和純喫茶回家當消夜啃。只不過當我一進到門裡就後悔了。自從半年前在這買保險套出糗後我就再也沒踏進這裡。因為剛剛一直在思考世界生病的嚴肅話題讓我一不注意就走了進來。
  
  幹,果然又是那個嗶不過去女店員。
  我對女生一向很有口德。長的漂亮我不會吝嗇稱讚,長的抱歉也不會暗自在心中罵說妳這個死醜女。只是在看完黑暗騎士後,我很直覺的認為店員的男朋友應該是威猛高大的混血帥哥吧。
  
  「要不要幫你的大亨堡加熱?」
  當我意識到是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呃,好,謝謝。」
  
  她說大亨堡的時候還用奇怪的笑容看著我。
  該不會她還記得上次的事吧?應該不會,一定是我想太多。
  我真的好後悔。
  
  「上次那個牌子好用嗎?」
  
  幹,她果然還記得。
  那些保險套全被小君丟掉啦,我怎麼知道好不好用。
  就算好不好用我也沒必要告訴妳吧?
  
  「呃,還好。」幹咧,我在說啥,別鳥她不就好了。
  「是喔,我男朋友最喜歡那個牌子說……」
  
  天啊,妳可不可以別再說話?
  我真的很怕我會忍不住一拳貓死妳。
  
  
  此時,時間有點轉慢。
  難道這女店員對我來說是個危險的存在?
  
  
  
  
  「憋東!羌劫!」
  
  
  
  
  原來是搶劫,而且還用這麼老套的台詞。
  老實說我鬆一口氣,至少不用再面對那女店員尷尬的問題。
  
  「把簍居漆來!」
  
  是把手舉起來嗎?喔,好啦。
  我乖乖的把手舉起。
  
  搶劫犯只有一個人,他穿著高貴的西裝。頭上帶了個很好笑的面具,是櫻桃小丸子的友藏爺爺。不知道是因為面具太緊還是因為搶劫太緊張的關係,他說的話就像周杰倫含滷蛋一樣不清不楚。
  
  我看的出來他很緊張,超緊張。
  他的雙腳一直抖一直抖。哇咧,還失禁了?好臭的尿騷味。
  有沒有這麼誇張,你真的是來搶劫的嗎?
  
  「窩要一掰灣,快給握!」
  
  最好是小小的便利商店會有一百萬啦,你怎麼不去搶銀行?
  我突然想到黑暗騎士裡頭的小丑,電影一開始他就是去搶銀行。
  那時間,我的背脊有點發寒。
  
  「外癲窩咬立來萬!嚕爛蘿類失地!」
  你到底在說什麼,可以再說一次嗎……
  
  女店員在事發時不知道就跑去哪,應該是藏到櫃檯下。
  由於我乖乖的把手舉起來,所以這面具搶劫犯就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不用說,槍也是指著我。
  只是,我覺得現在這個情況有點好笑。
  因為他比我還要害怕,他到底在怕些什麼?
  
   「揪揪窩,嚕爛蘿類失地!」
  小丸子的爺爺,中文不是這樣說滴……
  
  
  「蘿類失地,揪窩……」
  他又說了一次。
  
  
  我終於聽懂了。
  他說,我會死的,救我。
  
  透過男人的面具,他的眼神和顫抖的聲音流露出絕望的恐懼。
  我不知道他在怕什麼,但恐怖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他的頭在我面前炸開。
  就像西瓜一樣,血花四濺。
  
  
  
  
  友藏爺的半片面具滾到我腳邊,
  面具上是不堪入目的肉片血漿。
  
  我傻了,這男人絕對比周杰倫還屌。
  他嘴巴含了一顆炸彈。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