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小君的部落格後,我很自動的點開小蔓的網誌。小蔓真是愛吊別人胃口。除了一般的網誌外,還有一個設有密碼的相簿,很難讓人不往其他方面去聯想。該不會是小蔓和偉倫學長的奇怪照片吧?
  
  我總不可能直接跟小蔓要密碼,但我又很想知道裡頭的內容是什麼。
  所以弄的我現在每天不來給他猜個兩三次就會睡不著覺。
  莫名其妙的又養成一個莫名其妙的習慣。
  
  鍵盤上26個英文字母加上十個數字的組合,任何有上過高中排列組合的人都會知道這比猜樂透號碼還要難上好幾百倍。至少樂透是固定六組數字,但我連小蔓的密碼是幾個數字都猜不到啊。
  
  我的生日,小蔓的生日,偉倫學長的生日(爲了查他的生日我還很心不干情不願的去翻系學會的通訊錄)。無奈再怎麼想都猜不出小蔓的達文西密碼。凌晨四點十二分,我拿起電腦桌前半溫不熱的奶茶,準備一口氣灌完好去睡覺。
  
  咕嚕咕嚕咕嚕的喝到一半,手機在我口袋響了。
  啊咧!會是誰呀?都快早上了說,該不會是鬼來電吧?
  
  來電顯示,小蔓。
  
  噗!我直接把滿嘴奶茶噴的整個螢幕鍵盤都是。
  嚇死人,希望下次想起曹操時也不要真的打給我啊。
  我一手接起電話,一手抽起衛生紙忙著把奶茶擦乾淨。
  
  「喂,阿司?」
  「咳咳!嗯嗯!咳!對,嗯,是我。」
  
  我發現和小蔓講電話比和小君講還要緊張。
  哎呀,怎麼會這樣呢?
  
  「咳咳!你們唱完了嗎?」
  「還沒耶,可能會唱到六點吧。只是想說你睡了沒。」
  
  「沒啦,正好準備要去睡了,咳咳。」
  「你感冒了嗎?怎麼一直咳嗽?」
  
  「剛剛喝水有點嗆到而已。」喉嚨裡的奶茶好癢。
  「喔。」
  
  「哈哈,我還滿驚訝妳打給我的說,印象中我們很少講電話。」
  「是因為你很少打給我吧。」
  「好像真的是這樣耶。」
  
  「你現在要睡了嗎?」
  「嗯,還好,聊一下沒關係的,怎麼會突然想找我聊天?」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點悶而已。」
  「所以打電話給我就不悶了?」
  
  「對阿,你怎麼知道?」
  「亂猜的。」我的聲音這麼好笑嗎?
  
  「你跟小君最近還好吧?」
  「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不好。」
  
  其實一點都不好,我已經三十三次差點被電車輾過。不過小蔓會這樣問,我大概已經知道她和偉倫學長又吵架啦。我也不會傻傻的故意去問他們兩近況如何。雖然說猜到這個消息感覺滿爽快就是了。唔,我是在幸災樂禍嗎?
  
  「我總覺得你最近一直在躲我……」
  「哈哈,沒有啦,妳想太多了。」彼此彼此,妳躲我豈不是躲更大?
  
  細說我和小蔓這半年來的關係,就像不看好的股市起起落落。好的時候會一起出去吃個飯,差的時候連封簡訊都不會回。我想小蔓也跟之前的我一樣,被夾在偉倫學長和我之間。雖然說她已經有個交往半年多的男朋友,但要我不去在意她實在很難做到(原本以為可以),好說歹說我也曾經爲了小蔓大哭一場。
  
  「對不起……」
  「啊啊?對不起什麼啊?」
  
  「因為……我寫了那些很傷人的話給你……」
  「喔喔,那真的很久了耶,哈哈哈。沒關係啦!我一點都不在意的。」
  
  「你一點都不在意?」
  「呃!不是不是,我說錯了,我非常在意啦!」幹,好像怎麼說都不對咧?
  
  「如果我們能早一點認識就好了。」
  「嗯……」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偉倫學長他……他對妳不好嗎?」結果我還是問了。
  「……沒有,他對我很好。」
  
  小蔓的聲音有點猶豫,不知道是她因為騙我還是因為內咎。不管怎麼樣,小蔓現在應該過的不太好,不然怎麼會突然找我這個前任喜歡的男生半夜聊天解悶?有問題,一定有問題。不過沒有我插手的餘地,這是小蔓和男友之間的事。
  
  我越管只會越麻煩,光是小君我就搞不定了。
  哪裡還有空去理別人家的女友?但是……
  
  我總是心太軟,心太軟,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
  相愛總是簡單,相處太難……
  
  我不只腦中浮現了這首任賢齊的芭辣歌,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來的興致就唱給小蔓聽(天啊,我唱的真是有夠難聽)。連小蔓都覺得我別唱歌的好,但是她很開心能聽到我爲她唱歌,覺得不好聽卻又喜歡,女人真是奇怪的東西。
  
  後來,我好像在迷迷糊糊中睡著。
  因為躺在床上和小蔓聊天實在是太舒服了……

  
  我忘了是幾點掛掉小蔓的手機。
  只知道是被小黃和紙巾兩人一人一隻腳拖下床而醒來。
  馬的,這兩隻畜生自己睡飽了就搞我?
  
  「起床啦!都快十二點了!」小黃。
  「你忘了今天一點要開會嗎?」紙巾。
  
  開啥會啊?昨天才夜唱不是嗎?
  幹,別吵我好不好……我好像才剛夢到和小蔓差點……
  喔喔……對對,就是這樣,啊……我要繼續睡了……
  
  啊……
  小蔓……
  
  
  結果,下午一點我買了三盒便當。
  有兩盒是要餵小黃和紙巾這兩隻畜牲禽獸。
  我們三個人在逢甲裡並肩走著,準備前往系學會辦公室開會。
  
  「沒想到你對小蔓還念念不忘耶。」小黃。
  「不知道等等跟大家說你夢話一直喊小蔓會怎樣,好期待喔。」紙巾。
  
  「嘖嘖,我妹對這件事應該會很好奇吧?」小黃畜牲。
  「你妹?喔喔,就是吐司在追的那女生?哈哈!一定會很好玩!」紙巾禽獸。
  
  「我還真怕我一不小心會講出來耶,怎麼瓣啊?」畜牲。
  「哎呀!那樣可就糟糕了!我也怕我忍不住說。」禽獸。
  
  幹!你們兩隻畜牲禽獸有完沒完阿!
  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我都請你們吃便當了還想怎樣?
  
  「欸欸!不是說好了午餐我請就一筆勾消嗎?」
  「哈哈,你真以為這麼簡單喔?」畜生。
  
  這時候,我們在商學院門口碰到了小蔓和偉倫學長。
  我感到非常非常的不妙。
  
  「小蔓!」禽獸熱情的打招呼,這下完了。
  「紙巾?小黃?……還有阿司?你們也遲到啦,我還以為只有我們遲到。」
  看著小蔓和學長手牽手的愉快模樣,這真的非常不妙啊。
  
  「小蔓,我跟妳說喔,吐司他……唔喔喔喔……」
  幹!小黃你敢說就死定了!這可不是乳殺一兩次就可以解決的!
  
  「你們在玩什麼遊戲啊?」
  偉倫學長搔搔頭,一臉不解。
  
  「沒事沒事!學長你們先上去開會吧。我們等等就到了。」
  他媽的,小黃的口水沾的我整個手掌都是,超噁。
  
  此時小蔓給了我一個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想她應該猜到了些端倪。
  
  「阿司,晚餐也拜託你囉。」
  在小蔓和學長走了後,禽獸一臉邪惡的威脅我。
  
  幹!你們不要太過分。
  老虎不發威你們還真的以為我怕啦?
  
  大不了翻臉我把小蔓追回來就是了嘛!偉倫學長算哪跟蔥?整天在那咬小蔓耳朵我老早就看他不爽很久了。哪天我發起飆來一定一槍轟爆他腦袋。我可是殺手!有槍有執照的殺手耶!小君?哎呀!厲害的真男人有一兩個女朋友不算什麼啦……
  
  「怎麼樣?多情的阿司?」禽獸不如。
  「晚上我想吃必勝客耶。」畜牲不如。
  
  
  「唉……拿坡里行不行?」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