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回到家後已經凌晨四點左右。
  我看了看門口的鞋子,小黃和紙巾似乎還在錢櫃夜唱。
  
  從下學期開始,小黃和紙巾便入住我家成為我的室友。我當然很開心,畢竟這兩人跟我的交情都很要好。由於我堅持不收他們的房租,所以水電費啦,日常生活消耗品啦,出去買消夜之類的類用都是由他們兩個平分,也爲我省下一筆開銷。
  
  我家有四層樓,一樓是客廳廚房,二樓有一間書房還有我的房間。原本三樓的兩個房間都被我放了一推亂七八糟的雜物,整理整理後就成了小黃和紙巾的宿舍。
  
  小君依然住在女生宿舍。這也難怪,因為逢甲的女宿可是出了名的大學五星級飯店,出入電梯還要刷卡。連我都想給它住上一兩個月看看。所以大部分單身女生都會繼續選擇住在學校女宿(如果幸運抽到床位的話)。而且以小君隨隨便便都可以翻過兩層樓而不被人發現的身手,十二點的門禁對她來說似乎沒有太大的影響。
  
  至於沒有單身的嘛……咳咳,大概就是出外找男友同居。
  小蔓也難逃大學情侶同居的風氣,搬去偉倫學長租的地方去住了。
  唉,她離人妻好像又更近一步了。
  
  我先洗了澡,披著毛巾穿條內褲坐在電腦前。
  反正明天是假日,打工也是晚班,所以我打算先上網逛逛再去睡大頭覺。
  
  習慣性打開小君和小蔓的無名網誌來看。只是最近我越來越不想開小蔓的網誌,因為裡頭PO的相簿大部分都是和偉倫學長的甜蜜合照。而網誌也是和他去了哪邊哪邊玩的心情遊記,裡頭寶貝來寶貝去的看的我很不是滋味啊。
  
  眼不見為淨,不看的話什麼煩惱都沒了。
  但我還是會忍不住打開來看。
  自作賤又能怪誰呢?
  
  而小君的網誌和一般無名生女非常不同。她經營部落格的方式大部分還是以相簿為主。只是裡頭三四十個資料夾,一千多張相片裡找不到任何一張她的相片,不管是自拍或者是和別人的合照。雖然如此,小君部落格的人氣仍然高的嚇死人。
  
  她是個天才攝影師。小君拍的每一張相片都很漂亮,現實中任何平凡無奇的景物透過她的捕捉後就成了有如明信片上專業的攝影照片。
  
  小君最喜歡拍的就是老人和小孩,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一個昏黃的午後,凌亂的市場旁有個正在賣菜的老阿嬤,有個媽媽牽著年幼的小孩去買菜,照片裡三個人的表情都不太一樣。他們身後彷彿穿插著許多耐人尋味的故事,但是照片上其實就只是很平凡的市場景色。 
  
  我打開跨年那天相簿,這幾張照片我已經看過不下百次。
  每次都讓我感到莫名的悸動。※最後一句刪去,贅句
  
  2009跨年那天。
  我和小君約好了要去台北101跨年。
  
  我們並沒有要參加晚會。只是想去那逛個半天,看看煙火秀而已。原本打算和她一起上台北,但小君台北的朋友找她所以小君先提早上來。我和小君約好晚上六點在台北車站會合,而我提早了一點,五點半就在車站等她。
  
  只是到了六點,她沒有來。
  七點,還沒來。
  八點,九點。
  
  我一直等到了十點,最後放棄了。
  中間四個小時我打了幾十通的電話和幾封簡訊,但手機傳來的回應都是對方已關機。當我一個人擠著人潮前往台北市政府站時,心情是非常沉重的。任何人被放鴿子都會非常的不爽吧,即使是小君也一樣。
  
  台北101旁的信義商圈人山人海,有父母帶著小孩,有猛放閃光的情侶,也不少正在等待朋友會合的人。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看過街上有這麼多的人在。而每個人看起來似乎都很開心的樣子。是啊,跨年的確值得開心,不過我卻只有一個人。
  
  我一個人在台北街頭漫步著。
  冰冷的寒風讓我感到未曾有過的惆悵。
  我突然發覺,寂寞並不是一個人就是寂寞。
  街上洶湧的人潮,歡樂的氣氛,並沒有感染到我一絲一毫。
  
  我以前也有過這種感覺。
  曾經和一群朋友出去狂歡,也曾經和前女友一起看過跨年煙火,但還是會感到自己與其他的人不同。總覺得,就是少了某些東西,多了一種叫做寂寞的感受。
  
  只是跨年那天。
  我的寂寞特別強烈。
  讓我在歡樂的人海中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
  
  我非常明白,在這幾千幾萬人中,我無法融入他們。
  即使很不想承認,但我是與眾不同的特別,特別的寂寞。
  當然,這都是被小君放鴿子害的。
  
  十二點一到,我混在人群中,抬頭望向那火光絢爛的101大樓。
  惆悵的感覺在我心中凝聚到一個極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無所謂了。
  並不是難過的感覺,而是空虛。
  
  什麼都已無法感受到。
  甚字連自己存在的意義都無法明白。
  那種想法的確是很荒謬,但是當時的我的確是如此。
  
  小君的2009跨年相簿,打開的第一張就是我。
  那是一張只有我才看的懂的相片,在別人的眼裡不過就是張由上往下拍的照片。照片的特寫是我無神的表情,有點像是一般人自拍時打光打很大的美白照。不過那並不是打光,而是跨年的煙火光暈。
  
  照片的右下角紀錄了時間,2009年一月一號。
  那時候的我正在看著101大樓的最頂端,而小君在那裡捕捉到了我的眼神。
  
  原來她一直都在我身邊,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後頭的幾張相片,是我一個人走在台北跨年街頭的孤單身影。不用說,那都是小君在我沒發現時偷拍的傑作。她拍的真是有夠好,連我都覺得自己憂鬱難耐的神情酷斃啦。
  
  這段時間我想著小君拍這些照片的用意是什麼。或許小君只是想讓我明白她一直以來的感受。即使身邊的朋友再快樂再熱情,也無法染感到她一絲一毫。
  
  每次看到最後一張相片,我總會微微一笑。
  那是我轉過身看見小君時的驚喜表情,照片上的我藏不住臉上的欣喜。
  我也忘不了小君那時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Happy Newyear!新年快樂!」
  
  
  不過只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卻讓人暖上心頭。
  我們被掩沒在千千萬萬的茫茫人海中。
  再也沒有什麼不同。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