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殺手行不行.卡通手槍.jpg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有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愛的地暗天黑都已無所謂 是是非非無法抉擇
  沒有後悔,為愛日夜去跟隨 那個瘋狂的人是我喔嗚喔
  
  I LOVE U 無法不愛你 BABY 說你也愛我嗚嗚
  I LOVE 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不可能更快樂 只要能在一起 做什麼都可以
  雖然世界變個不停 要用最真誠的心 讓愛變的簡單
  
  I LOVE U 我一直在這裡 BABY 一直在愛你屋屋耶
  I LOVE U yes I do 永遠都不放棄 這愛你的權利
  如果你還有一些困惑 Oh No 請貼著我的心傾聽
  聽我說著愛你 yes I do 我愛你
  
  
  小黃拿著麥克風在錢櫃包廂裡引吭高歌,裡頭坐了十幾個人。爲了慶祝下學期期末考地獄終於結束,也慶祝我們即將升上二年級。唱到結束時,全場的人瘋狂掌聲加尖叫,氣勢猛烈一點都不輸給一兩年前紅透半邊天的星光歌王楊宗偉。
  
  其實應該要送小黃去星光大道宅宅大改造一下才是,人家蕭敬騰都可以從流浪漢改成時尚情歌王。小黃這顆印度麥口捲毛頭應該也可以燙成裘德洛的優雅熟男風。只可惜時不我與,小黃晚生兩年。現在星光大道早已經沒什麼人在看啦。
  
  先不提這個,看到小黃臉上深情款款的眼神我就一肚子火大。他唱的好聽是好聽,但每次唱到yes I do時候就會把那極為猥褻下流的瞇瞇眼不時送到旁邊的布丁妹身上。
  
  沒錯,我沒說錯。
  就是那位收了情書的布丁妹!
  
  雖然事隔將近半年,我的奶頭現在仍然隱隱作痛,聖誕節前幾天小黃給我來的那記歡樂乳殺讓我在大馬路上滾了好幾圈。連路邊臨檢的交通警察都誤以為我被車撞倒,雞婆的把我送去醫院檢查,再帶去派出所做筆錄……
  
  如果是我害他被布丁妹甩兩巴掌那就算了。可是根本就不是這樣!布丁妹竟然很喜歡那封情書?雖然她並沒有因此和小黃交往,但卻因為這封情書拉進不少距離,還搞了將近半年的曖昧。沒想到小黃那天黯然消魂的表情原來是太過高興導致顏面神經失調。猜不透啊!我真的是猜不透你啊小黃!
  
  好啦!就看在你桃花難得開的份上,這件事我也就不再跟你計較。在眾人鼓譟完之後,小黃故做害羞的下台一鞠躬,把麥克風交給準備下一首的紙巾。
  
  紙巾,本名王子津,即將接任本系系學會會長。
  其實一開始班上同學都是用他慣有的高貴綽號「王子」,不過取名王子X的人實在有如過江鯽魚,多到數不清。所以我和小黃這半年來從沒叫過他王子,不是叫他「紙巾」,就是「擦紙巾」。到了下學期中收到成效,不止是我們班上,連二三年級的學長姐都開始叫他紙巾。
  
  因為這個原因,紙巾和我還有小黃變的比較要好,若是以大學中的術語來說就是班上所謂的小團體。其實小團體這也沒什麼特別的含意,就是比較要好的幾個朋友常常黏在一塊罷了。總不能每去出去吃飯都全班四五十個人一起行動吧?※最後一句刪去,贅句
  
  紙巾是個既低調又厲害的好傢伙。
  我想天才已經不能形容他,而是鬼才。
  
  他在班上開始並不起眼(大概和我差不多)。到了相處一陣子後就會發現紙巾會的事情真的很多,從政治到改車他都可以聊上一手。為人又很幽默,還會拿著吉他邊談邊說笑話,重點他的成績還是本系第一名,教授眼中的商學小王子。一年級上學期結束後理所當然的成了本班的風雲人物。而系草早就不知道被編排到哪個小角落去啦。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蔓身邊的兩個死黨牛奶和小雯都喜歡紙巾,還有一兩個我不太熟的女生也對他頗有好感。更別提紙巾在聖誕節時收到一大堆手工編織的痴心情長暖圍巾,看的我好羨幕……小蔓只送我祝賀卡片就算了,畢竟人家有甜蜜蜜的偉倫學長。但爲什麼小君送我一顆金沙巧克力就了事啦?好歹我也買了雙很漂亮的高級保暖手套給她,打折後還要七百二耶。
  
  紙巾就是這麼吃香,也在寒假結束時向我們公佈他的新戀情。此話一出可是讓本系的女生的心碎的整間教室都是,走路還要小心別被刺傷。原本大家猜想了不起是外系的同級學生,結果答案公佈,竟然是中興大學四年級的學姐!
      
  紙巾跟我說他對年紀稍長的女孩子才有感覺,這跟他本身比較成熟也有些關係吧。依照他的說法,他高中時可是和一位年長他十歲的英文美女老師交往過,活拖是個台灣版魔女的條件。雖然他當時很認真,卻也知道注定沒結果。那位美女老師在紙巾考上大學後沒多久便嫁給一個老外,移民美國去了……
  
  唉,每個真男人果然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戀愛史。何先生的酒店老婆,紙巾的師生禁戀,這樣看來我的四腳獸好像還真的算不上什麼啊。沒關係,至少我還有小黃這個宅咖當墊底,我再怎麼遜也不會比他空白十八年來的差。
  
  另外,紙巾的姐姐女友真是有夠正的。
  不愧是經歷大學四年洗滌後的輕熟女,和我們班那些連妝都化不好的醜小鴨就是不一樣。雖然說小君和小蔓也很漂亮,但她們就是沒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可惜這是系上的班聚,不然還真想叫紙巾把姐姐帶過來,不知道她唱歌好不好聽。說到唱歌,小君唱起歌來也是很不錯,他們兄妹倆的歌喉都是明星等級的。只要耳中有旋律,眼前有歌詞,幾乎什麼歌都可以朗朗上口,活像是綜藝節目的歌王大挑戰。不過小君並不是我們班的,所以她也沒出現在這個場合。
  
  當小蔓唱歌時我會停下嘴中的咀嚼的食物,靜靜的聽著小蔓唱歌。她是蔡依琳的粉絲,唱了兩首都是她的歌,雖然不多卻讓我印象深刻。
  
  現在耳邊傳來的是鄭伊健幾年前演的熱血賽車電影主題曲「急速傳說」,這首可是紙巾的拿手歌曲,那饒舌死人不嚐命的粵語加上中間那一大段鬼才聽得懂的英文RAP紙巾都能一字不露的精采重現(真的是鬼才會唱)。其實這還不算什麼,上次在教室裡聽他用電吉他熱血伴唱張震越的「我愛台妹」才是屌到翻掉。
  
  在急速傳說之後,是我點的半島鐵盒。
  老實說我本來是不打算唱歌的,我唱起歌來就像胖虎愛妹妹一樣五音不全。就是因為知道來這種地方我的工作就是當分母,所以才會一直吃一直吃。夜唱一次要三四百塊,不給他吃個十二分飽怎麼對的起我的肚子?
  
  至於這首半島鐵盒,並不是因為想唱才點的。
  而是因為我想聽。
  
  
  走廊燈關上 書包放 走到房間窗外望
  回想剛買的書 一本名叫半島鐵盒
  放在床邊堆好多 第一頁第六頁第七頁序
  我永遠都想不到陪我看這書的你會要走
  
  不再是 不再有 現在已經看不到
  鐵盒的鑰匙孔 透了光 看見它鏽了好久
  
  好舊好舊 外圍的灰塵包圍了我
  好暗好暗 鐵盒的鑰匙我找不到
  
  
  雖然這是一首訴說劈腿情傷的芭辣歌。
  不過這首歌的前序卻會讓我想起老爸。
  
  想起他留給我的半島鐵盒。
  想起那找不到的鑰匙,想起我是殺手。
  
  螢幕上周杰倫還沒芭辣完,時間就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半。
  麥克風丟給小黃,我草草拿了兩片土司,留下五百塊後便離開錢櫃。
  我跟他們說星巴克的同事要我去幫忙打烊,其實是鬼扯。
  
  我來到台中的太原車站,在沒有人發現的情況下爬到高高架起的建築,這裡當然不是開放旅客進出的地方,一不小心可就會摔到鐵軌裡頭。我等了五分鐘,才看見小君珊珊來遲,每次她都會比約好的時間晚一會兒。算了,誰叫我是真男人呢?
  
  電聯車從遠方徐徐開來……想當初我第一次可是嚇得尿都快閃出來啦。誰叫好萊屋要拍什麼鬼刺客聯盟,害的小君興致一來就找我跳火車,這一跳就跳了半年。
  
  這半年來我過的是生不如死的生活。從基本的體能訓練到嚇死人的死亡測驗,小君每次都想出一些千奇百怪的步數來惡整我。矇眼騎車啦,半夜走屋簷啦,空手接飛刀等等。要不是我有時間暫留這項大絕招,早就不知道死幾百萬次了,想到上次小君的飛刀還真的差點插瞎我的眼睛咧。
  
  不過,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好處。
  至少我在膽子和體格上比半年前好了許多。伏地挺身兩百下壓在十分鐘以內不成問題,最讓人滿意的是肚子上的肥肉終於消掉啦!哈哈哈!這樣下次有機會再載小蔓出遊時就不用尷尬的收小腹了,想到我就很開心。
  
  我今年十八歲半,是半個大學新鮮人。
  同時也是個菜鳥殺手,外號德國打老虎。
  
  小君是我國中時期的青梅竹馬,也是好友小黃的妹妹。
  最重要的,她是領我進入這一行的女殺手。
  
  小君身上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秘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喜歡我(大概吧?)。並且希望我能成為她生活上重要的伴侶(爲什麼沒有性?)。撇開她是女殺手這一點,小君在我們學校是個人氣鼎盛的校園美女,而且又是我暗戀以久的對象,因此我們才會走在一起。雖然如此,小君還是沒有公開承認過我們是男女朋友。
  
  關於這點我早在八百年前就已死了這條心。後來想想,小君不承認也是有她的道理在。小君的態度正是徹底貫徹至聖先師孔子的諄諄教誨,所謂中庸之道。中庸可是道德的最高標準,孔子也得感嘆現在已經很少人有這種美德。
  
  單身時不甘寂寞,想找伴來溫暖。
  有伴之後,卻又懷念自由的美好。
  
  知道彼此喜歡對方,所以不會感到寂寞。
  搞曖昧卻不願交往,自由仍掌握在手中。
  
  高招。
  簡直比一零一還高啊。
  
  小君不只感情上如此,生活上也是貫徹始終。
  她既不願意做平凡的女學生,也不想當全職殺手。
  就這樣自在遊走於兩種孑然不同的人生。
  相同的,這也是我所選擇的道路。
   
  電車準備離站,我和小君對看一眼。
  在灰暗迷濛的深夜跳上車頂。
  
  冷風呼嘯而過,我牽著小君的手。
  漫漫找尋著生存與死亡之間的中庸之道。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悠 *(^0^)人(^0^)*
  • 我我我我好喜歡你寫的小說 <3 <3

    然後我雖然還沒看過別的大作 只有先看過"殺手行不行"
    可是我就覺得好讚讚讚了 <3
    不過真的就像我同學說的
    可以邊看邊笑 ˊˇˋ ((喂#

    我本身也是寫小說的人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寫的像你們一樣好
    又寫得很白話 這點總是克服不了ˊ3ˋ ((那是你的問題好嗎#

    我會在繼續上你的網站看喔 ˊˇˋ
    加油 ((是你要加油好嗎#
  • 謝謝,我會的
    也祝你能有新的想法與視野喔!

    天下無聊 於 2013/11/24 2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