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第一學期的期中考我只有國文低分過關,其他全部都不及格。
  英文跟管理學更慘,四十分不到被死當,連補考的機會都沒有。
  
  在我消失這一段時間後,班上同學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一直問我怎麼把到可人的,還讓她懷孕?拜託,根本沒這回事好嗎?於是我便扯謊她是我的堂妹,從小就喜歡惡作劇,懷孕只是她亂說話(事實上也是如此)。
  
  最神奇的還是新光三越墬樓事件,小君不知道哪來的神通,把那些警察唬的一愣一愣,說是我們兩個走在路上出車禍。她還真的打通電話叫冬姐開輛車頭凹陷的破車過來(她被當成肇事者抓走),後來便以和解了事,超高技巧的隻手遮天。
  
  小君後來也跟我坦誠,其實暗殺可人並不是她的任務,而是我的。我這次的任務是要殺兩個人,可人還有何先生。她早就調查過何先生父女的身世,何先生曾經是重罪犯,基於這點我可能還下的了手。但可人是個無辜的女孩子,小君知道我不可能會殺了她,才會偷偷的把她的資料從紙袋裡拿走,然後幫我動手。
  
  看來小君是真的很希望我陪她一起當殺手啊。那天小君之所以不來見我,是她已經打算在那晚把何先生和可人一起殺掉,後來想起來還真是捏了把冷汗。
  
  還好事情出乎意料的發展,連小君都不知道可人就是委託人。應該說是她從來沒有去想過找委託人這件事,真不知道該說是殺手的專業還是冷血……
  
  雖然我沒有真的殺掉可人和何先生,但是可人仍然把那剩下的七百萬匯給了兔姐。殺手不是慈善事業,基本上還是以賺錢為目的,既然錢拿到手了,便也不會管這個人是真的死了沒。況且委託人也撤銷了任務,就以技術層面上來說,任務算是成功了。
  
  只是,八百萬我一毛錢都沒拿到。
  兔姐說新人第一次賺的錢是當入會費。
  硍,還有這樣的喔,太黑心了吧?
  
  至於何先生給我的那五十萬……被小君拿去賠償新光三越的招牌和冬姐車子的損失(據說她自己開車去撞牆)。當然她用匿名捐獻,想必新光的主管一定是一頭霧水,怎麼東西莫名其妙的壞了後又來莫名其妙的人送錢過來。
  
  不過我也不算是做白工啦。
  因為這次的特例事件,何先生和可人都被列為非罪之人。就算往後的日子真的有以前的仇人想找他們報仇,也沒辦法再透過刺客大聯盟了。
  
  
  十二月中。
  我收到從加拿大寄來的卡片。
  
  
  寄信人是何先生和可人,信封中有一個鑰匙,何先生說是老爸留給我的。
  老爸交代過何先生,當我正式成為殺手時,就把這鑰匙交給我。
  
  哈哈,想必這一定就是半島鐵盒的鑰匙了。
  我終於可以知道老爸留給我的秘密啦,不知道是哪位女星的寫真集呢?
  
  
  幹,結果又不是。 
  
  
  跟上次是老爸的書桌,這次是老爸的衣櫃。
  我打開沾滿灰塵的抽屜,裡頭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兒子,恭喜你成為德國打老虎。」
  
  
  紙條下面,是一柄德國製的小刀。
  他奶奶個熊,手槍完換飛刀?
  老爸你有完沒完啊?
  
  我苦笑著拿起德國小刀,把它和德國手槍放在一起。
  雖然都是讓人哭笑不得的怪東西,但至少是老爸留給我的寶物。
  我會好好珍惜,或許哪天真的會派上用場也說不定。
  
  對了,信封裡還有可人和何先生的照片,父女兩人在下雪的公園裡合照。
  照片上的可人笑的好開心,這樣才對嘛!美女就是要笑才會甜美啊。
  翻過照片,後面寫著可人給我的留言。
  
  
  ※ 呵呵,阿司有沒有想我啊?              ※
  ※ 以後有機會來來加拿大找我和爸爸玩嘛,我帶你去賞楓葉 ※
  ※ 我還有準備寶貴的秘密禮物要給你呢,一定要來喔……  ※
  
  
  寶貴的秘密禮物?
  我不自覺的吞了口口水。
  
  該不會是女孩子最寶貴的……
  不行不行,這樣我怎麼受的了,這實在是太刺激了。
  怎麼辦?我突然好想去加拿大。
  
  可人愛妃,妳可要好好的等朕啊。
  我很快就會來啦!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
  …………………
  ………
  
  
  
  「阿司!你清醒一點好不好!笑的好蠢耶!」
  
  
  
  回過神來,原來我和小君正在嘉南園火鍋店裡。
  由於桌上裝飾品有楓葉圖案,我不知不覺的神遊天外了。
  
  「真是的,每次和我在一起你就很喜歡發呆蠢笑,不知道你腦袋在想什麼……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想小蔓對不對?哼!」
  
  「我才沒有在想她,妳猜錯啦,哈哈……」
  
  
  幹,我完了。
  說話怎麼這麼不經大腦啊我。  
  
  
  「猜錯?原來是我猜錯喔……所以你是在想黑道千金薛美眉囉?」
  「小君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就是這個意思。
  
  「哼!你自己坐在這慢慢想吧!想破頭我也不管你!」小君瞪了我一眼,拎著包包就往外走,其他桌的客人都望向我們這邊,畢竟情侶吵架可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小君的男朋友……有些男客人的眼睛都亮起來了,怎樣?是想趁這個機會搭訕小君嗎?
  
  好啦好啦,快去快去!
  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只要你別後悔就好啦。
  
  我心理雖然這麼想,但雙腳倒是挺老實的。
  追著小君跑了好遠。小君也真夠厲害,明明就穿著裙子和有點高跟的鞋還可以走的這麼快又優雅,真不愧是逢甲第一女殺手。
  
  他媽的,呼呼,累死我……
  幹,我真的追丟了,死定啦。
  
  
  「阿司?你怎麼跑這麼趕呀?」
  
  
  阿咧?這麼巧?
  追丟小君,反倒在路上遇到小蔓。
  我看了看,還好偉倫學長不在她身邊。
  
  「你和……小君吵架了?」
  「哈哈,看這個樣子,算是吧。」
  
  「這樣啊……」
  「那妳家那口子呢,平常不是都走在一起嗎?」
  
  「呵呵,我跟他也吵架了呢,已經好幾天了說。」
  「喔,原來如此,所以說我麼兩個人都一樣囉?」
  「對阿,真的好巧……」
  
  
  誰說感覺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都是狗屁不通!
  我現在可是對小蔓臉紅心跳兼老二超夯。
  
  
  「每次好像都是這樣呢,以前你被女友劈腿,我也被男友劈腿……」
  「現在你跟學長吵架,我也跟小君吵架……」
  
  「真的都一樣呢……」
  「小蔓……」
  「嗯?」
  
  「如果,我是說如果,過幾天就聖誕節了。如果那時候我還是和小君吵架,而妳和學長也還沒和好,要不要我們一起過聖誕節?就像那天一樣假裝是情侶……」
  
  
  哎呀我在說些什麼阿?
  這分明就是公然宣告我要外遇偷情嘛……
  真是太太太刺激啦。
  
  小蔓臉紅了。
  我們沉默好一鎮子。
  
  哈哈,我好像說錯話了。
  有夠尷尬。
  
  
  「那個……唉,對不起。我開玩笑的,妳不要當真啦。哈哈哈……」
  「好啊,可以喔」
  
  「阿?」
  「嗯,我說好。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
  
  「小蔓……」
  「來,打勾勾。」
  
  
  我真的酥了。
  小蔓此時甜美的笑容讓我從頭皮酥到腳骨頭。
  或許我和小蔓的關係比和小君還要更複雜也說不定。
  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真愛本身一件很簡單的事。
  複雜的是通往真愛的過程。
  
  
  
  「阿司,原來你在這裡。」
  
  
  
  小黃也出現了?
  這是怎麼回事?
  
  我今天中樂透了嗎?一直碰到熟人。
  只不過小黃的表情看起來很不對勁。
  
  「阿司,你還記得兩個月前我給你看過的那封情書嗎?」
  「呃……我有點忘了耶。哈哈」其實我記得,只是我不敢承認。
  
  「那封信我昨天送出去了……」
  「喔,那很好啊,我先走了喔,掰掰。」
  
  小黃的表情比神雕大俠還要黯然消魂十倍以上。
  我知道大事不妙,危險指數立刻爆表,瞬間發動時間暫留。
  
  我拔腿就跑。
  但是小黃的手比我更快兩秒。
  
  
  
  
  
  
  
  
  
  
  
  「啊啊!!硍拎娘對不起啦啊啊啊!!───」
  
  
  
  
  
  
  
  
  
  
  
                   ── 殺手行不行.半島鐵盒 完 ──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