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三大法則:
  一、不能愛上目標,也不能愛上委託人。
  二、絕不透露出委託人的身分。除非委託人想殺自己滅口。
  三、下了班就不是殺手。即使喝醉了、睡夢中、做愛時,也得牢牢記住這點。
  
  殺手三大職業道德:
  一、絕不搶生意。殺人沒有這麼好玩,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
  二、若親朋好友被殺,也絕不找同行報仇,亦不可逼迫同行供出雇主的身分。
  三、保持心情愉快,永遠都別說「這是最後一次」。
  
  何先生跟我說的話很明顯的衝突到了第一大項的第二小條。
  嗯,但是關我屁事?以上的條規連參考的價值都沒有,我嘆一口氣,那是九把刀寫的殺手,如果現實上是這樣就好囉。第三條,下了班就不是殺手。即使喝醉了、睡夢中、做愛時,也得牢牢記住這點。小君根本就沒有做到啊。要是她做愛時也能忘記自己是殺手那該有多好啊(但她連接吻時都忘不了)。
  
  小君是這樣跟我說的,關於殺手聯盟的規則……
  沒有法則,也不需要職業道德。
  
  這麼說好像不太恰當,雖然沒有實際上訂立出來的條款,不過其實大家心理都有默數,哪些事是可以的,哪些事又是不行的。刺客大聯盟比較類似於漫畫獵人裡頭的公會,是一個已經形成組織型態的團體。每個人在裡頭都分工合作,扮演著不同的職位,有的負責收集資料,有的接洽客人,有的和黑白兩道打交道(雖然應該沒比殺手更黑的組織),有的研究如何讓殺人更上一層樓(理論組的工作),而基本款就是我這一種的,接任務,然後收錢殺人。
  
  我要怎麼形容殺手聯盟裡的規定呢?
  好比是小學生也知道不能從三樓跳下來,不然一定會腦袋花花死翹翹。
  不過校規會寫「小朋友不能跳樓喔。」嗎?當然不會嘛。
  
  同理,在殺手業裡只要你不怕死,什麼都是可以做的。你大可以跑去警察局去公開殺手聯盟的存在(先不論警察會不會相信你)。只是從這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殺手,而是一具很快就會發臭的屍體。出賣組織的行為跟自殺沒什麼兩樣。
  
  有明文規定出來的只有「非罪之人」,關於這一點小君有跟我說過,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碰「非罪之人」,那等同於出賣組織。全部的殺手都將會把你視為下手目標。殺手可以殺人,更是死不足惜,但絕對不能出賣組織。
  
  其他的就只能靠自己的感覺去判斷。
  殺手間的互相殘殺也是經常發生,還記得小君在我面前殺那個人嗎?我有問過幾次那個人的事,只不過小君好像不怎麼打算告訴我。我在想會不會有可能是小君的殺手前男友,因為分手不爽所以開始互相暗殺。
  
  愛上目標也是可以的喔,只是下手時會很心疼。真的下不了手也是有其他辦法,只要把委託人偷偷殺掉就好了(委託人死了等同任務撤銷),當然這麼做也是有代價的,必須賠償給聯盟兩倍的委託金額。只是真的會這樣做的好像沒有,因為目標大多是作姦犯科的壞人或政客,很難愛上這種人吧?而且大部分都是男殺手殺男目標,女殺手撿好康的坐辦公室……唉,現在不是說兩性平等嗎?
  
  不過話說回來,我根本就不知道委託人是誰阿。
  又不是像小說一樣委託人直接找上門來……兔姐雖然知道,但她是不會跟我說的,殺手會想知道委託人身分時通常都沒什麼好事。而小君似乎也沒遇過這種情況。我想她個性都是直接殺掉,哪來這麼多雞雞歪歪的廢話?
  
  於是我在煩惱之中又過了一個禮拜,沒有任何進展。
  我問過小君如果我放棄任務會怎樣?她是說不會怎樣,只不過我必須賠償八百萬的兩倍,一千六百萬,我的天啊,這根本要人命嘛……而且還會有另外一個殺手接手任務,何先生一樣會死。
  
  那如果我任務失敗呢?
  比如說開槍打偏被他逃掉之類的。這樣何先生就算是「非罪之人」。小君說這不是一個聰明的辦法,如果被發現是故意讓任務失敗,就等同於出賣聯盟。假使真的失手,就視情況而定,若發生威脅到聯盟的事況,一樣等同於故意失敗。我想老爸就是在這個情況下自殺的吧。而好一點沒有被人發現,則和放棄任務一樣,必須賠償聯盟兩倍的金額,而且三年內都不能再透過聯盟接洽工作……
  
  「殺手看完了嗎?下節管理學記得還我喔。」
  坐在我後頭的同學敲敲我的頭。沒錯,現在大學生已經淪落到這樣。
  
  下禮拜就要期中考而現在還在課堂上看小說,這還算好的。還有兩三個人固定窩在角落打PSP,連什麼魔龍獵人餓雞?是有這麼餓喔?有些女生更誇張,每到快下課時便拿起化妝包開始補妝,這真是太點點點了。
  
  不過這也不能全說是學生的錯啦。
  這兩節是管理學,教授是個七老八十的老芋阿,他每一次,注意,是每一次。每一堂課開始前都會提到情緒管理。然後就扯到關雲長怎樣剛愎自用,EQ零蛋大意失荊州,自己害死自己什麼的。講兩三次就算了,每節課都扯到關雲長是怎樣?起乩關二爺上身?現在大家只記得關羽的的X字斬了啦。我聽過蘿莉控,正太控,就是沒聽過關公控,還控到這種程度的。
  
  所以我的注意力從來不在關公控身上。
  小蔓坐在我的右前方,正在專心的聽課做筆記,偶爾會偷喵我一下。
  這種像小學生一樣的曖昧真是讓人懷念了。
  唉,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
  
  最近上課我常常這樣盯著小蔓發呆事情,好像已經習慣這樣了。再過不久就是聖誕節和跨年,不知道她和偉倫學長會去哪甜蜜呢?真希望我跟小君也可以過個快樂的聖誕假期,只是何先生的事情還是要先解決阿。
  
  喔喔,小蔓在傳簡訊。
  應該是傳給學長的吧,哈哈,心裡還是有一點酸酸澀澀。
  不過也不會太難受,天天吃檸檬,我也早就習慣了。
  雖然我有小君這顆糖,卻只能舔兩口。
  想吃?作夢比較實際。
  
  手機傳來小蔓的簡訊。
  原來是傳給我的。
  
  ※ 上課要專心,又在想小君嗎?     ※
  ※ 還是……算了,一直發呆小心被當掉喔 ※
  
  妳想說「還是我呢?」嗎?
  如果是這樣我只能說妳太神了,剛好妳們兩個我都在想。
  而且上課發呆不會被當啦,期中考發呆才會被當。
  
  該回些什麼好呢?
  雖然我很想回其實我在想妳?不過小蔓已經名花有主,這樣做是不道德的。
  哎呀,怎麼搞的好像外遇一樣,我是家有惡君,而小蔓是偷情的人妻。
  這真是太刺激了,太銷魂了。
  
  只可惜我有色無膽。
  想起偉倫學長自從知道小蔓對我有意思後,他給我的眼神一直都很刺,好像我是什麼壞人一樣。唉,我也不想這樣阿,感情這種東西很難控制的嘛。
  
  所以我打算傳「我在想妳下面的課有沒有抄筆記,等等借我好嗎?3Q。」
  嗯,我果然是個正人君子,劃時代的真好男人。
  
  
  ※ 我在想妳下面ㄉㄜ…… ※
  
  
  嗶──
  信件已經送出。
  
  
  媽你個BB彈咧!
  小黃你幹麻上課睡覺睡到一半用手肘頂我啦!
  我的天阿!我到底傳了什麼阿!
  
  小蔓羞紅了臉轉過來看我,幹!我喵一眼後根本就不敢看她。
  我慘了我慘了我慘了……
  
  對對對,趕快解釋就好了。該怎說呢,好,「抱歉XD因為我打得正高興,沒注意到小黃撞到我,一時按錯,我是想說妳接下來的課有沒有抄筆記,我想跟妳借,真的很不好意思,希望妳別誤會了……」
  
  
  ※ 對不起XD因為我打得正高興ㄇㄟ…… ※
  
  
  嗶──
  信件已經送出。
  
  
  我沉默了。
  


  小黃八蛋,你真的睡著了嗎?
  雖然和小蔓做不成情人,但我也是很有誠意要當她的好朋友。
  你何苦這樣搞我,是想逼我拿刀子桶你兩刀?
  
  小蔓沒有再轉頭。
  她一定誤會很大很失望。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回到兩分鐘前?
  拜託,誰都好,誰可以救救我……
  
  
  「教授,打擾了,請問李政司在嗎?」
  
  
  結果門口出現了薛可人。
  班上的同學一看到馬上就安靜下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尤其是系草,眼睛像是看到小魚的老鷹一樣。
  
  全班同學轉頭看著我,而我只是皺著眉頭,眨眨眼睛乾笑著。我想起剛開學時冒昧去找小君的那次,只不過立場換了過來。我變成小君,而可人變成我。
  
  關公問可人找我有什麼事,只見她在教授耳邊竊竊私語。
  教授一邊點頭,似乎很瞭解她的意思。
  
  他把我叫過去,說我可以跟可人離開課堂,而且不算曠課。雖然不知道可人跟他說了什麼,也不知道她找我想做什麼,但為了何先生我還是把背包整理整理跟著她出去了,我走的時候心理仍然很不安,都是因為小黃誤撞那兩封簡訊的關係。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上課?」
  「你都可以和我爸當好朋友了,爲什麼我不能知道你在這裡?」
  
  這兩句話有關係嗎?
  好像有一點,又好像沒有。
  
  「妳特地來找我有什麼事?該不會只是想見我吧?」
  「誰會想來見你這個變態啊?是我爸叫我來的,你這五十萬是不要了嗎?放一個禮拜都快發霉啦,那老婆婆的傷好一點了沒?」
  
  「喔!老婆婆喔!嗯嗯,她好很多了,不用擔心。」
  「我看你不只是變態,還是個大騙子,根本只是想騙我爸的錢吧?」
  
  「啊……這這個……」媽的,口吃的老毛病又犯了。
  「哼,我就知道。不過我不會跟我爸說的。」
  
  「那妳想怎麼樣?」
  「我們就拿這筆錢去玩吧!你也不能跟我爸說喔。」
  
  小姐你是不是加拿大住久了腦袋空空?
  明明都知道我是個騙子了還把錢送上門來。真的是沒看過妳這種的,現在台灣景氣不好,我打工一年也賺不到五十萬啊。真不知道妳在想些什麼。
  
  我和可人到了走廊盡頭準備搭電梯時,教室裡傳來了鼓動的喧嘩之聲,不知道關老爺又跟班上的同學說了什麼,不對……應該是可人跟教授說了什麼,關教授可是出了名的青龍偃月刀,專砍不上課的學生(只要在教室裡就算上課)。可人竟然隨便說了幾句話就放我出來散步,真是佛心來的。是哪兩句我也想請教一下。
  
  「你沒看過『我的野蠻女友』嗎?」
  「妳真的是這樣說?」
  「沒想到真的有用耶,好好玩喔。」
  
  「妳說……妳和我……那個?」  
  「對阿,我說你讓我懷孕了,我要你陪我去醫院拿掉,就這樣囉。」
  
  我的天啊……
  我還是處男耶!
  妳這樣污衊我的清白之身以後誰還敢嫁給我?
  完了完了!小蔓都只聽到錯誤而且片段的訊息!
  
  ※ 我在想妳下面ㄉㄜ…… ※
  ※ 對不起XD因為我打得正高興ㄇㄟ…… ※
  
  「咳咳!各位同學,李政司同學在校外私生活沒有管理好,讓他的女朋友懷孕了。這是非常嚴重而且錯誤的行為,就好比關雲長太過自信而失掉了荊州一樣。由此可以見得,私生活的管理和情緒上的管理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唯有先管理好自己,才能學好學好管理學,這樣各位同學聽懂了嗎?」
  
  
  一想到那關公控有可能這樣說……
  我整個神飛魄散失了魂,呆若木雞如廢人。
  
  看著電梯門漸漸關上。
  我絕望的心也漸漸沉到了谷底。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