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人充分發揮了雄辯是銀,沉默是金的道理。
  她除了聽我說冷笑話外幾乎沒說過什麼話,只是安安靜靜的吃著她的麵,不過她吃麵的樣子非常優雅,像是在拍廣告似的。
  
  我第一次在一頓飯中間說這麼多笑話。感覺好比面對一個不太會說中文的阿逗啊,只能從僅限的幾個破英文單字去拼湊想要說的詞句。明明我中文台語就是就是很溜啊!但是外國人就是聽不懂。明明我肚子裡的黃色笑話怎麼講都講不完,但有誰會說低級的黃色笑話來逗剛認識的女生?
  
  好在除了打東東之外,我還有另外一個壓箱寶。
  那就是名偵探福爾摩斯和他的兩光助手華生。現在的小孩都只認識東洋來的帶塞少年柯南和金田一,要知道福爾摩斯爺爺可是比他們成名早了幾十年啊。只可惜我對福爾摩斯的印象也只剩下這個笑話啦。
  
  話說有一次,在一座鬼影重重的森林裡發生了兇殺案。阿福(福爾摩斯的簡稱)和小華,兩人在兇殺案現在找尋可疑的線索,忙碌了一整個晚上仍然一無所獲。由於這裡離城市的路程太遙遠,於是疲憊的兩人找了一塊空地搭起了簡單的帳棚,打算將就一個晚上,明早再繼續追查命案。
  
  華生睡到一半,突然被阿福搖醒。
  只聽見阿福問說:「華生華生,抬頭看看,你看見了什麼?」
  
  華生心想一定是阿福破解了兇殺案的線索,他跟了阿福這麼多年,老是被推為二線角色沒機會出頭。這次阿福會這樣問肯定是要給他表現的機會,既然阿福要自己抬頭看看,線索很有可能近在眼前。
  
  華生望著天空,眼神散發著老鷹般的睿智,破案的靈感有如泉湧,止都止不住。連金田柯南這種角色都得甘拜下風:「此時北方飄來細雨,在這個寒冬時節大多數的人都回到老家團員了,兇手會選再這時犯案,很可能是沒有家庭的獨居者。天空雖然霧茫,但在浩瀚星海中可以分辨的出來西北方正是獅子星座座落的位置,獅子座的特點是孤傲,自大,眼裡容不下他厭惡的人,而且又是草原的王者。而與獅子相對應的猛獸便是森林中的百獸之王老虎,死者生前愛好逞兇鬥狠,他的朋友們都說他是一隻孟加拉老虎,證明了兇手和獅子將有所關聯……獅子將老虎在森林裡謀殺,就是為了證明他才是猛獸中唯一的霸主。在這個動機成立的條件下,符合獨居者和獅子個性的人可能就是死者的……所以……現在可疑的人共有十三位,兇手肯定是他們其中一個。老大你有什麼其他的意見嗎?還是要等他們慢慢死完,剩一兩個的時候再猜?」
  
  這時福爾摩斯推了推眼鏡,又抽了口煙斗,慢條斯理的說……
  
  
  「我只是想跟你說,我們的帳棚被偷了。」
  
  
  可人冷冷的看著我。
  不好笑嗎?
  
  這裡是附近一家牛肉麵館,我從國中時就很喜歡這家嚼Q有勁的麵條,看著可人吃的這麼開心的樣子, 她似乎很少出來外面吃飯。
  
  「沒有打東東好笑呢。」
  可人一邊吃麵,一臉滿足的說著。
  
  「那還真是抱歉阿,我已經沒有笑話可以說了。」
  「沒關係,你是個很有趣的男生,呵呵。」
  
  「換妳說說妳的事吧,妳在哪唸書呢?」
  「嗯……我目前沒有唸書,之前都住在加拿大,我來台灣住一陣子,放鬆心情,明年開學就要回加拿大唸書了。」
  
  「好好喔,真是羨慕,妳老爸好像很有錢?」
  「應該是吧,那間電動玩具店和小鋼珠都是我爸開的啊。」
  
  他奶奶個熊,何先生的漂亮女兒也太沒防衛心了吧?要是遇上圖謀不軌的壞人豈不是慘了,好一點綁架勒贖,慘一點被強……哎呀,我想到哪去了,而且嚴格說起來我也算是圖謀不軌的壞人(為了暗殺何先生),真是複雜又矛盾的心情啊。
  
  這時候,麵館走進四位穿著西裝的人,他們一看到我和可人,馬上就圍了過來,帶頭的老大拿起手機:「何先生,找到小姐了,她正在和一個小混混在附近吃麵。好,我知道,我不會鬧出人命的」
  
  阿咧?我哪裡看起來像小混混了?
  明明就是很斯文的大學生啊。
  等等……什麼人命?
  
  看著他們一人比一人還要高大兇猛,我趕緊笑臉起來圓場:「哈哈……各位大哥好像誤會了,我是何先生的朋……唉呦喂啊!」
  
  俗話說出手不打笑臉人,我看他們幾個肯定沒唸過幾年書,我先是一腳被踹倒在地上,又被兩個人抓著腳拖出店門口。其實我還滿佩服自己在這個時候還可以這麼冷靜,明明腦袋已經破了個大洞,血都流得滿臉滿地都是了。
  
  有點暈,而且非常痛。
  他們西裝好像很厚一件,小黃的乳殺在這時候應該也派不上用場。剛好前後左右被四個人圍毆。他奶奶個熊,是沒聽過有個噱頭很響亮的德國打老虎嗎?我等等發起飆來把你們一個一個一槍一槍的斃了!不過我只有兩顆子彈,而且我今天沒有帶槍。注定就只能當一隻挨打的病貓。
  
  在他們拳打腳踢下,我腦中浮現的是那練習幾百萬次的迴旋踢,沒錯,在這種時候就只有迴旋踢可以救我了!阿答!看我不踢爆你這條烏龜王八蛋啊!
  
  我震聲怒吼,翻身迴轉就是一個漂亮的迴旋踢——
  然後我倒在地上抱著小腿痛哭流涕。
  
  
  犯規阿!圍毆就算了還拿鋁球棒!
  幹!原來球棒踢起來這麼痛!
  
  
  此時,四週安靜了下來。
  迎面橫來的球棒我看得清清楚楚,上面還印著某家運動器材行的馬克,急速的風聲在我耳邊斷斷續續,像是深谷中低迴的吶喊。
  
  我嘴唇一咬,抱著頭蹲下,鋁球棒掠過我的髮梢,直直打重了我身後的另外一人。我非常冷靜,甚至聽到心跳聲比鬧鐘還要規律。
  
  時間彷彿著了魔似的緩慢下來。
  連那人罵個短短的幹妳娘都像費玉清在唱千里之外。
  
  我似乎已經進入狀況。
  原來這就是時間暫留。
  
  我閃過那男人滴下的噁心汗水,從他跨下滾到另一邊,樣子真是有夠狼狽。當我正想著要怎麼從這裡逃離的時候,我看見可人從他們四人身後高高跳起,在空轉了一圈半然後直直踵落,當場踢昏了帶頭的老大。
  
  她好威,不愧是何先生的女兒。
  至於我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見可人裙子底下粉紅蕾絲邊的關係流鼻血過多,我就像是被突然掉電源的電視,啪的一聲的失去意識……
  
  
  ………………………
  ………………
  ………
  
  
  唔,頭好痛。
  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會亂搭訕女孩子,只不過吃個麵就被打個頭破血流。我慶幸自己沒有說黃色笑話來騷擾可人,不然現在可能就是抱著水泥沉屍台灣海峽了。
  
  依照一般宅男的幻想,我現在應該是躺在可人放滿粉紅色布偶的香香房間裡。然後看見淚眼婆娑的可人給我來個感動的抱抱。雖然我很想這樣,但只能說想太多。這房間不是薛可人的粉紅娃娃,而是何先生的硬派老大風。
  
  我大吃一驚的坐起身來,才發現我身上除了一條四角褲外一絲不掛,而且那褲子……竟然還不是我的?天啊,白色的床上有一種淡淡的男人味。何先生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吧?可是他坐過十年的牢,難保他不會有那方面的傾向,我突然緊張起來,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去感受自己的後門……
  
  女殺手運用美色來暗殺目標是時有所聞,電影也常常這樣演。
  但有像我一樣因為太肉腳而被肛的男殺手嗎?
  我真的好想哭。
  
  
  呼!還好,還很緊。
  沒事,哈!我沒事,哈哈,我沒被肛啊!
  哈哈哈哈哈哈!
  
  
  心中的一塊大石落下,我開心的大笑著。
  而門口的可人妹妹臉紅紅的看著我,手上的毛巾掉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跑走了。我不怪她,她跑是應該的,這是一個女生看見變態的正常反應。
  
  此時我趴在床上,一手伸進內褲後面,臉上還露出很滿足的笑容。
  這絕對比打手槍被老爸抓到還來得尷尬十倍以上。
  
  我需要向她解釋嗎?
  一定要,但我想會先被甩個兩巴掌。
  
  
  

創作者介紹

天下無聊的部落格

天下無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